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继承上亿遗产后豪门老公回来了 > 第73章 第 73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非常神奇, 收到这条信息后,关靖尧的情绪瞬间就没那么燥郁了。


        

但他又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自己现在变的这样黄, 这样不好。


        

可是反过来再想一想, 身为一个有着正常需求的成年男性,变黄是不是很正常吗?


        

他反复的看了那句话好几遍, 趴在柔绵绵的大床上睡着了。


        

结果这一晚上就一直在做春.梦, 那种晚上睡觉□□醒好几次的梦。


        

此时的他尚不知,未来的日子, 像这样的生活是常态。


        

边境某不知名小岛,简陋的渔村里, 秦问和黑风熬的双眼通红。


        

本以为这次蹲守又要扑个空时,黑沉的夜色里, 那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终于出现了。


        

秦问戴着夜视镜,猛然踹醒了轮班睡觉的黑风, 压低声音道:“兄弟, 大鱼进网了。”


        

今天晚了逮了这条大鱼, 就可以回去睡老婆了!


        

嘿嘿,与其等他让别人绿了我, 我还不如绿了我自己。


        

反正他还挺喜欢我造的这个人设, 等他不喜欢了, 我再换一个别的人设。


        

刚才还在沉睡的黑风一听到秦问叫自己,瞬间清醒了。


        

他手里按动着扳机, 问道:“是海蛟?”


        

秦问答道:“是, 这可是条大鱼, 我们俩前后包括。”


        

黑风道:“问哥别莽, 先通知白龙, 这孙子贼的很,可别让他跑了。”


        

秦问嗤笑一声:“那是他没遇上问哥我!这回指定跑不了。”


        

说着他便悄然起身,无比灵活的翻过墙垣,在夜色的遮掩之下,朝着那灯火昏黄的小屋内走去。


        

海蛟是L线上的中心人物,他是诨名是海蛟,但他还有个别称叫清道夫。


        

清道夫的作用,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会清理掉一些没用的人。


        

其实这也算他们做的一个局,这个局是那位L先生主张做的。


        

说起来他的做事风格有点铤而走险,但也确实很有用。


        

早先L让他们把上次抓到那只小毒虫招供的假消息放了出去,果然没过多久,L线上的人就让人出来清理那小毒虫的家人了。


        

小毒虫只是海蛟的副手,早先也会跟着海蛟去做清理工作。


        

谁料,如今被清理的变成了他。


        

本来海蛟做事是非常谨慎的,而且手起刀落,从来不留任何痕迹。


        

如秦问所说,那是因为他没遇上秦问。


        

就在那大斧头即将落到木床上那对母女的头上时,秦问飞起一脚将海蛟手里的斧头踢落在地,再旋身一个侧踢踹到了海蛟的胸口上。


        

海蛟后退,撞到了桌角,传来一阵沉闷的吭声。


        

秦问又是一个旋踢,结果被海蛟躲开了,这一脚踢碎了那个木板桌子。


        

打斗期间,床上的那对母女被惊醒。


        

小女孩的尖叫声不绝于耳,秦问只觉得耳朵根子生疼。


        

好在黑风过来支援了,他转移了那对母女,让他们躲到了厢房里。


        

回来就看到卧室里在秦问和黑风两人的缠斗下已经一片狼藉,碎裂的物品满天飞了。


        

海蛟几次企图逃跑,都被秦问用十分刁钻的角度拦了回来。


        

但这只蛟的武力值不低,秦问已经是近身格斗里最彪悍的存在了,海蛟却仍然不落下风。


        

奈何这里空间太小,根本没办法掏枪。


        

黑风刚要上前帮忙,秦问终于一脚将海蛟从那木屋里踢了出来。


        

整面木墙都被踢碎了,木屋摇摇欲坠,在秦问上前把海蛟擒住的时候,木屋轰然倒塌。


        

紧接着,警车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海蛟不愧是最狡猾的大毒虫,他竟然还能趁着警车包抄秦问放松警惕的时候反击。


        

一根尖利的木刺刺入秦问的肩膀,血花飞溅的同时,秦问却同时将那木刺从肩膀上拔了出来,用力惯入了海蛟的手背。


        

秦问咬着牙压制住海蛟:“你爷爷我这辈子打架还没输过,想再试试吗?”


        

黑风拔枪上前抵住了海蛟的后脑勺:“老实点儿,否则一枪崩了你。”


        

不远处,有士兵跑过来用手铐铐住了海蛟。


        

黑风却看着秦问狰狞的伤口问道:“怎么样?这伤口太深了,快去医院。”


        

秦问嘶了一声,本来没觉得有什么,这会儿真是钻心的疼。


        

他稍微活动了一下,摇头道:“皮外伤,没有伤到筋骨。”


        

从前出任务的时候他也是常年带伤,身上的伤疤数不盛数。


        

后来见黑风整容,竟然把身上的疤整的平平整整。


        

秦问臭美,也跟着把疤都除掉了。


        

有随行的队医上前来给秦问包扎伤口,一看那伤口立即把他骂了一顿:“这至少得缝七八针!包扎什么包扎,快去医院缝上!”


        

没办法,秦问只得去了这小岛上的一家卫生所。


        

因为缝针的技术欠佳,他又执意不让打麻药,导致实习生有点紧张。


        

结果缝了十三针,伤口还没对齐。


        

秦问快愁死了,就这还不如不缝,得落多大的疤?


        

但是男人有点疤也没什么,挺酷的,他这样自我安慰。


        

就是不知道我老婆会不会嫌弃,如果他嫌弃,那我就等拆完线以后去整掉。


        

两人处理完伤口后也没有多做停留,而是马不停蹄的回了驻守地。


        

但他们也知道,海蛟会连夜受审,恐怕短时间内见不到人。


        

秦问也知道,黑风想从海蛟身上了解的线索。


        

海蛟是L线上的重要成员,他身上有多少线索是可想而知的。


        

说不定,当年负责关押小玄的人就是他。


        

他是清道夫,也负责一些看守和交易上的工作。


        

秦问拍了拍黑风的肩膀,说道:“别紧张,肯定能审出来的,相信我们老东家的实力。”


        

黑风点头,说道:“如今不论是任何结果,我都能接受了。”


        

天光未亮,黎明前还有一段黑暗。


        

H市的风平浪静,却与第九区那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关靖尧这两天吃的香睡的好,心情平静,幸福感也处于一个稳定的状态。


        

好像有人说过,只要不搞对象就一点逼事儿都没有。


        

确实,男人只能是他的X工具,不能引起他的悲喜。


        

这两天他也检讨过了,因为一个趁手的大(划重点)工具人而心情低落是不值当的。


        

他有帅气的好大儿,可爱的小儿子,美人轩哥和小美人小箖。


        

此生拥有了那么多好看的人儿,还要什么自行车?


        

想要好工具,日后应该还会有很多。


        

想通了这个道理,关靖尧很快就快乐了起来。


        

周末,他便带着一大一小两个美人去做体检了。


        

然而一早起来,轩清箖就有点流鼻血,虽然流的不多,但是断断续续一直止不住。


        

关靖尧看到这个情况就觉得不太妙,他立即去扒拉轩清箖的衣服,果然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些小小的青紫痕迹。


        

这些痕迹很有迷惑性,因为陷入热恋中的人,很有可能会忽略。


        

有可能会被当做是亲密行为时留下的,从而不当回事儿。


        

关靖尧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旁边秦蘅帮他擦着鼻血,也是万分焦急:“难受吗?”


        

轩清箖却觉得大家在大惊小怪:“开春回暖,上火是正常的,别担心。”


        

轩逸之眉心微蹙,说道:“还是听你关叔的,今天赶快去做个全面的体检吧!”


        

本来也已经安排好了医生,众人便浩浩荡荡朝医院赶去。


        

秦蘅一开始并没打算跟过去,毕竟他有不少工作。


        

只是例行体检,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谁料小竹子却开始流鼻子,毕竟孩子以前从来没流过鼻血。


        

少年霸总也是着急了,便跟着一起去了医院。


        

轩清箖头疼道:“你们不用都跟过来,我觉得我应该没什么事啊!”


        

毕竟他吃的好睡的香,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秦蘅却没有半点要放心的意思,因为他总觉得心里隐隐不安。


        

结合前面关叔让他做的事,少年男主突然就开始担心了。


        

但他又不能问,毕竟没有人可以未卜先知。


        

众人来到医院后,秦蘅立即让大秦私立医院的院长给轩清箖和轩逸之安排了体检。


        

第一个项目就是抽血,查血气和血常规,以及凝血状况。


        

反正血液相关的,关靖尧让他们全都查了。


        

还有脏器相关,心肺肾,还有轩逸之的腿。


        

做检测的全是院长的心腹,检测结果也不会对外公布。


        

忙碌了整整一个上午,才把那些要查的项目查完。


        

但是等体检报告还要等上两个小时,毕竟分析体质也需要时间。


        

在等报告的间隙,轩清箖还心大的和秦蘅打了几局游戏。


        

这会儿他已经不再流鼻血了,但鼻子里仍然塞着一团纱布。


        

由于模样过于可爱,关靖尧还忍不住给他们拍了张照片。


        

中午他们在医院附近吃了点东西,下午再回去的时候,体检报告终于出来了。


        

然而院长却把他们请进了办公室,这隆重的态度,又让轩逸之捏了一把汗。


        

可能院长是为了缓和一下气氛,首先对轩逸之道:“轩先生您的身体没有什么异常,血液分析也都正常。”


        

正常,就表示他血液里的余毒已经完全清理干净了。


        

毕竟花了大半年的时间,阿尧果然医术了得。


        

院长又看了一眼轩清箖,说道:“比较复杂的是……小轩同学。”


        

轩清箖以为自己血液里还有余毒,便想着自己晚点和秦蘅谈谈,告诉他自己的过往。


        

却听院长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根据血液分析报告来看,他的白细胞计数增高,凝血异常以及上腹部有明显包块,所以……小轩同学很有可能是慢性髓性白血病。”


        

轩逸之猛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踉跄着上前走了两步,焦急问道:“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