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她总在撩我 > 第58章 我答应你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北辞看向余音,她说我们看电影,谁要跟她一起看电影了。


        

心里莫名升起一丝燥意,谢北辞压着自己微扬的嘴角:“你不用上班吗?”


        

余音摇头:“我不上啊。”


        

谢北辞古怪的看着她:“余袅袅,你什么时候这么不务正业了?”


        

余音回道:“我也想上班,但是为了你的手,就不务正业几天吧,不管什么都没有你的手重要。”


        

谢北辞唇瓣动了两下,喉结上下滑过着,开口慢慢地说了一句:“我的手没事……”


        

顿了一下,才把后面半句说出来:“我答应你了,你去上班吧。”


        

耳根突然有点红,说完之后,还把目光移到了别处。


        

余音一脸不明,定了两秒后问他:“你答应我什么?”


        

谢北辞身体一僵,移眸与她对视,看她呆呆的样子,谢北辞放在腿上的手,突然往旁边一划,眉头还微微皱着。


        

余音吓到了,立刻大喊:“怎么了?手抽筋了吗?”


        

谢北辞:“是你抽筋了!”


        

余音:“!!!”


        

谢北辞起身,走了两秒,突然回头又冲着余音说了一句:“快去上你的班!”


        

说完,转过前面酒架,走到客厅另一边的会议室。


        

余音:……又是被嫌弃的一天。


        

算了,已经习以为常了,等确定他的手没事了,就赶紧从他的视线滚蛋。


        

不能看电影,体验一下什么是家庭影院,那就用手机刷会电视剧。


        

正在找剧打发时间,一个电话进来了。


        

来电显示上面,是沈亦初的名字,如果是以前,余音不一定会接他电话。


        

但是孟其芳的事,她也是准备找他聊一下。


        

希望他能处理好自己的感情问题,不要把无辜的她扯进去。


        

更不希望孟其芳,再把感情和工作搅在一起。


        

“余音,这个周末有时间吗,一起去爬山。”电话那头,沈亦初的声音,一如即往的温柔。


        

送花外卖请吃饭,都不行了之后,沈亦初直接约她出去游玩。


        

余音十分头疼,特别是他说爬山,一下就激起了她的怒火:“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爬山。”


        

声音突然拔高,让在会议室那边的谢北辞都听到了。


        

谢北辞目光看过去,透过酒柜的玻璃,就看到坐在沙发上余音,双腿盘坐,神情肃穆,接个电话就想打仗一样。


        

他看了看自己的杯子,拿了起来走过去……


        

余音没注意谢北辞过来了,抿着嘴角,压抑着情绪:“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一个提她师姐,一个叫她去爬山,是存心让她不自在吗?


        

沈亦初是真不知道,叫余音爬山,会让她那么火大。


        

他立刻道歉:“对不起,在学校的时候,我看你经常和你师兄他们去,我以为你很喜欢。”


        

语气有些无奈,悲凉:“真的就那么讨厌我,讨厌到能让你把一个喜欢的运动变成讨厌。”


        

余音缓了缓气息,语气也稍微放轻了:“我讨厌爬山和你没有关系。”


        

“那我能知道,为什么吗?”沈亦初想趁这个机会了解她。


        

“沈学长,我和你没有一点可能,”余音不回他,斟酌着措辞,怎么让他彻底死心:“我说过我有男朋友,至于你,好像也有女朋友。”


        

沈亦初:“我和她已经分手了,在回国前就已经分手了。”


        

余音:“但是,你……给我带来了很强的困扰,让她误会我的存在,才让你移情别恋,所以,你别再在我身上花心思了,别说我有男朋友,就算没有,我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


        

沈亦初突然呵呵地笑了两声:“余音,你其实很冷酷,也很残忍。”


        

“我有时候真的想知道,你的心是什么做的,怎么可以做到这样若无其事。”


        

“在学校的时候,你每次很晚回去,我怕你遇到危险,总是跟在你身后保护你。”


        

“在实验室你忙到忘记吃东西,我担忧你饿坏自己,直接叫外卖送在你桌上。”


        

“你感冒了我给你买药,你肚子不舒服了,我给你准备红糖,你真以为实验室那些东西,都是凭空出现的吗,那都是我给你准备的。”


        

“我一直以为你会发现我,会看到我,但是后面我发现,不管我怎么做,你好像都看不到我。”


        

“所以我接受了我前女友,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是真的想过忘记你,我以为爱情也就那么回事,没有谁放不下谁。”


        

“在国外这几年,我发现我和她真的不合适,对你的想念也不减反增,好像我心里空出来的位置,似乎一直为你预留着。”


        

“你说我前女友误会是因为你,所以我们才分手的,不是误会,我就是因为你,所以才和她分手的。”


        

余音都惊了。


        

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这时,旁边伸过一只手,直接将她电话抢了过去。


        

“所以呢,你追她,她就得答应你,你对她好,她就得领情就得感动,就得和你在一起。”


        

谢北辞原本是想看看,她在跟谁讲电话,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宽敞的别墅里面很安静,他走近了之后,能隐约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后面他走到她身边,是直接听得清清楚楚。


        

看到那个男人表白,说他为她做了那么多,而余音整个人都愣怔着不拒绝时,他莫名一阵心烦气躁。


        

当谢北辞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时,沈亦初愣了片刻,才问:“你是谁?”


        

“你追我女朋友,你说我是谁!”谢北辞火气非常大,冷漠地怼人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余音直直地坐在那里,身体是一动不动,心里却起了一波波震动。


        

沈亦初说的那些事,都是有过的。


        

上学的时候,她好几次没点外卖,但是有人送餐,她当时一直以为是江柚叫的。


        

还有那些红糖,不是只有她喝了,实验室的女孩都喝过,她以为是老师买的。


        

至于她晚上回宿舍,忙了一天只要快点回宿舍,根本没有回头看过。


        

看余音一副回味的样子,谢北辞目光冷的能掉冰渣。


        

把她的手机丢到沙发上,语气如雪,很轻却极寒:“怎么,舍不得,要不要我帮你打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