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她总在撩我 > 第51章 谁说我没男朋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孟其芳情绪有些激动,眼眶发了红,眼泪好像下一秒就要流出来。


        

这场景就好像余音在欺负她一样。


        

让余音特别无语。


        

目光扫了周围一圈,幸好大家只看了一眼,就直接收回了目光,除了了谢北辞那一桌。


        

谢北辞还好,没有回头。


        

他对面坐的那谁,一个大男人一脸八卦,望眼欲穿的,简直恨不得,拿把瓜子,坐到旁边一边磕一边看。


        

余音气笑了:“因为我?我做了什么,让他不和你结婚了?”


        

这直接的问话,让孟其芳愣了一下,一抹尴尬在她眼底滑过,但随即她又恢复了强势。


        

瞪着余音,说道:“你做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如果你什么也没有做,他为什么要回国,为什么要跟我分手,明明我们之前好的,他也说了留在国外发展……”


        

余音打断她的话:“你们的感情怎么样,我不发表意见,我今天来也只是想明确的告诉你,你喜欢的东西,不代表别人也喜欢,也许于别人而言,还是一种困扰。”


        

“还有,一个男人如果要分手,真没必要留恋,把心思花在这样一个人身上,纯属犯傻。”


        

她推心置腹的一番话。


        

孟其芳却是一点也听不进去,冲余音讥讽:“你是巴不得我退出,就能让你们狼狈为奸了!”


        

余音冷下声音:“注意你的言词!”


        

“我要说的已经说了,你有这个时间跟我在这儿扯不清,不如多花点时间去在你男朋友身上。”


        

顾及她失恋,对她说话容忍两分,但不代表可以让她说话无所顾及。


        

余音不想被人当把戏看,直接站起身准备离开。


        

结果却被孟其芳一把拉住了手:“难道我说错了吗?你敢对天发誓,你对他没有一点感觉。”


        

余音拉开孟其芳的手:“感觉是有,那就是厌烦,厌烦我拒绝了他还来骚扰我,也厌烦他前女友,莫名其妙的来针对我。”


        

这话戳到孟其芳肺管子,又急又气、


        

说出的话瞬间就更难听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主意,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人前装的人畜无害、岁月静好,说自己不懂感情,没有男朋友,其实背后,却……”


        

余音真怒了,烦不胜烦,想要快刀斩乱麻。


        

她再次打断孟其芳的话:“谁说我没有什么男朋友?”


        

手一指,谢北辞的方向:“我男朋友就坐在那儿。”


        

正喝咖啡听八卦的杨开临,直接被狠狠呛到了:“咳咳!!”


        

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置信。


        

而谢北辞也终于回头看向这边,刚好对上余音拜托的小眼神。


        

她对孟其芳说:“看到没,有他在,你觉得我能看上你的沈亦初吗?”


        

孟其芳看向坐在转角另一边的男人,身休闲黑衬衫,俊美帅气,凌厉的眼神带着几分高傲,周身都是清冷矜贵的气质。


        

他是余音的男朋友……


        

孟其芳的脸色一点点地难看下来。


        

余音走到谢北辞身边坐下了,手拽上谢北辞的衣角。


        

谢北辞感受到衣服被扯了一下,垂眸看了一眼,再对视上余音的眼神,好像在说:“拜托,帮个忙。”


        

配合着她拽衣服的动作,在他看来像一只求薅的萨摩耶。


        

余音看到餐桌上的水果盘,立刻叉了一块西瓜,递到谢北辞嘴边:“这个好甜的,张嘴,啊。”


        

谢北辞愣了瞬,随即黑线。


        

他握着她的手腕,方向一转,直接进了她嘴里:“余袅袅,能不能让人省心点。”


        

余音被塞了满嘴,呜呜地话都说不出来。


        

西瓜汁从嘴角漏出来一点,谢北辞直接拿着纸巾,抹了抹他的嘴角。


        

对面的杨开临看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天啊,这是他认识的谢北辞吗?


        

所以这姑娘是他女朋友,难怪刚才问人有没有女朋友时,他一脸不悦。


        

所以,他刚才是想撬谢北辞的墙角?


        

背后惊出一身冷汗,麻麻呀,幸好他够聪明,察觉到不对劲,没再把话题继续了。


        

孟其芳紧紧捏着拳,感觉他们在做戏,“你以为这样我就会信你了吗?”


        

“爱信不信,管不好自己的男人,就管一下自己的脑子。”


        

谢北辞淡淡地说了一句,但却是又毒又戳人。


        

杨开临也笑着说了一句:“我上一次分手,我那前女友一直问我为什么要分手,可难为死我了,真没有第三者,只是单纯的不喜欢她就分了,有钱人的爱情嘛,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无聊。”


        

余音听了杨开临这句,包着一口的西瓜直接喷了出来。


        

对面的杨开临,顿时遭了殃。


        

余音赶紧道歉,一边抽纸巾给他一边道:“对不起对不起。”


        

杨开临苦涩地笑着,大方道:“没事儿。”


        

余音又看向孟其芳说:“我再次向你声明,在学校的时候,我和沈亦初没怎么说过话,你们去国外我们也从来没有联系过,他回来后在都城遇到,打了个招呼,第二次见面,就是你在咖啡厅遇到我的那一次,他约我出去说是为了谈项目,我才去的。”


        

“你男人你当成宝,但是在我这儿,他就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学长。”


        

杨开临这时,也说:“姑娘,恋爱脑是病,得治。”


        

孟其芳的表情青白交加,看了他们一眼,没再说什么,直接就转身走了。


        

她一走,余音就舒了口气:“谢谢啊,幸亏有你。”


        

杨开临再次瞪圆了眼:“你们不是……”


        

接收到谢北辞淡漠视线,他很识趣地说道:“今天事儿咱们也说完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


        

站起来,准备走人。


        

结果,就听到谢北辞说了一句:“坐下。”


        

杨开临只得,又重新坐回去。


        

谢北辞问他:“罗拉基金,我帮了你。”


        

杨开临,“是……”莫名有点不太好的预感。


        

谢北辞:“你爸说你年纪不小了,不能再整天吃喝玩乐,该学着管理公司了。”


        

杨开临:“你今天不会是我爸的说客吧?”


        

谢北辞:“你是该学着管理公司了,就去她工作室先练练手。”


        

杨开临张大嘴:“什么?”


        

余音也震惊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