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李治你别怂 > 第三十一章 特贡皇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跟名震千古的名将切磋武艺是什么体验?


        

谢邀。人在棺材,刚埋进土。


        

当然,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答应跟李勣切磋。


        

李钦载也是正常人,在李勣准备取马槊时便立马认怂了。


        

在自己爷爷面前认怂不丢人,就是这么识时务。


        

李勣不爽地指了指他,又指了指门口。


        

祖孙连心,李钦载当即明白李勣的意思,急忙道:“孙儿马上提醒母亲,今日以后恕不接待权贵家的夫人们,若有求购驻颜膏者,可去长安西市李家商铺。”


        

李勣哼了一声,起身正准备离去,却见吴管家匆匆跑来,说门外有皇宫天使。


        

李勣神色一紧,急忙命中门大开,李勣领着府里的子女恭立前院,等候天使。


        

一名宦官满脸带笑走进门,手里并没有黄绢圣旨之类的东西,宦官进了门便首先朝李勣行礼,然后笑道:“敢问老公爷,不知哪位是贵府五少郎?”


        

李勣一愣,身后的李崔氏悄悄推了李钦载一把,李钦载踉跄两步上前,一脸懵懂地看着宦官。


        

宦官急忙长揖,笑眯眯地道:“少郎君可着实厉害,造出的驻颜膏名满长安,连太极宫都听说了,皇后亦甚喜此物,着内侍省出宫采买,可谁知驻颜膏竟供不应求,内侍在西市等了一上午都没排上……”


        

说着宦官又朝李勣长揖一礼,道:“奴婢出宫前,皇后吩咐奴婢,先给老公爷赔礼,说来是件仗势的事,传出去没道理,皇后的意思是,能否请贵府五少郎每月为宫闱提供一批驻颜膏?”


        

李钦载还没说话,旁边的李勣急忙道:“老臣代这不成器的孙儿答应了,请皇后放心,老臣立马吩咐家中准备驻颜膏,下午便送去太极宫。”


        

宦官又行了一礼,但不说话,只是笑吟吟地看着李钦载。


        

李钦载却走神了。


        

如今的皇后不就是未来的武则天吗?没想到武则天居然也敷自己造的面膜。


        

那么问题来了,半夜一脸灰黑色糊糊的武则天若被天子李治冷不丁看到,把这位本就有些懦弱的天子活活吓死了,李钦载算不算刺客?


        

思绪越飘越远,越飘越没溜儿。


        

见李钦载一副魂游天外的模样,李勣气不打一处来,抬脚便踹上了他的屁股。


        

“孽障,说话!”李勣怒道。


        

李钦载终于回了神,想了想,道:“宫里要的话,算贡品了吧?”


        

宦官笑道:“五少郎问得好,送进宫里给天子和皇后享用的东西,自然算贡品的,不过,既然是贡品,当须与外面卖的不同,否则如何突显天家的威仪?五少郎您看……”


        

李钦载明白了。


        

皇家是要面子的,既不能跟那些败家婆娘一样登门抢购,而且供应宫闱的驻颜膏还要跟市面上的不一样,否则如何突显皇家的尊贵?


        

至于如何不一样,那就要看这位发明了驻颜膏的五少郎了。


        

“没问题,至迟明日,李家可向太极宫送去皇家专用的驻颜膏。”李钦载毫不迟疑地答应了。


        

宦官心满意足地告辞。


        

宦官走了,李崔氏担心地道:“钦载,专供皇室的话,驻颜膏的秘方是否要改换?”


        

李钦载笑道:“不必,换个包装就好。”


        

“包装?”


        

“装驻颜膏的瓶子是普通烧制的瓷瓶,咱们把它换个豪华奢侈一点的,瓷瓶上镶个金边,刻一个皇家的钤印什么的,就成了特供贡品,太简单了。”


        

李崔氏仍皱眉道:“秘方不改么?若内侍省问起来,怕是过不去。皇家用的东西终归要与外面的不一样才好。”


        

李钦载无所谓地道:“那就把秘方里的珍珠粉量调高一倍,珍珠粉有助美白,皇后想必会喜欢。而且多加珍珠粉后,驻颜膏的颜色与外面的也不一样了,一眼能看出不同。”


        

李崔氏对此事很严肃,毕竟是专供皇家,稍微出点纰漏,整个李家可就是不小的劫数。


        

李钦载却不怎么在乎,他知道所谓驻颜膏的秘方其实根本没什么意义,里面的珍珠粉,人参粉什么的,多加一点,少加一点,配比一通乱搞,对皮肤也产生不了太大的影响。


        

如果不是怕出事,李钦载甚至想在驻颜膏里掺点蒙汗药,武皇后每天晚上往脸上一敷,立马昏死过去。


        

保养皮肤的同时,还能充分改善武皇后的睡眠质量。


        

坚持用下去的话,说不定人会变傻,给李治和大唐社稷的未来省了个天大的麻烦,多好。


        

…………


        

第二天上午,李钦载刚睡醒就钻进了后院的厨房。


        

李钦载允许这个年代娱乐落后,科技落后,但绝不允许食物也落后。


        

作为立志当废物的有为青年,李钦载断然不会在食物这个领域委屈自己。


        

废物一辈子所求者,无非“食色”二字。可见“吃”对废物多么重要。


        

大丈夫立于天地间,若不能大快朵颐,与禽兽何异?


        

咦?好燃的豪言壮语,就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时已夏末,天气仍然燥热。


        

关中的秋老虎毒得很,明明已入秋,天地间却仍像个大蒸笼,每个人都活得像个七分熟的馒头。


        

这么热的天气,烧烤冰啤酒必须安排起来。


        

冰啤酒暂时安排不了,可以用冰镇葡萄酿代替。


        

烧烤倒是毫无难度。


        

李钦载在厨房忙了一上午,在厨子的帮助下,终于将一块块羊肉穿在竹签上。


        

撒上细盐和少许酒,腌制一个时辰,日落时分便可以烤了。


        

烧烤加美酒是标配,如果要顶配的话,那么还差一个坐在一起吹牛逼的朋友。


        

从排位顺序来说,朋友比羊肉串高那么一丢丢。


        

在厨房里忙完,吴管家来禀报,薛讷来了。


        

薛讷今日显得很没精神,李钦载好奇地打量他,发现他脸上带着几许淤青。


        

“被人揍了?”李钦载皱眉。


        

来到这个陌生世界时间不长,薛讷算是李钦载唯一认同的朋友。


        

若薛讷被人欺负了,李钦载必须要帮他出头。


        

“是被揍了。”薛讷黯然叹息。


        

李钦载火气腾地往上冒:“走,帮你报仇去!”


        

“不劳景初兄,这人我惹不起,你也惹不起……”薛讷面色惨然道。


        

李钦载冷笑:“我连先帝御赐的白玉飞马都敢卖,还有什么人惹不起?”


        

说完李钦载一愣,论据似乎有点奇怪,卖白玉飞马这件事,究竟算丑闻还是值得炫耀的丰功伟绩?


        

薛讷怆然叹道:“因为揍我的人是我爹……景初兄还要帮我报仇吗?”


        

李钦载瞬间冷静下来:“哦,那就没事了。”


        

“就这?”


        

“还有,多喝热水,有助伤势愈合。”


        

薛仁贵亲自揍儿子,李钦载果然惹不起,名将嘛,日食三斗,力大如牛,闲着也是闲着,揍揍儿子天经地义。


        

“你爹为啥揍你?”李钦载忍不住问道。


        

薛讷愈发悲怆:“还记得上次我在库房里偷了一柄我爹的腰刀吗?”


        

李钦载一惊:“天家御赐的?”


        

“那倒不是,不过来头也不小,是我爹当年从军时我爷爷送给他的,后来我爹显赫了,腰刀一直保存在库房里,好死不死被我挑中拿去卖了……”


        

薛讷嘴唇颤抖了一下,悲声道:“我薛家的传家宝没了,我不应该活着呀,我爹为何不活活打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