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继承上亿遗产后豪门老公回来了 > 第86章 第 8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问拉住老首长的胳膊, 问道:“真的是汀欢?”


        

老首长见他这样激动,立即问道:“你是有什么办法吗?”


        

随即又摇了摇头,说道:“这不太可能, 毕竟汀欢吸食半年就有可能在身体里产生毒素。而每半年的寿命减少三年, 吸食十年以上, 几乎就是时日无多了。更何况海蛟中的毒可是以千倍的剂量, 虽然水稀释了, 崔吐了,血液也透析了。也因为时间短,吸收量并不是特别高。但是……这是公认的无治疗方案的毒素, 怎么可能有办法。”


        

秦问的脸上却仍然透着激动的神色,说道:“如果您信任我,就把他交给我。不要经由任何人的手,我和黑风把他带回去, 您就对外公布他死了。”


        

他有预感,那只黑手又伸进来了, 而且对方的职位不低。


        

秦问道:“只有这样, 才能让L线那边, 以及有可能存在的内鬼放松警惕。”


        

关于秦问回来这件事, 哪怕是组织里面也很少有人知道。


        

老首长更是很注意这件事的保密性,没有对外公布。


        

既然秦问想私下处理这件事, 他自然乐见其成。


        

只不过, 他还是有些怀疑道:“那种毒素真的能被清理?我们的部队总院也研究了二十年了,汀欢出来, 我们就开始研究。但是一直未能成功,这种毒素破坏脏器以及血液系统,会让人体系统全面衰竭。海蛟现在是植物人状态, 你确定还有救?”


        

秦问道:“是不是有救,还得先问问那个神医。我亲眼所见,他彻底清除掉了一名身上有十年余毒的病患。老首长,他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


        

严硕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就交给你了,也代我谢谢那位神医。”


        

秦问点头:“您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结果就听到手机叮咚一声响,他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只见是黑风发来的一张照片。


        

秦问打开照片,竟是关靖尧和一群小美男聚餐的照片。


        

照片里他左边搂着一个将近一米九的混血系小帅哥,右边搂着一个清秀系小帅哥。


        

唇角露出了十分满足的笑意,简直将花天酒地诠释的十分完美。


        

秦问:……


        

他瞬间觉得自己头顶的色号更深了一度,已经从嫩绿变成了草绿色。


        

首长这会儿转身去处理那件事了,秦问的唇角却在风中凌乱。


        

黑风凑了过来,说道:“我老婆说,小嫂子每天都和不同风格的小帅哥约会,过的可潇洒了。”


        

秦问:……


        

黑风又道:“我老婆还说,小嫂子说想找个年轻一点的,太老了硌牙。”


        

秦问:……


        

黑风还道:“我老婆又说,小嫂子最近喜欢十八九岁的那种,又乖又听话。”


        

秦问听不下去了,转身就去找楚西风,把人拽住就问:“我的人设什么时候搞好?”


        

楚西风有点懵逼,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说道:“这……这就好,问哥你再等等撒。”


        

秦问道:“年纪要小,最好二十岁左右,我要当小鲜肉。”


        

楚西风看着秦问那一身硬邦邦的肌肉,叹了口气道:“问哥,不是我打击你,你这身肌肉就不像二十的,三十的还差不多。”


        

秦问道:“肌肉不脱谁知道?我这脸还算有欺骗性吧?”


        

楚西风想了想,说道:“是还算有欺骗性,但人家现在的小鲜肉都是皮肤白嫩嫩的。问哥你风吹日晒的,有点太黑了。”


        

秦问也很头疼,最近他在外面跑,确实黑了不少。


        

楚西风见他真的想要年轻一点的人设,便给他指了条明路:“哥你去做个热玛吉吧!当然这个不能立竿见影,您可以先做个皮秒,这样皮肤就可以变白。再做个光子嫩肤,可以让皮肤变嫩。当然为了保持皮肤湿润,您需要及时补充水光针。”


        

秦问:……


        

这他妈都什么跟什么,这小楚怎么什么都知道?


        

身为组织里的旦角儿,他当然要对这些让人变美的东西深入了解了。


        

楚西风又提醒道:“不过问哥我还要提醒您,要白而不娘,嫩而不妖。否则,跟骚零又有什么区别?您要阳刚里透着俊美,man中又透着秀气。”


        

秦问:……


        

他按了按太阳穴,只觉得追老婆这件事为什么比执行任务难那么多。


        

但是他必须得回去了,哪怕是被老婆削死,也必须要直面他的怒火。


        

毕竟海蛟的事,他还需要老婆的帮助。


        

海蛟的事,老首长已经立即启动了流程。


        

他亲自让心腹院长宣布了海蛟的死亡,并连夜将尸体捐了出去。


        

捐出去的尸体只是从太平间里找来的无人认领的,形貌相近的无名尸。


        

而真正的海蛟,却连夜被秦问和黑风带走了。


        

而且他也没敢有组织上的飞机,而是让轩逸之借调了关靖尧的私人飞机。


        

关靖尧十分丈义的连问都没多问一句,大手一挥就随他拿去用了。


        

次日凌晨,秦问所乘坐的飞机连夜降落在了H市的机场,有专门的同志去接应了他们。


        

轩逸之亲自去迎接了他们,并提前和梁院长那边通了气,会接一个特殊的病人过来。


        

这件事是由秦蘅签字的,还给了一个绿色通道。


        

听到轩逸之说事情非同小可的时候,秦蘅就知道肯定和他们正在处理的那件事有关。


        

因为他爸原来的特殊身份,所以秦蘅也是早早的接触了这些事。


        

所以做起来也算得心应手,没有丝毫的大惊小怪。


        

毕竟是原文男主,也是见过大世面的。


        

但为了避嫌,他并未出现。


        

而且这件事是机密,就连梁院长也没有出面,只能由轩逸之全权负责。


        

好在那边跟过来的几个人都很得用,秦问和黑风也布置的有条不紊。


        

直到把海蛟真的送进了这边的专人ICU,众人才总算松了口气。


        

同一时间,第九区公布了海蛟的死亡通知。


        

第九区也开始大张旗鼓的全区上下搜索内鬼,包括所有内勤与外勤人员。


        

老首长大发雷霆,据说摔了好几个杯子,全区上下噤若寒蝉。


        

这也的确成功的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L线上的人也的确都以为海蛟死了。


        

毕竟那样的剂量,别说一个人,一头大象也挂了。


        

奢华的客厅里,中年男人指着那箱子里的金条说道:“这是最后一次了,别再指望我帮你们!”


        

对面的人却仍是态度极好:“我们一直以来不都是互帮互助吗?”


        

男人冷笑了一声:“别把话说的那么好听,当年如果不是……”


        

男人收起话语,知道如今说什么也晚了。


        

他问道:“你们说过,会给我他的下落,那人在哪里?”


        

对方却并没有要告诉他答案的意思:“我只能保证,他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而且他当年发烧烧的头脑不是很灵敏,一个蠢货,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不过是一个被养废了的漂亮花瓶,L线上的人也从来没把那个人放到心上。


        

也只是关注了一段时间,便没有再关注。


        

男人有些愤怒了:“你们说过,会把他的下落告诉我。”


        

对方拿出一张照片,递到了他的手里:“这是五年前拍的,他大学毕业。怎么样?和你印象里长的不太一样吧?倒是集齐了他双亲的所有优点,漂亮极了。可惜,一朵鲜花,掉进了烂泥里。哦,顺便一提,他后来嫁的人,先生可能会感兴趣。”


        

男人接过照片,同时在青年的脸上找到了他大哥和那个男人的特点。


        

然而那个孩子却长成了自己的模样,并没有特别像大哥,也没有特别像齐思旻。


        

男人盯着那张照片,直到对面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才回过神来。


        

他把照片夹进了书桌上的相册里,神情开始若有所思起来。


        

第二天,关靖尧的住处,他照例在床上打滚晒太阳。


        

偶尔处理几个邵斌斌发过来的问题,多数时间都在打游戏和插科打诨。


        

他知道轩逸之这两天在忙,他一瘸一拐的,还在跑这些事。


        

真怕他摔一跤,不让人省心。


        

就在他要给轩逸之发条信息的时候,又有一条好友验证发了过来。


        

他刚要忽略,就看到了特意拍的十分醒目的一张帅脸。


        

关靖尧:……


        

同样的套路用两回,我就这么傻到让你说钓就钓?


        

关靖尧把那微信截了个图发给了轩逸之,问道:“是不是秦问。”


        

轩逸之截图了三人在群聊里的信息,回答道:“是。”


        

关靖尧发出了一声感叹:“傻逼。”


        

轩逸之一夜未睡,说道:“你要不想理他就忽略,或者拉黑。”


        

关靖尧其实也是这么想的,他刚要把秦问拉黑,却是眼睛一眨,嘿嘿笑了笑,通过了他的好友请求。


        

秦问也是有点懵,想不到真的这么轻松就加上了?


        

他试探着给关靖尧发了条信息,结果关靖尧没回。


        

于是求助于旁边的轩逸之:“小玄,你能帮我约你嫂子出来吗?我有事找他。”


        

轩逸之的轮椅转了一圈,十分无情的拒绝道:“队长,这件事你还是自己处理比较好。”


        

秦问:……


        

轩逸之又道:“你应该知道他手机号吧?再说,海蛟的事是正事,我想阿尧是个拎得清的人。不如你直接给他打个电话,直接跟他说有重要的事情,把他约出来谈谈不就好了。”


        

还在床上咸鱼躺的关靖尧刚要把秦问这个微信改为深度按摩1号,就看到有个电话号码切了进来。


        

电话号码有点熟悉,但是并没有备注,关靖尧接了起来,就听有个委屈巴巴的声音喊了他一声:“老婆,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