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后娘文对照组不想认怂 > 玉佩(说好带她进城享福,这回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蜜蜜的嗓门要清脆一点,也喊:“妈妈。”


        

是娃娃亲,也是青梅竹马,陈玉凤一直觉得自己很了解韩超,可在做了那个梦后,她就觉得自己不了解韩超了,梦里说没有男人不喜欢儿子,因为女儿是里儿是面,哪怕有男人说自己爱女儿,也是虚伪的作假。


        

儿子是男人的脸面,也是他的尊严。


        

男人都想要儿子,韩超亦然。


        

也是因此,陈玉凤将来才会拼命追生儿子的。


        

俩女儿的到来又叫陈玉凤忐忑起来了。


        

这方面,她不愿意信那个梦,她想看看韩超会怎么对待她的女儿。


        

“甜甜,蜜蜜,过来喊爸爸。”她说。


        

男人的目光中并没有陈玉凤想象中的厌恶和不耐烦,反而有点惊愕,无所适从。


        

不过看着俩丫头,他目光里满是温柔。


        

甜甜胆小,偎着妈妈,葡萄似的眼珠子盯着男人,大概是想研究,这个爸爸会不会真的吃人。


        

蜜蜜胆大,走到爸爸身边,跟小娃儿进庙看神像,怕,又压抑不住好奇心。


        

她天生好胜心强,又因为镇上的人总念叨,说她爸凶,会打她妈,拿爸爸是当成敌人的。


        

爸爸的皮肤很白,目光看起来特别凶,比镇上悄悄种大.麻,往甘肃贩大.麻的苟二麻还凶,但又不像苟二麻,看人总是恨恨的,他的目光很温柔。


        

“这是蜜蜜,这是甜甜。”陈玉凤指着俩丫头说。


        

出门时媳妇才18,再归来闺女都齐腰高了。


        

韩超身材本就高,头上又有个大灯泡晃来晃去,他一伸手,灯泡的影子把那只手照的像只狼爪,甜甜哇的一声:“妈妈,这个爸爸像大灰狼,要吃人。”


        

蜜蜜唯恐天下不乱,跳起来喊:“我不要这个爸爸,赶走他。”


        

跟松鼠上树似的,连蹦带窜,争先恐后,俩小丫头跑了。


        

外头正在削鱼鳞的苏红刀顿了一下,莞尔一笑,继续给肥鱼上着凌迟之刑。


        

屋里的场面就愈发尴尬了,韩超六年前他人高马大,高的吓人,这几年又长了些,结实了许多,人虽瘦,可毕竟扛了几年枪,背宽的吓人。


        

而在这一瞬间,他一抬头,啪一声挤歪了灯泡。


        

陈玉凤差点就要忍俊不禁,她自吃奶的时候认识韩超,三岁见过他打狗,四岁看过他爬树。


        

可从来没见他脸上有过这种神情。


        

他的脸仿佛给雷劈过似的。


        

躺在床上的王果果吼开了:“娃都给你吓跑了,还不赶紧去追,那都是我的孙女,磕了碰了,我饶不了你。”


        

韩超回头看老娘:“妈,你的病……”


        

“少管老娘的闲事,赶紧回你家去。”王果果气势汹汹:“我的眼睛瞎了有我孝顺的大儿子替我看呢,看不好,他伺候我的下半辈子,关你屁事。”


        

于孩子来说,最怕老人这样,脾气又臭又硬,还不听劝,转眼就该吵起来了。


        

韩超鼻子里嗤了一声,这是苏红最熟悉的,他要发脾气时的声响。


        

她总算松了口气,韩超虽变得让她胆颤心惊,但架不住婆婆更凶,蛮不讲理还张嘴赶人啊。


        

这俩母子还没讲话就闹掰了。


        

她觉得明天一早韩超就会走,也会把陈玉凤留下来,毕竟他得回去工作,虽说脾气臭,可韩超是个孝子,留下媳妇照顾老妈不天经地义?


        

她太高兴,有点得意忘形,直到把鱼扔进油锅,才发现自己削完鱼鳞没洗,这鱼煎出来得多腥臭,好好一条肥鱼,给她毁了。


        

油锅噼里啪啦,一股浓腥扑面,恶心的她想吐。


        

看韩超俩夫妻给赶了出来,她故意说:“留下吃饭吧,有鱼,还有腊肠呢。”


        

可韩超一转头,苏红就哑嘴了。


        

这个小叔,她进门头一天就给他吓尿了裤子,多看一眼,她就想尿尿。


        

俩口子一起从大房回来了。


        

陈玉凤还想再尝试着让俩娃认认爹,但孩子已经钻被窝了,蜜蜜还在喊:“妈妈,快进来睡觉,咱们不要爸爸,赶走他。”


        

男人离家七年,陈玉凤当然备了晚餐,酒她都备着的,不过今天有重要的事说,就不拿酒了。


        

孩子是吃饱的,此时架锅做饭,俩人正好聊聊。


        

架起火,她备的是腊肉丁儿炒玉米粒,菜苔炖排骨,蒸腊肠,还有凉拌的油菜花,配上苞米粑,全是韩超从小到大爱吃的菜,锅架起来,翻炒几下就可以吃了。


        

韩超也在院子里,今儿借故从门前过的人多,都想看看曾经的混世魔王如今是个什么样子。


        

孙大爷扛着一袋黄豆经过,说:“韩超回来啦?”


        

“孙大爷好。”韩超居然说。


        

孙大爷心中称奇,他因为勾着韩父赌博,韩超打过他,他俩是仇人,不搭话的。


        

现在他居然会跟他打招呼了?


        

刘大婶壮着胆子问:“听说你要接玉凤进城,享福去?”


        

奇了怪了,他居然面色温和,还沉沉的点头:“嗯。”


        

刘大婶于心头一声感叹,小时候她家有条狗,去咬韩超,给韩超一脚踢死了,她为此从王果果那儿搬了一袋玉米做补偿,从那以后,韩超见她就瞪眼的。


        

如今他咋就变得这样心平气和了?


        

“快吃饭吧,看玉凤给你炒的,七碟八碗。”刘大婶笑着说。


        

虽没七碟八碗,但有荤有素,菜很丰盛。


        

屋后是树,庭前是花,韩超抢着摆了碗盘,俩口子对坐。


        

他挟了筷子腊肠,放到了陈玉凤的碗里,说:“我这趟出门,时间长了点。”


        

食言了嘛,走的时候跪在她面前,指天发誓说自己顶多两年就回来,结果整整离家七年。


        

“打仗的事又不由你,我能理解。”陈玉凤温声说。


        

韩超低声说:“以后,我不会再食言了!”说好带她进城享福,这回必定做到!


        

虽说陈玉凤做了个梦,在梦里经历了半生,还从梦里知道韩超永远不会爱自己,只会拿她当妹妹,但梦嘛,信则有不信则无,日子还得照过。男人脾气再坏也是她娃的爹,凡事得商量着来。


        

她说:“哥,咱得先说说咱妈的病。”


        

韩超挟了一筷子排骨,吃得很斯文,再不是原来那种饿死鬼投胎的馋像。


        

陈玉凤又说:“大哥带咱妈到城里检查过,医生说要照艾克思,大哥没给照。”


        

韩超筷子顿了一下,向来身强体壮,里外操持一把手的亲妈忽而病了,他也没预料到,而大哥俩口子,他比谁都了解。


        

“你能多呆几天吗,带咱妈去城里照个爱克思。”陈玉凤又说。


        

韩超说:“明天我就去。”


        

是亲妈,韩超当然会答应得很爽快,但这事不难在韩超,难在婆婆不愿意让二房替自己看病。


        

在梦里,她因为觉得俩丫头不过赔钱货,教育不重要,又因为跟婆婆感情深,不肯上首都,自愿留在老家照顾婆婆,而王果果又不愿拖累她,最后悄悄爬河里,自杀了。


        

陈玉凤虽懂得不多,但看得出来,除了眼睛,婆婆别的地方没毛病。


        

失明嘛,只要能治好不就行了?


        

她又说:“哥,咱帮咱妈看病,但得提前说好,看病的钱得她自己掏。”


        

韩超一脸惊讶,放下了筷子:“凤儿,我津贴虽不高,但还有点钱,你不掏可以,钱我来掏。”


        

陈玉凤壮着胆子说:“那怎么行,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是咱们家的钱,咱妈是分给大房的,这些年都在替大房干活,生了病就该大房掏钱,大房不掏,咱掏也行,但以后妈得给我写欠条,这钱,她以后得还我。”


        

韩超给震惊了,望了妻子好半天,低声央求:“凤儿。”


        

这狗男人,眉毛既浓又密,真好看。


        

陈玉凤其实也是壮着胆子的,这要原来的韩超,作为孝子,听到如此大逆不到的话,肯定得拍案而起,天底下哪有个儿子给亲妈看病,还要亲妈掏钱的。


        

以他爱躁的脾气,闷不哼哼就要打人了。


        

但据梦里说,他在部队上会养成温和的性子,人变得有涵养,脾气也会变好。


        

果不其然,虽说他应该也很生气,但他此时尚且还心平气和的。


        

因为他的心平气和,陈玉凤有了底气,再补一句:“我愿意掏钱,但咱妈以后必须把钱还我,你离家这些年,大哥大嫂给我受的气可不少,咱妈是分给他们的,替他们干活替他们带娃,如今病了,凭啥让我掏钱看病?”


        

离家七年,妻子一个人守着家,建起了这么一院大房子,养大俩闺女,大哥大嫂又不好相处,韩超人又不傻,不用猜都能想到,平常妻子在大哥大嫂面前,肯定受了很多委屈。


        

农村人,分家,分老人的规矩就是,老人分在哪一房,就该哪一房负责。


        

陈玉凤的态度虽说于情面上过不去,但是占着理的。


        

默了半天,男人重重点头,沉声说:“好。”


        

俩口子继续吃饭。


        

韩超吃的特别快,吃完,还用一块苞谷粑把碗刮的干干净净,一口吃掉。


        

野狗性格嘛,他向来吃过饭的碗比狗啃过的骨头都干净。


        

忽而,墙外传来一阵低低的,簌啦簌啦的摩梭声。


        

正好这时韩超放下碗,陈玉凤给个眼色,示意他起身,往院墙边去。


        

韩超虽才刚刚归家,但毕竟跟陈玉凤青梅竹马,一个眼神就知道她的意思。


        

起身,走到了墙边。


        

隔着碗口大的南瓜花,夫妻脖子齐齐向外,就见婆婆拄个拐,于夕阳中一手摸着墙,慢腾腾的走着,一路摸到厕所后面,扶着菜田里的栏杆,一步步的回家了。


        

晚霞,鸡鸣,王果果瘦而寂寥的长影,被石屋的暗阴渐渐吞没。


        

陈玉凤回头,对着目瞪口呆的丈夫默默笑了笑,遮了碗里的剩饭,转身去喂鸡了。


        

她刚才那番话其实是说给婆婆听的。


        

婆婆故意凶,闹着不肯治病,要赶走韩超,是因为她以为自己的病好不了。


        

所以她想赖着大房,给自己个发丧,不想拖累韩超,浪费他七年战场赚来的津贴。


        

后来她就瘫痪了,卧床后又怕拖累陈玉凤,就跳河自杀了。


        

但要让她知道自己的病能好,好了就能赚钱还给他们。


        

她不就能想通了?


        

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婆婆才46,茶饭手艺一绝,做的云南口味的鲜花饼一口下去能香掉人舌头,只要眼睛好了,啥好日子没有,却要自杀收场?


        

她糊涂,还缺个人点醒她的糊涂。


        

这不挺好,不费口舌,婆婆已经松动了?


        

陈玉凤在喂鸡,嘴里咕咕咕的撒着米,突然转身,就见韩超站在自己身后。


        

他特别奇怪,原来人瘦腿长,脸也因为打架经常青一块紫一块,可现在看着比原来还年青点,因为太好看,叫陈玉凤怪觉得不好意思。


        

“你刚才那话,是说给咱妈听的。”他明知故问,嗓音里压着沙沙的激动。


        

陈玉凤撒着米,笑的肩膀发颤:“哥,你现在去劝咱妈,她就愿意去看病了。”


        

韩超深吸了一口气,又分成三截吐了出来,比谁掏钱更难的一点是让王果果愿意去看病。


        

据说在城里,他们这种夫妻关系,被称之为是包办婚姻,属于被新时代的,时髦人鄙视的婚姻模式,但陈玉凤觉得,打小儿就知根知底,夫妻之间好说话,这样很不错。


        

毕竟老娘的病更重要,韩超转身就要走,陈玉凤忙得又喊住了他:“对了哥,你直接去跟妈睡,她要赶你走,你就说咱家的被褥给韩明一把火烧没了,没地儿住。”


        

韩超脚步一顿,陈玉凤又说:“你就说我生气了,赶你去的。”


        

老人除了怕病了拖累孩子,还怕一件事,就是孩子的婚姻关系不和谐。


        

王果果此时应该还会犹豫,到底要不要跟韩超一起去看病。


        

她怕万一医不好,钱打了水漂,仍是一场空。


        

大嫂让韩明烧被窝可真是个巧宗儿。


        

陈玉凤借此把丈夫赶走,不让他上自己的床,婆婆心里能好受?


        

大房在二房放火烧房子,她能不生气?


        

不想赶紧好起来收拾大房?


        

王果果是个一激就爆的人,一爆,她才会老老实实的跟着韩超去看病。


        

韩超转身进了屋子,又出来了,语气里带着愠怒:“韩明还真烧了你的被窝,要不要我去捶他一顿?”这一句,就是曾经的野狗脾气了。


        

“事不大,你也别着急上火,赶紧去睡吧,有啥事,等妈的眼睛好了咱再说。”陈玉凤忙说。


        

韩超默默站了会儿,脚步沉沉的出了院子,过了会儿又回来了,见陈玉凤在烧水,准备洗涮,说:“我给你带了些东西,你一会儿把它收拾了。”


        

陈玉凤嗯了一声,韩超又说:“等给妈看完病咱就上首都。”这回,他不会再食言了。


        

一定带她去享福。


        

“好。”陈玉凤抿着唇笑应了一声。


        

男人于院子四周转了一圈,又到卧室门口踮脚看了眼,再看陈玉凤一眼,这才往大房去了。


        

陈玉凤洗涮完了进门,差点给啥东西绊了一脚,一看,屋里多了只崭新的旅行包。


        

拉琏半拉开,里面隐隐有个红色的东西。


        

拉开拉琏,最上面是一包小玩具,小气球,小头花,玻璃弹珠,还有两个胖乎乎的小女娃玩偶,摸上去是陶质的,这怕不是,他给俩闺女带的玩具?


        

合上拉琏进了卧室,向来总无法无天的蜜蜜团着甜甜,把姐姐团的紧紧的,俩小丫头团在一起,一黑一白,软嘟嘟的,就像两只小兔子。


        

忽而蜜蜜睁开眼睛,脑袋凑在陈玉凤大腿上叭叭的亲着,还在轻轻拍她:“妈妈,不要怕爸爸,我会永远保护你哒。”


        

“蜜蜜乖,快睡吧。”陈玉凤说。


        

梦里这小丫头跟她是前后脚没的,说是因为她一心追生儿子,为了腾户口,把这个天生坏种送给了一户有钱人家养,孩子早早就叛逆了,跟着小混混们出去飚摩托,摔烂了脑瓜瓤。


        

陈玉凤打死都不会追生儿子的,她所有的爱都要给这俩小闺女。


        

这夜最开心的人是苏红,甚至觉得唆使儿子烧被子是个英明的决定。


        

瞧瞧,韩超都来跟婆婆睡了,这证明他还是原来那个爱躁的脾气。


        

但愿他刚才没打玉凤吧,玉凤那么可怜,再给他捣两拳,不是更可怜啦?


        

可怜的玉凤呐,上的啥首都,留下伺候婆婆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呀。


        

鱼太腥别人不吃,苏红忍着腥往嘴里填,但她心头,美滋滋。


        

次日一早,天才亮,只听一声隐隐的喇叭声,向来爱睡懒觉的苏红估计是韩超要走,爬起来,带着两眶眼屎往外跑。


        

出门只看到一股汽车尾气,因为陈玉凤家院门大开,围的人多,遂也凑了过来,明知故问:“咋了,你们看啥呢,怕不是韩超把玉凤打的起不来了?”可怜的玉凤,别给韩超打瘫了呀。


        

孙大婶瞪她一眼:“打个屁,没想到韩超人闷,还挺会,瞧瞧,带的这都是啥?”


        

苏红定目一瞧,甜甜手里一朵粉色的小头花,正在往发辫上绑。


        

蜜蜜半个身子埋在旅行袋里,从中翻出一盘磁带:“妈妈快看,你爱听的歌。”


        

俩娃昨晚还不肯要爸爸,今早却因为爸爸留下来的旅行袋,跟掉进麦仓的老鼠似的,乐翻天了。


        

这时苏红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孙大婶说了句:“挺好,给你婆婆治好了病你们再走也放心点,只要你婆婆病好了,她一个人难道不能过日子?”


        

苏红这才反应过来,死不肯花二房钱的婆婆居然给韩超带着,上城里看病去了?


        

婆婆不是不肯占二房一分钱便宜的吗?


        

韩超昨天晚上啥也没说,也没劝。


        

暴脾气的婆婆就跟他走啦?


        

还有,婆婆那眼睛真能治好?


        

要治不好也就罢了,要治好了……苏红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胸口。


        

韩超不仅买了好些个头花、香水,口红类的小玩艺儿,而且给陈玉凤带了很多磁带,其中一盘是她最喜欢的韩宝仪,名字叫《粉红色的回忆》,这该是新歌。


        

这个陈玉凤得听一听。


        

不过婆婆的病到底多严不严重,能不能治,韩超没回来就是个未知数。


        

既然是开着小汽车去的,时间应该不长,所以今天陈玉凤不出摊也不下田,就在菜园里拨拨草,弄弄花,专心静等。


        

苏红却一手摸着胸口,站在公路上,脖子都快扯断了。


        

转眼夕阳西下,一天该完了。


        

忽而一辆吉普车出现在公路上,苏红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不过开车回来的并非韩超,而是另一个穿着军装的小伙子。


        

“同志,我婆婆咋样啦?”苏红连忙问。


        

这小伙是韩超派来的,以为苏红是韩超爱人,笑着说:“嫂子,咱大婶是脑子里有血栓,堵住眼睛的视觉神经了才瞎的,照了X光,医生说血栓还不大,微创手术就能通栓,但得去北京军区医院,他让我回来带个话,病能治,咱大婶的眼睛能看见,你安心收拾,准备随军!”


        

这么说婆婆的病真能治,还直接上首都了?


        

而且婆婆的眼睛就能看见了?


        

苏红目瞪口呆,天旋地转。


        

陈玉凤赶来,听到这个消息,悬了好久的心这才算落到了胸膛里。


        

但她不经意转头,就见苏红依旧摸着胸口,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转了个圈儿,往齐彩铃家的酒坊去了。


        

这些年婆婆可是大房的主劳力,等病好了,一样能干活。


        

大嫂该高兴才对啊,她急啥,又为啥上火?


        

因为韩峰不喝酒,苏红几乎从不进酒坊的,今儿这是怎么了,居然跑酒坊去了?


        

陈玉凤怎么觉得这其中有什么内情?


        

错脚儿的,她也跟了上去。


        

刚进酒坊,就听大嫂语慌气乱的说:“齐大叔,快,这玉佩我卖!”


        

“苏红,前儿我想要,给你五百你都不出手,现在嘛……”齐大叔说。


        

“给多少都行,这玉佩我得赶紧出手。”大嫂忙得说。


        

陈玉凤没看见东西,但心里清透透的亮。


        

因为婆婆瞎了之后不小心落水,丢的正是自己心爱的玉佩。


        

而如今,玉佩却在大嫂的手里。


        

她屏住了呼吸。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