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继承上亿遗产后豪门老公回来了 > 第183章 第 183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然而那个微不可查颤抖由于过于细微, 并没有被值班医生所发现。


        

之前那个看管仪器医生因为生x器问题休息了,现在换成了穿西装套裙女医生。


        

她听到波动后也只是查看了一下病人生命体征,随即继续忙碌自己工作了。


        

植物人仍然安安静静躺在那里, 仿佛刚刚那个波动只是一次异常。


        

这边关靖尧却啧了一声,说道“好巧啊, 你也来撒尿?”


        

对面青年正是严思, 关靖尧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去投奔翟家。


        

严思看到关靖尧,眼睛里火仿佛要喷出来了,他上前一步道“你以为自己装作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样子, 就可以弥补你对别人伤害了?”


        

关靖尧看向严思表情仿佛是在看傻逼, 哦不, 他本来就是傻逼。


        

那个人找棋子就喜欢找这种没啥智商还好控制, 想想自己仿佛和傻逼也讲不通道理。


        

便叹了口气, 对他说道“你鸠占鹊巢二十年,是不是该还回来了?”


        

严思听到他这话以后, 瞬间心里一个咯噔。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却听关靖尧又说道“别总是占着别人东西,如果有一天严炎真回来了, 你岂不是更尴尬。不是自己别觊觎, 小孩子都懂道理,你怎么就是不懂?也罢,我又不是你爸妈,没道理教你这些。”


        

说完关靖尧转身, 懒得再理他。


        

严思投奔翟家虽然很意外,但也是情理之中事。


        

他过惯了荣华富贵, 自然没办法再过普通人生活。


        

翟家刚好是和他们同一阵营, 他去投奔自然无可厚非。


        

而且看他衣著打扮, 以及和翟望春暧昧关系,大概率是个床上用品。


        

不聪明又长还算有模有样,好像除了这个作用也没有别用处了。


        

谁料严思却又大声对他嚷嚷道“你要不要打个赌,最后赢人肯定是我,你会输很彻底。”


        

关靖尧连头也没回,直接道“行,我拭目以待,可以了吧?”


        

有些人总觉得自己路是对,世间万物自有其真理,不识善恶者还敢妄言胜败。


        

看着严思,关靖尧只能想到一个词执迷不悔。


        

但是他成长在那样环境里,他父亲又一直给他灌输那样思想,也确实不能指望他领悟能力有多强。


        

毕竟这个世界上,像他太爷爷一样会教育孩子人太少了。


        

回到宴会厅时候,关靖尧就看到翟天雄朝自己看了过来。


        

轩逸之正端着一杯红酒小口品着,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场中情况。


        

他腿已经彻底好了,与正常人无异。


        

所以哪怕这里有人见过从前他,就凭他现在这张脸,以及健康腿脚,也不会认出来。


        

轩逸之小声在他耳边说道“翟家好像坐了冷板凳,我怎么感觉他们被孤立了?”


        

关靖尧忍俊不禁“可能都知道我们在排挤他吧?毕竟在我们这边,地头蛇可比外来户有分量得多。我刚刚在卫生间碰到严思了,他投奔了翟家。看那样子,对我仇恨值还挺高。”


        

轩逸之啧了一声“你这怎么回事?上个卫生间都能遇到危险。”


        

又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没事吧?”


        

关靖尧摇头“我没事,他不敢,再说天干就在我十米以内,没有人能伤得了我。”


        

轩逸之知道,秦问把他保护很好。


        

甚至来参加宴会,都让刘小丙扮演成服务生时时跟着他。


        

他们都明白,关靖尧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看来严思事秦问已经知道了,这会儿正发信息过来问他情况。


        

关靖尧给他回了条信息“没事,严思而已,他有心无胆。”


        

秦问又回复“看你右后方。”


        

关靖尧朝右后方看了过去,一个戴着眼镜服务生正端着托盘朝他走了过来。


        

服务生口袋里插着一朵粉玫瑰,他谦恭有礼对关靖尧说道“先生,您需要点什么?哦……您有孕,不如尝尝我们甜品?”


        

关靖尧唇角抽了抽“小午?你今天好骚啊!”


        

小午无语道“我也不想,问哥非得让我扮成服务生,谁知道这里服务生这么骚。嫂子有事儿您喊我,我就在这附近。”


        

关靖尧点头表示知道了,让他不用这么紧张。


        

说什么也是林白和周烨晖婚礼,他们不敢瞎搞。


        

哪怕不给林白面子,周家可是国际商会,不怕周家搞事么?


        

虽然周老爷子怕儿子,事业上却是蒸蒸日上。


        

没别,主要周烨晖长像他老婆,每次看到大儿子就回到了被老婆支配恐惧。


        

然而他老婆已经不在了,怕老婆却是深深植入到了dna里。


        

关靖尧让小午离远一点,他觉得既然l要找他合作,肯定会有人来联系他。


        

能够得上合作这个资格,肯定是翟家人无疑了。


        

如关靖尧所说,翟天雄过来端着红酒过来找他敬酒了。


        

其实h市这些商业豪门都看着呢,如果秦家齐家和方寸一直联合起来排挤翟家,翟家怕是也没办法在h市站稳脚跟。


        

听说他们在北方港口城市q市开始物色分公司了,可能就是想躲开这三家如狼似虎之辈。


        

要命是h市最高领导也更看重那三家,说白了还是关靖尧新商业模式给h市带来了太多新商机。


        

因为关靖尧直播网站成熟了,已经开始和电商平台合作直播带货了。


        

再配上关靖尧让那三家搞物流公司,上面领导直接就是一个好家伙。


        

他们是真真没想到,一个直播网站可以带来那么大利益。


        

主播们煞有介事保证“一定是正品,保证三天内送到您手上,如果您不满意我们包邮包退换绝对不让您多花一分钱邮费。目前我们唯一缺点就是要等个两到三天,但是给到您优惠却是线下平台没有。”


        

结果那个商品一上线,短短十分钟时间就被抢光了。


        

正儿八经做实业都疯了,他们缓缓打出了四个字我不理解。


        

任谁谁都不理解,他们在心中疯狂呐喊这都行这都行这都行吗???


        

但这确实行,直播带货这才刚刚试运营,就已经清空了好几个电商库存。


        

他们会在下个月正式上线,可想而知其热情会有多么空前火爆。


        

关靖尧见翟天雄过来了,也装模作样朝他举了举酒杯。


        

翟天雄脸上一副笑模样,朝他礼貌道“久闻关总大名,我先敬您一杯。”


        

关靖尧乐呵呵道“不好意思,有孕在身,以果汁代酒了。”


        

翟天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僵硬,关于这位传言他早就听说了。


        

外面一直说他找替身,不知道找了几个了。


        

肚子里孩子甚至都不知道是跟谁胡搞出来,还天天挺着大肚子到处晃,一点廉耻也无。


        

现在看来,确实如此,怀了私生子也不知道收敛一下。


        

但他表面上还是笑如沐春风慈眉善目“关总借一步说话?”


        

关靖尧道“好啊!那边有个小凉亭,翟先生请跟我来吧!”


        

轩逸之一把拉住关靖尧“阿尧……”


        

关靖尧对他摇了摇头,又看了一眼小午“没事儿,我和翟先生聊聊,他肯定有不少商业方面见解提点我。”


        

翟天雄心道我商业方面见解还真不如你多,你整出来这些我这辈子都没见识过。


        

难怪卓先生想和你合作,能力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比。


        

关靖尧不知道翟天雄内心是这个想法,只想知道l让他给自己带什么话。


        

两人七拐八绕,便一起来到了那个凉亭。


        

凉亭所处地点非常偏僻,正是上次秦蘅成人礼那天,关靖尧和轩逸之第一次见面地方。


        

关靖尧心道,我和这个地方还挺有缘,已经是第二次过来了。


        

这个凉亭其实很难被发现,可能就是给喜欢清静人准备。


        

虽然处于监控视角,但是这边只有一个入口,入口处有摄像头,安全问题自然可以得到保证。


        

而且后面刘小丙身影闪现了一下,知道他正寸步不离跟着,关靖尧也就放心了。


        

翟天雄柱着拐杖在凉亭里停下脚步,微笑着对关靖尧说道“关总还挺谨慎,其实没有必要带保镖。我一个花甲老人,就算您有孕在身,我也不能拿您怎么样。”


        

关靖尧无奈地摊了摊手“没办法,孩子父亲生怕我受到半点伤害,每次跟他说都是不听,也就由着他去了。”


        

这语气里,仿佛他肚子里不是一个私生子,而是一个天之骄子一般。


        

翟天雄虽然是个反派,但他骨子里很传统,有点瞧不上关靖尧这种乱搞受。


        

但他虽然瞧不上,却还是不得不卑躬屈膝过来和他谈事情,就挺憋屈。


        

他努力维持着脸上表情,对关靖尧说道“关先生,您应该收到卓先生请柬了吧?”


        

关靖尧听到卓先生后眼睛眯了眯“你是说l吗?”


        

翟天雄微笑“l只是他代号,其实他本人姓卓,我们都尊称他为卓先生。”


        

关靖尧有点奇怪,因为卓这个字他挺熟悉,不知道卓医生跟这个卓先生有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现在关靖尧却不想了解这个问题,说到底,他对自己身世还是有些介怀。


        

他脑中想起,不论是严捷还是林太太,都曾说过那个拥有六根手指人。


        

便点了点头,有些试探问道“原来如此,是卓而不群意思吗?对了,卓先生身边……是不是有个六指下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