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继承上亿遗产后豪门老公回来了 > 第5章 第 5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样干掉一个未来会做大的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答案是在他还是个小人物的时候,用尽一切办法把他捏死。


        

如他在小说里看到的那样,徐聪没有背景没有人脉。


        

靠着卖前男友,卖到了秦家一个小公司的负责人。


        

那个小公司管货运,下属乡镇的货运。


        

由于山高皇帝远,徐聪从中谋取了上百万的暴利。


        

又因为关靖尧的包庇,私底下悄悄给他平了不少账。


        

不过他私吞秦家资金的证据,却都在关靖尧这里。


        

虽然原主并不想告发这个他心心念念的青梅竹马,但为了保险起见,证据却一直由他私人藏着。


        

目的是为了保护男友的事不被别人发现,却是方便了现在的关靖尧把徐聪送进去。


        

男主虽然已经恢复了与他年龄不相符的内敛,内心还是对关靖尧突然的转变有些怀疑。


        

只是看着场中乱成一团的那群人,心中莫名腾起一团烦躁。


        

这个女人突然出现在这里,他是不信没有人指使的。


        

从中周旋的二叔三叔和四姑心里有多少小九九,他也能猜到一二。


        

是欺负他父亲刚刚去世,自己一个未成年的儿子拿不到公司的管理权,趁机把大房搅的更乱吗?


        

秦蘅突然就冷冷的笑了一声,关靖尧既然能坐山看戏,自己为什么不能?


        

于是他转身对旁边那个记者说道:“关靖尧让你跟我走。”


        

对方显然的确是关靖尧的人,一听秦蘅这么说,立即乐呵呵的就跟他走了。


        

三名外围的记者撤出来以后便跟着秦蘅来到了宴会厅的一处角落,其中一个胖胖的记者上前说道:“是秦大公子吗?关先生有东西让我们交给你,都在这里了。”


        

秦蘅没想到那记者这么上道,竟然还没等他问就主动的交出了东西。


        

说着他便递给秦蘅一个牛皮纸袋,并把刚刚拍摄的视频全都给了秦蘅。


        

见秦蘅不解,又补充道:“关先生说了,这个女人说她怀了秦先生的孩子,明显就是趁机浑水摸鱼的。如果你让她做羊水穿刺,她肯定会借口孩子怀的不稳拒绝。其实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秦先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想要确定这件事,就要等到她把孩子生下来。您下个月就满十八周岁,可以继承公司的管理权了。到时候您手里绝对拥有的股权就只有百分之三十,并不能和另外几位先生抗衡。但如果您能在下个月之前继承秦先生留给您的另外百分之十二股权,就可以以压倒性的优势来继承公司管理权。所以您不要跟她纠缠,也不要等她的孩子生下来再说。因为这段时间秦家另外几个人可不会闲着,到时候公司掌控在谁手里,可就不好说了。这里面有您需要的东西,您只要看了,这件事就会不攻自破。关先生说他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剩下的事就看您自己的了。”


        

根据华国的法律规定,有纠葛的股权会被司法冻结。


        

如果秦问这个时候冒出来的未出生的私生子来争财产,那百分之二十五未被分配的股权肯定会被冻结。


        

这样一来,秦蘅的手上就只有百分之三十,加起来不如他那几个叔姑多。


        

如果叔叔们和姑姑联合起来,反对他当总裁,那么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如果他成功继承到那和秦蓁平分的百分之十二点五的股权就不同了,到时候他的股权会碾压那几个人。


        

在这种私人企业里,股权享有绝对的决策权。


        

这件事也是刚刚秦蘅一直担心的,万一那百分之十二点五的股权出现了纠葛,后面的事他就会很被动。


        

有可能会被叔叔和姑姑架空,更会趁着他被架空的这段时间彻底掌控公司。


        

到时候如果他想重回管理层,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他接过那胖记者递上来的摄像机,不明白为什么关靖尧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他。


        

而此刻,装好游戏舱的关靖尧已经开始快乐打游戏了。


        

半个小时下来,他陷入了迷茫。


        

为什么这里的游戏……种类如此单一?


        

大致为射击类,棋牌类,休闲类,益智类。


        

说实话体验感非常好,射击的时候甚至有那种身临其境的体验。


        

但是谁他娘的想躺在这里玩沉浸式射击啊!


        

我的刺激战场呢?


        

我的和平精英呢?


        

我的英雄联盟和LOL呢?


        

再不济,你至少也得有几个大型联动网游吧?


        

然而什么都没有,他甚至不知道,这个游戏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其实是关靖尧不知道,在这个架空的小说世界里,这种游戏舱是为了方便老年人娱乐的。


        

知道真相以后,关靖尧也是流下了沉默的泪水。


        

那么好的游戏舱,竟然只是个老年机,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如果是在从前,他肯定就把这游戏舱退货了。


        

但是他看着游戏舱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外观,突然就萌生了一个想法。


        

像他这样死了丈夫的有钱阔少爷,除了骄奢淫逸还能干什么?


        

手里捧着小一个亿的资金,为什么不给自己搞点小玩具?


        

于是他点开了搜索引擎,找到一个排行靠前的招聘网站,发布了一则招聘信息。


        

“招网游前端开发,游戏程序员,游戏策划人员,3D美工……”


        

开发一个网游,需要的人才不少,其中设计又分为原画设计、游戏UI设计、游游戏动画设计。


        

程序员也分为好多种,这些人才都要招全了。


        

好在身为一个二十八岁社畜,关靖尧本来就是做经理人的。


        

发完帖子后,便开始有人给他打电话,想过来面试。


        

然而他连个公司门面都没有,怎么面试呢?


        

他的一个想法,便无形当中给准备当咸鱼的关靖尧找了好多事出来。


        

帖子都发了,总不能不面试,只能先找个写字楼了。


        

刚要下楼去找写字楼,瞬间他又反应过来。


        

我现在是个有钱人了,有钱人为什么要亲力亲为?


        

于是他便想找个助理,只是一时间不知道去哪里找。


        

就在他为此事发愁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他接起电话,一个敦厚的声音传来:“关先生,您交待的事我已经办好了。”


        

关靖尧想起来了,这是他随便找来的一个群演。


        

毕竟秦家的事解决起来有点麻烦,如果只是找记者,不需要这么复杂。


        

他昨晚写了一篇几百字的稿子需要背下来,思来想去,有经验的群演最合适。


        

事实证明,这位群演也没让他失望。


        

巧了,他刚好需要一个会办事的助理,便说道:“嗯,请问一下你什么学历?”


        

对方答道:“我……H大酒店管理专业,不过不重要,我基本没从事过相应的工作。”


        

关靖尧:“……你一个学管理的,为什么要去当群演?”


        

敦厚的男声道:“这不是做点小生意赔了不少,还欠了银行十几万。看您这边演一场戏给五千,我这个月的还贷就有着落了。”


        

关靖尧一听,这不正是自己需要的人才吗?


        

有句话叫尿急给人给递盆儿,他立即说道:“那我给你开一万五,你给我做助理怎么样?”


        

对面很显然是怔了怔,半天后才十分为难的说道:“老板,我是正经人……不过如果老板真的爱好特殊,我也不是不行……”


        

关靖尧:……


        

他深吸一口气:“是正儿八经的助理,一个月一万五,不是一天。”


        

对面快哭了:“老板,您别耍我,我不值一天一万五啊!这我还是有逼数的。”


        

关靖尧只得耐下心来道:“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小公司,缺一个管理人员帮我招聘员工。暂时我找不到合适的,你先帮我管着。毕竟你也是学管理的,还开过公司,这方面有经验。如果你觉得合适,就带着你的简历,到这个地址来找我。”


        

说着他便给对方一串地址,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关靖尧就觉得招的这个助理不靠谱,但是思来想去,自己弄这个公司也不是为了靠谱的,只是为了玩啊!


        

一想到这里,他瞬间就不纠结了。


        

反正手里大把的资金,往里扔个几百万,听个响儿也不心疼。


        

关靖尧的心情一下子又明媚了起来,一边吹着口哨下楼一边招呼着小工具人:“蓁蓁,你画画的怎么样了?爸爸下楼了,可以给爸爸看看吗?”


        

之前从来没有人关注的秦蓁终于在关靖尧穿进这本书里以后,得到了系统的早期教育。


        

虽然三岁才开始早期教育有点晚了,但也还来得及。


        

美术家教老师得体的对关靖尧笑了笑,说道:“蓁蓁很有天赋,第一次画就画出了非常不错的构图。”


        

关靖尧接过美术老师递上来的画,其实只是简单的房子花朵树木,但一个三岁的孩子第一次画就能画成这样,的确可以说是有天赋。


        

他忍不住也夸了一句:“蓁蓁画的真是太棒了!就是一个小画家啊!”


        

显然,很少被夸奖的秦蓁被夸的有点懵,他奶声奶气的问道:“是真的吗?”


        

关靖尧道:“当然是真的了!”


        

秦蓁高兴极了,蹦蹦跳跳的拿着画笔继续去画了。


        

这时,管家又走了进来:“关先生,少爷来了。”


        

关靖尧皱眉,怎么又来了?


        

他倒也不是不待见男主,主要是作为自己悲剧的源头,他着实有点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