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后娘文对照组不想认怂 > 稳准快(这钱包要马琳还,脸找不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苦恼的是时间太短了吧, 毕竟在一起两回时间都不长。


        

其实陈玉凤真不觉得有什么呀,那事儿时间长有那么重要吗?


        

对她来说时间短点才好呢,反正也不过像针一样扎一下。


        

这事儿找个机会, 陈玉凤得安慰一下男人。


        

既然他们要进城,陈玉凤又带了俩娃,正好蹭车。


        

赵方正和韩超还得换衣服, 便装出门。


        

当兵的便装都很少, 不过难得出门, 赵方正把包嫂子给他买的新T恤换上,特意换了条普通皮带,打扮的周周正正, 出门一看韩超, 顿时噗嗤一声:“韩营, 你这样子也太骚了点吧。”


        

里面是背心,外面是皮夹克, 他还往头发上打了陈玉凤的摩丝, 闪闪发亮。


        

陈玉凤也觉得男人看起来很可笑, 全然像个混混,但她知道男人心里有不舒服,她忍着, 她不笑。


        

俩丫头,甜甜最贴心,摸着皮夹克问:“爸爸, 你不热吗。”


        

韩超确实热, 还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这副样子, 把俩闺女塞车里,自己也坐上来, 说:“赵方正,你开车。”


        

赵方正越看韩超越觉得可笑:“韩营,你跟领导们吹牛说你能找到钱包,我信你,但你这副样子,明显就是营里呆腻了,想找理由出去逛一圈儿。”


        

韩超又给自己架了副墨镜:“开车。”


        

“这墨镜不错,SEAL,海豹突击队,战场上搞来的吧。”赵方正一看,惊了。


        

他妈的,这白皮肤的男人,在军营里就因为长得好看叫大家眼红,皮夹克加墨镜,一般人可撑不起来,但他一穿,能惹死小姑娘的混混样儿。


        

男人也会彼此嫉妒,赵方正现在就特别嫉妒韩超。


        

“给老子开车。”韩超再说,一副命令的口吻。


        

赵方正真不高兴了,压沉了嗓门:“韩营,你这种语气在同事之间可不合适。”


        

韩超龇牙,提醒说:“咱们现在是混混,你得叫我老大,要喊老大。”


        

赵方正知道,想找钱包得装成混混,但他不服,而且是真的生气:“老子年龄比你大,该我当老大。”


        

韩超耐心说:“首先,外面的老大不开车,还有,老大才戴墨镜,穿皮夹克。”


        

赵方正一看自己一身打扮,虽然依旧不服,但确实韩超更像老大。


        

因为李嘉德天天骂大陆,领导层震怒,钱包要找得到,当然大功一件。


        

但要找不着呢?


        

那他不白认韩超当老大了?


        

而且到时候领导们会不会把对李嘉德的气转加到他俩身上?


        

总之这事机会大,风险也很大。


        

赵方正并不想去,他是被韩超强拉着的,心里带着火,正好最近他偶然发现韩超有一本叫《马列哲学》的书皮里,藏的书名字叫《男性性.功能障碍》。


        

他是半夜兴起,交叉查营时发现的,当时韩超没有遮掩,反而邀请他一起读。


        

赵营长可不认为自己只有三分钟,在他的潜意识里,那三分钟是无限长的。


        

此时他又火大,就忍不住说:“行,今天老子认你做老大,但韩超,你今天要找不到钱包,我可要告诉你家玉凤,你在看啥书。”


        

他不过开个玩笑,韩超忽而龇牙裂目:“嘴闭。”


        

赵方正回头看陈玉凤:“要韩超今天找不着,我告诉你个他的小秘密!”


        

陈玉凤已经察觉到那个小秘密了,不想让韩超丢脸,叉开话题问:“哥,你打算上哪去找钱包?”


        

虽然对着赵方正跟狗哼子似的,但对媳妇儿,韩超当然温柔:“去李嘉德住过的酒店,找周围的混混先聊一聊。”


        

“听听,一点谱都没有,聊能聊出钱包和护照?”赵方正说。


        

陈玉凤更不高兴了,继续护短:“赵营长,我哥肯定能。”


        

甜甜和蜜蜜也说:“我爸爸肯定能,还特别快。”


        

赵方正没有流氓心理,不涉男女方面的龌龊,但他真想跟韩超换换家庭。


        

同样三分钟,凭啥韩超家俩小一大仨美女,他却生了俩臭烘烘的小猴子?


        

“你爸就是快,啥方面都快。”一脚油,车飞了起来。


        

在商场门口下了车,韩超和赵方正开车走了,陈玉凤带着俩闺女,远远看到红色的几个在字:肯德基,家乡鸡。


        

队伍果然排的人山人海,一看那阵势,陈玉凤怕了,先进商场给甜甜买旱冰鞋,这一买,她才发现给马琳的钱给少了,因为一双旱冰鞋居然要86块,得,还得多还马琳点钱。


        

出来一看队伍依旧很长,正好旁边是家书店,陈玉凤想哄蜜蜜多读点书嘛,就准备给俩娃买几本书。


        

蜜蜜的反对精神在于,陈玉凤道高一尺,她永远魔高一丈。


        

她双手一背:“我不想看书,因为我妈妈只读过初中,从来不看书,但比马奶奶更厉害。”


        

这树叉子还越修越弯了?


        

关键是陈玉凤还没法反驳她,灵机一动,她抓起一本书说:“谁说妈妈不看书,妈妈就买这本,妈妈跟你一起读。”


        

书店老板笑着说:“女同志,你眼光真好,这是夜大的《财会教程》,你要只读过初中,这是财会教程里最浅显的一本,现在还流行学电脑,那本《计算机基础教程》通俗易懂,也适合你。”


        

电脑,这个陈玉凤听说过,据说将来,就因为齐彩铃懂电脑操作,她还会承包军区对外的加油站,而且经营的红红火火呢,不管看不看得懂,买一本看看嘛。


        

“妈妈全买了,妈妈从今天开始要认真读书,你自己看着办吧。”陈玉凤把书拍到了柜台上,这下,蜜蜜没话可说了。


        

她只好转了一圈,给自己挑了几本,这家店里所有的书里头,字儿最少的书。


        

从书店出来,背了一大堆东西,但肯德基的队伍不仅没有变短,反而越来越长了,陈玉凤想让俩闺女吃点好的嘛,只好到队伍的最尽头排着。


        

让俩丫头别走远,在附近玩会儿。


        

而就在这时,忽而,远处传来一声喊:“偷了我的衣服给我拿出来。”


        

“你她妈血口喷人,你那破衣服值得我偷,给我滚远点!”有人骂骂咧咧。


        

陈玉凤听声音耳熟,回头一看,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拽着个男人,俩人正在撕打,而那个女人,居然正是齐彩铃。


        

“滚你妈的,离老子远点!”男人一把搡开齐彩铃,骂骂咧咧的走了。


        

这是王府井商场,据说是首都最有名的商业街,齐彩铃的店就在商场对面,确实是黄金地段,但跟别家不一样,她的铺面墙上贴着打折,店门前还堆了一山包的衣服,抢的人确实很多,但就陈玉凤看的那会儿,好些人悄悄在往包里揣衣服,藏衣服。


        

这年头外面乱,大家的东西都是守着卖,齐彩铃这种作法,人不偷才怪。


        

齐彩铃风风火火,回到铺面,吼一帮售货员:“把衣服都收进去,这个时代真他妈的操蛋,人全都没素质,贱!跟21世纪完全没法比,一帮神经病。”


        

“老板,真要把衣服全收回去吗?”店员问。


        

齐彩铃吼说:“不收怎么办,难道让人全偷完,几万块的衣服,老子卖了一半,倒被人偷了一半,赶紧收。”说完,又叹了口气:“唉,怎么会这样啊。”


        

一个镇子出来的女孩子,陈玉凤在书里过得很惨,但现实中她过的并不差。


        

而齐彩铃,书里说的特别风光,但现在看,她过的似乎并不风光。


        

话说书里就说齐彩铃之所以懂很多东西,是因为她是从21世纪来的。


        

原来陈玉凤不懂啥叫个21世纪,也不懂穿越,但现在她进城了,学习了很多新东西,蓦然就懂了,齐彩铃是从未来来的,像啥开服装店,加油站一类的东西,也是她想象的,在她想象中那些事情很容易,但实际做起来并不一样。


        

所以她现在才焦头烂额的。


        

虽然陈玉凤依旧懂的不是很多,但她忽而有点醒悟了,觉得那本很多事都不对的书,是不是就是齐彩铃自己写的,所以,她才拉她做对照组的?


        

想到这儿,正好她又想起一件事,书里张松涛和齐彩铃开过一句玩笑,说韩超韩营长虽然人长得帅,优秀,但是有个问题,就是那方面特别快。


        

总之就是他身为配角,至少在这方面比不过张松涛。


        

这下陈玉凤就有点忐忑了,其实韩超时间长不长,她一点都不在乎。


        

但她又不好告诉韩超那本书的存在,这事儿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改变。


        

这可怎么办,怎么安慰他?


        

“妈妈。”忽而蜜蜜一声唤,陈玉凤回头一看,就见她手里捧着两只甜筒小雪糕,糊了一嘴巴的雪糕,还要给她递。


        

陈玉凤从队伍里挤出来,有点生气了,拍了一把蜜蜜的小屁屁:“蜜蜜,妈妈说过的,不能随便乱拿别人的东西,谁送的,走,还给人家。”


        

甜筒小雪糕这种东西,万一有人在里面加料呢,现在拐孩子的人又那么多。


        

这丫头怎么是个总说不听的性格啊。


        

蜜蜜看妈妈着急了,忙说:“不是呀妈妈,姐姐跳舞赚来的。”


        

顺着孩子的目光一看,肯德基的门前,一大帮孩子正在听着音乐跟着服务员跳舞,别的孩子都是乱蹦哒,但甜甜完全不一样,她跳的比服务员跳的还好。


        

而且排队的人都在看甜甜,等到她跳完,服务员不但又送了一支甜筒,还给了她一小盒玩具,排队的人,居然好多人在给她鼓掌。


        

“妈妈,一人一支喔。”甜甜跳的满头大汗,舔了一口自己赢来的雪糕。


        

这时陈玉凤好容易排到半途的队已经被人填掉了,而且已经下午三点了,有服务员在喊:“后面的客人请别排啦,今天我们的原材料已经用完啦。”


        

这趟肯德基之旅可谓白白受累,队也没排到。


        

但甜甜赢来的甜筒特别香,口感细腻奶味浓郁,散场时好些人在回头看陈玉凤,那眼神仿佛在说:别人家的孩子咋就那么能干呐,会给妈妈赢雪糕吃。


        

按理甜甜该骄傲吧,不会,当她不跳舞的时候,只会躲在妈妈怀里,安安静静的呆着。


        

陈玉凤逛了半天,也累瘫了,索性坐在商场的台阶上,准备吃完小甜筒就坐个公交车回家的。


        

话说,韩超办事,就跟书里形容的一样向来稳准快。


        

陈玉凤正在查公交车的站牌,忽而听有喇叭声,回头一看,赵方正摇下车窗,正在招手,她于是带着俩闺女赶了过去。


        

当然,一上车俩孩子就急着问:“爸爸,钱包找着了吗?”


        

韩超温声说:“找着了。”


        

陈玉凤一听找着了,兴奋差点跳起来:“怎么找着的?”


        

东西确实找着了,但是赵方正给韩超当了一天马仔,而且是走路要跟在后面,见了凳子要擦,捧茶点烟,还要屁颠屁颠,时不时喊声老大,他心里不忿,正好陈玉凤说了个快嘛,他就幸灾乐祸,就说:“小陈,你哥这人干啥都快。”


        

陈玉凤不接招,问:“哥,你咋找着的?”但她忍不住也说:“这么快?”


        

而她这一句不就给了赵方正揶揄韩超的机会,赵方正笑的龇牙裂嘴。


        

“回家再说。”韩超向来白皮肤,可此刻,他的脸居然红了。


        

开着车,当然比坐公交车快,赵方正立功心切。


        

还有一点,这件事目前领导层还没有批评马琳,因为期限是明天,李嘉德订的也是明天的机票,要今天把钱包还回去,马琳就不会受批评。


        

但要今天不还,今天晚上马琳怕是很难熬。


        

毕竟她是个女同志,领导当的难,既然东西找着了,赵方正就想早点还回去。


        

结果刚到家属院门口,韩超居然说:“你把车还了,就说护照没找到,咱们明天再去还。”


        

赵方正觉得这样不行:“今天还吧,要不今天晚上马处长要挨批。”


        

韩超已经下车了,还把俩闺女也抱下车了:“我说明天就明天,快去。”


        

这下闹的,赵方正干着急吧,还摸不着头脑。


        

但钱包和护照是韩超找着的,他也只得认,一脚油门,开着车走了。


        

话说,甜甜对于任何事物的喜爱,从不会用语言表达,但是从她一直紧紧抱着那双旱冰鞋就可以看得出来,她对那双溜冰鞋有多喜欢。


        

一进院子,俩小丫头也是迫不及待的拆开。


        

甜甜跳舞厉害,但旱冰不会滑,得蜜蜜抓着才敢颤危危的站起来。


        

轻轻往前迈一步,她怕的不行:“我要摔倒啦。”


        

“不怕,我在后面扶着你呢。”蜜蜜说。


        

“那你可扶稳点儿啊。”甜甜说着,慢慢的往前滑着。


        

蜜蜜扶了会儿,看甜甜滑的很好,于是松开手,可她才松,甜甜立刻跌倒了。


        

“哎呀,我可真笨,我不想滑了,要不咱把鞋退了吧。”甜甜叹气说。


        

蜜蜜说:“我一开始也摔过好多好次,但我现在已经学会了呀,咱们再试一次,好不好?”


        

甜甜犹豫了会儿,又站了起来,咬牙继续往前滑。


        

俩孩子在外面玩,屋里陈玉凤在洗脸,抽空也得问韩超:“哥,既然东西找着了,你干嘛不给啊,李嘉德骂人骂的我们耳朵都要起茧了。”


        

韩超正在脱衣服,心不在焉,却说:“明天吧,明天还。”


        

这时男人进了卧室,女人也跟进了卧室:“今天还和明天还有啥不一样?”


        

韩超专门听了会儿,听俩小丫头在外面玩的不亦乐乎,于是把卧室的门给悄悄掩上了,这才回头,当然,得耐着性子给陈玉凤分析一下目前的情况:“马琳的出发点是对的,她也是军区难得的女领导,我很尊重她,但她这事办的不太好,我们师和别的军区有个军事竞赛,目前急需要新的军事工体来演练,她迟迟搞不定,我们从起步方面就会输给别的军区,我只是个营级干部,没法跟领导说什么,但等一天吧,让她急一急,至少让自己反思一下这个问题,明天我亲自去还钱包。”


        

这些是陈玉凤所不懂的,但听起来,马琳确实属于好心干了坏事。


        

因为明天李嘉德得走,今天晚上领导层肯定会狠狠批她。


        

但有一点她还是不懂:“马琳挨了批,就让她自己还罢,为啥你要去还钱包?”


        

突然,韩超伸手一把,把她推坐在床上了,看她不倒,又把她给推倒了。


        

“这钱包要马琳还,脸找不回来,我还就可以。”他说着,居然还压上来了。


        

李嘉德骂军区,骂大陆骂了有段日子了。


        

但现在的首都确实脏,乱,差,不止陈玉凤,所有人都认为这个脸找不回来。


        

而且陈玉凤跟韩超不一样,韩超是那种既要自己的脸,也要国家的脸,事事要脸的人,她是关起门来只过自己小日子,可以没皮没脸的人。


        

男女有差异,不过她也挺好奇的,摊开双手躺在床上,就问:“你准备咋办?”


        

韩超咬了咬牙,望着妻子,答非所问:“凤儿,咱们今天晚上得试三次,先来第一次吧,估计时间短点。”他从书里看来的经验,多来几次,时间就能长。


        

陈玉凤对自家男人爱是爱,真爱,但并不怕他。


        

毕竟一个男性,当他在生殖方面不够强时,女性由心理上就不会畏惧他。


        

而且她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事儿很可能就跟蜜蜜的顽皮,甜甜的憨一样,是书里写定的,孩子她可以教育,但男人这个她真没办法。


        

女人笑嫣如花,吐气如兰:“哥,时间短点真没啥,咱是过日子,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


        

这话多体贴?


        

但于韩超,简直是诛心之言。


        

今天男人要找不回尊严,就白活了。


        

他双目杀气腾腾,全是曾经为混混的凶狠。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