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后娘文对照组不想认怂 > 炸麻脆(我刚才试过了,爸爸不吃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按理,韩超这个级别的军官探亲,部队是不会派车的。


        

之所以他能开车回来,据他解释,是因为他最近在附近几个县执行公务的原因。


        

当然,前几天把王果果送到首都后,也是由勤务兵专门照料,韩超还是在外面工作的。


        

刚才他从大房要了五百块,王果果,就算是分在他家了。


        

把钱给了妻子,他说:“我明天还有工作,咱们一早就得走,咱妈,让她先跟你妈一起生活吧,以后咱们想办法把她们一起带到首都去,这钱留着给咱妈买药吃,要收拾啥,你说,我干。”


        

陈玉凤想把婆婆和娘家妈一起带到首都,但听丈夫这种口气,就不好再提了。


        

毕竟他只是个营级军官,即使部队批准家属随军,也只能带妻儿,部队上是不允许老人随军的。


        

俩人如今手头又没钱,真把俩老人带去,只凭韩超那点津贴,怎么生活?


        

在城里做生意,前期是需要成本投入的,王果果还是个病人,要吃药,周雅芳本身不擅长做生意,如今冒然把她们带到首都,只能是跟着她一起吃苦。


        

倒不如她先上首都,去了之后先找个生意做,做顺了,攒点钱,再把她们接过去?


        

“我需要你们干啥,还不赶紧去睡觉,明天一早好走?”王果果进了厨房,瞪了儿子一眼:“放着,我来收拾。”


        

想了想,她又说:“凤儿,去看看你妈去,跟她好好道个别,回来就赶紧睡觉。”


        

既然明天就得走,现在就得分配钱了,陈玉凤总共有八百块,她从中分了两百,加上韩超给的五百,悄悄塞到王果果挂在墙上的外套里了。


        

又拿了两百,提了一床新蚕丝被,要回娘家跟亲妈告别。


        

刚到齐家酒坊门口,就听齐大叔在屋子里嚎:“你个不要脸的丫头,全县多少年青小伙踏断了门槛让你嫁你不嫁,你非要给个半入土的老头子当填房,看我不打死你,快把户口本给我。”


        

陈玉凤停了停,心说齐彩铃为了当后娘,这是从齐大爷手里抢了户口本,准备去登记结婚了?


        

这姑娘的心气儿咋就这么大呀,那后娘真有那么好当?


        

“你懂个屁,等我当了军官太太,先让当兵的打死你这个老流氓。”齐彩铃破口大骂。


        

哐的一声,她披头散发的从酒坊跑了出来,迎上陈玉凤,愣了愣,转身跑了。


        

齐大叔追了出来,边跑边喊:“你个死丫头,后娘可不好当。”


        

“你等着看吧,我会是全天下最好的后娘。”齐彩铃的声音里蕴着豪情万丈。


        

陈玉凤给惊的目瞪口呆,转身敲自家门了。


        

开了门,陈母惊讶坏了:“韩超刚回来,为了给你们小俩口留时间,妈都忍着没去看你们,三更半夜不去睡觉,你跑来干啥?”


        

陈玉凤把蚕丝被铺到了床上,才说:“妈,明儿我们就要走了,以后,你得照顾我婆婆了。”


        

陈母瞬时有点失落,毕竟亲闺女,生下来就没离过她的,但她吸了吸鼻子,收敛情绪,却说:“快去,等上了首都,赶紧悄悄揣个儿子,不要怕没人养,到时候送到老家,妈和你婆婆眼不丁儿就替你养大了,这样,咱也不怕韩超丢工作。”


        

陈玉凤懒得跟她理论这些,又悄悄往她的褥子下塞了两百块。


        

“给你婆婆看完病,你手头没钱了吧,上了首都,去找找你爸,万一找着,问他要点钱,他当初带走了妈好些值钱的东西,应该资助你一点的。”陈母又说。


        

说起亲爹,陈玉凤免不了的,就又要生气了。


        

陈母的名字叫周雅芳,亲爹的名字叫陈凡世,雅芳对凡世,周雅芳的名字还是陈凡世取的。


        

周雅芳的娘家父亲,民国时期曾在一个大军阀家做过厨子,是后来军阀死了才回得桂花镇。


        

他死前留了几样东西,有一本据说从清宫流出来的菜谱,一样是那位军阀用过的金烟盒,另有一样最珍贵,是一套老字帖,当初陈凡世走的时候,说为了买房子,把几样东西都带走了。


        

然后写了封信来,说东西丢了。


        

此后一直寥无音讯,直到陈玉凤18岁那年,他带着一个穿军装的小伙子来了趟安阳县,跟陈玉凤一起吃过顿饭,并劝陈玉凤撇下周雅芳,跟着自己去城里生活,但陈玉凤给拒绝了。


        

当时她曾问过那些古玩的去向,陈凡世又改口,说东西自己全捐出去,捐给政府了。


        

之后陈玉凤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而通过书她发现,陈凡世目前就在军区,而且背靠军区做生意,还是个不小的老板。


        

为怕周雅芳伤心,这事儿陈玉凤就不跟她讲了,不过陈凡世当初写来的几封信,她全得带走。


        

古玩,通过梦,她知道是被捐出去了,但具体怎么个捐法,捐到哪了,陈玉凤必须去闹个明白。


        

她揽上周雅芳的脖子,说:“妈,等我上了北京,就偷不得懒,吃不到你做的饭了,明天你炸点麻脆给我吃,好不好?”


        

麻脆是过年的年食,要用到地瓜、芋头,甘蔗,还有产量特别少的长糯米。


        

先做成糯米粑,再晾到半干后,切成花瓣的形状晾干,随吃随用油炸。


        

一个个半干的麻脆经了油,膨松酥脆,再配一碗用三米和,软糯粘滑的米汤,洒一把引子糖进去,干稀搭配,油而不腻,味儿那叫一个香。


        

如今都五月了,周雅芳过年攒的麻脆也只剩一小把了。


        

闺女也是25的人了,长辫子,杏核眼,笑的还跟个小闺女似的,一脸赖皮,周雅芳一指头戳在她额头上:“你个小馋丫头,快回家跟韩超生儿子去,妈明儿一早给你炸麻脆。”


        

陈玉凤一路小跑着回了家。


        

这会儿家里的灯熄了,全家都睡了,她先往婆婆枕头下悄悄压了二百块,刚摸进卧室,差点给骇了个魂飞,韩超在床上,甜甜睡的乖,但蜜蜜一只臭脚丫,就顶在她爸鼻子上。


        

孩子的脚是臭的呀,男人要醒来,怕不得生气?


        

陈玉凤蹑手蹑脚,轻轻从男人鼻子上挪开了闺女的小脚,躺到了里侧。


        

蜜蜜其实是醒的,蹭到陈玉凤身边,悄声说:“妈妈放心吧,我刚才试过了,爸爸不吃人。”


        

所以她把脚丫丫搭爸爸嘴上,只是想试试,看爸爸吃不吃?


        

陈玉凤团过闺女,心说丫头呀,你咋不想,是你的脚丫丫太臭爸爸才不吃的呢?


        

丈夫变得跟她做得那个梦里形容的一模一样了,既改了臭脾气,也沉稳了许多。


        

可书里也说他不喜欢闺女,只喜欢儿子,将来甚至会给齐彩铃的继子们做干爹。


        

关于这点,陈玉凤依旧不愿意相信。


        

所以她才想上首都,改变自己,也改变俩女儿的命运。


        

男人应该也没睡着,听着蜜蜜不说话了,伸手,刚想给床内侧的娘几个盖被窝,蜜蜜立刻精神了,厉声问:“爸爸,你想吃我的臭脚丫吗?”


        

男人没吭声,只替娘几个盖好了被子。


        

次日清晨陈玉凤是给一阵敲门声惊醒的,是周雅芳,炸好了麻脆,烧好了米汤,来送早餐的。


        

不过颇叫陈玉凤意外的是,苏红也来了。


        

苏红的忍功,向来叫陈玉凤佩服不已,她脸色腊黄,脚步虚浮,一看就在发高烧,提了一篮桃子,梨,樱桃,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凤儿,上首都路途遥远,大嫂给你们摘了果子,路上吃。”


        

“大嫂,我家也有果子。”陈玉凤说。


        

“那你也必须拿着,咱是一家人,这可是大嫂一点心意。”苏红强颜欢笑说。


        

王果果瞪了大儿媳妇一眼:“你不是不舒服,还不回家歇着去?”


        

“妈,玉凤还没儿子,我来叮嘱几句,让她上了首都赶快追儿子,给二房留后啊。”苏红说。


        

王果果险些就要骂人了,陈玉凤忙使个眼色安抚婆婆。


        

到如今,苏红最得意的还是俩儿子,这种事她自己得意,你不理她,让她干得瑟就完了。


        

要真理她,气的也是自己。


        

陈玉凤接过果子,又说:“大嫂,以后我们走了,我妈和咱妈得劳您多照顾。”


        

苏红笑着说:“那是当然。了凤儿,你没个儿子可不行,去了赶紧生儿子。”


        

韩超如今可是个大官,哪个男人不爱儿子,要想生就得悄悄生,到时候玉凤还不是要回老家来偷偷养胎,苏红心里也憋着气呢,账,等陈玉凤回来养胎的时候再慢慢算。


        

陈玉凤岂能看不出来大嫂的得意,大嫂越得意,她就越觉得得早点把王果果和周雅芳带到首都。


        

大嫂这人嘴绵心苦,太不好相处了。


        

今儿还早,此时才五点过,街面上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


        

韩超早起就在往车上搬行李,整个后备箱填的满满当当,俩丫头本来是好奇车,想去看看车的,但才到车旁,就被爸爸抓上车,并且一根安全带一捆,捆在后座上了,陈玉凤理着自己的布袋子,还想跟王果果多交待几句,韩超接过她手中的袋子,连人带东西,就一起拉出门了。


        

到了车前,他打开车门,还说了个请字。


        

陈玉凤才坐上去,韩超忽然倾腰过来,陈玉凤以为他要往自己身上趴,还是想亲自己,吻着他牙缝间的牙膏味,猛的闭上嘴,只听刷的一声,他往她胸前绑了根儿绳儿,关上了门。


        

转身,他自己也上车了。


        

王果果说:“放心走吧,我们能照顾好自己。”


        

周雅芳补充说:“凤儿,别操心我们,到了首都,赶紧怀个儿子。”


        

“怀啥怀,以后不准再生了。”王果果却说。


        

就这样,苦守七年的小媳妇儿正式出发,要上首都‘享福’了!


        

韩超发动车的时候,俩女人还在笑着挥手,但眼看车走远,王果果腿一软,就瘫周雅芳怀里了。


        

对视一眼,这俩可怜的女人,年青时因为丈夫靠不住,都是孤身带娃,一直互相帮扶。


        

如今,她们还是彼此的依靠。


        

……


        

再说齐彩铃,昨天带着户口本从家里跑出来之后,就去找张松涛了。


        

然后把亲爹如何打她,虐待她的事跟张松涛讲了一番。


        

张松涛为人正派,并没有趁机欺负齐彩铃,反而开了间宾馆让她住着,然后回家跟父母讲了一下齐彩铃的问题。


        

军人结婚没想象中那么容易,审批,政审程序就要走很长时间,一家人经过商议,决定先让齐彩铃带俩孩子,先以保姆的名义上首都。


        

然后再跟军区递交结婚审请,走政审程序。


        

这也是原书剧情,张松涛的俩儿子小时候也特别熊,齐彩铃身为继母,一开始要以保姆的身份,用爱来感化俩熊孩子。


        

刚跟俩熊孩子见面,齐彩铃怀着满满的爱心的,伸手就揽俩孩子:“瞧瞧,这俩男娃多乖,多可爱啊。”


        

结果俩熊孩子一个吐了齐彩铃一口口水,另一个转身,给她放了一个屁。


        

上辈子生的俩闺女都特别乖巧可爱,从来没在齐彩铃面前这样过。


        

口水臭屁,以及熊孩子身上的汗臭味,齐彩铃险些就要怒了。


        

“男孩子就是熊,你没事儿吧?”张松涛也有点不好意思,凶俩儿子说:“你们会不会讲礼貌,怎么对这样对齐阿姨,是不是想爸爸大耳光抽你们?”


        

“男孩嘛,天生顽皮,没事的。”齐彩铃强颜欢笑说。


        

熊又如何,他们可是男孩,带把的!


        

作为一个因为生不出儿子而被大款丈夫抛弃的女人,只要给她儿子,她就很开心了。


        

人都说男孩小时候越熊,长大后就越有出息。


        

齐彩铃忍得了口水,因为她这俩继子,将来都会有大出息。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