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继承上亿遗产后豪门老公回来了 > 第186章 第 18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知道第二次安排很快就会来, 可是收到信息时候,卓医生还是心神不宁。


        

他知道自己最爱人是哥哥,而且哥哥是他心底最隐秘那个欲望。


        

可是他真要为了自己自私欲望, 去害一个本来应该苏醒人吗?


        

卓医生思忖着,点开邮件, 给那人回了一句什么时间?


        

这边仍然在车里偷窥关靖尧终于嗑完了c, 心满意足缩回了脑袋,却看到轩逸之正一脸深沉看着他。


        

那表情仿佛是在探究他一切,又仿佛将他视为神明。


        

关靖尧“……哥,你干什么?别吓我, 我害怕。”


        

轩逸之收回了自己热切眼神, 问道“阿尧, 你当初……我是说你上辈子, 是怎么了解到我们?”


        

关靖尧其实并没打算瞒他们, 之前是觉得没有说必要。


        

但既然轩逸之问了,关靖尧便答道“其实, 是一本书,一本我那个世界非常流行网络小说, 也叫同人话本儿。”


        

轩逸之一副地铁老爷爷看手机表情, 又是我不懂了,这又是什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关靖尧低低笑了笑,和他解释了一番“我那个世界,跟这个世界设定不太一样。就拿男女来说, 那个世界男人和女人比例相差不会太大。女孩子不会这么稀少,也不会让男人来生育后代。那个世界线, 只有男女结合才能生孩子。”


        

轩逸之大为震撼,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觉得好神奇。


        

剥夺了男性自主生育后代权力吗?


        

他一时间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不好, 因为他还挺喜欢小宝宝。


        

关靖尧看着他表情还挺好笑“对对对,我刚穿过来时候也是跟你一样表情。我也是大为震撼,男人他娘竟然还要生孩子?而且我还已经生过一个了?世界观崩塌重塑感觉。”


        

轩逸之被他给逗笑了“听你这么一说,转换一下思路,让我去你那个世界,我可能也会觉得难以接受。”


        

毕竟他已经生过两个孩子了,在他认知里,自己就是受,是生育一方。


        

就相当于强逼着他和一个女孩子结婚生子,将自己硬生生掰直。


        

关靖尧觉得他在幸灾乐祸,无语道“你别笑了,我现在已经适应了。而且我本来就不怎么直,在我原来那个世界,这个性向是很稀少。大家多数都会结婚生子,但我喜欢男人。”


        

轩逸之表情似乎又变成了……哟?


        

关靖尧道“但也只是想想,我没有走到那一步。当时我也二十七岁了,可我没谈过恋爱,主要是周围没有合适。”


        

他重度颜控还要求颇高,身边成功男士都是四十岁开外。


        

众所周知,这个年龄段男人多数要么秃要么肥,要么秃且肥。


        

也不知道仅仅是他身边,还是大家都这样。


        

偶尔有两个优质,要么结婚生子,要么是花花公子,他都接受不了。


        

此刻只觉得前夫哥好难得,虽然黄瓜是二手,但也不能算缺点。


        

轩逸之越来越对他内心世界感兴趣了,他问道“然后呢?”


        

关靖尧“然后,身为一个深柜男同性恋,我就开始在一个名为晋江文学城站找书看。没错,那个网站以同人为著称,同志文学又称耽美文学。我点开了一本高积分小说,标签是古早虐恋情深。天知道我多好这一口,一边被虐死去活来,一边哭着追下去。主角就是……秦蘅和轩清箖,有没有觉得很神奇?”


        

轩逸之嘴唇微微张开,随即眉心微蹙“这……这怎么可能?”


        

关靖尧其实也一直怀疑“是啊!这是个真实世界,怎么可能会是小说里世界?只能说,有人把他们故事写成了小说,用这种方式来提示我,这个世界未来走向。”


        

而且他现在也很怀疑,因为那个作者只写了这一篇小说,没有别作品了。


        

但仅仅是这一篇,就在晋江屠版,高居榜首。


        

就是不知道书里这些事情是已经发生过,还是那只是一个警示。


        

轩逸之神色变严肃了起来“会是谁呢?阿尧,我突然觉得,这一切不会仅仅是一场幻觉一般穿越体验。”


        

关靖尧顺着他思路想了下去“你意思是说,这场穿越是有人有意而为之?”


        

轩逸之是个聪明人,只要有一个思路,他就会深挖下去,追根究底。


        

关靖尧更聪明,轩逸之只提了一句,他瞬间就明白了“你是不是想说除了那个l,还有另一个人参与了进来?或者另一方势力?”


        

轩逸之谨慎点了点头“当然,这也只是一个猜测,我能隐隐约约感受到两股力量博弈。只是不知道,这方力量是黑是白,是站在哪边。我现在只能不是很确定判断,至少这方力量并未和l同一阵营。否则他不会由着你将中医带过来,并且打乱了l计划。”


        

关靖尧眼睛微眯,好像也跟着嗅到了一股子第三方势力味道。


        

如果真有第三方势力参与进来,那形势就真有点复杂了。


        

如轩逸之所说,对方不知道是敌是友。


        

如果对付l也只是为了一己私利,那岂不是情况更糟糕?


        

轩逸之也看出了他担忧,随即一笑“你别这么紧张,我也只是瞎分析其中一个情况。根据你在小说里看到,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很好了吗?在那小说里,我是不是疯狂要和l同归于尽,而选择了不计牺牲炸掉那个所谓内线?”


        

关靖尧点头,心道不愧是轩逸之,果然什么都能猜到。


        

轩逸之了然点了点头“但是根据我们现在所了解线报,那个内线也并不是内线。也就是说我不计牺牲炸掉,也只是他们内线外围区域。真正内线,其实还在更中心位置。你到来,直接阻止了我疯狂报复。而且还成就了那么多人活下去希望,从这一点上来看,就说明哪怕有第三方势力,也未必是像l那样疯狂。说不定互相合作,赢面会更大。”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关靖尧道“其实在看书时候我就有一个想法,写这本小说人好像一直在为虐而虐。书里主副c结局都不好,尤其是主c,虽然秦蘅还活着,但心理上创伤已经不可逆了。而且……”


        

而且他还想到了一点,就是副c攻。


        

因为目前来看,他除了是天干小组成员外,好像并没有额外身份牌。


        

但这一点就不太合理,不在主线上,为什么有那么多戏份?


        

不过他知道自己不能给轩逸之太多压力,否则一堆问题扔给他,就凭他那大脑自虐般活跃程度,怕是这几天不睡觉也要把事情给理清楚了。


        

于是他话随即转了个弯“啧,我怎么被你给带偏了?”


        

随即他看向陷入了沉思轩逸之,并把手搭上了他肩膀,说道“哎呀别想那么多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轩逸之也觉得他说非常有道理,不要为不一定会发生事而纠结,这样想着,两人便开车回到了住处。


        

黑风抱着轩清箬正在等他们,见他们回来了便说道“你们总算是回来了,好像有个医院医生过来找你们,但我跟他说你们不在他就出去了。说是在外面小花园等你们,我让他进来坐也不坐,态度有点奇怪。怕不是有什么重要事,你们要不打电话联系一下?”


        

两人对视一眼,都猜到那个人会是谁了。


        

便跑去旁边小花园,果然看到卓医生正在那里等他们。


        

一见他们过来了,卓医生立即把自己手里文件袋交给了他们“你们总算回来了,下周我有一个交流会议,可能要出差一周。今天晚上飞机,这才匆忙过来见你们。这里是关于1号病人所有资料,以方便你们对他后期监测。当然如果有任何问题,随时可以和我打电话交流。赛特尔团队还会留在这边,我大约一周后回来。”


        

两人接过文件袋,关靖尧说道“怎么这么突然?之前没听你提起过啊!”


        

卓医生十分抱歉说道“对方也是临时通知我,那个案例非常典型,我有必要亲自跑一下。而且这边情况已经稳定了,我也没必要一直守在这里。”


        

关靖尧表示理解,并对他道“那祝你这次顺利,希望你同时可以创造两个人类奇迹。回来记得跟我们说一声,我去机场接你。对了,今天有人送你吗?”


        

卓医生立即拒绝道“我打车过去就可以了,这么多年来一个人也习惯了。”


        

关靖尧道“那倒也没有必要,你那个酒店刚好是大秦旗下。和前台经理说一声,他会给你安排车辆去机场。你一个人出门在外,不要事事自己杠。我们这些朋友,都可以成为你坚实后盾。”


        

卓医生点了点头,突然内心开始矛盾起来,他觉得自己逃避非常没有担当。


        

本来他以为自己离开了,就可以不用再面对这件事。


        

可是在面临关靖尧这样真心朋友时,他还是良心上过不去了。


        

终于在临别前说道“我知道你们有派人在保护那个1号病人,他病情虽然稳定了,但仍然需要非常严密监控。”


        

他抿了抿嘴唇,才又开口说道“最好是你们自己人,我话你们应该能明白吧?”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这个小花园,小花园里只剩下了轩逸之和关靖尧。


        

两人同时听出了卓医生话里意思,随即异口同声道“可能要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