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看个直播,我竟被当成了仙师? > 第85章 五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估计现在整个龙国也只有这一本流传下来的古书有几页关于道巫的记载。


        

同时,道巫的符号实在是简单,就仿佛是两个简笔画的重合螺旋。


        

没有提示的话很难想起来。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你能背下整个唐代的古诗,然后有个人给你出了个题,一首他喜欢的古诗,有‘风’、‘花’二字,然后叫你猜。


        

因为没有框定范围,你的脑海里有很多蕴含这两个字的古诗,然而这道题又不是你写了就能得分,而是它仅有一个正确答案,试问你当如何找??


        

根本没有办法找对不对!


        

因为太多了!


        

而当有人告诉你,‘相见时难别亦难’,你是不是立马就能想起后边的诗句是什么了?


        

在这件事里也是一样。


        

当苏凡将完整的话说出来,瞬间就点醒了他。


        

“罢了罢了,老秦头那你赶紧跟我们解释解释道巫究竟是什么?”


        

袁无涯对着秦古川问道。


        

毕竟眼下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围绕着道巫的这个预言在进发。


        

道巫,很新鲜的称呼,苏凡此刻也是一副颇有兴趣的姿态听着。


        

“这个我之前的时候有跟你说过,道教在龙国最初兴起时有三大基本源头,分别是鬼神巫术崇拜、神仙方术信仰和道家黄老学说,而这三个基本源头将道教分裂成了鬼神巫术、神仙方术、黄老学说三种体系,后三种体系分裂为了五个流派,分别是积善、经典、符箓、占验、丹鼎。”


        

秦古川对着说道。


        

苏凡听到此处微微点了点头,这基本跟他所了解的差不多。


        

在前世,道家分五派。


        

第一,积善派,其派训为“欲修天仙,须立三千善;欲修地仙,须立三百善。”


        

第二,经典派,研证学说经典,敬修人神相显。


        

第三,符箓派,擅长画符驱鬼,符水治病,同时最擅长斋醮法事。


        

而其也是战斗力最强大派别,上,可通天达命,差使神兵;下,可通达九幽,役使鬼魂;平,可性命交感,神人相同,仙道可期。而最具代表的就是茅山道术,他便是其中之一。


        

第四,占验派,最擅长借人气运,占卜命数,奇门遁甲,布局设阵,问尸寻鬼。


        

第五,丹鼎派,其不修占验之道,不学符箓之术,只修性命之功,追求的是长生不死,正真的仙道,他们也是五大流派中最接近天道的修士。


        

“老秦头,能不能讲个重点?道巫究竟指的是什么?”


        

老秦头什么都好,就是太啰嗦。


        

“你别着急,容我慢慢说。根据现有书籍记载,鬼神巫术所延续下来的派别被称之为了道巫,而他们当时对应的是占验派,‘三六甲子,鼠破混沌,阴气复苏,万象更新’,也是他们提出来的。”


        

秦古川此刻继续说道。


        

在上古时期的道士并不是只研证经典累功德有些还会画符观气知风水,甚至能炼铅化汞演金丹,可为百花齐放。


        

然其修行不同,但道果唯一。


        

“那现在这个道巫派别在何处?”


        

苏凡听到这话之后对着问道。


        

“也不知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三大体系中的鬼神巫术与黄老学说两个体系出现了内部对立,最终后者成为了正统道门而前者则慢慢消失在历史洪流中。”


        

秦古川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消失了??”


        

苏凡有些不可置信。


        

“嗯嗯,两派对立,后者得到了当时朝代的认可,而后前者便毫无征兆的消失了,再后来不到百年神仙方术这一个体系也莫名消失,现在的龙国只剩下黄老学说这一个道家体系。”


        

只见到此刻的秦古川对着说道,他也是这个方面的学者,研究了很多年都搞不清楚原因。


        

“神仙方术这个体系也出现了断层?所以自那以后降鬼就用玉制品?”


        

苏凡满脸诧异。


        

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们符箓派和丹鼎派实际上算是神仙方术这一块,而茅山则是符箓派的代表,难怪这个世界会用玉制品物理降鬼怪。


        

“嗯嗯,自那以后便出现了诡事人担任降服鬼怪的任务,并延续了千年。不过我一直认为三个体系应该不可能完全根绝,苏先生就是最好的实例,你的降鬼方法应当属于当时神仙方术之下的符箓派,而封魂村那一道黄符估计也是当时符箓派所为。”


        

秦古川说道。


        

既然神仙方术之下的符箓派还存在,那他推断鬼神巫术的道巫自然也有可能在!


        

“那就对了。”


        

苏凡明了了。


        

那日跟他斗法的应该就是道巫。


        

其实也就是邪修。


        

只是不同的地方不同叫法罢了。


        

就好比之前所在位面的某小吃,有些地方叫抄手而有些地方则叫混沌,以及西红柿和番茄,其实也就是一个意思。


        

同时他也算是更进一步了解了这个世界。


        

道家颓靡,三大体系明面上仅存有一,并且出现了很多文化断层。


        

“那也就是说,这件事很有可能是道巫被背后搞的鬼?”


        

袁无涯一直在认真听。


        

“嗯嗯,结合目前来看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不知苏先生你有什么看法?”


        

秦古川看着苏凡。


        

“根据现有事件与得到的信息来串联的话,我也觉得应该是邪修在作祟,目的就是践行数千年前的预言。”


        

苏凡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秦古川的看法。


        

不得不说,作为国内考古与古文界的天花板,水平真不是盖的。


        

“那老秦头,苏先生,这个预言的时间和起始地对方是否有说明来着?”


        

既然是人为的阴气复苏,那眼下到这个仪式发起的时间还有具体地点是关键。


        

“这本书被撕掉了一页,具体时间和地点的话不太好确定。”


        

秦古川摇了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其实这句话里就蕴含了答案,所谓重阳为九九归一,一元肇始,万象更新之日,且在古时为祭祀节,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预言应该是在重阳节。”


        

只见到此刻的苏凡开口说道。


        

刚刚经过信息融合之后,他已经想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