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继承上亿遗产后豪门老公回来了 > 第155章 第 155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问都觉得自己和社会脱节了, 他捧着几个盲盒研究了半天,问道“就这个东西,哪儿来那么大魔力?”


        

果然代沟这个东西是存在的, 这也是秦问第一次觉得自己老了。


        

轩逸之却接受了, 他连开了七个了,开出了两个七秀,三只小白羊, 还有一个小秃子。


        

结果还是没开过瘾,又把秦问手里的那几个抢过来开了。


        

最后还是没能集齐五大门派,缺一个万花谷。


        

关靖尧看着他愁眉苦脸的模样就嗤笑了一声“开盲盒就是个无底洞, 这东西怎么集齐啊你说?你现在确实有五大门派了, 可是五大门派又分别有四种体型,两种功法。拿万花谷来讲,花间游和离经易道的外观也是不同的。而万花谷也和其他门派一样, 有成男成女萝莉正太四种体型, 是不是表示单单万花谷这一个门派你就要集齐八个不同的人偶?”


        

轩逸之傻眼,算起来一个盲盒不算贵,活动价499元一个。


        

但是一个门派集齐八个,四舍五入四百元。


        

五大门派,买齐了就是两千元。


        

但这是盲盒啊, 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会买到哪个。


        

像他刚刚开了足足十个,才开出四个不同的人偶, 脸实足够黑的。


        

如果想集齐五大门派,怕是确实跟无底洞差不多了。


        

轩逸之抬头仿佛看鬼一般看向关靖尧“阿尧,你那是人脑吗?是怎么想出这种方法来的?”


        

关靖尧坦然承认“我倒也不必居功, 我说过, 我所推行的东西都是经过市场验证的, 也就是说这都是别人走过的路了。”


        

秦问也明白了,原来老婆是在复刻别人的成功模式。


        

但成功模式虽然可以复刻,成功却是不能复刻的。


        

他相信在他原来那个世界,肯定也有很多别的成功模式,他老婆选的却都是能在现在这个世界里能轻易成功的。


        

只能说明他眼光独到,每一步都能吃准商机。


        

现在年轻人里最火的就是盲盒了,好多论坛都在讨论。


        

甚至好多小朋友想要的新年礼物都是盲盒,有的甚至以集齐全套为荣。


        

好在关靖尧也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奸商,他甚至友情提醒小朋友们,不必为了买到某一款而不停的购买,可以用自己多余的和别人换。


        

如果能换到,就等于是省了一个盲盒的钱。


        

因为官网上的这一提示,还开通了官网保障交换论坛,关靖尧还被称为良心商家。


        

秦问看的唇角直抽搐,就这样赚你钱不含糊的良心商家?


        

好吧,他确实还算有良心,毕竟赚钱也是为了救人。


        

第一笔资金到账后,他瞬间就转了一笔六千万的资金给轩逸之,投入到了医院的开设中。


        

首个分院就选在了京城,并由蒋信年牵头,让他出面选址。


        

蒋家在京城商圈还算是比较有份量的,好歹得找个东道主,也算是个靠山。


        

关靖尧的建议是让蒋信年带上小可爱林翰墨一起去转转,宋女士的抑郁症也需要多散散心才能得到缓解。


        

京城是人文的殿堂,宋女士也是个文艺女青年,此行肯定可以好好放松一下。


        

再加上蒋信年可是出了名的会讨中老年阿姨的欢心,他这个特点就好像是专门为宋女士量身订制的,每天都哄的宋女士欢天喜地。


        

蒋信年还有点奇怪,宋阿姨多开朗大方的一个人啊,怎么会有抑郁症呢?


        

了解过以后才知道,原来抑郁症可能并不像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样。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宋妍华半夜在走廊里游荡,莫名奇妙的蹲下来捂住脸哭了半天。


        

他这才知道,原来这就是抑郁症。


        

从小乐天派又是个小话痨的蒋信年,对付精神抑郁的阿姨十分有一套。


        

他当时假装什么都没看到,而是弄出了点动静。


        

宋妍华的性格和她的儿子一样,十分担心自己的情绪会影响到别人。


        

所以她一听到动静,便瞬间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然而蒋信年却另辟蹊径,扑到她怀里哭了半天,哭他死去的外婆。


        

但他外婆死的时候都九十多岁了,结果宋妍华就反过来安慰他,讲了一堆人生的大道理。


        

最后蒋信年就眨着眼问她“阿姨,您说亲人最希望的是你幸福快乐是吗?”


        

宋妍华笑答“当然了,他们虽然不在了,但还会在天上看着你。如果你不快乐,他们也会伤心难过的。”


        

蒋信年一笑“是啊阿姨,您的亲人也在天上看着您呢,您也要幸福快乐。”


        

宋妍华怔愣住,她是万万没想到,原来这孩子用心良苦,为的竟是安慰她。


        

这时楼上传来一个软绵绵的声音“小年哥哥,我睡不着,你为什么还不回来陪我?”


        

蒋信年无奈,只得说道“阿姨,你早点睡,我得去哄墨墨了。”


        

宋妍华看着两边哄的蒋信年,突然觉得人生好像也还是充满希望的。


        

嗯,她很满意墨墨这个男朋友。


        

如果他们以后结婚,再生一两个孩子,是不是自己也可以成为外婆了?


        

宋妍华的唇角扬起,被匆忙下楼来找她的林松儒一脸焦急的拉住了手“你吓死我了,我醒来发现你不在身边,吓的我魂都快飞了。老婆,你还好吗?”


        

宋妍华摇了摇头“老公我没事,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想不开了。我会珍惜我们的生活,我还想看墨墨结婚生子呢。”


        

林松儒十分意外的看向宋妍华“真……真的吗?你以后不会再想不开了吗?”


        

宋妍华保证道“不会的,一定不会了。而且我报考了京城分院的中医堂,我想做点有用的事回报小年和关医生。是他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也是他们给了我活下去的希望。尤其是小年,我也能感受出墨墨对他的依赖。老公,我们去蒋家提亲吧?”


        

林松儒当然也想去蒋家提亲,但他却是尴尬一笑,说道“老婆,你知道蒋家是什么门第吗?他是蒋盛麟的儿子,金麟商贸的大股东。而且是传统大家族,祖上还是皇室贵族。虽然我们家里也勉强算是文艺世家,却是没办法和蒋家这种门第相提并论的。”


        

还有一个问题林松儒没说,墨墨的心智相当于十二三岁的少年,这种情况下,怎么向蒋家提亲?


        

哪怕蒋信年再喜欢他,怕是蒋家这样的门第也不会同意。


        

然而宋妍华却并不担心,她笑了笑道“可我觉得小年他不是看重门第的人,而且他向我保证过,会一辈子对墨墨好。”


        

林松儒也很看中蒋信年,当然相信他的真心,担心的也不过是蒋家这样的家族。


        

听说京城的大家族都很传统,规矩又多,不知道墨墨能不能应付得来。


        

关靖尧要是知道他们的顾虑,一定会让他们宽心的。


        

因为原著里的蒋信心直接带着林翰墨去扯了证,直到孩子都生了,才被蒋家勒令回去完婚的。


        

他俩的结局是最好的了,美满又幸福。


        

第二天蒋信年就带着关靖尧给他的任务,以及九名中医堂出来的优秀学子,踏上了前往京城分院的行程。


        

同一时间,关靖尧难得的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还一下子就是八家。


        

这让方寸的总部第一次热闹非凡,可以说是人来人往,摩肩接踵。


        

记者们扛着□□短炮,都为了一睹方寸这位商业精英的风彩。


        

除了记者之外,还有不少慕名而来围观的商界成功人士。


        

最近方寸真的风头十分火爆,几个项目都是大赚特赚。


        

尤其是新年活动盲盒喜乐汇,短短几天的功夫就破了三亿,咱也不知道人家怎么破的,比最火爆的贺岁片票房也不遑多让了。


        

场中偶尔也有交谈声,不过在场的都是成功人士,就算有交谈也是礼貌又谦逊。


        

“原来方寸背后的老总不是邵总吗?”


        

“肯定不是的,邵总一直说他是使唤丫头拿钥匙,替别人当家的。”


        

“也不知道是哪位新贵?”


        

“我猜应该是某个家族的吧?如果是新贵,那确实太了不起了。”


        

“这种手笔,年龄应该不小了,而且必然有铁血的手腕。”


        

“盲盒这个我是真的佩服,我家闺女压岁钱全花这上面了,为了集齐一套七秀扇舞天团花了好几万,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花出去的。”


        

“其实不用这么花,她可以用自己多余的在论坛上和别人交换的。”


        

“哦?裘总一看就是有经验啊?”


        

“别提了,我女朋友天天折腾这个,虽然也花不了几个钱,但我是真佩服方寸。”


        

……


        

众人交谈间,不远处的半圆形会场中便传来了小小的喧哗。


        

正在交谈的众人立即收了声,朝会场中看了过去。


        

记者们也是举起了□□短炮,准备大杀菲林。


        

便看到邵斌斌那个胖子真的仿佛大少爷身边的小丫鬟一样,满面笑容的引着一个穿着一身淀蓝色西装的青年朝这边走了过来。


        

哪怕是从远处看过去,青年也是形貌昳丽,姿容俊美。


        

那身淀蓝色的西装仿佛合着他的身材剪裁而成,更是勾勒的他身形挺拔而秀逸,果然吸引了场中所有人的目光。


        

这时,突然有个人开口道“我怎么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


        

有人附和着问道“哦?这样的青年才俊,萧总认识?”


        

被称为萧总的人眼睛微微眯了眯“他……他不是秦家那个继室,关靖尧吗?”


        

虽然他只见过关靖尧两三次,但他的废物之名远播,可以说是圈内无人不知。


        

如今却为何摇身一变,成了年轻有为的新贵?


        

然而被他强行拉来见世面的儿子却突然兴奋 的摇手嚷嚷起来“关叔关叔!关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