夜间
落秋中文 > 她总在撩我 > 第2章 套路不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餐厅里高雅舒适,幽暗静谧,前面的落在玻璃,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


        

巴赫的钢琴曲,G弦之歌优美动听。


        

餐桌上的氛围,还算融洽,因为有曹一致这个社交牛逼症。


        

“深市有几万家宠物医院,咱们能重逢,是不可多得的缘分,以后可要多多关照。”


        

“客气了。”


        

谢北辞淡淡回了一句。


        

嗓音清冷醇厚,非常好听,他话很少,一向寡言。


        

闲聊时——


        

曹一致不忘把话题带到余音身上,“袅袅现在搞科研,研发项目是人工智能,叫什么……”


        

然后看向余音:“是什么……系统来着?”


        

余音赶紧顺话儿回道,“飞控系统……”


        

谢北辞看了余音一眼。


        

余音笑了,正想顺着杆儿再介绍一下自己的项目,可谢北辞又移开目光,慵懒地依靠在椅背上,和曹一致说话去了。


        

年少的轻狂与傲慢,被他敛蕴在幽深的眼睛里,面上看似礼貌寡言,但实则更冷漠疏离了。


        

余音到了嘴边的话,只能又咽回去。


        

她只能默默地,端着果汁杯喝一口。


        

很好喝,沁人心脾,但是太甜了!


        

甜到齁人的程度。


        

余音透过杯子,看到谢北辞面前的果汁杯,空了一大半。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还是和以前一样,嗜甜。


        

真跟他冷静严谨的性格,截然相反。


        

谢北辞干净修长,骨节匀称又白皙的手指,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喉结性感滑动,似禁欲,似妖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邪诱。


        

余音突然想起自己,曾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


        

爱吃甜食的男孩,傲娇妖孽易扑倒。


        

易、扑倒。


        

把他扑倒,压在身下,命令他不许判定项目失败……


        

余音惊了。


        

等等!


        

她在想什么呢?


        

都怪曹一致,好好的说什么趁着这个机会扑倒谢北辞,都把她给带歪了。


        

一张脸顿时有点烧,口舌干燥。


        

曹一致继续带动全场,只是越来越像个红娘。


        

“谢北辞,你如果对人工智能方面有兴趣,可以问问余音。”


        

“你俩加个微信吧,以后常聊天。”


        

“有空的话,多出来聚聚,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


        

同学聚会搞的跟相亲现场一样。


        

还刻意给余音和谢北辞,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找了个借口跑出去。


        

余音有些哭笑不得。


        

包厢陷害了安静。


        

余音敛眉,垂眸,在想要怎么开口。


        

她没开口,谢北辞也没开口。


        

完全没有要跟她叙旧的意思。


        

谢北辞这个人,以前就不太好相处,现在更让人捉摸不透。


        

看他杯里的果汁喝完了,余音按了一下桌上的语音加单键。


        

然后微笑,对谢北辞开口:“现在餐厅也都开始用黑科技,前段时间去了一家餐厅,居然是无人机上菜。”


        

她这么说,当然是有言外之意的。


        

谢北辞抬眸看向她,没说话。


        

余音继续道:“无人机越来越普及化,农业工业、地质勘测、工程监控,各行各业都需要它,可无人机的信号是一个困扰。”


        

“而且我们工作室所研究的飞控,是在不用GPS等信号的情况下正常工作。”


        

“无人机的未来,应用会更广泛!无信号支持下的无人机,也将会是必然趋势!!”


        

余音说完后有些紧张,忐忑不安。


        

她想让谢北辞知道,她研发的飞控项目是很有前景的,希望他不要判定项目失败。


        

可她更担心,谢北辞压根儿没把这种小项目放在心上。


        

谢北辞还是没对余音这话发表看法,他的眼神幽深莫测。


        

余音被他看得,有点儿心口发颤,犹豫了一下,问:“我哪里说错了?”


        

谢北辞慵懒地依靠在椅背上,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带上了几分审视的意味。


        

他唇瓣勾成一条似笑非笑的弧度,然后开口:“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和以前一样不死心。”


        

余音:“……”


        

这个项目她是创始人,主策划。


        

这是她的心血,她的梦想,也是她的未来。


        

不怕夸张点说,这个项目可是比她的命还重要,她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等等。


        

不对……


        

他说她不死心,不会是以为她和他说这么多,是在追他吧?


        

看来,她之前的“告白”,造成的蝴蝶效应太强大了。


        

余音有必要解释一下:“如果我说,刚才说的那些话,其实……是个误会,你信吗?”


        

谢北辞故意拖腔带调地“哦”了一声,反问:“什么话?死也要死在我身下。”


        

余音惊了!


        

能不能哪壶不开提哪壶。


        

谢北唇角微弯,略带讥讽,“那还真是巧。”


        

余音:“……”


        

这天没法聊了。


        

空气再次陷入了寂静。


        

服务员端着果汁走了进来,走到余音身后时,余音刚好坐正身体。


        

她的肩膀,恰巧撞了一下托盘。


        

托盘里的杯子略微倾斜,果汁全部泻倒在了余音的肩膀上。


        

余音惊呼一声,条件反射般地站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


        

服务连声道歉,立刻拿餐巾给余音。


        

余音接过餐巾擦试,衣服湿了一片,里面的文胸若隐若现透出来。


        

将餐巾按在胸前,抬眼,便撞入一道视线之中。


        

谢北辞深邃淡漠的眸子,仿佛弥温着一层薄雾,隐晦不明,叫人看不透。


        

定格两秒后,他将T恤外面的黑色衬衣脱了下来,直接丢给了余音。


        

衣服带着薄薄的暖意,以及男人身上独有的气息。


        

余音把衣服披在身上后,看着谢北辞,道了声谢:“留个电话号码吧,回头我把衣服干洗了还给你……”


        

话还没有说完,手机响了一声,是曹一致发来的微信语音。


        

余音没想那么多,手指下意识地点了一下。


        

“见面留一物,日后好相见,不要害羞,大胆的上,去跟他喝一杯,顺便歪一下脚,果汁泼点到他衣服上,让他脱下来给你干洗,为你们下一次见面做铺垫……”


        

余音手忙脚乱地,想及时按住语音,但是语音已经播放完毕了。


        

总以为上一秒是最尴尬的,没想到下一秒还能更尴尬。


        

曹一致你个白痴,上厕所发什么语音。


        

她立刻解释:“我不是我没有。”


        

谢北辞嘴角微微扯了扯,冷淡如斯的嗓音,带着一点调侃:“套路不错,就是过时了。”


        

余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