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她总在撩我 > 第21章 是害羞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余音之后,一直睡不踏实。


        

迷迷糊糊间,好几次睁眼,看到谢北辞都是保持着,背对着她的这个姿势。


        

余音哭笑不得。


        

不小心摔在他身上,他这样不会是害羞了吧?搞的她感觉自己,好像一个刚刚调戏完纯情少男的花花大少。


        

下午四点多,飞机落在都城。


        

两人一起走出舱门,余音瞅了一下谢北辞的脸色,和往常一样云淡风轻,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没感觉他不高兴。


        

只是又冷又傲,有些让人感觉难以亲近。


        

突然,余音的手机响了,是接机的师兄。


        

余音接了个电话,和师兄了说见面的地点。


        

再抬眸的时候,发现谢北辞已经不见了。


        

早有接机人员机,在机场贵宾通道外面等在着,一看到谢北辞就立刻迎了上去。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谢北辞坐上车,车窗没有立刻关上。


        

他看了一下外面,看到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奔跑到余音面前,两人有说有笑,很是熟络的样子。


        

谢北辞眉眼冷淡地收回,车窗也缓缓关上了。


        

都城不像深市气温较高,出了机场,余音就感觉到刺骨的寒意。


        

她拢了拢身上的大衣,把车里的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顺便问道:“路征师兄,老师在酒店吗?”


        

路征打着方向盘,回道:“老师这会儿去见一个老朋友,晚点直接到吃饭的地儿见。”


        

突然,路征又问了一句:“师妹,最近有些关于让你的流言,你知道吗?”


        

余音皱眉:“什么流言?”


        

路征:“还能是什么,说你喜欢林立轩,但是林立轩有女朋友,女朋友因为这事,和林立轩大吵了一架,后面林立轩,为了他女朋友,就退出了工作室。”


        

余音震惊了!


        

早知道林立轩贪污公款,把钱转走的事情,不会想让别人知道。


        

但他突然退出工作室,说是项目完不成,圈内的人怕是都会有些怀疑。


        

为了给自己遮掩,林立轩肯定会找一套说词。


        

但是她真的没有想到,林立轩居然会这么不要脸。


        

还喜欢他……反胃!


        

“怎么可能,就林立轩,我喜欢他,我这辈子宁愿喜欢一头猪一只狗,我也不会喜欢他!”余音怒不可遏。


        

林立轩真是一次又一次刷新了,她对人性底线的认识。


        

居然还敢造谣她喜欢他,哪里来的脸,每天洗漱的时候,都不照照镜子的吗?!!


        

余音真是被恶心的快要吐了。


        

路征安慰道:“别气,这一听就知道是假的。”


        

他这师妹长的很漂亮,以前一起跟着老师学习的时候,不知道多少男生追求她。


        

有一次她被缠烦了,直接说你别来缠我了,我对男人没兴趣。


        

吓了大家一大跳,都在猜测她是不是百合。


        

但后面发现,她好像对女人也没什么兴趣,大部分时间都在实验室。


        

谣言这才平息了。


        

余音问,“这流言,老师是不是也知道了?”


        

不然师兄,不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和她提这个事。


        

路征:“老师是知道了,生了好大的气。”


        

余音:“老师是对我很失望?”


        

路征:“怎么可能,老师说不可能,肯定是有人污蔑你。”


        

停了一下,又叹息道:“只是,老师有点自责,当初林立轩是她介绍你认识的,你们才有了后面的合作。”


        

余音:“这和老师有什么关系,这人要变,可是比六月天说变就变还要快,谁都预料不到的。”


        

林立轩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想着算计她的。


        

也是GM投资项目之后,他见财起意,受不了诱惑才会变成这样的。


        

机场到酒店是一段漫长的路。


        

路上还有些堵车,就算路征是都城本地人,选了小道,可到酒店时,都已经是晚上了。


        

余音没敢磨蹭。


        

到了酒店,在接招处登记后,把行李往房间一放,就和路遥赶紧去了吃饭的地方。


        

一进包厢,就看到一位老太太,身着一套普通的老式套装,戴着老花镜,看起来气质沉静,温润如玉。


        

看到余音,她笑了笑:“来了。”


        

陈教授,两院院士,拿过很多的奖,一辈子教书育人,爱生如子。


        

但要说最喜欢的学生,就是余音了。


        

除了她的女弟子少,也是因为看到余音时,感觉像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对研究有一股痴劲和冲劲。


        

再加上她只有一个儿子,因此拿余音当女儿一样。


        

大一就将余音带在身边,余音毕业后也是对她诸多关照。


        

“老师。”


        

余音立刻跑上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陈教授慈爱地道:“饿了吗?桌上买了奶茶和蛋糕,你要不要先吃点。”


        

“好的,谢谢老师。”


        

余音也没有客气,拿着奶茶喝了起来,然后跟老师和师兄弟们聊了起来。


        

原本,余音还以为老师会问她流言的事。


        

毕竟师兄提前说了,老师是知道的。


        

结果陈教授提都没有提,只是问她:“这段时间忙不忙,有没有交男朋友。”


        

后面半句,让余音差点儿被呛到。


        

她用纸巾擦了擦嘴,语气带点娇嗔:“老师,去年这个时候,你还和我说,要专心搞研究,不要被感情耽误了。”


        

陈教授推了推眼镜:“之前你不是说,过两年要回来读个博,读博之前把感情稳定好,是有益于学习的。”


        

余音不好意思地道:“老师,这个是要看缘分的。”


        

陈教授又道:“我有一个老朋友的儿子,从国外回来的,现在在金融界,长的不错,是青年才俊,也没有找过女朋友,回头你们见一面怎么样?”


        

原来是做媒啊,旁边的师兄弟们都笑了。


        

余音的小脸,克制不住地红了:“老师,你什么时候改行了。”


        

路征打趣道:“师妹,老师可是精心给你挑选的,你就去见见吧。”


        

旁边师弟:“师姐,别不好意思,有花堪折直须折。”


        

又是一室的哄笑。


        

余音:“你们是故意打趣我呢,不见不见,我现在没想找男朋友。”


        

“我去个洗手间。”


        

怕他们还要继续,余音找了个借口,在大家的笑声中走出包厢。


        

余音抬手,捂了捂有些发烫的脸,往洗手间而去。


        

有人刚好走出包厢,就与走廊上与余音碰了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