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后娘文对照组不想认怂 > 风风火火(婆婆,重见光明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玉凤蹑脚,凑近酒坊的窗户。


        

齐大叔说:“苏红,我顶多能给你四百块,我只有四百。”


        

苏红愣住,声音忽而拨高:“我婆婆最稀罕的就是这块玉佩,当初我公公好酒,好赌,家里啥值钱的都给他拿出去赌了,就这东西,打死她都不给,肯定是值钱东西,你才给我四百,那怎么行?”


        

齐大叔可不着急,他说:“你干嘛卖我呀,到县城,卖给有钱人去呗。”


        

“不是你当初说想要它,我会偷它?”大嫂声音愈发高了。


        

齐大叔更加悠哉了:“哎哟,四百我也掏不了,你要诚心想卖我,三百八。”


        

又砍一刀?


        

这齐老头是个无赖,当初强.奸了个女知青,弄大人家肚子才有的齐彩铃,后来女知青跑了,他就跟韩父结伴,赌博喝酒,流氓死狗类的人物。


        

当初就是他一个劲儿说王果果的玉值钱,还说要谁能拿来给他,他愿意掏五百块,苏红才铤而走险,拿的玉,谁知这老流氓他翻脸不认人?


        

她这时才发现自己是给这老流氓坑了,深吸口气说:“你这叫趁火打劫,我不卖!”


        

“那你可得早点找个买主脱手,别明儿你家老太太眼睛好了,杀回来,小心她剥了你的皮,她当初打你公公打得有多凶,你又不是没见过。”齐大叔得意洋洋的说。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笃定了她脱不了手,慢慢等,说不定将来200块就能拿下。


        

想起婆婆的凶,大嫂一个哆嗦,但没舍得摘玉佩,从酒坊里出来了。


        

陈玉凤提前一步走,已经回家了。


        

俩闺女还没乐够,甜甜只爱头花香水,蜜蜜却喜欢爸爸包里一只只或金或银的小牌牌,戴脖子上显摆,假装那全是她得的奖牌。


        

陈玉凤给南瓜打着蔓子,不一会儿,就见本在街上下象棋晒太阳的韩峰给苏红揪着耳朵,从门前经过。


        

她绕个弯儿,沿着河边的围栏进了菜田,就听苏红气急败坏的说:“咱妈的眼睛要好了,搜到这块玉可咋办,以她的性格,怕不得扒了我的皮?”


        

韩峰其实没想坑他妈,主要是他怕苏红,而关于苏红偷玉的事,他心里其实是反对的。


        

他妈是个云南女人,那块玉也是从老家带来,仅剩的一样旧物了。


        

真要给苏红卖了,老太太得多伤心?


        

听说妻子没有把玉卖出去,他倒有点庆幸。


        

而且他心里过意不去的还有另一件事,他说:“老婆,平常菜园的围栏都好好的,就我妈跌河里那天断了,要我说,围栏就是你故意弄断的,你是为了那块玉故意害我妈的命,赶紧把玉还了吧,她爱给谁给谁,要不然,我就跟她说,你拆园子围栏,故意害她的命,看她不收拾你!”


        

陈玉凤仔细回想,是了,当初婆婆想把玉给她,她没要,后来婆婆摸着瞎去菜田里拨萝卜的时候,就不小心跌河里了。


        

是大嫂救的人,也是她摸的玉。


        

菜园都有围栏,王果果瞎了,走路全凭摸围栏,那围栏怕不会真的是苏红故意撤的?


        

她心头一寒,心说大嫂这是故意杀人呀。


        

为了一块玉,她至于吗,杀人可是犯法的。


        

苏红一听丈夫冤枉自己,也提高了嗓门:“为了块玉我犯得着杀人吗,你妈瞎就该好好屋里窝着,谁让她四处乱跑的,菜园的栏杆坏了多久了,我喊着让你修你不修,雨一泡它不就垮了,要我说,是你害的你娘,你个懒死鬼,不修围槛,害你妈落水。”


        

她声音一大,韩峰就怕了,而且韩峰确实懒,苏红喊他修围槛,喊了好久他都没修。


        

他连忙说:“你声音小点儿,等咱妈眼睛好了,赶紧把玉还了去。”


        

苏红脖子一梗:“我还了她就得给玉凤,玉凤养女我生儿,凭啥玉是玉凤的?我就不给。”


        

韩峰毕竟懦弱,怕老婆,说:“行行,你会生儿子你厉害,但这玉不能就这么放着。”


        

苏红也在四处张望。


        

玉佩是个宝,可也是个烫手山芋,藏家里吧,怕老太太翻出来,卖吧,一时半会没有合适的价格,也舍不得出手。


        

她看了眼玉凤家,忽而灵机一动,自菜园子挑脚,转到二房来了。


        

陈玉凤从屋后抱了两件晾干的衣服,正在叠。


        

“玉凤这是打算着要随军吧,都开始收拾衣服啦,要不要我帮你?”苏红笑着说。


        

陈玉凤说:“只要咱妈的病好了,我们马上就走。”


        

苏红一改往日口径,说:“上首都好啊,去了赶紧缠着老二再生个大胖儿子,不要怕没人养,送老家来大嫂给你带,大嫂会带男娃。”


        

陈玉凤冷眼瞧着她走了,眼看日影西斜,月亮爬上山坡,快要凌晨一点了,她坐在窗前,就见苏红挑脚进了她家菜田,挖把几下,把个东西埋到了西北角。


        

那块儿有个老蛇窝,陈玉凤怕蛇,在那块不敢种东西,路过也要绕脚的。


        

韩峰跟在后头,也是鬼鬼祟祟的:“你埋自家田里嘛,埋这儿干啥?”


        

“我埋自家田里,给婆婆翻出来咋办?”苏红依然有理:“放玉凤家田里,万一给你妈翻出来,咱就说是玉凤偷的,她疼玉凤,不会多追究的。”


        

“你就不怕玉凤锄地的时候翻出来?”韩峰问。


        

苏红胸有成竹:“不会,这地儿是个蛇窝,玉凤胆小,不敢来。”


        

要说苏红唆使韩明烧被窝,为了家和,为了丈夫如今难得的好名声陈玉凤愿意忍的话,这事儿便是叫韩超再坏了名声,动拳头,她也不能再忍了。


        

大嫂前脚走,陈玉凤从脖子上摘了块地摊儿上买的小玩意,进了菜田,忍着被蛇咬的恐惧,挖出玉,换成自己的小玩意儿了。


        

你栽赃嫁祸,我偷梁换柱,礼尚往来嘛。


        

转眼又是几天,苏红俩口子心不在焉,时不时的就要看眼菜园子,也盼着王果果那病,尽量治的慢点,虽这么说要遭天打雷劈,可她希望婆婆那眼睛,永远不要治好。


        

但仅仅不过一周时间,王果果就回来了。


        

趁着那辆吉普车,重见光明的王果果,全囫囵的回来了。


        

只见一道绿光在镇头一闪,车已经停在学校门口了。


        

众目睽睽之下,王果果从车上下来,再不是原来那摸摸索索的样子,走的风风火火!


        

韩明以为奶奶还是瞎的,做着鬼脸,刚想伸脚想绊一下,给王果果抬脚踢上屁股,踹了个猛趴。


        

前后不过十天,瞎了快三个月的王果果重见光明,而且是走回来的,要不是今儿镇上恰逢赶集,大家忙着做生意,肯定又是一场热闹,不过隔着摊位,大家也得感慨一句:军区医院也是神,居然能叫盲人重见光明。


        

再说韩峰俩口子,这几天倒是难得做人,也在摆摊儿,卖的是王果果眼睛没瞎时做的剁椒酱,桂花酱,引子酱等各种酱料。


        

眼看吉普车进了镇子,苏红的手就在发抖。


        

再看婆婆混身没有别的伤口,只脖子上贴了一小块胶布,竟是风风火火的样子,一想婆婆那凶悍利狠的劲儿,给吓的手一抖,哐的一声,才盛满剁椒酱的罐头瓶啪一声碎地上,鲜红的酱汁洒了一地,杀人现场似的。


        

买酱的大妈哎哟一声:“韩家大嫂,你怕不是眼瞎,我的罐头瓶给你摔坏啦!”


        

苏红赔着笑把自家一个罐头瓶赔给了人,又替人打了满满一罐剁椒酱,转头看丈夫,一脸祈求。


        

韩峰毕竟男人,手不抖眼不花,摇头,示意苏红稳着自己。


        

只要玉没翻出来,他们就不怕。


        

真要翻出来,也只能委屈玉凤一回了。


        

……


        

王果果先到的二房,进门就要笔,她虽没读过书,但简单的字会写,还写得不错。


        

刷刷刷,一张欠条已经打好了,从裤兜里掏出一块手绢,连带里面包的存折和钱一并儿推到了陈玉凤面前。


        

这手绢是韩超走的时候陈玉凤给的,里面的存折上有她们俩口子攒了七年的全部存款,陈玉凤给韩超的时候说的是:“先拿这些,不够我再四处去借。”


        

越大的医院治病手段越高,但手段高就意味着价格高。


        

军区医院对军人免费,但军属要收钱,而且陈玉凤听人说过,进了手术室,刀口拉得长,价格反而便宜,要刀口小的,价格才高呢。


        

所以她有心理准备。


        

可饶是有准备,看到欠条上写着三千块,还是差点吓晕!


        

她攒了七年的家当,总共3790块,婆婆一趟医院,只剩个零头了。


        

王果果难得温声:“凤儿,这笔钱花的着实多,医生说是个啥微创设备,管子通到脑子里的,但是效果好,通完妈就能看见了,你放心,妈眼睛好了,自己会做生意赚钱,这钱妈以后一定还你。”


        

陈玉凤掀开折子,里面还有七张百元大钞加90块零钱,她把欠条夹进去,又把房门关上,深吸口气,从兜里掏出了玉佩。


        

这玉佩韩父偷过几回,给王果果像发疯一样抢回来的。


        

前阵子落水丢了,老太太元气大伤,如今它居然又回来了?


        

看婆婆脸色大变,明知说出来,婆婆刚动完手术的脑子怕要受不了,而她爆脾气的丈夫,说不定立刻就会跑到大房,提拳把大哥捣成肉酱。


        

但该说还是得说,随机应变的说吧。


        

陈玉凤尽量公正的,把婆婆如何落水,大嫂如何偷了玉,又如何跟齐大叔交涉着卖,以及意图栽赃自己,把玉藏自家田里的事,完完整整说了一遍。


        

说的时候她一直往丈夫身边挪。


        

怕他要冲动,要打人,先得稳着他。


        

韩超一直在掰手指。


        

他要生气了,或者想动手揍人,有个习惯,不说话,只掰指头,掰的咯咯作响。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