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后娘文对照组不想认怂 > 小棉袄(向来傲视全军的女领导,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男人都护短, 当然也护妈。


        

小时候要有人要欺负王果果,毒她的鸡,偷她的田, 韩超是宁死也要打服对方的,当初苏红刚嫁进来,头一回被人闹洞房脱裤子, 他也为她打过人。


        

是后来苏红太懒, 喜欢在家里挑拨事非, 韩超才慢慢讨厌她的。


        

目前徐师长的态度,要在年青人说来,算是追求了, 韩超要怎么表态?


        

要支持吧, 怕有人说他巴着徐师长, 可他要反对的话,王果果才44, 周雅芳才43, 她们还是年青人, 难道后半辈子真守着甜蜜酒楼这点小地方,守着她们娘几个,就这样寂寞的过完后四十年?


        

如果他反对, 陈玉凤不会说啥,可心里不是滋味儿。


        

但他要是不反对,流言蜚语要传出来, 他的自尊心怎么办, 能受得了?


        

先说厨房, 周雅芳悄声说:“昨天晚上你说的吧,想看《牧马人》?”


        

王果果让她别出声, 可周雅芳忍不住,说:“记得不,咱俩当年有一回约去县城看《牧马人》,回来后你男人把你一把扛起来扔粪坑,那回可吓死我了?”


        

这俩女人曾经为了看《牧马人》悄悄跑县城,半夜回家,王果果被韩父扛着扔进粪炕,她爬出来,提着粪桶给男人泼,可即使如此,她也不后悔看那场电影。


        

甚至现在还想再看一回,她喜欢那个故事。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说:“先不要吭声,韩超要不让咱去,咱就不去了。”


        

“他肯定不想你去,别以为城里人思想开放,部队军人更好面子,在咱们看来只是去看个电影,但在韩超看来,你就是不安分。”周雅芳说。


        

王果果表面再刚强也是个女人,更是妈,要顾忌孩子的心情。


        

她也不可能跟徐勇义发展更进一步的关系。


        

昨天她随口提了句电影,今天徐勇义就安排了,她很想去看。


        

但儿子要不让去,她肯定不去,有酒楼就够了,要啥自行车?


        

但就在这时,韩超于外面说:“你告诉徐师长,等吃完晚饭我会送我母亲过去,票的钱一张多少,我给他。”


        

“不用,这票咱们首长能报销,你又报不了,一张十块呢……”小秦还在推辞,韩超已经从兜里掏出钱递给小秦了,握紧他的手:“我妈看电影,钱我必须掏,徐师长也必须收下。”


        

总共二十块,俩妈的电影票钱。


        

接过去,小秦只好说:“行,这钱我会转交师长的。”


        

后面俩妈当然听见了,周雅芳给惊的合不拢嘴:“韩超还真让你去。”


        

王果果笑着说:“干完活赶紧洗个澡,吃完饭咱去看电影!”


        

儿子给钱,是不想占别人的便宜,送她去,是要给她撑腰。


        

那么徐勇义即使有那种心思,也就要慎重妥当的考虑。


        

毕竟韩超是他的得力干将,他不能因为这种事而伤了彼此的和气。


        

王果果其实并不想发展感情,她曾经确实喜欢过徐勇义,那时候还小,她家是有钱人,她可以做很多好吃的给徐勇义,可以用最珍贵的草药和药方换他教她读书识字,但那些热烈的爱已经丢在蒙自了,曾经烧过汹汹的火焰如今已经是灰烬了。


        

当看到徐阿姨那封信后她就改主意了,她只想把酒楼经营的好好的,她想让徐老阿姨的在天之灵看到,她配得上她的瞧得起。


        

大刀剁上刚买来的,还带着体温的土猪肉,干活儿!


        

今天下午要做腊肠和火腿,因为从老家带来的已经用完了。


        

首都的大热天可不是做火腿的好时节,但王果果有办法,她实验过很多次,当天把肠子和火腿腌好后立刻放进冰柜,24小时腊肠和火腿就可以脱水,然后拿出来用木屑熏制,熏制完后再放进冰柜,这样四五天时间,熏出来的腊肠和火腿不但不会变味,而且脱水完全,味道跟在老家做的一模一样。


        

美食要好吃,当然得费功夫。


        

周末嘛,最忙的时候,仨女人大干一个下午,把能配好的菜全配成熟食冻在冰箱,从周一到周五,她们就可以全心全意搞服务了。


        

今天陈玉凤得灌一下午的肠子,首都人民嘴巴精,肉要三瘦一肥,还要去掉各种淋巴结和嚼不动的筋,剔出来的都是好肉,一挂腊肠的成本可不低。


        

正忙着,李干事来了。


        

“您是要吃饭?”陈玉凤问。


        

李干事笑着说:“军务处那么忙,我哪有时间出来吃饭,是肯德基的投资股份下来了,总共13万6,钱分三次缴齐,还有,目前虽说就你们一家,但张松涛家爱人也问过这个事,钱她有,主要是她目前没有重大立功表现,所以只要钱够,肯德基就是你们的。”


        

“好的,谢谢您。”陈玉凤指着腊肠说:“这是我们自家做的,改天做好了送您一挂,切成薄片拿个盘子放在米饭上蒸,饭熟,腊肠也就熟了,特别香。”


        

“这怎么好意思?”李干事不好意思了。


        

陈玉凤说:“天这么热,麻烦您多跑一趟,应该的。”


        

不但跑了一趟,她还告诉陈玉凤一个重要消息,齐彩铃已经准备好了钱,只是苦于无功可立,才没法投资肯德基。


        

钱陈玉凤当然会想办法,可于齐彩铃,她也很疑惑。


        

比如大礼堂失火,比如军区会有很多男人帮助她,这些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机遇,要是齐彩铃碰不到这些机遇,赚不了钱,她会怎么办?


        

人不能贪财,所以陈玉凤一开始并没有想投肯德基,但也不能因为知道命运就束手束脚,所以她现在全力以赴,准备拿下肯德基。


        

齐彩铃可是个穿越者,从未来来的,她会舍下这笔大财吗?


        

还是会想些办法,找别的功来立?


        

犯罪式立功要不得,一个地方出来的女孩子,陈玉凤可不希望齐彩铃为了钱那么干,当然,她也会防着,毕竟通过张艳丽,她也发现了,人心可以有多险恶。


        

还有就是六千块,家里目前没有可以抽出来的钱了,而于那笔钱从哪来,陈玉凤有两个想法,应该都能筹到钱,总之,走一步看一步吧。


        

……


        

陈玉凤去排队吃肯德基,排了三个小时,愣是没排到队。


        

可韩超带着俩闺女去,三个小时就已经回来了,这时才晚上七点。


        

进入九十年代后,因为穿着军装在外招摇撞骗的骗子太多,所以部队是严令禁止军人非执行公务期间穿军装出门的。


        

韩超的外套只有一件皮夹克,天又热,他里面只能穿个背心,一边肩膀上架一个闺女嘛,他肩膀又宽,一路走来,妥妥的混混气质。


        

“咋这么快?”陈玉凤特别吃惊。


        

蜜蜜可得意了:“因为前面排队的人,有几个被爸爸吓跑啦。”


        

“你爸等不及,插队了吧?”陈玉凤太了解韩超了,排队那种事他不可能干的,果然,甜甜说:“爸爸只带着我们转了一圈,好几个叔叔就离开队伍啦,我们正好插队。”


        

“哥,即使不穿军装的时候你也是个军人,能不能别违反纪律,排队的人谁不热,谁不晒,你怎么能乱插队,你的素质呢?”陈玉凤追着问。


        

韩超一脸无动于衷,说:“那是一帮小偷,他们不是在排队,是准备偷钱包。”


        

他目光一瞪,小偷见了大灰狼,就全跑了。


        

“那你就插他们的队,你这是违反规则呀?”陈玉凤追着说。


        

“可我保住了好几个钱包。”韩超依旧无动于衷,但看俩闺女进了门,前后左右一看,忽而目视前方,却猛得回头说:“下周保证两个小时,叫你舒服。”


        

陈玉凤又给他吓了一跳,同时还因为他这种既盲目又愚蠢的自信而生气。


        

可她想跟他多聊几句的时候,他已经去换衣服了。


        

狗男人因为五十分钟而挺起来的腰,显得格外挺拨。


        

陈玉凤准备好了,下周必须好好打击一个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男人!


        

马上七点半了,换衣服,要去送俩妈看电影了。


        

人们年青的时候是大树,是孩子的遮风避雨港,但当老了,没有经济自主权了,自然而然的就会看孩子的眼色,在他们面前低声下气。


        

韩超执意要送,俩妈也不说什么,收拾好了站在外面等着。


        

因为有夜班,男人得换军装,跟在俩妈后面,活脱脱的解放军押了俩犯人,陈玉凤怕俩妈太尴尬,于是带着俩丫头,也要一起去送。


        

王果果应该想说点啥,一路张嘴好几次,但都没出声。


        

韩超脸色很难看,难看到陈玉凤觉得徐师长看到他的脸,下次应该就不会再约王果果出来了,她既担心,还无计可施,不过到了大礼堂门口,意想不到,徐师长因为加班还没来,在等的是马纪马主任和他爱人。


        

马主任的爱人也在部队工作,是个破嗓门,乍一看兴师动众,来了韩超一家,一看票根说:“不是说包场,就咱们几个人嘛,咋来的人这么多?”


        

马纪是被徐勇义邀来做陪客的,也是听说只有他们五个人,而且徐勇义叮嘱过,让他们两口子招待好周雅芳,他当然知道徐勇义的意思,可人家儿子儿媳妇都来了,一场电影而已,难道不让小辈们去看?


        

“你闭嘴。”他先斥了爱人一声,笑着上前说:“走走走,一起进去看。”


        

他爱人嗓门大,还属于特别没眼色的那种,乍呼呼的说:“这是包场票,咱这儿只有两张票,这一帮人咋进,你得先去批票啊。”


        

“把咱俩的票给他们不就完了,你能不能少说几句?”马纪吼说。


        

这下闹了个尴尬,因为韩超不擅长变通,王果果和周雅芳也在让,非说:“算了算了,我们不看了,让孩子们去看吧。”


        

一帮老人吵的不可开交,陈玉凤几次想插嘴都插不上,但就在这时,蜜蜜高吼说:“爷爷,奶奶,不要吵啦,我们不看电影。”


        

马纪今天是来帮徐勇义的,得主持大局,听孩子吼嘛,示意大家都闭嘴,问:“小闺女,你为啥不看电影?”


        

“我要去给我爸看我救过火的配电箱。”小女孩说着,拽起韩超就走:“爸爸,快走,我带你去看配电箱。”


        

陈玉凤也正好拉起甜甜:“走,咱们去看配电箱。”


        

他们赶紧撤了,让老人们安安生生看个电影吧。


        

蜜蜜带着爸爸转到后台,要给他看看自己爬过的梯子和钻过的配电箱。


        

没有表演的时候后台的门是锁的,但因为要放电影,机房和配电室的门开着。


        

蜜蜜一看门开着,立刻化身小老鼠,还要钻:“爸爸快看,就在哪儿。”


        

陈玉凤把她拽了回来,并蹲下说:“蜜蜜,这是配电室,没看上面写着闲人免进,咱们上回是因为闻到臭臭的才进的,而且咱们违反了规定,正常情况下遇到这种问题要第一时间找安保人员,而不是进去乱窜,明白吗?”


        

韩超向来不爱说教,伸手指蜜蜜额头,意思是要记住妈妈说的话。


        

蜜蜜一口去咬她爹的手指,韩超指低一点,她就低咬,指高她就高咬,汪汪的小狗一样,臊了韩超个没办法。


        

甜甜不习惯于像蜜蜜这样撒娇,但因为蜜蜜一直咬咬咬嘛,想起什么似的,从兜里掏出一个纸团,小女孩剥开,小心翼翼捧给陈玉凤:“妈妈,刚才太急我忘了,快看,这是我给你留的。”


        

这居然是个肉饼,粘乎乎的,上面有些白色的酱汁。


        

小女孩把它捧给妈妈:“妈妈,这是汉堡里最好吃的肉肉,我给你带回来啦。”


        

汉堡两张皮夹块肉,孩子把肉藏起来,带给了妈妈。


        

陈玉凤接过来,大咬了一口:“唔,真香!”


        

“我也给你带了东西。”蜜蜜说着,掏裤兜,一只黑手给陈玉凤掏出三根蔫巴巴的薯条:“喽,这个最香啦。”


        

这个脏的让陈玉凤嫌弃,不想吃,但看蜜蜜一副殷切的眼神,还是塞嘴里头了,一股汗气,带着蜜蜜身上的奶味儿,咬一口,咯牙,还有沙子。


        

唉,这是个漏风的小棉袄!


        

既然配电箱已经看过了,韩超还忙着去上夜班,陈玉凤也得哄着俩闺女走。


        

但她还得叮嘱蜜蜜:“任何地方,只要看到电字,绝不可以乱进,明白吗?”


        

“知道啦妈妈。”蜜蜜忍着耗子爱钻洞的天性说。


        

而就在这时,放映室里冲出来个人,边走边吼:“萧营长,你怎么回事嘛,我都说了多少回了,老焦现在上白班,而且上班时间,后台禁地,闲人免入,你怎么又来找他了……”


        

天黑,走近了一看,见是韩超,这人忙又说:“哎呀,认错了认错了,同志,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大晚上的,你们跑后台来干嘛?”


        

韩超属于喜欢多管闲事的性子,凡事都喜欢插一腿,说:“我是独立团三营的韩超,除了我,还有谁来过后台?”


        

“三团的萧胜,跟我们保卫科的老焦关系好,前段时间经常跑来约酒,上周差点起火就是老焦值夜班,我们调查完责任人,已经把他调白班了。”这位是大礼堂的保卫科长,他说。


        

“值好夜班,现在天热,配电室更加马虎不得,电线易起火嘛,对不起,我们也不该来这儿。”韩超说着,给保安科长敬个礼,把一家人带出来了。


        

他已经到上班的点儿,该去上班了。


        

陈玉凤回头看着大礼堂,却止不住的狐疑。


        

虽然她不愿意把人想的太坏,但萧胜的叔叔有钱,齐彩铃有资源,萧胜跟配电室的保安老焦是好朋友,而书中大礼堂起了火,正好又是齐彩铃举报。


        

凡事真能那么巧吗?


        

上回电线烧焦是蜜蜜发现的,而现在,因为甜甜,萧胜被关禁闭了,而且是72小时,刚好到下周三,正好下周三肯德基入股的事就结束了。


        

看大礼堂的保卫搞的挺严格,陈玉凤也不想没事找事,但她止不住的庆幸,也忍不住反问自己:要是萧胜不被关禁闭,这几天大礼堂会不会再起一次火?


        

这样想着,看甜甜总赶不上蜜蜜,走得特别慢,陈玉凤轻声问:“甜甜,想不想妈妈抱你呀?”


        

甜甜犹豫了一下,说:“抱妹妹吧。”


        

“不要,我要自己走。”蜜蜜翻个跟斗。


        

甜甜扑了过来,给妈妈抱着,脑袋静静窝在妈妈怀里:“被妈妈抱着的感觉真好。”


        

因为蜜蜜顽皮,爱乱跑,也因为甜甜是姐姐,陈玉凤向来只抱蜜蜜不抱她的。


        

但今天甜甜被妈妈抱了,感觉可真好!


        

至于俩妈电影看的怎么样,开心吗,陈玉凤不知道。


        

第二天一早她刚到酒楼,就听周雅芳说:“老许,你要老婆不要?只要你肯开金口,我马上给你送来!”


        

王果果说:“那你送来呗。”


        

俩女人边说边笑,看到陈玉凤来了,立刻板起脸,一个摘菜,一个擦锅台。


        

……


        

新的一周俩孩子马上也要开学了,陈玉凤又给她俩一人买了一个新书包,还专门带到小学实地转了一圈,正好碰上小学的齐校长,巧的是这位到甜蜜酒楼吃过饭,陈玉凤于是专门拜托了一下,让他把俩娃分到一个班级。


        

要分开的话,甜甜的性格,肯定会受人欺负的。


        

“双胞胎按原则咱们是分在一个班的,但这俩完全不像双胞胎呀。”校长看着俩孩子,一脸纳闷:“她们走路的姿势都不像。”


        

一个步伐蹦蹦跳跳,四六不着,一个却文文雅雅,慢慢腾腾,蜜蜜总要跑上一段儿,再回来,慢慢的跟着甜甜一起走。


        

“是双胞胎,以后也请校长多多照顾,只要您来吃饭,我一定尽心给您把菜炒好。”陈玉凤说。


        

她依旧担心,怕甜甜要遭受校园暴力。


        

“行的,我到时候关照班主任。”校长说:“吃人嘴短嘛。”


        

周三这天,赶在晚上营业前,陈玉凤得去军务处签股权书了。


        

要去军务处,因为蜜蜜喜欢,她向来只会带蜜蜜,不带甜甜的。


        

但今天机关食堂那边的喇叭在响,喊她去接电话,她于是跑过去接。


        

打电话来的是马琳,她说:“今天萧胜刚刚关完禁闭,我要现场处理他和王丽媛的事,你要来的话,把你大女儿也一起带来,王丽媛想见她。”


        

“行!”陈玉凤爽快的说。


        

她倒要看看这位向来傲视全军的女领导,要怎么处理一桩家暴案。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