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继承上亿遗产后豪门老公回来了 > 第29章 第 2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组战队, 对他来说其实无可无不可。


        

但是他知道,如果想把年轻人的游戏做下去,就要有适宜它的沃土。


        

让它成为一个主流的运动, 而不是非主流的网瘾少年活动。


        

那么把它正式化,就要有正式的东西来支撑。


        

恰好,我们关太太有的是钱。


        

不论是砸战队还是砸公司, 他都好不手软。


        

反正有秦氏源源不断的分红在, 没啥好心疼的。


        

而且他之所以帮秦蘅,也是在帮自己。


        

唯有秦氏壮大了,自己才有源源不断的分红, 越来越多的分红。


        

想到这里,关靖尧就更加觉得自己帮男主的行为是无比明智的。


        

小郭点头听着关靖尧的吩咐,等他说完才道:“好,我们已经收到七百多名玩家报名了, 几乎都是服务器排名前一千的玩家。”


        

关靖尧点头:“实在不行就新增区服,总下载量超过十万,就可以新增一条区服。”


        

小郭应声, 又听关靖尧道:“第一名的玩家可以拥有对战队的直接管理权,反正我也懒得管,就让他们自我管理吧!”


        

小郭笑笑,虽然老板说的吊儿郎当,她却从来不会轻视他的话。


        

老板看似随意的三言两语,往往蕴藏着很大的真理。


        

下放管理权, 不就是为了更好的收买人心吗?


        

她懂, 她都懂!


        

关靖尧:我是真的懒得管!


        

身边所有人都在自我pua怎么办?


        

这种情况属实是姥姥生了仨闺女, 根本没舅了。


        

但是问题不大, 这对关靖尧来说是好事。


        

只要他们不针对我, 我和他们就都是好朋友。


        

然而这世间是不可能所有人都成为好朋友的,就在参赛先手们逐一进场时,突然有人闯了进来。


        

那人指着这个会场吩咐手下的和道:“把这会场给我清空了。”


        

关靖尧:???


        

不是,你们是没打听打听我是谁,就进来闹事了吗?


        

我可是堂堂秦氏掌门人的小爸!


        

连我都敢欺负,不想活了吗?


        

他上前道:“你们都是什么人?这边的场地我们已经预定了,懂不懂规矩啊小弟弟!”


        

对方显然并不买他的账,说道:“肖氏租下了整个会展中心,包括这个展厅。”


        

关靖尧一听肖家,瞬间有点哑火。


        

因为如果有哪个家族可以和秦家相抗衡的话,那么也就只有肖家了。


        

而且肖家还和秦家不一样,秦家是正儿八经的商户人家。


        

肖家却是边缘产业上岸,行事作风经常游走在道德最低点。


        

比如余欧玩乐的那家名为皇城根的KTV,正是肖家的产业。


        

肖家一直在努力引诱秦家的二代犯错,即使不犯错,堕落下去也是一样的。


        

但秦家这些二代,从精英到废物点心全都不鸟肖家的人。


        

倒是余欧这个表兄弟,不小心被算计了。


        

但这也不能只怪环境,家庭教育的缺失也有一定的关系。


        

小郭一听对方这么说,立即上前去交涉:“但是我们已经提前三天预订了场馆,再说氛围什么的我们都布置好了,活动也马上开始,临时换场地根本不现实。”


        

肖家那个负责人还在继续嚷嚷:“那我不管,反正我们肖家包下的场馆里,不想看到有秦家的人出现。”


        

关靖尧一听,唇角立即勾了起来。


        

立即上前握住那个人的手说道:“这不是肖家二公子吗?好久不见,想不到能在这里碰到你,真是幸会幸会。”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肖西诚的弟弟肖西文,也是个张牙舞爪的家伙。


        

关靖尧却是笑的如沐春风般的握着对方的手,说道:“早听说肖二公子能文能武,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呐!”


        

肖西文一脸莫名奇妙的看着关靖尧,说道:“你他妈少拍马屁,你们秦家没一个好东西。”


        

不怪肖西文这么恨秦家的人,主要是秦问太狗。


        

狗到从小把肖扬冰揍到大,以至于在肖扬冰的嘴里,秦家没一个好东西。


        

所以他的两个儿子,也是对秦家同仇敌忾。


        

以至于逮着个机会就要和秦家的人作对,虽然经常输的掉裤子。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秦问死了。


        

秦家最让肖扬冰忌惮的人死了,怕是这人已经拉着两个儿子喝了好几通大酒了。


        

这也可能正是肖西文这个上窜下跳的家伙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原因。


        

否则如果是从前,别说肖西文,肖扬冰都不见得敢过来碰关靖尧。


        

关靖尧仍然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二少消消气,你看我们要不去茶室聊聊?”


        

肖西文嗤笑一声,显然是没想到这个昔日趾高气扬的秦家主夫竟然对他如此笑脸相迎。


        

以前每次见了他都仿佛一个矜持优雅看上去就很贵的水晶花瓶。


        

摆在厨窗里,秦问那把剑旁边。


        

秦问确实有艳福,这个男人好看的让人哪怕多看两眼就能深陷其中。


        

而且这个男人比他也大不了多少岁,秦问真是老牛吃嫩草。


        

肖西文甩开关靖尧的手,耳朵却已经涨红了,虚张声势道:“去什么茶室!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少跟我在这里拉拉扯扯。”


        

说完肖西文下意识的蹭了蹭手,操,这个男人手真软。


        

关靖尧清了清嗓子,说道:“二少,有些话当着外人的面谈,就不太好了吧?”


        

肖西文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就跟着关靖尧走了。


        

心里还在骂骂咧咧,难怪姓秦的被这个男人勾的魂不守舍,一句话就能把人魂儿给勾没了。


        

关靖尧心里也骂骂咧咧,真他妈的晦气,淫者见淫!


        

不过他正有计较,还不想跟肖西文一般见识。


        

肖家在原著里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正是男主受的仇家。


        

原著里没有仔细的介绍肖家到底和小轩有什么仇,但看那让对方不死不休的态度,大概是不共戴天的吧!


        

更何况肖家所经营的产业有很多也是灰色边缘地带,什么KTV,夜总会,歌舞厅。


        

这些产业来钱很快,但是在这些产业的遮掩下,也非常容易产生一些不法勾当。


        

这些东西管理起来很难,肖扬冰又是属狗皮膏药的。


        

仗着自己有正规的营业许可,哪怕是查到什么不好的东西,也都甩锅给那些客人了。


        

他们自己在我的地盘搞这些事,我根本就不知道。


        

找不到关键性的证据,警察也没办法定案。


        

甚至肖家还和一些关键位置上的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总之水深的不可测量。


        

不过有一点关靖尧是知道的,就是肖家一直企图彻底转正。


        

他们也不想经营这些产业,应该是想摆脱幕后的人吧!


        

但就凭肖扬冰那两下子,根本不行。


        

否则也不会一辈子都生活在秦问的阴影下了。


        

他讨厌秦问,却又不得不承认秦问牛逼。


        

在关靖尧的带领下,肖西文和他一起来到了茶室。


        

小郭端了茶水进来就出去了,却没敢走远,悄悄在不远处听着动静。


        

万一老板受欺负了,她人高马大的也能进去保护他。


        

然而茶室里却一直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只听关靖尧叹息道:“真是人走茶凉,自从秦问死了,我的日子是越来越不好过了。被逼着脱离了秦家,还退出了董事会。更离谱的是,他们连小蓁的分红都因为一些纠葛冻结了。我就不明白,秦问生前他们表现的倒是像个人,为什么秦问一死他们就恨不得我也死!”


        

说完关靖尧喝了口茶,显然十分气愤。


        

肖西文是个二愣子,他当然听说了关靖尧的事,也知道他和秦家脱离了关系。


        

但没想到竟然是被人逼着脱离的,那就真的是和秦家分道扬镳了?


        

他虽然是个二愣子,却自以为很聪明。


        

心里想着,既然关靖尧和秦家分道扬镳了,是不是表示可以利用他一把?


        

关靖尧还在大吐苦水:“这不,我自己都跑出来创业了。你看二少,我……一个丧夫的柔弱男人,从前也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赚点小钱不容易,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怎么样?以后如果有赚钱的项目,只要二少感兴趣,我一定给您牵线。”


        

肖西文却十分瞧不上他,毕竟草包美人名声在外,他哪是个会赚钱的,会挥霍还差不多。


        

于是他抖着腿乐呵呵道:“关先生啊!不是我心狠,实在是我们立场不同。虽然你脱离了秦家,但你毕竟出自秦家,还有个儿子是秦问的种。怎么说呢,你得有足够的理由让我信任你才行吧!”


        

关靖尧假装听不懂:“二少这是什么意思?”


        

年轻的肖西文还是太嫩,一下子就掉进了关靖尧的陷阱,开口道:“就是说……事儿吧!不能那么简单的成,咱得有诚意。您也是在秦家呆了那么多年,还是在这么关键的财务部,总得听到点关于秦家的内部机密吧?”


        

踩坑了不这是?


        

关靖尧十分为难的说道:“唉,二少,你非得这么逼我吗?”


        

肖西文却道:“反正秦家都这么对你了,你有必要对他们忠心耿耿吗?”


        

关靖尧沉默了片刻,仿佛下了莫大的决心,说道:“好,但我也不知道消息的真假。只能说,我是在问哥生前听他说过的。是真是假,还得需要你们自己去探查。”


        

肖西文眼睛瞬间亮了,如果他能探查到秦家那边的机密,他爸和他哥一定会对他刮目相看的。


        

于是立即追问道:“哦?是什么事呢?”


        

关靖尧开口道:“问哥生前,曾和项目经理谈到过北城那片厂房的事。早年的钢厂,后来废弃了。市里要整改,那可是个大项目,如果提前把地拿到手里……”


        

那就砸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