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继承上亿遗产后豪门老公回来了 > 第185章 第 185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翟天雄却十分不认同他这个说法“你以为这是二十年前吗?现在随便哪个医院都可以做亲子鉴定, 一测不就知道他们亲子关系了。”


        

六指又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亲子鉴定又不是体检,有谁会闲没事去做?再说他长得根本和他们不像,连怀疑契机都没有。”


        

也正是因为如此, 他们一直以来才会有恃无恐。


        

虽然确实不会有人闲没事去做亲子鉴定,但翟天雄还是很担心。


        

他想了想, 说道“不行你就先回那边吧!反正左右这边就这点事儿, 国外分销也需要有人盯着。”


        

六指摇了摇头“我还有任务,再呆个几天就回去了。老翟,你是真老了,做事情怎么变得瞻前顾后?”


        

其实翟天雄想说他不是老了, 他是真觉得隐隐不安。


        

虽说他并没有把那个年轻人放到眼里, 自己叱咤风云时候他还不知道是哪个孤魂野鬼。


        

但这股子不安就是让他觉得不对劲, 还是劝了对方一句“那你执行完任务以后就赶快去d国, 在那边你完全可以称王称霸, 没必要呆在这里趟这趟浑水。”


        

六指不耐烦地应了一声“你忙你去吧!我这边事不需要你操心。”


        

翟天雄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推开车门下了车, 重新回到了宴会厅里。


        

远远看到关靖尧在和他旁边一个年轻人说话,他突然觉得那个人年轻人有些眼熟。


        

却记不清在哪里见过了, 他摇了摇头, 果然是老了吗?


        

轩逸之确实和从前大不一样了,以前他衣着朴素,坐着轮椅,容貌虽出挑却神情憔悴。


        

那是一副行将就木模样, 和现在这个熠熠生辉帅气青年简直大相径庭。


        

那人认不出他也是理所当然。


        

而且轩逸之是生旦净末丑里生,他想改换容貌, 可是随随便便事情。


        

但他还是小心地和对方保持了距离, 尽量不和他有对视机会。


        

好在他很快就被其他商圈大佬拉去喝茶了, 刚刚有了和关靖尧攀谈,众人也不好意思再不理他,这大概就是合群。


        

这会儿刚刚当完伴郎秦蘅和轩清箖也过来了,他俩穿着一模一样伴郎服,还做了十分帅气发型。


        

关靖尧远远看着就开始无声尖叫,他小幅度晃着轩逸之衣袖“好帅好帅好帅,好大儿和小竹子都好帅!”


        

轩逸之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激动,但看着自家越发出落俊美帅气儿子,也忍不住染上了笑意。


        

他不懂嗑c快乐,关靖尧从原著嗑c嗑到现在,他一步步看他们越来越甜,狗粮也越来越好吃,这颗老父亲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他俩是怎么看怎么般配,怎么看怎么让人喜欢。


        

两人走到了他们身边,一副累坏了模样。


        

他们先是分别和关靖尧轩逸之打了招呼,便瘫坐到了沙发上。


        

秦蘅无奈给他捏着腿“没想到一场婚礼这么累,我爸怀着孩子都这么能折腾。”


        

他叫了自己几个朋友过来,几个人在后台玩起了两人三足游戏。


        

身为新郎儿子和儿媳,他俩成了重点被“照顾”对象。


        

几圈下来,秦蘅和轩清箖累满头大汗。


        

要不是未来婆婆再三强调自家儿媳身子虚,不能这么折腾,那些人还不肯放过他们。


        

这个婚礼习俗真太烦人了,凭什么折腾伴郎?


        

轩逸之给儿子擦着额角上汗,看儿子累成这样也心疼,但他还挺高兴。


        

轩清箖体质不好,从小很少出汗,这是体虚表现。


        

今天一场游戏,竟然就让他出了这么多汗,看来身体真是大好了。


        

他也时时关注着他身体上变化,没再出现任何出血情况。


        

关靖尧提了一句“什么时候给他们订婚?”


        

轩逸之道“下个月吧?春天好节气,惊蛰了。”


        

关靖尧点头“那敢情好,万物复苏。”


        

两人手上都戴上对戒了,不过还不是正式戒指,只是戴来玩。


        

秦蘅轻轻碰了碰轩清箖手,轩清箖便和他握住了。


        

老父亲们相视一笑,他俩感情好,比什么都可贵。


        

关靖尧拽了拽轩逸之“咱俩就别打扰他们了,婚礼是不是结束了?早点回去吧!你爸他们也挺忙,我们就不用他们招待了。”


        

今天关靖尧和轩逸之都封了大红包,这场婚礼,周烨晖可以说是大赚一笔。


        

其实他婚礼每次都能大赚一笔,虽然他不靠这个发财,倒是也能支撑他吃喝玩乐。


        

轩清箖和秦蘅点了点头,两人牵起手,和周烨晖打了声招呼后便离开了。


        

年后还有些乍暖还寒,轩清箖和秦蘅脖子上都围着围巾。


        

秦蘅停住脚步,又给他裹了裹。


        

这会儿还有节后余韵,临街商铺门面上还挂着春节红色装饰。


        

两个年轻人手牵着手,走在僻静街道上。


        

旁边有辆十足拉风跑车停了下来,关靖尧摇下了车窗,里面露出了轩逸之脸。


        

他从车里探出头来,问道“你们晚上还回去吗?”


        

轩清箖脸色有些尴尬,轩逸之笑了笑“不回去就不给你留门了。”


        

秦蘅立即拉住轩清箖手“晚上他去我那儿,轩叔叔,您不用给他留门了。”


        

孩子马上就要订婚了,也二十岁了,病也康复了,没有必要再干涉别人成人生活了。


        

轩逸之笑了笑,又重新把玻璃窗摇了上来。


        

跑车绝尘而去,卷起了路边几个枯黄落叶。


        

秦蘅对轩清箖笑了笑,说道“我终于等到你病好了,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行使我身为男朋友权力了?”


        

轩清箖耳尖微红,垂首低声道“你早就可以了,是你自己不肯。”


        

高大青年这两年成熟了很多,他垂首看着好像比自己矮了点轩清箖,说道“可我不能自私因为自己欲望而不顾你健康,如果你不舒服,那心疼还不是我自己?这次复诊结果也挺好,其实我忍也很痛苦。今天晚上你要睡我那儿,反正我不会再放过你了。”


        

轩清箖脸颊微红着点了点头,又小声道“但是要在我自己房间,否则我会没有安全感。”


        

秦蘅低低笑了笑,答应道“你喜欢哪里就在哪里,反正都是我们自己家。”


        

轩清箖被他给逗乐了“其实这一年多我都是住在你那边,说起来还挺有归属感。”


        

秦蘅逼近他问道“所以呢?”


        

轩清箖想后退,却被秦蘅勾进了怀里,他额头撞上了他胸肌。


        

逃不掉轩清箖只得接着说道“所以这算不算是宿命?我总觉得冥冥之中有一条线,拉扯着我们必须走到一起。”


        

秦蘅轻笑“那大概是月老红线吧!”


        

轩清箖摇头“不是,是有人在努力撮合我们。”


        

秦蘅想了一下,问道“你是说关叔吗?除了他好像没有人在努力给我们两个牵线。”


        

轩清箖笑着点了点头“你说关叔为什么一直在努力撮合我们?好像我不认识你时候,他就努力在给我们制造机会。而且他每次看到我们两个在一起,那个表情就好像……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是有一种狂热和期盼在里面。”


        

其实秦蘅也早就发现了,一开始他还觉得是关靖尧故意往他身边塞人。


        

那时候他还觉得关靖尧别有用心,甚至为此和他吵了一架。


        

但在了解过这个人以后才知道,这样人是不可能被支配。


        

而且对方长相深深地戳中了他审美,连性格都是十分吸引他所在。


        

越了解就越喜欢,终于还是坠入爱河了。


        

在路过药店时候,秦蘅对他说道“你先等我一下。”


        

说着他转身进了药店,隔着玻璃门,轩清箖看到他拿了一盒计生用品。


        

除此之外,还在旁边置物架上不知道拿了一盒什么。


        

轩清箖不好意思去看了,他知道秦蘅在为他们第一次做准备。


        

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可他还是会害羞。


        

此时此刻,躲在角落里嗑c关靖尧正扒着车窗偷窥。


        

轩逸之无语把他扒拉回来,说道“你这个为老不尊,能不能别这样?”


        

关靖尧又趴了回去“你懂什么?我必须要前排嗑c!看着他们终于走到一起,你知道我有多快乐吗?咦?小蘅买这个牌子我也喜欢哎……哇,有眼光,贴心,还买了唔唔唔唔……”


        

轩逸之捂住了他嘴,提醒道“阿尧,你这样很像变态你知道吗?”


        

关靖尧缩回来,满脸都是姨母笑“你怎么能把嗑c说成像变态?啧,你肯定没有体会过嗑c快乐。看到他们成了,要洞房了,甚至搞点刺激事,整个人都能得到升华!”


        

甚至有人还会发出灵魂般呐喊,诸如“他们是真”、“给我锁死”、“这种情况不大战三百回合是不是不太合适”之类。


        

他已经很克制了,否则他真很想冲进他们卧室帮他们做现场指导。


        

轩逸之确实不是很懂,原来嗑c也能嗑魔怔了。


        

他一脸无语说道“他俩天天在家秀恩爱,我看都烦了,这有什么好嗑?”


        

关靖尧却是一副我跟你有代沟模样,老神在在解释道“不和你说是怕你受刺激,现在反正你也知道了,告诉你也无妨。他俩在我原来了解故事线里是be,看完故事线哭我死去活来。现在好了,我终于把我嗑c救回来了。”


        

轩逸之微微怔在了那里,原来是因为这样,他是在拯救自己心魔吗?


        

与此同时,在医院值班卓医生又收到了那人一封邮件。


        

邮件内容是我会安排人进入你所在无菌舱,如果你有时间,最好切断一下监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