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她总在撩我 > 第14章 你还想亵玩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北辞坐了下来,看他拿起玉米汁喝了一口,余音心底顿时松了一口气,吃了就好,是原谅的开始。


        

这时,当归嘴里叼着一个语音按纽走过来,站在桌边叫了一声,“嗷”


        

当余音的目光看向它的时候,当时立刻用前爪子,按了一下语音纽,里面传来一道机械的录音:“饿了。”


        

然后,再连续按三下:“饿了饿了饿了。”


        

好萌,余音笑了。


        

谢北辞则冷冷瞥了它一眼:“你不是刚刚才吃过。”


        

刚刚才吃过罐头的当归,继续按了一下语音纽:“饿了。”


        

“放心,你也有。”


        

余音将旁边的两个叠起的盒子打开,笑着对当归晃了晃:“这个给你带的,鸡胸肉和蔬菜沙拉,你喜欢吃吗?”


        

当归立刻点头。


        

余音觉得这狗子要成精了,难怪大家说狗子是狗子,边牧是边牧。


        

看到摆在自己面前的美食,当归高兴地绕着余音转了两圈,眼睛湿漉漉的,明亮亮的,鼻尖时不时蹭蹭余音,还吐舌头卖萌。


        

余音捧着脸蹲在旁边,陪它玩了一会儿。


        

回到餐桌,看谢北辞吃的差不多了,余音献宝似的,将最后一道甜品打开。


        

推放到谢北辞面前:“这个布朗尼,口感很浓郁,我也上网查过,过敏期间可以吃的饭后甜品。”


        

说到这里,抬眸看了谢北辞一眼,对着他展颜一笑。


        

谢北辞眼底再次掀起一阵墨色,这个女人,就不能矜持一点。


        

笑的这么刺眼,目光赤裸裸,眼神诱惑又直接,好像要把他吃了一样。


        

都已经让她已经进来了。


        

她怎么还得寸进尺了。


        

谢北辞俊脸微沉,警告出声:“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余音:“???”


        

她笑一下也不行?算了,都是因为她害他过敏的。


        

他身上过敏的痕迹还没有消呢,正不爽呢,她却还嘻笑笑脸,确实有点儿没心没肺。


        

不笑不笑。


        

只希望他过敏赶紧好,过敏这事儿赶紧过。


        

余音敛了笑,诚恳地求原谅:“这一次是我疏忽,是我没有问过你,就自作主张。”


        

“我已经深刻反省,进而幡然醒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你不要生气了,就原谅我这一次罢。”


        

谢北辞看了她一眼:“你还想要下一次。”


        

余音赶紧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下一次,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谢北辞突然来了较劲的心思:“如果我偏不想原谅呢?”


        

余音表情瞬间有些僵硬:“那我就天天来,一直到你肯原谅我为止。”


        

谢北辞深不可测的眼瞳里,突然泛出一丝危险的涟漪:“你这是在威胁我。”


        

余音瞪大眼睛:“怎么会是威胁呢?”


        

谢北辞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天天来纠缠我,这还不是威胁我。”


        

余音:“不是不是,我只是过来弥补错误,表达自己诚恳的歉意,绝对不是要纠缠你的。”


        

谢北辞:“你纠缠的还少吗?”


        

余音感觉谢北辞看她的目光,就好像她是个馋得一逼的大色狼,就等着他一个不小心,她就直接扑上去咬他一口。


        

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余音哭笑不得,为自己叫屈:“我真的没这样想!”


        

“我可以向天发誓,我不是要纠缠你,我就只是想你快点好起来。”此刻没有什么,比他能快点好起来重要。


        

毕竟他不好起来,她怎么提项目的事。


        

她害他过敏还没好,就给他提项目的事,那不是上赶着找虐。


        

谢北辞随口回了一句:“没想纠缠我,难不成你还真想找我聊工作?”


        

余音内心那个激动啊,连连点头。


        

“对啊,我找你真的是聊工作。”老同学你终于搁到了,太感动了,感动的快要泪流满地了!


        

“你要找我聊什么工作,难不成你想找我拉投资。”谢北辞目光幽深地凝视她。


        

“我研发的项目,投资公司本来就是你们公司,只是吧,最近又重新评估了,你不知道吗?但如果你想再追加点投资,那是绝对可以的。”


        

如果追加投资,那肯定就不会判定项目失败了。


        

因为过敏这个事情,余音有点不太敢说太多,怕过犹不及。


        

谢北辞静默了几秒,鼻腔里哼出一声高冷的气息:“你们那么小一个项目,不需要我知道。”


        

找他还真是有工作上的事,这应该是好事,但是不知道为啥,谢北辞总感觉有些不舒服。


        

周身冷漠的气息,克制不住地往外散。


        

余音明显感觉到了一阵寒气,可她看谢北辞的俊脸,却是一直面无表情。


        

本还想还再说一句,你是最后的审核人,但到了嘴边又咽回去了。


        

谢北辞又缓缓开口道:“我会公事公办的,不用你做那么多,今天让你进来只是因为下雨,等雨停了你就走。”


        

原本还以为自己又要被她缠上,原来是因为项目,挺好的。


        

他很高兴。


        

非常的高兴!!


        

余音回道:“等雨停了,我肯定会走的,你不赶我我也会走的。”


        

一副乖乖听话的样子,倒让谢北辞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浊气,说不清又道不明。


        

他目光凉凉地看着她:“那你现在就走。”


        

余音“啊”了声:“现在雨没停呢?”


        

为什么感觉谢北辞,好像在生气。


        

语气也越来越不爽。


        

她刚才有哪一句话说错了,又惹到他的触角了?


        

搞不懂,但也知道不能把人惹不快了就直接走人。


        

余音微笑了一下:“再让我坐会儿罢。”


        

谢北辞的俊颜,如雪山冰湖一般又冷又沉:“不是说了项目的事情,干嘛还要坐,以后不许再缠着我!”


        

余音好声回道:“不会的不会的,在我心里,你就是那雪山巅峰的高岭之花,对我而言遥不可及,是我够不到的存在……”


        

谢北辞嘴角勾了勾一个弧度,但是眼中的冰冷没有丝毫消融冰:“呵。”


        

余音:“……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谢北辞神情,瞬间颇为惊愕:“你还想亵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