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她总在撩我 > 第61章 她是要告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余音在一位年轻女警的带领下,见到了徐真丽。


        

在警局关了两天,徐真丽看起来脸色憔悴,坐在审问椅上,手上还带着手铐。


        

一见余音,就立刻要站起来:“余音,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那天不应该怒气冲冲去找你的,我真的不是要推你,我只是走的太快了,没想到就碰到你了,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这事儿说大不大,很小很小,如果余音不告他的话,她就可以出去了。


        

她推一下余音想的也是,最多付点医药费。


        

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余音居然直接报警还要告她。


        

那个姓张的男人,说她要最少要判一年。


        

她后悔了!她不要坐牢,她现在只能求余音了。


        

“你见我,无非就是不希望我告你。”余音神情平静地看着徐真丽。


        

早就看穿了她的想法:“你是不是觉得,只是推一下我而已,又不会死,甚至都没有打我,我应该善良一点原谅你。”


        

徐真丽哭着说:“我真不是有意要推你的,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计较,大家认识那么多年了,立轩在你工作室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怎么能这样绝情呢?”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余音有些想笑:“我绝情,林立轩为了钱砍掉我的项目,把我项目的数据卖给别人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留点儿情面,你们知道这个项目对我意味着什么吗?”


        

徐真丽:“所以你就是报复我?”


        

余音:“怎么成了我报复你呢,难不是你想害我?”


        

徐真丽着急地说:“我真没想害你,余音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余音:“那天受伤最重的人不是我,而是那个救我的人,医生说他的手差点就要废物了,要原谅你的不是我。”


        

“还有,你既然不遵守作为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那你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对方一定要原谅你!”


        

徐真丽情绪忽然就崩溃了,嚎啕大哭,“余音,我求你了,不要告我,不要告我!”


        

余音没再理徐真丽,当然也不会原谅徐真丽。


        

火了怒了,控制不住情绪了,不代表可以无所顾及,想推人就推人,想打就打人。


        

一但做了,就要得到应有的惩罚。


        

不然他们会变本加利,会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底线,做出更多害人不利已的事。


        

余音从警局出来,看了看时间,准备直接打车去吃饭的餐厅。


        

却看到警局门口,停着一场熟悉的轿车。


        

张特助打开车门下来,向她挥了挥手:“余音,这里。”


        

余音有些意外,他们居然会过来,立刻走了过去坐到后座,与谢北辞并排:“咦,你们怎么来了。”


        

张特助正想说,‘老板特意来接你。’


        

可话还没出声,就听到谢北辞冷漠地回了一句:“顺路,张元说要接你。”


        

张特助:“……”


        

这个顺路,顺的也太远了,整整绕了一大圈。


        

明明是特意去工作室接余音,想和余音一起来警局的。


        

结果半路接到杨开临的电话,听到余音已经来警局了,就直接改道来警局了。


        

他对上自家老板眼神,认下一切:“是的,我们来这边工作,我想你下午要来警局一趟,想着刚好顺路,就来了。”


        

余音对着张特助笑着:“谢谢。”


        

又看向谢北辞,也准备对谢北辞说声,结果谢北辞直接扭开头,闭眸不理她。


        

余音:“……”


        

突然都不说话了,车里很安静。


        

余音看了看窗外,扭头再看向谢北辞:“我们现在直接去餐厅吗?”


        

闭目养神的谢北辞,睁开眼睛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说呢?”


        

很气力气。


        

想对她好一点,特意跑去接人,却接了个寂寞。


        

余音眨眨眼:“你饿了,我也饿了。”


        

一副不想跟她说话的谢北辞,冷漠呵了一声。


        

余音习以为常。


        

他不和她说话,她就找张特助说话:“不是说最近几天要休息吗,怎么又安排外面的行程了?”


        

张特助:“没……”安排。


        

谢北辞再次不让他说话:“张元说不能推。”


        

张特助到了嘴边的话,只能又咽下去:“确实不能推,之前就已经约好的。”


        

余音随口问了一句:“那明天工作多吗?”


        

其实也知道,谢北辞是个大忙人。


        

张特助:“……”不多。


        

谢北辞:“很多,张元安排的。”


        

张特助:“……”六月飞雪。


        

余音皱眉:“张特助,你怎么安排这么多工作,你不是在休息吗?”


        

张特助:“我……”能说什么吗?


        

向老板投去求救的目光。


        

谢北辞从后视镜里接收到他的眼神,挑了挑眉。


        

他看了余音一眼,然后带着一点不解问道:“余袅袅,你现在管的也太宽了,我的工作你都要插手了?”


        

余音很冤枉:“我没有我不敢,我只是想让你遵守医嘱,好好养手,是建议你不要安排那么多工作。”


        

然后迅速转移话题:“你辛苦了。”


        

谢北辞:“……”


        

余音:“要我给你按手吗?”


        

谢北辞:“是按手,还是想趁机吃豆腐。”


        

余音:“……”


        

半小时后,车子停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大庭院面前,小桥流水,曲径通幽,亭台楼榭,廊庑回转,真是错落有致、层叠起伏。


        

大气华丽,又幽静雅致。


        

余音被餐厅惊艳了,对着谢北辞说了一句:“听说这家店的骨头汤很有名,你等会儿多喝一点,以形补形,这样你的手可以快点好。”


        

谢北辞看了她一眼,“那你等会儿,记得给自己点个猪脑汤。”


        

余音:“……”


        

太欠揍了,算了。


        

看在他救了她的份上,她忍。


        

关上车门,余音偏头看向还坐在车里的张特助:“张特助不跟我们一起吗?”


        

“不了不了,”这两人约会,他跑去当什么电泡啊,他要回去陪女朋友。


        

和张特助告别后,余音和谢北辞走进店里。


        

张特助已经订了房,服务员领着他们进了包厢。


        

包厢是精心装饰过的,四周都是粉色的气球和彩灯,桌上摆着红烛,玫瑰,还有一对亲嘴的娃娃,这样的场景,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精心安排的求爱场地。


        

谢北辞扭头看向余音,深邃如寒潭的眸子划过一抹惊愕。


        

她今天请他来这里吃饭,还如此精心准备。


        

难道,是要跟他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