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万千星火 > 第二十九章 橄榄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位驻扎在纹章管理处的蒸汽骑士很快就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回来。在杜桑德热切的眼神中,他放下了手里直径足有半约尔,长度接近一个半约尔的巨大破甲锤,然后说道,“伯恩先生请您进去,他在四楼的办公室里等您。”


        

杜桑德看了一眼莫里斯,然后这才向着通道内走去。他一边走着,一边全力观察着这台蒸汽骑士的各个部件和细节。越看越觉得兴奋——太帅气了!


        

“蒸汽骑士其实并不适合大规模作战,尤其不适合现代战争。”也许是觉得自己身为教师,所以应该对杜桑德传授一些正确的知识。在确定那位蒸汽骑士肯定听不见了之后,莫里斯才忽然说道,“这些东西早就应该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里了。”


        

“为什么啊?!”杜桑德闻言一震,他甚至觉得有些愤怒,“这多帅啊!”


        

“帅并不是一个能够用来衡量武器性能好坏的标准。”莫里斯有些惊讶于杜桑德对蒸汽骑士的这股子没来由的热爱,不过他倒也能理解——这才像是小孩子嘛。


        

他用尽量简洁的方式解释道,“虽然很灵活,但蒸汽骑士毕竟是人形的,它所负担的重量有限。重量有限的情况下,蒸汽骑士的装甲并不能做的很厚实——至少它肯定承受不了一枚六寸以上炮弹的近炸影响。”


        

杜桑德偷偷对自己老师翻了个白眼,然后强调道,“但是它帅啊!”


        

莫里斯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可它一点用处都没有。”


        

一大一小两个“诡计多端”的首席秘书互相斗着嘴走到了四楼,然后很有默契的同时停止了争论,并且推开了写着“处长室”的木质大门。


        

“我还以为你短时间不会再来了呢。”坐在巨大橡木办公桌后面的伯恩并没有抬头,他一边快速签署着自己面前的文件,一边挥了挥手示意杜桑德先坐在稍远处的沙发上。


        

“我其实……主要是想来找您帮个忙。”杜桑德轻咳了一声说道,“我和莫里斯老师是来登记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哦,议员的首席秘书备案是吧?”伯恩完成了最后的签名,摇了摇铃铛叫来了自己的秘书。他把手上的文件递过去之后补充了一句,“让行动的人手脚麻利些,实在不行可以当场处决——别让人跑了。”


        

用仿佛“给红糖里加两块糖别放奶”的语气决定完别人的生死之后,伯恩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办工桌,走到沙发旁坐下。绿色油蜡皮的沙发上已经留下了常年就坐的痕迹,他非常舒适的找了个姿势,然后向着杜桑德推去了一杯刚刚又秘书倒好的红茶。


        

“尝尝看吧,奥林的好茶叶。”他微笑着重新坐回到了沙发里,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对刚刚的情况做了个解释,“哈里斯涉及的人群比较广泛,逮捕令和处决令花了我一整天的时间都还没有签完。”


        

杜桑德感觉自己背后突然冒了一股凉气,就连端茶的动作都稍微有了些僵硬。


        

“我还以为纹章管理处都是先把犯人处决掉,然后再补上处决令的呢。”莫里斯微笑着走到杜桑德身旁坐下,他用非常自然的姿势接过了杜桑德手里的茶杯,轻轻喝了一口然后说道,“看来,现在的纹章管理处和以前不一样了。”


        

“奉皇帝陛下的意愿,在我成为了处长之后,纽萨尔的纹章管理处运转方式已经有了很大改变。”伯恩摘下了挂在自己右眼处的单片眼镜,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眶后对莫里斯说道,“比起这个……莫里斯先生,请代我向拉法耶特侯爵问好。”


        

“侯爵会收到您的问候的。”莫里斯微微点头,“如果可以的话,请您尽快帮我们完成备案——勋爵先生等会还有其他的行程。”


        

突然被人圈了一下的杜桑德没有任何反应,他偷偷看了一眼正在微笑的莫里斯,然后又看了一眼笑的如同和煦春风的伯恩,最后在心里叹了口气。


        

你们这帮阴谋家聊天的时候,能不能别把我扯进去?


        

刚刚的几轮对话中,特务头子和政棍老师两个人都在话里塞了不少东西。如果想要理解他们到底在干啥,这需要稍微分析一下。


        

签发处决令的伯恩提到了“哈里斯设计的人群比较广”,这是在向杜桑德暗示并且卖个人情——我正在替你们家处理敌人,为了处理这些东西,我已经忙了一天了。


        

莫里斯马上插话进来,暗讽了一句纹章管理处。这是在提醒杜桑德,他所面对的这位中年人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他可是整个帝国最大的特务机关驻纽萨尔的大特务头子。他们行事粗暴且毫无底线,应当小心。


        

而伯恩的回应则稍微软了一点,大概意思可以理解为“我和那些只会杀人的特务不是一路人”,然后作为对莫斯利插话的报复,他点了一下莫里斯的身份,意思是“说我干啥,你也不是啥好玩意。”


        

虽然杜桑德自己一开始确实不知道,不过,看双方的反应……莫里斯应该是某位侯爵的人。


        

是就是呗,这和我小杜桑德能有啥关系呢。


        

莫里斯也表示了同样的态度,“我确实是侯爵的人,关你屁事。能不能别废话了赶紧把事情办完好让我不用再看着你这张老脸犯恶心?”


        

当然,莫里斯和伯恩的遣词造句肯定不会像杜桑德脑子里闪过的内容这么接地气。但话外之音这种东西本来也没啥遣词造句,只有最直接的“意念”相互传播,这大概算是最初级的“意念”交流。只不过……这个用法实在是和科幻作品里意念交流的方向不太一样。


        

在纹章管理处的处长办公室里,三个阴谋家齐聚一堂。其中两人正在用话外音骂街,另一位则在心里抱怨自己被卷入到了莫名其妙的争斗里。场面奇特,蔚为壮观。


        

·


        

·


        

·


        

登记完成之后,杜桑德终于松了口气。


        

终于可以从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逃出去了!


        

他还没来得及告辞,伯恩就忽然说道,“莫里斯先生,能不能给我和杜桑德勋爵留一点空间?我有些话要跟他说。”


        

用话外音完成了对喷的莫里斯神清气爽,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怀表,然后欣然同意了这个请求。扭头以“胜利者”姿态离开房间的莫里斯,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好学生频频向他投来的求助目光。


        

“杜桑德勋爵。”伯恩示意杜桑德继续喝茶,他一边重新为自己的茶杯里倒着茶水一边说道,“首先,我必须得声明一下。需要为之前的事件负责的是哈罗德·谢泼德,而他已经被送往了奥林的纹章管理局总部……”


        

伯恩处长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自己的怀表,“大概在十分钟前,他已经被执行了死刑。而他的直接亲属将被剥夺所有个人权利和资产,然后被送入皇家矿业联合体去当矿工。等待着他们的将是致死量级的繁重劳动,以及最严密的看守。”


        

杜桑德咽了一口茶水,没说话。


        

“整个调查和审判的流程已经完成,不会再有翻案的可能或者必要。这个房间也很安全,没有人会偷听到我们说话的内容。”伯恩处长说完了一长串“预先声明”,然后说道,“杜桑德勋爵先生,我已经知道事情的真实经过是什么了。”


        

杜桑德又咽了一口茶水,还是没有说话。


        

“对哈罗德的布局非常精妙,而且……令人赞叹。”伯恩微微一笑,完全没有搭理正在全力表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杜桑德,而是继续说道,“赠品纸张,用废旧润滑油和碳粉自制墨水,三份印刷滚筒只留了两份,甚至让杜尚投放纸张……这些计划都做的非常漂亮。甚至让我想鼓掌了。”


        

杜桑德这次可真的咽不下茶水了。他放下茶杯,用十岁小朋友的情真意切回答道,“伯恩先生,我听不懂。”


        

“你所购买的蒸汽车床,之前属于罗森公司——精确一点说,它是罗森继承自父亲的遗产。而现在的罗森公司,通过你们家族和皮尔爵士的良好关系……以及哈罗德的谋划对皮尔爵士的威胁,获取了一大批武器和装备。”伯恩叹了口气说道,“亲爱的勋爵先生,用这么一批泥腿子作为个人武力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他们险些就暴露了你的存在。”


        

杜桑德的手开始微微发抖了。他确实死活没能想到,这位完全没有特征的中年红衣邮差……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查清楚了所有事情经过。


        

“你这套谋划,其实更适合用于去暗算一位和你没有任何直接联系的潜在对手。”伯恩并没有叫人来逮捕杜桑德的打算,他继续温和的说着,甚至为杜桑德分析起了他的“布局”里的缺点,“这一次的布局中,你们家和哈罗德先生是直接对应关系。在一次又一次的引导下,我们确实如你所愿抓捕了哈罗德,并且直接铲除了他。”


        

“但这样的布局之后却只会让我们在复盘的时候,发现你的漏洞——作为墨水的废旧机油里混杂的金属碎屑成分特殊,这个比例的金属还没有在纽萨尔销售过。在奥林,这样的金属也只有帝国机械公司的实验室在小规模试用。”伯恩从怀里摸出烟斗,用火柴点燃了烟斗里的烟草后,舒服的喷出一股青烟。


        

他斜眼看了看杜桑德,然后笑了出来。他笑的像是一个终于发现了小辈恶作剧关键的老祖父。有些得意,还有些兴奋。


        

“你很有潜力,但还需要正确的引导和教育。”伯恩又抽了两口烟,然后决定结束对杜桑德的施压过程,“你有没有兴趣,在你母亲顺利卸任之后,来纹章管理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