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她总在撩我 > 第38章 那你摸回来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故意的什么?”


        

“摸我的手。”


        

“啊!”余音一下子愣住了,原本还挺不好意思的,突然又有点忍不住想笑。


        

谢北辞拧眉,眸中不悦,沉声道:“你笑什么?”


        

余音无辜地眨眼:“我笑了吗?我没笑吧。”


        

她只是想笑,可是没笑出声来。


        

“你别这么别扭行吗?咱们都是老同学了,能不能随意一点的。”


        

这以后要是合作了得常打交道,总不能每次都搞的她好像一个,对他虎视眈眈的大色女。


        

让时间窒息,氛围尴尬。


        

她对他又没什么想法,索性大方点,“只不过摸了一下手而已,我就没摸你的胸,你害羞什么?”


        

说着,手放到他胸前比划了一下。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谢北辞感觉自己额角青筋,不受控制地跳了一下:“你还想摸胸,不怕我告你性骚扰!”


        

余音差点儿喷了:“性骚扰?至于吗?会不会太夸张了。”


        

她伸出自己的手,放到谢北辞面前:“……你要是觉得我摸到的你手,你吃亏了,那你摸回去吧。”


        

“余袅袅!”谢北辞的声音咬牙切齿,不自在的蜷起手指。


        

看谢北辞不动,又警告地叫自己名字,余音嘻嘻一笑:“其实真没什么大不的,这我在实验室经常会碰到男人的手,我师兄的我师弟的,团队成员的,随意点随意点。”


        

谢北辞皱了皱眉。


        

他冷了余音一眼,阴阳怪气说了一个字,“蠢!”


        

这个女人是不是除了脸好看点,没别的优点了。


        

行吧,专业能力挺强,还有这个优点。


        

其他的都不行,天真单纯,哪里知道男人的心思。


        

骂她蠢还是轻的了。


        

“确实没你聪明,你不但智商奇高,还长相出众,整一个气宇不凡,博学多才,清冷如玉的贵公子。”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夸就完事了。


        

谢北辞特别无语地看着她:“……”


        

“你们俩站在电梯里干嘛?”外面传来的声音,带着一丝淡淡的揶揄。


        

余音扭头,对视上一双带着几分探究意味的目光。


        

她立刻笑着向她打招呼:“兰总好。”


        

兰谨笑的妖娆:“叫什么兰总,都那么熟了,叫我兰谨就可能了。”


        

看到公司网上的八卦,说谢北辞携女友出现在公司,她当时就在猜那个人会不会余音。


        

没想到还真是,这进展速度跟坐火箭一样快啊。


        

谢北辞迈步走出去,余音也赶紧出去了,她以为兰谨要用电梯。


        

可没想到兰谨,直接带着她一起进了办公室。


        

还柔声问她:“要喝什么?”


        

余音摆了摆手:“不用了,那个,你们要是有事忙,我就先回去了。”


        

兰谨回道:“我就是知道你来了,过来找你的。”


        

“找我?”


        

“对,坐下谈。”


        

意式极简黑色沙发,低调优雅,又时尚舒适。


        

兰谨邀请余音坐下,还有谢北辞,刚好呈三角。


        

秘书端了三杯咖啡进来,其中一杯放到余音面前。


        

兰谨端着咖啡喝了一口,说道:“像我们这个行业,公司涉密会议很多,手机成为新的泄密渠道,对秘密信息安全构成严重的威胁。”


        

余音笑了笑,回道:“所以现在好多公司会议室,都会安装干扰器,屏蔽手机信号,有效防止因手机信号引起的泄密事件,你们公司应该也有。”


        

“是有,但是我们有很多的合伙案都不是办公室谈成的,比喻说有一次我去一个高尔夫球场,对方出动无人飞行器,把我们的对话全部都窃听了。”


        

兰谨说着,将手里的杯子放到桌上。


        

有些无奈。


        

她继续道:“现在一引起商业间谍,他们的犯案手法是越来越高科技,有时候是真防不胜防。”


        

“如果有需要,你可以定制一把反无人机枪。”余音说着,下意识看了谢北辞一眼。


        

对视上他的目光,谢北辞修长的腿相交,往后靠在沙发上。


        

恰在此时,谢北辞的手机响了。


        

他起身,走到另一边的落地玻璃处接电话去了。


        

兰谨道:“买了,但有些场合不太适合用,我听谢说,你自己组装的干扰器,比市面上这些都要好,所以我想把你问问,能不能帮我组装一件,随身携带的干扰器,同时可以无人机预警监控,电子干扰。”


        

余音微笑着。


        

谢北辞还真是瞧的起她,这就给她宣传了。


        

“可以,就是……”


        

“钱不是问题。”


        

余音原是想说,就是要点时间,没想到却听到这霸气侧漏的一句。


        

瞬间感觉一汪清泉在手心滑过,舒服。


        

这才是真正的资本大佬,不像有些人,就想白拿。


        

还霸总呢。


        

抠总还差不多。


        

“是最近可能没有时间,你愿意等吗?”余音把项目竞赛的事说了一下。


        

“你还和GM有项目来往,我怎么没听谢说呢。”兰谨主要是负责GM的期货,还真不知道这个。


        

她压低嗓音:“你们刚才,就是在聊这个。”


        

余音摇头:“不是。”


        

想到两人刚刚在电梯里,聊的忘乎,兰谨又好奇问了句:“那你们刚刚在电梯里,不会是吵架了吧?”


        

余音没想到她话题一转,突然八卦了起来。


        

“没有,他就是害羞了。”余音想着他刚才那别扭的样子,忍不住就有些想笑。


        

“害……”兰谨顿住,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你说谁害羞了?”


        

这时谢北辞接完电话回来了。


        

兰谨扬起戏谑的笑,直接问他:“你还会害羞。”


        

谢北辞立刻看向余音,余音心头一跳,立刻低头,端起咖啡喝着。


        

这动作让谢北辞,直接气笑了。


        

他冷漠地盯着两人:“事情聊完了就出去。”


        

兰谨撇了撇嘴:“别这么无情吗?”


        

她看着余音,挑挑了眼稍:“他高中的时候就这样了吗?”


        

余音轻笑了一声,边想边回道:“高中的时候,他……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


        

“我能有你风云。”


        

谢北辞瞧向她,嘴角噙着点讥笑。


        

余音一下子就解读了他的话外之音,干干地笑了一声。


        

兰谨闻到了八卦的味道:“你们俩都是风云人物。”


        

谢北辞淡道:“拜某人所赐。”


        

某人余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