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后娘文对照组不想认怂 > 电视机(给这‘天真好学又单纯’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梦里,吵得最凶的时候,徐敏甚至会指着陈玉凤的鼻子骂她,说她是米虫,黄脸婆。


        

关于黄脸婆这一项,陈玉凤肯定要努力摆脱。


        

她梦里的女主角齐彩铃是靠军区后勤部发的财,这个陈玉凤比不得。


        

不过她得寻摸个商机,把小生意做起来。


        

否则的话,娘家妈和婆婆她就带不到首都来。


        

而且本来她手头就只有400块,今天大采购花掉了180,韩超一月的津贴就70块,俩娃眼看上学,等上了学,花销不是更大。


        

至于那些古玩,陈玉凤当然要追,但得等她先安顿下来,因为那个得打持久战。


        

想到这儿,陈玉凤说:“哥,等我有时间了再说我爸的事,目前不急的。”


        

“好。”韩超说。


        

转眼到家门口了,因为今天蜜蜜脸色还不错,韩超就摸了一下她的脑袋,但蜜蜜立刻就炸毛了,一声粗吼:“臭爸爸,不要碰我,滚开。”


        

韩超是什么人,最刺头的新兵,一个眼神就能瞪的他们尿裤子。


        

可偏偏拿这小丫头没办法。


        

本来他想给这丫头个教训,不过就在这时,甜甜从晾棚里提出个网兜,在陈玉凤面前挥舞:“妈妈,这个眯眯罩已经干了,你晚上戴给我们看,好不好?”


        

眯眯罩甜甜自己发明的词,她把胸罩捧了出来,往妈妈胸膛前比划:“罩上嘛,让我们看看,你的眯眯会不会变得更好看。”


        

蜜蜜觉得爸爸大约是个瞎子,他看了眼眯眯罩,哐当一下,脑袋撞晾棚上了。


        

当然,蜜蜜寸步不离,紧跟着妈妈,临睡前还特意把大卧室的门给反锁了。小丫头大人一样,拍着陈玉凤说:“放心吧妈妈,门是反锁的,臭爸爸进不来喔。”


        

甜甜躺下后却奶声奶气的说:“妈妈,你发现了吗,咱们今天见的所有人都很和蔼,而且没有一个阿姨劝你赶紧生弟弟的。”


        

蜜蜜嗖的一下,鲤鱼打挺着坐起来了:“是喔。”孩子像发现新大陆一样。


        

“这个地方好,我喜欢这个地方。”甜甜语声喃喃的。


        

她希望妈妈生弟弟,并不是她想,而是因为外婆在劝,大婶在劝,所有人都说妈妈没儿子不行。虽然甜甜忧心忡忡,依旧觉得妈妈没个儿子不行,可这儿的阿姨不劝生,她就喜欢这儿。


        

陈玉凤把蜜蜜摁倒在了床上,闻了闻她洗的香喷喷的脑瓜子。


        

城里人素质高,部队上也没有太严重的重男轻女的观念,所以人们不催生。


        

而且军嫂们其实都很热情,也很有礼貌。


        

在这儿生不生儿子没关系,大家更看重的是一个人的品质和品德。


        

这地方确实不错,陈玉凤也很喜欢,连着两天舟车劳动,得,美美睡一觉吧。


        

本来就连韩超都以为,自己第二天还可以陪她们母女一天。


        

但一早天才麻麻亮,先是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继而有人敲门。


        

“韩超,紧急集合。”有人高喝。


        

韩超一个鲤鱼打挺,三分钟内穿好衣服,一把拉开了院门。


        

陈玉凤也爬了起来,边穿衣服,边揭开帘子看外头。


        

门外呼啦啦涌进来一帮人,为首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戴眼镜,文质彬彬的,这应该是个大官,因为韩超敬礼,在喊:“师长好。”


        

师长徐勇义人虽文质彬彬,语气却很凌厉:“韩超,本来你可以多休息几天的,但是不行,咱们招的这帮凶兵,狠兵快要把军区闹翻了,这段时间有五个教官在训兵过程中被新兵打伤,昨天晚上,一个教官被新兵围攻到住院了。去挑人,把最凶最狠的组个营,你来训,务必把他们给我训出个人样来。”


        

“是,首长。”韩超再敬礼。


        

“去吧!”说完,敬个礼,徐勇义带着人走了。


        

陈玉凤这时也穿好衣服,打开门了。


        

摸了摸自己满是疤的脑袋,韩超说:“米面油家里都有,电视直接去后勤处领,生活方面,你即使不出军区也没问题的。”


        

再看一眼床上,俩小丫头一白一黑,眼睛亮晶晶的,缩在被窝里,也在看他。


        

韩超又说:“你胆小,外头也乱,尽量别出军区,目前还在挑兵阶段,我能抽得出时间外出,有紧急情况就给我打电话,我立刻就会回来。”


        

“爸爸再见。”甜甜有点舍不得爸爸。


        

蜜蜜却补一句:“你就是再也不回来也没关系,我们会过得很好哒。”


        

韩超已经很烦这个黑丫头了,盯着蜜蜜看了会儿,突然以手比枪,叭的一下,这可激到蜜蜜了,但小丫头刚爬起来,把手变成机关.枪,想突突一下的,可她爹这时已经走了。


        

刷牙洗脸的空档,韩超又给陈玉凤写了个电话号码。


        

说但凡有急事,就打这个电话,他不食言,保证随叫随到。


        

交待完,他本来要走的,陈玉凤追着递了个缸子过来,韩超打开一看,里面是她刚刚冲好的,用熟小米、糯米和大米粉冲成的米汤,上面还洒着一撮引子糖。


        

还有一只凉馒头,里面夹的是厚厚一层油辣椒。


        

这是最简便的早餐,馒头就米汤,喝一碗,混身通泰,韩超回头看了妻子一眼,狗男人扯了扯唇角。


        

端着缸子,走的跟只螃蟹似的。


        

陈玉凤娘几个的早餐比韩超的丰盛一点,看似硬梆梆,能砸死人的凉粑粑,只在微火上两面一煎就外焦里嫩了,配着洒了桂花糖的米汤,本来是顿很简单的早餐,却把两户邻居都给惊起来了。


        

“玉凤,大清早的,你家在做啥好吃的,咋这么香?”赵嫂子问。


        

另一边的王嫂子是个孕妇,怀胎七月,正是嘴馋的时候,也隔墙探出脑袋:“真是奇怪,玉凤才来一天,这院子里咋就香的不行了。”


        

米的焦香伴着花的清香,满院四溢,陈玉凤说:“米汤加馒头,家常便饭,俩嫂子要不尝尝。”


        

俩军嫂倒不尝别人家的饭,对视一眼,俩人同时一笑:她们原来听说陈玉凤是个乡下女人,没文化没知识,特别没素质,但相处下来才发现她很不错嘛。


        

远亲不如近邻,军区这种地方,好邻居胜过好亲戚!


        

早晨得把新被套套起来,卧室一下就温馨起来了,陈玉凤还学人买了几张明星画报,也贴了起来,整个房间立刻热闹不少。


        

给沙发罩上罩子,给灯镶个花边,这个家,才比得上桂花镇的家。


        

按理,小丫头是最喜欢看妈妈布置家的,但俩闺女今天的心思可不在这儿。


        

6:30,蜜蜜守在大门口:“妈妈,现在咱们可以去领电视机了吗?”


        

“不行,后勤处的工作人员还没上班。”陈玉凤说。


        

6:45,甜甜又问:“妈妈,现在可以去了吗?”


        

“不行,人家八点半才上班。”陈玉凤又说。


        

不一会儿,邻居家的孩子们去上学了,女人们闲在家里,就要打开电视机。


        

四邻因为电视而热闹无比。


        

东边唱的是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西边唱的是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走完日出送走晚霞。


        

远处还有一家声音最大,唱的正是陈玉凤喜欢听的那首北风潇潇雪花飘飘,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蜜蜜性格急躁,在门口蹦的像弹簧。


        

甜甜要好点,可一直跟在陈玉凤身后,无声抗议,想让妈妈快点去。


        

终于看时间到了8:30,这是军区机关单位正式上班的时间。


        

陈玉凤也把俩闺女收拾打扮好了,一个是绿裙子,一个是小军装,自己也先戴上胸罩,再穿那条黑裙子,果然,戴了胸罩,人的身材整个就玲珑有致了。


        

摊主大妈的手可真准,胸罩不大不小,刚刚合适。


        

“妈妈今天真好看!”俩丫头都在感慨。


        

陈玉凤毕竟一直呆在乡下,没护理过皮肤,孩子又生的早,还是俩,皮肤发红,嘴唇还白,显老。


        

她对着镜子使劲咬了几下唇,才觉得自己好看了点。


        

一个独立团辖1500军人,带家属,是个将近5000人的生活单位,后勤处虽说不大,但也不小,顾名思义,专管军人以及家属们的后勤保障。


        

陈玉凤专门问赵嫂子打听的地方,一到地方,还没进院,俩丫头抢着往前跑,险些一个碰倒一个。


        

“韩甜,韩蜜。” 陈玉凤声音一厉,把俩丫头喊了过来。


        

“妈妈,怎么啦?”甜甜忙问妈妈。


        

“咱们一会儿要见的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你俩可要乖乖的,要没礼貌,就会被人笑话,好吗?”陈玉凤说。


        

孩子嘛,只要大人耐心教育,她们能懂得,甜甜说:“别人不但会笑话我们,还会笑话妈妈,对不对?”


        

“所以一会儿稳重点,别毛毛躁躁的。”陈玉凤再说。


        

蜜蜜当然知道妈妈说的是自己,重重点头:“好。”


        

后勤处的办公室是个套间,外面有俩干事,里面是主任办公室,关着门。


        

俩干事,其中一个正是昨天去过陈玉凤家的徐敏。


        

一边往手上涂着一种上面写着英文的化妆品,一边用鼻子翻着书,正在看书。


        

陈玉凤喊了两声同志您好,徐敏才从书中抬起头,乍一看陈玉凤,却是双眸一暗,撩起长发感慨一句:“唉,包办婚姻真是社会毒瘤啊。”


        

接着问陈玉凤:“你有什么事?”她陌生的,就仿佛昨天俩人没见过面似的。


        

“徐敏同志你好,我是韩超的家属陈玉凤,来领电视机的。”陈玉凤说。


        

徐敏再撩一下长发,说:“主任不在,我们没钥匙,你明天再来吧。”


        

俩丫头满心以为现在就能领到电视机,却不想还要等到明天,同时呼吸一窒。


        

陈玉凤一笑,说:“电视我今天非领到不可,后勤处马主任家在一号团级家属院3单元2号301吧,上班时间不在岗,他这属于旷工,要不我上门去找他?”


        

徐敏随即声音一提:“陈嫂子你是吃了枪.药吗,大早上的,火气这么大干嘛?”


        

另一个女干事也是一愣,心说大早上的,这个女同志咋火气这么大?


        

事实上并非陈玉凤吃了枪.药,也非她火气大。


        

据书里说,徐敏因为看多了像《几度夕阳红》,《一剪梅》一类的小说,是个沉溺在爱情幻想中的小女孩,而因为韩超在战场上有很多传奇,又长得帅,偏偏英年早婚,还是包办婚姻,她于是自己幻想了一出韩超属于婚姻受害者的好戏。


        

于是就对韩超怀着深深的怜悯。


        

这种怜悯如果仅限于心理上,倒也没啥。


        

但她怜悯韩超,就会讨厌陈玉凤,而身在后勤处,从米面油,再到各种电视机,空调,电风扇,冰箱,即使灌一瓶煤气,陈玉凤想要,都得通过她。


        

这就给了她故意为难陈玉凤的好机会。


        

别人要领东西,领完就走。


        

陈玉凤不是,但凡她想领东西,徐敏要不说主任不在,要不就是钥匙丢了,再或者库房没东西了,等明天,要她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只要陈玉凤一来,她就总喜欢说些包办婚姻是封建余孽,人们应该勇敢追求爱情一类的话。


        

同是军嫂,别人领东西顺顺当当,陈玉凤每回都受窝囊气,她心里能舒服吗?


        

回到家,她自然要跟韩超告状,抱怨,说徐敏欺负自己。


        

但真让她说是怎么欺负吧,她又说不具体。


        

韩超于是自己去领东西,他去,徐敏当然给得很爽快,可这样,陈玉凤又怎能不吃醋,她闹的最凶的时候,甚至端着泔水冲到后勤处,给徐敏头上浇过。


        

闹到后来,非但曾经青梅竹马的夫妻反目成仇。


        

因为陈凡世娶的是徐敏小姨,有一重亲戚关系在,陈凡世也会恨其不争的说:“凤儿,我现在是军区有名的大款,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女儿?”


        

他还会劝陈玉凤:别在城里丢脸了,赶紧回镇上去,你跟你妈一样,就是天生该呆在乡下的命。


        

事都是小事,可人活着不就活个柴米油盐?


        

今天陈玉凤要不给徐敏个教训。


        

那她以后每领一样东西,徐敏依旧会这样给她气受的。


        

所以今天,徐敏要乖乖给电视就算了,要不给,陈玉凤手里握着韩超给的电话号码,她会把韩超喊来,让他看看,徐敏这个‘天真好学又单纯’的小女孩。


        

是怎么给他媳妇儿气受的。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