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她总在撩我 > 第8章 你可别后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方淮阳一直在外面等余音。看到余音出来,立刻迎了上前,目光期待,担忧地询问:“师姐,怎么样了?”


        

余音从电梯里出来,就已经扬起了微笑,表现的好像很轻松:“挺好的。”


        

方淮阳闻言,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内心也是很担忧,担忧GM会判定项目失败,提成这个项目,和他们再也没有关系。


        

还想多问几句,但又害怕给余音太多的压力。


        

“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要对我们的项目有信心,”余音安慰了方淮阳几句,让他先回去。


        

其实,余音心里也没有底,也很担心。


        

但是只有还有一线希望,就得努力,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熊孩子在电梯里不是说,谢北辞每个星期二下午都会去健身房。


        

刚好,明天就是周二。


        

她再去找谢北辞,想办法邀请他去工作室。


        

次日下午,余音换了一身休息运动服,头发扎成了马尾,就直接去了谢承允所说的健身房,去偶遇谢北辞。


        

去了之后才发现,这不是一家普通的健身房,而是一家高端会所。


        

想要成为健身房的会员,还得先成为他们会所的会员。


        

“请问只办健身房的会员可以吗?”余音问。


        

“抱歉,不行。”服务员礼貌地笑了笑。


        

“那请问可以办月卡吗?”


        

“我们的会员最低都是一年制的。”


        

余音看了一下一年的会员费,干笑了两声,她的经济实力,还不允许她这么放肆。


        

她满心失落地,慢慢地从会所退出来。


        

抬眸,便看到前面树荫下站着的男人,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正似笑非笑地盯着她,手里还牵着一只体积高大的金色边牧,组合在一起是高大帅气,又冷艳高贵。


        

阳光透过树枝梢,好像斑斓点点的光影打落他们身上,让这一幕竟然有几分油画的味道。


        

两人目光交汇。


        

余音立刻就笑了,斗志昂扬地朝着谢北辞挥手:“好巧,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


        

谢北辞深邃的黑眸,上下打量着她:“难道不是你故意在这里堵我。”


        

被无情的拆穿,余音有点儿虚,脸上笑容也变得尴尬了。


        

她当然不能承认:“我是想来这里健身的。”


        

谢北辞挑眉,低沉的嗓音斯条斯理,意味深长:“从你家到这里打车差不多要一个小时,你特意跑到这里来健身。”


        

余音:“……这个健身房,它、它比较好一点!”


        

不能再被他问下去。


        

不然里子面子,都要被扒光了。


        

对!


        

谢北辞的狗狗!


        

她立刻转移话题,指着旁边的边牧,笑着询问:“这是你的狗狗吗?”


        

余音问的时候,蹲了下来,还想伸手摸一下狗狗。


        

但是快碰到的时候,狗狗直接躲了一下,眼神孤高又嫌弃。


        

这就尴尬了——


        

真傲娇,跟它的主人一样。


        

余音弯了弯唇,抬眸看着谢北辞问:“它叫什么名字。”


        

谢北辞犹豫了一下,回她:“当归。”


        

能回他就好,余音立刻对着当归笑了一下,表达自己的友善和喜爱:“当归,你好,你长的真帅。”


        

彩虹屁果然是杀手锏,任何时候都非常管用。


        

当归听了,突然摇了摇尾巴。


        

余音又夸了它几句。


        

十分冷漠的当归突然偏了偏头,粉红色的舌头吐露在外,看起来一副憨憨的模样,但又无处不在显露它的狡黠。


        

余音来健身前,特意在包里准备一个香蕉补充体力,她拿出来一问,“它可以吃吗?”


        

边牧的智商相当于六岁左右的儿童,自然听的懂余音在说什么,一听说有吃的,立刻叫了一声:“嗷!”


        

好像在回应余音:吃。


        

可是谢北辞,却直接拒绝了:“不可以。”


        

当归抬眸看了谢北辞一眼,目光眼巴巴的。


        

真是又聪明又可爱。


        

余音笑道:“它好像饿了?”


        

“嗷!嗷嗷嗷!”


        

当归叫了几声,并且垂了垂脑袋,这是同意余音摸它了。


        

余音立刻伸手,试着摸了一下当归的小脑袋,见他没有躲,便又多摸了几下。


        

谢北辞有点无语地瞥了它一眼。


        

余音眼睛突然闪闪发亮,只要有狗质在手上,还怕谢北辞跑掉不成。


        

她看向谢北辞,笑着道:“你不是要去健身,能让我带它玩一会儿吗?”


        

当归抬起前面的两足,欢呼地“嗷嗷”了两声。


        

可是谢北辞再次拒绝了:“它也要健身。”


        

当归一听主人拒绝了,立刻趴坐到地上,沮丧地垂着小脑袋,一副忧伤的小模样。


        

这明显就是它不想去健身,它想要去玩。


        

这模样让人心酸的同时,又让人想笑,余音和谢北辞商量:“我有空的时候,会去曹一致的诊所帮忙照顾小动物的,有照顾狗子的经验,你就让我们一起玩会儿吧。”


        

当归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谢北辞,“嗷嗷嗷”地叫了几声。


        

余音又拿手,摸了一下它的脑袋:“真的好可爱。”


        

“可爱?”谢北辞怀疑她对可爱这个词,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对啊。”余音点头,看着谢北辞:“你不会是怕我把你的狗狗拐跑了吧?”


        

“真要陪它玩。”


        

“嗯。”


        

“那你可别后悔。”


        

想借着他家狗子接近他,知道他家狗子是什么德性吗?


        

既然她非要陪它玩,那就让她吃点苦头,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缠着他,谢北辞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直接将狗绳丢给了余音。


        

谢北辞一走,当归立刻高兴地站起来,旋转跳跃,像个威武帅气的大将军。


        

余音看着当归:“你家主人真傲娇,平常对你是不是特别严厉。”


        

“嗷~~”当归回了一声。


        

“他叫北辞,给你起名叫当归,合起来就是北辞当归,所以你们是兄弟,而不是父子。”


        

“我们去隔壁的公园玩好不好?”


        

当归立刻叫了两声,叫的很温柔,还用脑袋蹭了蹭余音的大腿。


        

余音拿手摸了一下它的脑袋,越发觉得他温顺可爱。


        

直到她牵着当归到草地上,当归突然撒丫子狂奔了起来。


        

“当归,你慢点!”


        

“当归,当归……”余音死命地拽着缰绳。


        

但是当归好像放飞的鸟儿,欢腾的根本停不下来,拽着余音一个劲的往前跑。


        

余音平常就很少运动,被当归一阵猛冲,“砰”地一下直接摔趴在草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