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看个直播,我竟被当成了仙师? > 第109章 不要往那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10章不要往那走,你们打不过她的!


        

三庙具毁,邪神碎位,天地镇妖局就此崩盘。


        

当时水中出来的几乎全都是清一色的白衣,而岸上除了那青衣女鬼王之外也全都是红衣。


        

莫非那些只是冰山一角?


        

这么说来的话,确实有点不太对劲,因为正常来说他们应该不可能这么统一才对。


        

看来到时候必须得进去走一趟,这个封魂村一定还有秘密。


        

【休息时间到了吗?正好去把饭端过来。】


        

【课堂休息时间,大家也都活动活动,同时兄弟萌记得看看窗户有没有惨白的人脸哟。】


        

【哇,楼上的姐妹你真好贱啊,话说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认真学习了,关键鱼探长还是单身,有没有人去堵探长要联系方式的!!】


        

直播间此刻已经切换成了虎鱼直播固有的背景界面。


        

苏凡和白灵也走出了工艺厂。


        

在此处生存的那几只鬼此时也已经全部被苏凡刚刚施展出来的杀鬼咒击杀。


        

现在他们要往桥的左边方向出发。


        

从这里走过去大约要三十分钟这样。


        

苏凡觉得这个时间刚刚好,不但可以给直播间观众休息,也给了自己缓冲。


        

正好梳理一下。


        

且白灵也可以不用拿着摄影设备。


        

虽然这高科技设备也跟手机差不多大小,但拿的时间长也疲惫了不是。


        

“苏先生刚刚直播口渴了吧,您喝点水怎么样。”


        

此刻的白灵从自己的包包中拿出了一瓶水。


        

“谢谢。”


        

苏凡接过了一瓶水。


        

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准备了这个,倒确实挺贴切的。


        

又有能力又体贴人,不知道以后这样的女人会便宜哪家的小子。


        

“苏先生你饿了没有,要不要我让人送饭过来,等吃完了我们再去那个阴木村,你看怎么样?”


        

因为出来得都比较急,两人都还没吃饭呢。


        

而且白灵感觉去那个阴木村一时半会儿肯定出不来。


        

她倒是没有什么,要是饿着苏先生就不好了,回头袁老还得责怪自己照顾不周。


        

如果苏先生同意的话,她倒是可以让人送饭过来。


        

“这个倒是不用,先过去把这边的直播任务完成了再去吧。”


        

专门让人送饭过来浪费时间不说,甚至有可能会因此招上鬼怪,没必要。


        

而且自己是中午才吃的早饭,下午三四点又吃了午饭,这会儿六七点还真不算是很饿。


        

反正能撑下去。


        

再者一旦他们离开,好不容易清理干净的地方说不定又会有鬼朝着这边跑来。


        

到时候左右跑还不知道得浪费多少时间。


        

还是一口气直接干掉这些鬼怪比较好。


        

“行。”


        

白灵干脆的点了点头。


        

两人行走在树荫之下,前边目光所尽之处就是学校。


        

然后拐弯过去便到了桥。


        

晚上微风拂面,带着一抹微凉。


        

“苏先生。”


        

两人在路上无声走了约莫两三分钟,白灵忽然朝着苏凡看去。


        

“嗯?难道是白灵你饿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在桥那里等着吧,正好也能阻断这些鬼怪过来。”


        

苏凡此刻似乎有些后知后觉的对着白灵说道。


        

他倒是忘了白灵跟自己一起出来,然后都没吃饭。


        

对方是正常餐点而自己则是打乱的,毕竟十二点吃早餐,三四点吃午餐。


        

唉,终究是上辈子没交过女朋友的人啊,一不小心就直男了。


        

苏凡心中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不是饿了,是我想问苏先生您一个事。”


        

看到苏先生似乎曲解了自己的意思,白灵急忙回答道。


        

其实她包包里准备有一些食物,自己要是真的饿了的话随便应付一下就好。


        

刚刚说点餐也是为了苏先生而已。


        

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哦?”


        

苏凡有些诧异的看向白灵。


        

对方想问自己什么事?


        

“苏,苏先生,这月事血真的有那么大的威力?”


        

只见到此刻的白灵语气略微有些许尴尬的对着苏凡问道。


        

“当然了,这月事血是女性的至阳之血,对鬼怪能造成绝对的伤害!”


        

苏凡回答道。


        

他还以为对方要问什么呢。


        

原来是问这个啊。


        

也不怪对方,毕竟他刚刚也只是说并没有试验过。


        

关键这东西也不能试验不是。


        

自己去哪里找?就算找到了,你想想要是自己拿着那东西甩鬼脸上,这多辣眼睛。


        

只能靠观众们自行探索。


        

“那……”


        

白灵憋了一会儿忽然欲言又止。


        

“嗯?怎么??”


        

看着白灵那模样,苏凡眼中多出了一道疑惑之色。


        

这妹子今晚到底啥意思?


        

“没,没什么。”


        

白灵摇了摇头,如果仔细看对方的小脸竟然有一点透红。


        

“呃……”


        

苏凡懵了。


        

这都是什么情况?


        

难道是因为这个话题有些羞涩,搞得白灵都里脸红了?


        

苏凡表示不理解,同时也有点发懵。


        

根据他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的经验,这个世界的妹子跟之前那个世界差不多,应该没有那么保守才对,不至于提起这东西就脸红羞涩啥的。


        

就这样时间流逝。


        

走到了桥的位置。


        

“苏先生,往前边走就是废弃别墅了,阴木村的话距离这里大概有三十多分钟这样。”


        

只见到此时的白灵对着苏凡说道。


        

“似乎这里的鬼都走了?”


        

苏凡眼中多出一道疑惑的神色。


        

“嗯,很奇怪就在刚刚这些鬼怪居然全都离开了别墅区域,往阴木村的方向去了。”


        

只见到此时的白灵对着说道。


        

她眼中带着几分诧异的目光。


        

早在之前他们往右边学校方向去的时候,这些鬼怪都还在别墅的区域。


        

这才过了多久它们竟然全都消失了。


        

“估计是察觉到右边出事了,都往里跑了吧。”


        

只见此时的苏凡开口道。


        

他相信这些鬼怪应该是能感觉到右边公益学校还有雕刻厂发生的事。


        

这样也好自己就不用分散的到处去跑了。


        

稳稳地直捣黄龙岂不快哉?


        

早点出去吃饭!


        

“阴木村当时我们去调查过,根本没有发现什么,可为什么这些鬼怪会往里边跑呢?”


        

白灵眼中带着几分前所未有的诧异。


        

当时在检测鬼怪的时候,那边也并没有什么异常状况


        

“或许是因为藏得深?”


        

苏凡耸了耸肩。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就在这一刻一道声音响起。


        

是后边的桥上走来了一道身形。


        

她的脚步缓慢,还拄着拐杖。


        

那声音更像是歇斯底里发出来的一样。


        

“独眼龙婆?”


        

看到桥上走来的人白灵眼中多出了一道疑惑的神光。


        

对方怎么过来了?她不是已经回去了吗?


        

“老婆婆你有什么事吗?”


        

此时的苏凡眼中也带着几分疑惑,但他想这个老人家叫住自己必定是有原因的。


        

因此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让回家的她又跑过来了。


        

“你们想死吗?这么晚了不要过去!!”


        

只见到此时的独眼龙婆开口道。


        

“为什么不让我们过去?可以告诉我们一个理由吗?”


        

苏凡此刻耐着性子问道。


        

“你们是诡事人吧?”


        

龙婆开口道。


        

“是的。”


        

苏凡看了白灵一眼,而后对着回答道。


        

“边怨气太重,会死人的!你们那三脚猫的功夫根本对付不了她!”


        

龙婆语气带着几分冰寒。


        

“怨气重?老婆婆能跟我们说说具体发生了什么吗?”


        

苏凡被这个龙婆的话语勾起了兴趣。


        

他猜想这个龙婆估计是看完电视的直播之后出来的。


        

“太惨了!完全是溟灭人性!”


        

独眼龙婆摇着头,那一双眼眸中还带着几分惶恐!


        

那模样好像是当年发生过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一样。


        

“怎么惨?当年这个阴木村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吗?”


        

只见到此刻的苏凡对着问道。


        

同时也看向白灵。


        

因为他现在对这个村庄的所有资料都是不全面的。


        

之前的白灵也是给自己一些较为简略的资料罢了。


        

不算是很深入。


        

“根据记载这个村子当年发生过瘟疫,据说是死了很多人,后来还发生过火灾,但因为时间太久而且当时的信息不是很发达因此也不知道具体死了多少。”


        

那是六七十年前。


        

而那时候的龙国还没有今日这么发达。


        

“瘟疫?”


        

听到这话,苏凡的眼中多出一道疑惑的神色。


        

“不!那不是瘟疫!那是赎罪!”


        

龙婆开口道。


        

那一双昏暗的眼眸变得更加浑浊了数分。


        

“赎罪?”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如何,苏凡忽然在这个龙婆的身上察觉到了一股死气。


        

没错,是死气!


        

那不是死人身上才有的东西吗?


        

可这个龙婆明明是个活人。


        

真是奇了怪了。


        

“赎罪?老人家,我们是诡事局的人,你有任何关于诡异事件的事情都可以跟我们说,我们不会放任任何鬼怪在此放肆。”


        

白灵对着那老妪说道。


        

“呵,诡事人?当今龙国最大寺庙之一的释心主持你们知道吗?他在昨天圆寂了。”


        

只见到此刻的龙婆开口道,看着白灵表情带着几分不屑。


        

“释心?”


        

听到这话苏凡更纳闷了。


        

“那个当初跟杨氏地产老板一起过来的寺庙主持?”


        

白灵美眸一凝。


        

整个一副不可思议的姿态。


        

“没错!他死了,就是因为染指了阴木村的事情,所有人不管是谁只要敢染指这一片土地都会遭受到诅咒与报复!而这个村庄的后人一个都跑不掉!跑不掉!!!”


        

龙婆说话间还跺着拐杖!


        

整个看上去一副十分激动的模样。


        

“可龙婆老奶奶你不就是那个村子的人吗?”


        

白灵深感疑惑。


        

“我是赎罪化怨的,这么多年我几乎每隔几天就会过去祭拜,她生前太苦了死后也不得安生,现在只能希望她在下边好一点,这帮太溟灭人性的畜生!”


        

也不知道这个老婆婆想起了什么。


        

那一双眼眸中透着前所未有的愤怒。


        

“所以当初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苏凡满脸疑惑,听起来很劲爆的样子,可关键说了半天都没有一个重点。


        

“你们不需要知道什么事,只需要知道阴木村不要去,去了会死就行了!”


        

只见到龙婆看着苏凡。


        

“这……”


        

苏凡和白灵两人都是一副凌乱的模样。


        

猜谜语呢??


        

“她叫我了,我该走了。”


        

忽然龙婆的眼神似乎发生了一点点变化。


        

整个看上去变得有些迷离。


        

“老奶奶,谁叫你?”


        

白灵问道。


        

而苏凡此刻则也是看着周围。


        

难道是被鬼影响到了?


        

然而这里并没有鬼怪。


        

白灵手中的温湿度检测也是正常的,这老婆婆在自言自语说些什么呢?


        

而且还专门跑过来了一趟。


        

“反正你们记住我的话不要去阴木村,你们打不过她的,过去的话只会白白送命。”


        

龙婆的声音落下紧接着就掉头往回走了。


        

只留下一脸懵逼的苏凡两人。


        

“我知道我不该来,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香妃姐你的怨气也该消了,他们两个还只是两个孩子啊,不应该再造杀孽。”


        

龙婆的面前多出了一道身影,刹那她老泪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