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后娘文对照组不想认怂 > 脸红心跳(别吵架呀,韩超是个好男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狗男人果真问了:“真的?”


        

陈玉凤不理他, 拎起水壶出门。


        

韩超嗅了一下周围的空气,总觉得妻子带着一股香,她出门了, 香味还在。


        

他当然旋即就跟出来了,在身后问:“凤儿,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具体是怎么回事, 陈玉凤自己也不知道, 她看到一张老照片上有七八个人, 别人穿的都是平常人穿的衣服,唯独一个女孩子穿着大襟的阔袄,站在角落里, 模样跟王果果特别像。


        

当然, 单凭一张照片, 陈玉凤也认不出来。


        

毕竟照片上的小姑娘看起来顶多十六七岁,王果果今年已经46了, 她整个人已经变了样子了。


        

不过王果果有一套大襟阔袄, 跟照片上的少女穿的一模一样。


        

而且王果果年青的时候跟周雅芳合过一张影, 模样跟照片上的少女非常像。


        

凭这两点,陈玉凤敢确定,那个少女就是婆婆。


        

甜甜脖子上那块玉, 自从上回徐师长问过后,她就没让孩子再戴着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把玉给了韩超,她说:“你把咱妈的名字跟徐师长说一下, 问问嘛, 看他是不是认识咱妈。”


        

韩超接过玉, 一脸疑惑:“他原来问过,我说了咱妈的名字的, 他说不认识。”


        

王果果,这个名字听起来跟个小孩儿似的,很有辩识度的。


        

徐师长其实很早以前就问过,还问过王果果的老家,以及她多大了一类的话,韩超如实回答,说她今年46,来自云贵,当时徐师长就说过,自己应该不认识。


        

反而,当时他意味深长的说:“那块玉特别像我母亲的玉,不过我母亲的玉在我前妻手里被人偷了,丢了就丢了吧,不妨事。”


        

所以对方暗示的意思是,玉是别人偷了以后,王果果转买回去的。


        

这就奇了怪了,陈玉凤敢笃定,婆婆跟徐师长,罗司令那帮人肯定认识。


        

得,反正王果果马上上首都,等她来了之后,必定要见徐师长他们,关于他们之间的事,等王果果来了再说吧。


        

陈玉凤今天还得跟男人讲讲开店的事呢。


        

昨天陈凡世给了钱,她不但自己大采购,给男人也买了件夹克,示意他上前,她把夹克比划在他身上试长短,手抚上他的背,先说:“哥,我爸昨天给了五千块。”


        

也不知道是因为妻子的小手在他全身游走的原因,还是因为听到五千块这么一笔天价的数额给吓了一跳,总之,男人全身陡然一僵。


        

猛得站直,挺拨的青松一样。


        

陈玉凤又说:“这衣服就是拿他的钱买的,他还答应我,过几天再给我两万。”


        

这是件夹克,比袖子有点长,但不知道穿上会不会合身。


        

边说,陈玉凤边示意男人去卧室,脱了衣服换上试。


        

但韩超并没有走,现在天热,他们穿的是夏装,他居然当着她的面开始脱衣服了。虽是夫妻,但俩人睡在一起满打满也就刚结婚的那三天,她还是偷偷跑韩超卧室的,怕王果果骂,黑天胡地中俩人小心翼翼,都跟作贼一样。


        

当然,俩人不穿衣服的样子,彼此摸过,但从来没见过。


        

陈玉凤害羞嘛,于是转过身,继续说:“你知道的,育苗班那边有个酒楼,等我爸给了两万块,我想把它开起来,你觉得呢?”


        

“所以你没起诉你爸?”韩超脱了衣服,舒展筋骨。


        

他的体态特别奇怪,肩膀又厚又宽,而且右肩明显比左肩更大,但是腰却非常细窄,整个身体像个倒三角似的,两只胳膊上的肌肉尤其结实。


        

陈玉凤以为男人只脱了衬衣,背心还在身上,转过身来要替男人拉拉琏,一伸手,碰到一片光滑冰冷的肌肉,还以为自己碰到了一条蛇,吓的立刻缩了手。


        

男人也在抓拉琏,看妻子摸上自己的腹肌,也给吓僵了。


        

陈玉凤心说这男人怕不是有毛病,光身子披夹克?


        

脸红心跳,她又说:“等我要到两万块了再起诉吧,那是他欠我妈的。”


        

陈凡世前十年在乡下凭老婆养,进城后凭老婆的古玩养,只给五千块怎么行?


        

等男人自己拉上了拉琏,她抬头打量了一番,虽然衣服大,但因为男人胸膛很宽,所以上身衣服很合适,但他的身材不适合穿夹克,给衣服一包,整个人莫名的壮了一圈。


        

市面上还有西装的,陈凡世穿的那种,但一套至少二百以上,陈玉凤买不起。


        

等她攒了钱吧,攒了钱再买西装打扮他。


        

男人被妻子摆弄了一圈儿,要脱衣服了,他说:“凤儿,你爸给你的五千就算了,但两万他应该不会再给你了,你想做生意的话,我这儿有笔战场上的奖金,总共有六千块,因为后勤部财务紧张,一直没发下来,但等发下来,那笔钱随你怎么花。”


        

见陈玉凤不言,又说:“你要想在外面租个铺面,或者摆个摊儿,都可以,但酒楼就不要开了,你一个人干不来的。”


        

“还有有咱妈和我妈呢,把她们都接来,我们三个一起干。”陈玉凤掰着手指说:“我问过张松涛,他说平常自己经营,要是军区内部有招待,接一单,只要对方给好评,军区还会发五十块钱的补贴呢。”


        

酒楼,怎么说都是一笔特别合理的生意。


        

陈玉凤觉得男人不可能不答应,他没有理由不答应。


        

但韩超拉开拉琏,居然来了句:“我妈和咱妈怎么可能会进城?”


        

“这个你不要管,我已经喊了,她们马上就会来的。”陈玉凤说着,伸手要衣服,小媳妇儿低着头,眉目含羞,要有两条乌油油的大辫子就更好看了。


        

男人拉开拉琏却停了手,目光灼灼:“你撒谎了吧?”


        

韩超能不了解,周雅芳是绝对不敢进城的,而王果果,如果没有天大的事,也不会进城,农村妇女,她们对城市有种天然的恐惧,陈玉凤想喊她们进城,除非撒了一个弥天大谎,否则,哄不来她们。


        

陈玉凤不好意思抬头嘛,就说:“嗯。”


        

狗男人居然笑了:“谎能圆上吗?”


        

俩女人都不是吃素的,给她哄进城,她的谎要是圆不上呢。


        

她们不但不会留下来,她还得招骂。


        

“能。”陈玉凤鼓起勇气说。


        

她希望男人赶紧把衣服脱了,他的脸没变,但身材变得很吓人,肌肉鼓成棱,背宽的让她觉得害怕,而且他身材高,她只到他的胸膛,望着他,就会觉得喘不过气来。


        

“喊就喊了,谎要圆不上你就喊我,我帮你圆。”韩超说着,脱了衣服递给妻子,并说:“还有,酒楼咱开不起,你等我的奖金下来,在外头盘个铺子。”


        

陈玉凤一把抓过衣服,转身就往卧室走:“哥,我的事儿我会自己看着办的,不用你管。”


        

“凤儿……”狗男人一副怏求的语气。


        

陈玉凤转头,抿唇一笑说:“我一个人在桂花镇七年,那时候可没你。”


        

男人抱起了手臂,他光着膀子,居然一点也不害臊。


        

可陈玉凤分明记得,七年前的他比她还羞,她爬窗户钻他屋子,他把她推出来过两回。


        

当然,他肯定不相信她能把俩妈留在首都,也不相信她能把酒店开起来,用书里的话说,他瞧不起她,但陈玉凤不信邪,事情她已经提过了,怎么干是她的事,就好像今天去徐师长家做厨,那是她自己的事。


        

韩超生气,但他说不了啥,只能闷闷的气死自己。


        

而陈玉凤,要像书里说的齐彩铃一样,自立自强,不靠这狗男人。


        

哐的一声,她关上了大卧室的门。


        

一声门响惊起了蜜蜜,小女孩问:“妈妈,你在和爸爸吵架吗?”


        

“没有,我们聊天儿呢。”陈玉凤说。


        

“别吵架呀,韩超是个好男人。”蜜蜜说着,把陈玉凤的擦脸油递了过来。


        

她就昨晚擦过一回,丫头发现妈妈擦过以后脸滑滑的,香香的,就规定她每天洗完脸都要擦。


        

“我知道他是个好男人,蜜蜜快睡觉吧。”陈玉凤说。


        

“要不喊他一起进来睡吧,我现在挺喜欢他的。”蜜蜜揉揉眼睛:“他是爸爸呀,为什么你不要他在咱们的床上,你是不是不喜欢他呀?”


        

陈玉凤跟男人有矛盾分岐,并不牵扯爱不爱的,也是为了安女儿的心,她说:“我喜欢他的,跟你一样喜欢,但他是男人,不能跟咱们一起睡。”


        

而就在这时,韩超于外面敲了敲门,说:“咱再谈谈你爸剩下那两万块?”


        

狗男人,他语气里压抑着笑,掩饰不住的笑,肯定是因为听到她刚才跟蜜蜜的对话了,陈玉凤恨不能把嘴巴缝上,她就不该跟蜜蜜说话。


        

按理陈玉凤不该理他的,因为她打定主意了,店要自己开,不要他管。


        

但一听两万块,立刻坐起来了:“哥,那两万块怎么啦?”


        

“马尚北被抓了,陈凡世肯定要捞人,捞人就需要钱,凤儿,我估计短期内,他不会再给你钱了。”韩超说。


        

经韩超一提,陈玉凤猛然醒悟,她那个爹本就小气,而且用钱都是从张艳丽手里拿,今天韩超把马尚北给逮了,张艳丽要花钱跑关系,陈凡世又哪来的钱给她?


        

“等我的奖金吧,我先去睡了。”一阵脚步声,男人走了。


        

蜜蜜听的特别认真,等爸爸走了,说:“妈妈,爸爸今天没说不关门喔。”


        

他为什么不说不关门,因为王果果和周雅芳很快就要来了呗。


        

虽然韩超不知道陈玉凤是用什么法子把俩女人哄来的,但是,一旦等她们来了,发现她没跟韩超睡在一起,第一件事肯定是赶她去跟男人睡。


        

尤其是周雅芳,会踢着她的屁股赶她过去。


        

狗男人,他现在只需要躺在床上等着,等俩妈把她赶过去给他就行了。


        

事实上,并不是陈玉凤不想去外面开铺子,书里的她在陈凡世的支持下,也会在外面开个小铺子,但现在外头乱,经常会有混混砸摊子,最后开店就不了了之了。


        

她想来想去,还是要拿酒楼,因为军区内部没有太多乱糟糟的人和事,生意就做得顺心。


        

目前她还有五千块,要韩超的奖金能发下来,她手头共计依然有一万块,顶多就是没钱装修。


        

先简便开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嘛。


        

酒楼她是一定要开的。


        

军区的事情总是传得快,第二天一早,陈玉凤送俩丫头去上学的路上,喇叭里已经开始播报枪.支走火事件了,于领导层,这件事军区会怎么处理目前还没人知道。


        

但以那本书作参考的话,马尚北这回至少要被判十年。


        

送俩孩子进了育苗班,陈玉凤刚要走,就听有人说:“马尚北跟马司令家是不是也有点关系?”


        

“乡党嘛,都是天津人,有一点关系吧。”有人悄声说:“他外公原来还是师级领导呢,这下可好,大家都闹了个没脸。”


        

军区这地方,你要表现优秀,后台就能助你一臂之力。


        

可你要违法犯纪,后台也得跟着丢脸。


        

果然,立刻又有人说:“先是张艳丽拐孩子,再是马尚北在营区杀人放火,这回办公大楼那边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估计大家都没脸了吧。”这个大家,就不知道是谁了。


        

“马尚北这回悬了。”有人一句话给这事儿做了个结尾。


        

当然,马尚北悬了,陈玉凤的两万块也随之打了水漂。


        

接下来的一周,韩超和王书亚因为枪.支走火的事,得去全军各个营区检查,排除隐患,而陈玉凤,每天送完孩子,则专门坐着公交车进城转悠。


        

现在城里开的大酒楼多,人家的菜谱是怎么做的,菜的价格是怎么订的,她都得看一看,学一学,而且说难听点,陈玉凤连服务都不会搞,她还得去看看,大酒店的服务员都是怎么搞服务的。


        

所以这几天,首都各个酒店的玻璃窗外,总会有一个女人傻乎乎的朝里头看。


        

这天,刚到一家酒店门外,陈玉凤就见俩公安抓了一个穿着粉红色衬衣的男人出来,那男人口音听起来很怪,一直在喊:“我吉系要睡觉,我吉想问睡觉多少钱。”


        

“港商同志,我们香港随便睡觉不犯法,但在咱们大陆,嫖.娼是犯法的,快跟我们走一趟!”公安架着这人说。


        

“我是港商,我是来偷鸡的,我吉系要睡觉!”港商张牙舞爪。


        

公安都要给他气死了:“想偷鸡,想睡觉,回局子里,有的是硬板床给你睡。”


        

这年头经济蓬勃发展,港商也是个特色,北上投资,但据说他们大多色眯眯的,特别喜欢嫖.娼,不仅群众在鄙夷,陈玉凤也狠狠瞪了那男人一眼,以表自己的鄙夷。


        

信寄出去,按理再过半个月,王果果和周雅芳就会收拾行李赴首都。


        

陈玉凤则在等韩超的奖金,希望能早点发下来,她去租酒楼。


        

但转眼又是一周了,非但一帮男人天天加班,这天包嫂子下班回来脸色就很不好看,一见吴嫂子和陈玉凤,摇头就说:“又要押后一周。”


        

“什么要押后一周?”陈玉凤刚来,不懂行嘛,问说。


        

“津贴啊,我听说是要给驻港部队发补助,全军所有人的津贴统一押后一周。”包嫂子叹了口气说:“我本来还打算这周买瓶飘柔呢,看来又得押后了。”


        

虽然米面油不愁,饿不死,但现在外面商品百出,什么飘柔,大宝SOD蜜,雅芳一类的东西,人们也渴望拥有,还有大波浪,总是一月一烫才好看嘛。


        

“要津贴都押后,他们在战场上的奖金不是更没指望了?”吴嫂子一句提醒了陈玉凤,她在等韩超的奖金啊,部队不发,她该怎么办?


        

“战场上的奖金?别想了,听说还有一轮大裁军,部队的钱得先紧着退伍军人们,给他们发退伍金。”包嫂子说。


        

她们的男人都上过战场,按理都该有奖金的。


        

一年一千块,所以韩超有六千,但那笔钱只是个影子,遥遥无期。


        

陈玉凤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该再问问陈凡世,两万没有,给一万,五千都行。


        

一个电话打到陈凡世家,接电话的倒是陈凡世,但声音压的特别低:“凤儿,你还好吧,俩闺女都好吧?”


        

“我们挺好的,不过爸,你不是答应我……”陈玉凤话还没说完,就给陈凡世打断了,他低声说:“你个姑娘家,别想着做生意了,安安生生在家呆着,爸最近有点忙,等忙完了就去看你,你以后也别打电话了,你张阿姨最近心情不好。”


        

马尚北被逮,张艳丽当然心情不好。


        

但后妻心情不好,前妻生的女儿就不该打电话,这就是男人,这就是爸。


        

可他全然忘了,他现在之所以还能继续赚钱,古董都是前妻给的。


        

陈玉凤不起诉他能行吗?


        

回到家,她正在犹豫是再等等亲爹的钱,还是直接起诉他。


        

去育苗班接孩子的时候,就发现,孩子这儿也出了点事。


        

孙老师逮着蜜蜜,语气很不好:“嫂子,韩蜜打人了,打的是王嘉嘉,你得上门,给人孩子的家长道个歉。”


        

蜜蜜是个男孩性格,在镇上的时候就喜欢动手。


        

但王嘉嘉是个小男孩,按理跟蜜蜜关系还不错,最近蜜蜜经常说起他。


        

怎么突然就动起手来了?


        

“怎么回事,你先动的手吗?”陈玉凤问。


        

孙老师和蜜蜜是抢着说的,蜜蜜说:“是王嘉嘉先动的手,而且是他少见多怪,他说破酥包只有咸馅,没有甜的,可破酥包明明有甜馅,他辩不过我,一个大男孩,他还抓我。”


        

孙老师却说:“嫂子,韩蜜这孩子性格本来就倔,王嘉嘉抓了她一把,她就把王嘉嘉给推倒了,上门道歉吧,刚才王嘉嘉一直在哭,我怕他晚上要跟他妈告状,她妈在咱们八一小学工作的,以后,蜜蜜也要在那儿上学呀。”


        

这要原来的陈玉凤,本来心里就烦,遇到这种事,知道自家闺女熊,就会抽一顿,拉去给人道个歉就了事了。


        

但她发现蜜蜜的额道上有好几道红痕,就问蜜蜜:“你额头是怎么回事?”


        

“王嘉嘉抓的呀。”蜜蜜说着,摊了摊手,一脸无奈:“他抓我,我就推他了呀。”


        

因为陈玉凤经常收拾,蜜蜜会使坏,欺负男孩子,但一般不会直接动手打人。


        

而且孩子之间的吵吵嘴,在陈玉凤看来没有绝对的谁对谁错。


        

但孙老师很重视这件事,又重申了一遍:“嫂子,王部长的爱人退休前是咱们军法的领导,您最好还是上门道个歉的好。”


        

王部长,就是政治部的王明,陈玉凤见过他。


        

当时张艳丽想把蜜蜜送人,就是他到她家做的调节,带走的张艳丽。


        

他爱人还在军法工作,确实,俩口子都是大领导。


        

军区内部,领导自带光环,在学校里,领导家的孩子当然也更受老师们重视。


        

而且还有一点,陈玉凤记得有个家长跟她说过,孙老师的女儿目前上小学,就在王嘉嘉妈妈的班上读书,孙老师这样小题大做,其主要原因是,怕王嘉嘉的妈妈要给自己的女儿穿小鞋。


        

其实很小一件事,而且王嘉嘉的错比蜜蜜的更大。


        

但孙老师非让去道歉,孩子要读书,陈玉凤的丈夫只是个营级小干部,她自己还没工作,给孩子转校吧,更不现实,她也不好惹老师,这可怎么办?


        

“妈妈,走吧,去道歉,我可以的,但以后我还是会打王嘉嘉。”蜜蜜踮脚,恨恨的说:“因为我讨厌他,打不过就找老师做帮手,他胜之不武。”


        

这孩子最坏的习惯是于背后悄悄动手脚,打人,她在书里就喜欢这样。


        

但她喜欢被后动手脚,她的摩托车也被人动了手脚,所以她飚摩托的时候,把自己给撞没了。


        

这个,陈玉凤必须好好教育。


        

她试着说:“破酥包有甜馅,还有咸馅,所以是王嘉嘉错了,韩蜜是对的。”


        

“嗯。”蜜蜜点头。


        

陈玉凤又说:“如果王嘉嘉道歉了,我们韩蜜就不会悄悄打他,对不对?”


        

果然,孩子摇头说:“不会。”


        

陈玉凤半蹲了看着闺女,握上她的手说:“咱们不是去道歉,正好妈妈发了面,咱们蒸一笼甜馅的包子送到王嘉嘉家,并且,妈妈会让王嘉嘉跟你道歉,但你以后都不可以悄悄于背后打人,好不好?”


        

蜜蜜有点疑惑,并说:“妈妈,孙老师特别偏向王嘉嘉,他不会道歉的。”


        

陈玉凤说:“咱们试试呢,要王嘉嘉跟你道了歉。你就跟妈妈保证,以后要不是别人故意打到你,或者你姐姐了,就不可以跟人打架,好不好?”


        

道歉是小事,陈玉凤主要是想约束一下蜜蜜,最好改掉她喜欢背后动手的坏习惯。


        

比如她烧赵武的头发,当时解了气,可要赵武翻脸打她呢,吃亏的还是她。


        

“好吧。”蜜蜜眨巴着眼睛。


        

其实孩子并不信妈妈能让王嘉嘉道歉。


        

因为孙老师特别惯王嘉嘉,王嘉嘉做错事她也很少责备,慢慢的,王嘉嘉在班上就跟个小霸王一样了,王嘉嘉或许本身不坏,是孙老师把他给惯坏了。


        

不过她很想跟王嘉嘉证明一下破酥包有甜馅的,所以回到家,立刻就催着陈玉凤干开了。


        

上回的破酥包因为是自家吃的,所以做的简单,但这回陈玉凤严谨的按照步骤来做,每张皮都擀的薄薄的,七张薄如蝉翼的皮整做一张才包馅儿,馅儿她也只包红糖豆沙引子的甜馅包。


        

破酥包,热的不如凉的,而咸的,则比不上甜的。


        

引子学名紫苏籽,一般人们是拿它榨油,或者熬粥的时候扔一把。


        

但它最佳的风味,却是跟红糖豆沙和在一起,做破酥包的馅儿,那才叫绝。


        

因为孙老师给了地址,拿网兜提着包子,陈玉凤带着蜜蜜,从上公交车,又得跑一趟师级家属院的电梯楼。


        

因为没人带,所以等保卫部的人上门跑了一趟,才放陈玉凤和蜜蜜进门。


        

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在孙老师和王丽媛老师看来事情很大,蜜蜜也估计王嘉嘉的父母都会特别凶,但并不是,大晚上的,王嘉嘉的父母不在,家里只有他奶奶。


        

这是个长着一双金鱼眼睛的老太太,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听明陈玉凤的来意,才说:“小孩子打打闹闹很正常,道的什么歉啊?”


        

事实证明王嘉嘉不但没告状,而且一进家门就在看电视,早忘了跟蜜蜜起争执的事了。


        

但他先动过手,抓过蜜蜜,这事陈玉凤必须跟他的家长掰扯明白。


        

所以她说:“王阿姨,俩孩子起了争执,我特意上门跟您聊聊……”


        

王夫人依然很客气,却说:“不会吧,老师说我家嘉嘉在学校里特别乖。”


        

陈玉凤笑着提醒说:“王嘉嘉抓破了我闺女的额头。”把蜜蜜推了过去,指着她额头上的红痕,她又说:“这正是王嘉嘉小朋友抓的。”


        

作为家长,即使是大领导,也没有人会刻意纵容,或者放任自家孩子欺负别人家孩子的


        

而且王夫人退休前是军法的法官,她当然比别人更懂得,教育孩子不动手的重要性。


        

语气一厉,她问正在看电视的王嘉嘉:“嘉嘉,你抓这位小朋友的额头啦?”


        

王嘉嘉才看到蜜蜜,倒是挺惊喜的:“韩蜜,你怎么来啦?”


        

蜜蜜很生气,抱臂冷哼一声:“不要喊我的名字,我跟你可不是好朋友。”


        

王夫人抓过王嘉嘉,说:“嘉嘉,你抓女孩子的脸可不对,奶奶是怎么教育你的,男子汉就不能欺负女孩子,关了电视,给韩蜜道歉,要不然,我就罚你三天不准看电视。”


        

孩子的态度关乎大人的态度,还关乎给不给看电视。


        

王嘉嘉一看奶奶要关电视,立刻跳了起来,跟蜜蜜说:“对不起。”


        

他一道歉,蜜蜜立刻就开心了,而且孩子之间翻脸容易,和好更容易。


        

从网兜里抓出一只包子,她噘着嘴巴说:“破酥包有甜馅儿的,喽,给你吃吧,你这只身在井底的小青蛙。”


        

这下是王夫人愣住了:“韩蜜妈妈,我曾经是五七干校的一员,在蒙自插过队,我吃过破酥包,它只有咸馅儿的。”


        

陈玉凤掰开一只,平静的说:“有甜馅儿,要不您也尝尝?”


        

事实上,之所以俩孩子会起纠纷,还是当初王部长吃了一只破酥包,回家跟夫人说起,夫人正好在蒙自插过队,于是就说起了鲜肉破酥包有多香,可惜她只吃过咸馅儿的,所以俩口子一致认为,破酥包只有咸馅。


        

王嘉嘉听了以后,才会在育苗班跟蜜蜜吵,并且上升到人身攻击的。


        

就是俩小孩儿拌嘴,拌不赢就一个推一个,抓一个。


        

事是小事,是因为孙老师的女儿在王部长儿媳妇的班上读书,她担心王部长的儿媳妇要给自己女儿穿小鞋,才非逼着韩蜜来给王嘉嘉来道歉的。


        

陈玉凤本来只想让王嘉嘉道个歉,并拿这件事教育一下蜜蜜,让她以后不要乱动手的。


        

可谁知王夫人接过包子,顿时说:“你就是韩超爱人吧,我早听说过你,真是巧,你等着,我给你看样东西。”


        

她转身进了卧室,再出来,手中是一沓照片。


        

她笑着说:“我当年是在蒙自插过队的,你也是云南人吧,上回我就听我家老王提过你,来来,给你看看我们当时的照片。”


        

蒙自的五七干校,曾经是部队领导们下放,锻炼的地方。


        

下放结束后回到部队,他们就是各个职能机关的一把手。


        

别看下放苦,但组织要培养,才会下放你嘛。


        

这下俩孩子都捧着破酥包凑过来了,陈玉凤也凑了过去,就见一沓照片中,至少三四张上有王果果,有王夫人,还有好几张上有徐师长,对了,有一张是徐师长和另一个女同志,以及王果果三个人一起照的。


        

两个女孩子一边站一个,笑的特别灿烂。


        

“这是咱们军务处的马琳马处长,这是徐师长,这位……”边吃包子,王夫人边兴奋的指着,手指到王果果时却叹了口气:“这曾经可是我们的小救星,可惜,唉!”


        

这个可惜,简直要好奇死陈玉凤了。


        

“可惜怎么了,这是个本地姑娘吧。”陈玉凤尽量平静的说。


        

“她叫小阿眯,是个彝族姑娘,当年我们刚去蒙自,一群年青人嘛,给了米和面都不会自己做饭,这小姑娘的家就在五七干校旁边,和我,马琳,我们几个关系特别好,你不相信吧,她单刀就能杀野猪,当初我们吃破酥包,就是她给我们包的,还是野猪肉的呢,哎呀,那包子可真香。”王夫人说。


        

是的,王果果单刀能杀野猪,韩超单手能擒野驴。


        

那母子是天生的强悍。


        

“那她后来呢,没跟你们一起上首都?”陈玉凤问。


        

“她是本地人,怎么能跟我们一起上首都?”王夫人叹了口气说:“三十年啦,物事人非,话说,当年真是恨蒙自那个地方啊,恨冬天的阴冷,恨总是吃不饱,穿不暖,但是我们从来不恨那个地方的人,只有这小姑娘,特别可惜,大概是天性问题吧,我们教过她很多东西,但她……”王夫人摇了摇头,又问陈玉凤:“你家也在云南?”


        

“不是。”陈玉凤摇了摇头,总还想多问一句,于是再说:“她到底怎么了?”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