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她总在撩我 > 第11章 这是什么缘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余音心里默默流下两行泪。


        

又按了几次门铃,但是谢北辞都不开门。


        

脑子天旋地转思考着要怎么办,可是想了半天,什么办法都想不到。


        

只想把“努力坑死自己”做成标签,挂在胸前,贴在脑门上。


        

余音从包里拿出手机,给谢北辞发语音。


        

“对不起,都怪我没有问过你,就直接给你点了桃子饮料,结果害的你过敏。”


        

“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我也知道你不想看到我,但我还是想来看看你,看看你过敏严不严重,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反正都是我的错,我一定会负责的,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的。”


        

连续发了好几条的信息,诚恳地表达自己的歉意。


        

门自然还是没有开。


        

余音原本以为,信息谢北辞也不会回,结果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谢北辞回了她两个字:【回去。】


        

余音赶紧按下语音说道:“我知道你这会儿恨死我了,一点也不想见我,那我就先回去了。”


        

“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这次谢北辞没有再回她,余音站了片刻,把自己买的东西放在门上边,决定先回去,明天再来。


        

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下来回头一看,门的方向没有任何动静。


        

余音垂下脑袋,重重叹息了一声……


        

谢北辞倚着沙发上翻阅文件,一身米色的休闲服。


        

休闲服的领口较低,可以看到他脖子后面有一大片红斑,一直延伸到背部……那些红红肿肿,看起来有些恐怖。


        

当归在他旁边转来转去,突然对着茶几上的平板电脑叫了一声:“嗷!”


        

电脑屏幕上的画面,正好是门口,里面余音放下东西,准备离开。


        

谢北辞双腿舒展伸直,看了当归一眼。


        

当归立刻一个跳跃,往门的方向奔跑。


        

“回来。”


        

听到主人的叫唤,当归又折了回来,静静地趴在一旁,定定地望着谢北辞。


        

谢北辞把文件合上,看着当归,挑了挑眉,目光深邃幽暗:“你想让她进来?”


        

当归似乎听懂了一样,对着谢北辞又叫了一声:“嗷!”


        

“你们很熟吗?”


        

“不过一面之缘。”


        

“你当她带你玩,是喜欢你?”


        

“呵,是因为我。”谢北辞勾唇一笑,清疏矜贵。


        

当归被说的软趴在地上,吐了吐舌头,歪着脑袋嗯嗯地几声。


        

谢北辞收回目光,又看向平板电脑,黑眸突然眯了眯。她什么时候跟这臭小子那么熟了?难怪会去健身房堵他。


        

余音走到路边,突然一辆黄色的跑车,一个急刹停在路边。


        

一个少年从里面下来,直接冲到谢北辞家门口,对着门铃一顿乱按,“谢北辞,开门。”


        

“我知道你在家里,你废我合约就算了,你还让我经纪人把我行程全部取消,不然就告他,你真的太过份!!”


        

“气死我了。”


        

“开门开门快开门,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这后面一话怎么那么耳熟,余音想到了网上非常流行的,你有本事抢男人……


        

她忍不住“噗哧”笑出声。


        

听到声音,气愤不已的谢承允,转身。


        

看着站在身后的余音,慢慢挑起了眉毛,“是你!”


        

余音点头:“是我。”


        

谢承允上下打量了一下余音,又瞥了瞥放在地上的水果和补品:“看来你也被拒在门外了。”


        

相同的遭遇,还两次。


        

一起被丢,一起被拒。


        

这是什么缘分。


        

余音尴尬地笑了笑:“那个,我刚才按了好久的门铃,他可能以为又是我在按门铃,所以大概可能不会开。”


        

谢承允指了指门上方:“看到那没有,有摄像头,他知道是我。”


        

余音把眼睛睁大,诧异了。


        

门口有摄像头,她按门铃的时候,谢北辞肯定知道来人是谁。


        

那为什么还故意来开个门,再甩上门,故意当着她的面,来表达他的不满吗?


        

谢北辞会不会因此,而记恨她?


        

看她一副快要哭的样子,谢承允问了一句:“你今天过来干嘛?”


        

余音心虚地回道:“你哥桃子过敏了,我来看看他。”


        

谢承允不以为然地道:“他经常过敏,过几天就好了。”


        

余音轻叹一声:“但是这次不一样,好像还挺严重的。”


        

因为这次过敏是因为她,她内心非常的不安。


        

没跟人套点交情,还把人弄过敏了。


        

想到自己的项目,可能因为自己一时大意,从百分之四十的可能性,变成百分之二十,她就恨不得时光倒流,拿个锤子砸晕当时点雪域桃昔的自己。


        

看到她那焦急又无助的样子,谢承允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过个敏而已。


        

用的着这么担心吗?


        

这个姐姐长得挺漂亮的,气质也不错,身上有一种淡然的味道,不像那些缠着他哥的女人。


        

就是眼光好像不太行,看上谁不好,看上他家的臭哥哥。


        

“姐姐,别在这儿站着了,他不会开门的。”谢承允从容转身,走到自己的车前。


        

“我正准备回去,”余音无奈地道,“明天再来吧。”


        

希望明天,谢北辞的气能消了。


        

“明天还要来?你还真是锲而不舍……”


        

谢承允打开副驾驶的门,邀请道:“上车吧,我请你喝一杯,顺便安慰一下你那受伤的心灵。”


        

余音偏头看他:“喝一杯,你满十八岁了吗?”


        

谢承允立刻提高声音:“当然满了,上半年就过了,不然怎么可能开车上路。”


        

余音:“但是我不会喝酒,喝奶茶行不行?我请。”


        

他告诉她健身房的事,她是应该感谢一下他的。


        

谢承允嗤之以鼻:“喝什么奶茶,我不喝,我又不是我哥,喜欢吃甜的,一个大男人居然那么爱吃甜食,多娘啊。”


        

他满脸都是嫌弃,让余音呃了声:“一个男人娘不娘,跟喜欢吃什么没有关系吧。”


        

谢承允呵呵:“我知道你喜欢我哥,会帮他说话,他什么都是好的,连出个汗都是香的。”


        

余音立刻否道:“不是的,我……”


        

“奶茶就奶茶吧,反正我喝无糖的。”谢承允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你上不上车?”


        

余音:“……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