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她总在撩我 > 第10章 被她的痴情感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北辞就这样离开了。


        

余音被一股躁动的郁气充斥着,整人都不舒服了。


        

“他什么意思啊?要走也得说一声,突然莫名其妙就这样离开了,真的气死我了!”


        

余音找到了曹一致,把在餐厅发生的事情和他说了。


        

沉着脸,绷紧嘴角,一双眼睛却又微微有点迷离。


        

看起来不解的同时,又极度不高兴。


        

曹一致给她倒了杯水,“说不定他有急事。”


        

余音不满地嗤了两声:“有什么急事?他那会儿没看手机,手机也没有响,从哪里知道有急事,难道还直接脑电波传送不成。”


        

曹一致想了想问:“那你,有和他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


        

“我没说什么啊,只是和他介绍了一下无人机上菜,”余音原本是打算利用这个进行切入,然后跟他好好聊一下项目的事。


        

曹一致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要不给他发个信息问问。”


        

余音第一时间就发信息了:“你以为我没有发吗?我发了,但是他没有回。”


        

曹一致摊手,也很无奈:“让你搞定他再搞定项目,你说搞项目就好,不搞男人。”


        

“是饭不好吃衣服不好看,还是项目不好玩了?我干嘛想不通去搞男人。”余音白了他一眼。


        

“你这个项目现在好玩吗?不是被林立轩搞的一地鸡毛。”外行人看热闹,曹一致是真不看好。


        

他又道:“GM明显是不相信你们工作室了,就算他们继续项目,但是他们也可能会选择换团队。”


        

余音没说话。


        

是的,GM可以换团队。


        

GM的八千万,是买断了这个项目。


        

如果能请专业人士审核,发现项目的前景与可行度,想要继续这个项目,也会因为他们工作室内部出现的问题,而更倾向于换一个团队。


        

或许会遇到难度,但却是明智的选择。


        

曹一致说:“你手里不是还有一个自动驾驶的研究,刚好我们国内正大力发展自动驾驶。”


        

余音叹息一声:“自驾系统相对于飞控,难度可是大多了!就飞控还留下这么个烂摊子,还有谁敢再投资我们?”


        

曹一致说:“你可是陈教授的得意门生,下个星期,都城AI驾驶峰会的邀请函,他都特意给你留了一个名额,你如果想研发自动驾驶这个项目,你家教授肯定会帮你吧。”


        

余音立刻摇头:“还去麻烦陈教授,我可做不到……”


        

从曹一致那儿出来,余音心中的躁郁,已经散的七七八八了。


        

但因为不知道谢北辞到底是怎么了,还是一直有些心神不宁。


        

谁让项目的生死,掌握在谢北辞的手上。


        

吃饭的时候没啥食欲,在工作室也有点儿心不在焉。


        

但团队的其他人却是蛮高兴的,一改之前的死气沉沉,个个干劲十足。


        

是因为大家知道她见到了谢北辞,以为项目还能再继续下去。


        

余音次日抽了个时间,又去了一趟GM 公司,却被告知,谢北辞今天就没有来公司。


        

怎么没来呢?


        

难不成昨天真发生什么事了?


        

余音心里微惶,默默转身。


        

正准备离去,看到一个漂亮动人,精明干练的女子,穿着一身黑色的套装从里面,摇曳着曼妙的步伐,从电梯里面走出来。


        

这不是那天,在谢北辞办公室的女子吗?


        

兰谨也看到余音了,她还直接走向余音,主动和余音说话了:“你不是谢的高中同学吗?”


        

余音微笑地伸出自己的手:“你好,我是余音。”


        

兰谨也伸手与她握了握:“兰谨。”


        

兰、兰谨,余音面上不显,但心里却是狠狠震惊了一把,兰谨,好像是GM 那个有名的做空女魔头。


        

“你是来找谢北辞的?”兰谨问。


        

其实她挺八卦的,昨天稍微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谢北辞的这个高中同学余音,听说她高中时期就爱上了谢北辞。


        

这么多年来,一时死心不改,爱到不行。


        

余音完全不知道兰谨心中所想,点了点头。


        

兰谨:“他今天没来公司。”


        

余音:“为什么?”


        

兰谨:“他一向如此,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不过这一次是因为过敏,他在家休息。”


        

余音的小心脏,瞬间被紧紧挤压在一起。


        

猛地想起昨天离开前,问他喝的饮料是不是桃子做的


        

不会那么巧,他刚好桃子过敏吧?!


        

点饮品的时候,她没有问谢北辞,就直接帮他点了。


        

其实是想给他一个惊喜,这不会刚好害了谢北辞吧?


        

余音轻着嗓音问:“什么过敏?”


        

兰谨回道:“桃子过敏。”


        

余音心里咯噔一声,脑袋呼呼,两耳嗡嗡,脸都白了。


        

还真是桃子过敏,完蛋了……她立刻紧张地问:“那严重吗?”


        

兰谨看着余音的眼神幽幽:“应该还蛮严重的吧,上次过敏在医院住了好几天。”


        

谢北辞过个敏而已,她居然就这么担心。


        

就那么喜欢谢北辞?


        

兰谨感觉自己,都要被她的这份痴情所感动了。


        

她决定帮一下余音:“你可以去他家看看他。”


        

余音问:“合适吗?”


        

看到余音暗沉的眼底,突然燃起光亮,如像沉郁的阴霾突然散开,兰谨轻笑出声:“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来,我们加个微信,我给你发地址。”


        

“哦,好的,谢谢。”


        

余音连忙道谢。


        

在心里感叹,兰谨真的是又美又优雅,又善良又温柔,还又好好说话。


        

妥妥的女神,全身散发着迷人的光。


        

到底是谁叫她女魔头。


        

她那么好,和女魔头三个字一点儿都不沾边。


        

余音和兰谨告别后,就买了一些水果和补养品,打了个车到达兰谨给她的小区地址。


        

小区门口站着穿着制服的保安,进出需要登记。


        

余音进了门卫室登记了身份证,这才被放行进了小区。


        

在小区里面走了快二十分钟,才到达谢北辞家门前。


        

余音呼了两口气,露出一个温和礼貌的微笑,这才抬手按下门铃。


        

很快,里面的人就把门打开了。


        

看到来开门的人是谢北辞,余音立刻抬起手上的水果篮和补品,笑着说:“谢……”


        

然而一个字还没有说完,房门就又被关上了。


        

被关在门外的余音,只感觉一阵秋风吹过,卷起树叶从身边打着圈儿飘过,瓦凉瓦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