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继承上亿遗产后豪门老公回来了 > 第201章 第 201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卓医生摇着头道“联系我的那个人, 在不断的借别人的壳生存下去?”


        

关靖尧和轩逸之的表情都十分的凝重,两人同时点头,仿佛是在说我们也希望这件事是假的, 但很可惜它是真的。


        

但是这件事一时真的难以说服卓医生, 因为他是一个受现代思想教育的f国人。


        

而且他还是个只相信医疗科技的唯科学主义者, 仍然直摇头道“你们说他是个丧心病狂的毒贩头目我是相信的, 你们说他用我和妈妈威胁我哥去帮他做实验管理生产线我也是相信的。但是借壳这种事……我真的没办法相信啊!我是个医生, 如果我相信了这些, 我从前所学习的一切不就都被否定了吗?”


        

关靖尧却摇头道“并不会被否定, 因为他的存在,本来就跟我们这个维度格格不入。他是外来入侵者,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天敌。只他一个,就能让我们这个世界人仰马翻。如果他寿命有限, 还不会怎样。但他如果可以无限重生, 再加上这么强大的危害力,你想想我们这个世界会有怎样的后果?到时候受害者可不仅仅只有你哥一个, 会是千千万万个哥。”


        

卓医生的三观正在他的灵魂深处崩塌, 一时半会儿怕是无法重塑。


        

轩逸之却安抚道“他暂时接受不了,我们也别逼他逼的太紧了。这样,我们和他确认一件事情。”


        

说着轩逸之拿出自己那个手机,调出了自己和肖黔的聊天记录, 交到了卓医生手上。


        

看着那个备注姓名, 卓医生惊讶道“啊……轩医生, 您和我哥有联系?”


        

轩逸之没有隐瞒他“我和你哥是旧相识, 但也处在一个对立面。他是d品线上的中心人物, 而我是要打击他们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我们两个却一直在联络。”


        

卓医生珍而重之的把哥哥的所有聊天记录翻了个遍, 确定他哥确实是在那个地方被困着。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尤其是偶尔他发疯时的语气,让卓医生看了十分心疼。


        

甚至他哥还给轩逸之发了照片,是他做实验实炸伤的右手。


        

那只手也确实是他哥的,他一眼便认了出来。


        

只是有些奇怪“轩医生,我哥为什么要给你发那么多信息?感觉我哥好像……把你当成了朋友?”


        

轩逸之立即解释道“可能是在那边太孤单了,毕竟没有人能理解他。”


        

他冲关靖尧使了个眼色,两人立即会意。


        

不能让卓医生知道他哥喜欢轩逸之的事,这种哥控不太好弄。


        

虽然这份喜欢也不见得多用心,可能真的是因为没有人理解他而产生的抖。


        

卓医生划动聊天记录的手指有些颤抖,看完后整个人的表情都变的坚定起来。


        

他转头看向关靖尧和轩逸之“你们放心,虽然我暂时还不能说服自己相信借壳的事。但是参与解救我哥的事,我义不容辞。”


        

关靖尧抿唇点了点头,对轩逸之道“我就知道,卓医生这么善良的一个人,肯定不会做出有违道义的事。”


        

可能这就是机器计算和人性的差距,人性本来就是个易变的东西。


        

一念成魔,一念成佛,百变又捉摸不透。


        

轩逸之也跟着点了点头“那我们给他发条信息吧!希望不会被l察觉。”


        

肖黔之前给轩逸之发过不少信息,他觉得至少肖黔有办法避开l的一些监控。


        

他还给轩逸之打过电话,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肖黔应该不会贸然打这个电话。


        

卓医生握住手机道“轩医生,这条信息可以让我给我哥发吗?”


        

轩逸之点头“但他短时间内可能不会回复,有时候他一两个月不给我回复,这都是正常的。”


        

卓医生点头“没关系,我能等。”


        

只要能和哥哥说说话,他就心满意足了。


        

虽然哥哥偶尔也会给他发信息,但是他每次都因为赌气而不想理他。


        

这次他要主动拯救哥哥,不能再一直躲在哥哥的背后让他置身于危险当中了。


        

轩逸之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发吧!他回复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卓医生想了想,却只给他哥发了几个字“哥,我是小卓。”


        

看着那简单的几个字,轩逸之笑了笑,可能最简单的才是最真诚的吧!


        

发完信息后,关靖尧又问了卓医生几个问题“卓医生,你知道你的父亲是谁吗?”


        

卓医生摇头答道“我没有关于父亲的记忆,母亲只告诉我他姓卓。我的名字就是母亲和父亲的姓氏,我妈妈姓牛,父亲姓卓,所以我叫牛卓。”


        

关靖尧点了点头,但在确认卓先生就是l之前,关靖尧不会把真相告诉卓医生。


        

如果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为了借他的壳才生下他的,那他的心理上肯定会难以接受。


        

其实关靖尧是多滤了,在卓医生的心目中,除了他哥和他的母亲,其他人都不重要。


        

三人在办公室里商量完这件事以后,出门就看到去做核磁共震的两个人回来了。


        

他们一人手上拿着一个报告单,互相指责着对方的毛病。


        

秦问道“我和我老婆的事儿你就不能不插手?你逼事儿怎么这么多?”


        

严敏冲他翻了个白眼,心道你和他之间之所以还有机会,都是我心胸宽广。


        

秦问却还不依不饶,用肩膀拐了严敏一下“说你呢老不死的!五十多岁的人了能不能别盯着别人两口子之间那点儿事儿?”


        

严敏拐了回来,一把薅住秦问的衣领“说谁老不死的呢?你老牛吃嫩草,一把年纪了不要逼脸,拐带别人家二十来岁小朋友!”


        

秦问争辩道“那是我老婆!我们两个真心相爱的!”


        

严敏反唇相讥“你可别往你自己脸上贴金,明明就是替身之一,还好意思说是你老婆。昨天的新闻我可是看了,人家现在又有了个叫许鹏飞的。”


        

许鹏飞本飞秦问???


        

他任由严敏拎着自己的衣领,十分想不明白道“你下回看新闻的时候能不能结合一下实际思考一下?你再看看我这张脸行吗?”


        

严敏打量了一下他的脸,说道“白了不少。”


        

秦问满意的笑了笑“终于发现了?”


        

严敏道“所以你是说你想当老白脸?”


        

刚刚从病房里出来的三人???


        

关靖尧上前拿过他俩的核磁共振暴躁交给了卓医生“麻烦您给他俩看看,他们的脑子是不是或多或少都有点问题?”


        

或多或少脑子有点问题的两人……


        

秦问上前道“没有,老婆,我已经很听你的话,不跟他一个病人一般见识了。”


        

关靖尧懒得理他,关注着卓医生的表情。


        

卓医生看着两人的报告单道“好像没什么问题,实在不行就看一下心理医生。有时候人在自己的领地受到威胁时,也会产生类似的精神应激反应。”


        

严敏……


        

还应激,你当我是猫吗?


        

有些事我只是不能说,但不代表我不去做。


        

秦问这个人我暂时还在对他保持观望,如果孩子对他不满意了,我不介意换了他。


        

关靖尧有些关切的上前给严敏把了个脉,只见他脉相壮如牛,随即甩开了他的手道“张伟哥哥,你可以出院了。”


        

卓医生也跟着点了点头“确实,这个体质,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


        

严敏却道“暂时不出,以后你们有事儿还是来医院找我。”


        

关靖尧知道他在冷冻室陪着他老婆,对严队长的深情十分钦佩。


        

只觉得哪怕他脑子偶尔不太对劲,有这份深情,也可以原谅了。


        

旁边秦问道“我让人给你安排一间宿舍,省得你住在病房里不方便。”


        

严敏立即提要求“要带小厨房的谢谢。”


        

秦问瞬间想到了不好的回忆,整个人都戒备了起来“你要小厨房干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勾引我老婆去你那里吃饭!


        

你虽然是个五十多岁老逼登了,但你这张脸确实还很嫩,不得不防。


        

关靖尧却替严敏说了一句话“你这话说的就不对,别人生活哪能没有厨房?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不需要做饭?”


        

秦问没办法,只得怂唧唧道“我就是随口一问,安排,安排还不行吗?”


        

严敏心里美滋滋,心道那孩子果然还是站在我这边的。


        

他其实想带他去看看齐思旻,但他找不到好的借口和理由。


        

容易露馅,这很危险。


        

自己身上有功夫,也有很强的自保能力。


        

但他没有,肚子里还有七个多月的孩子。


        

当年阿旻就是怀着孩子在自己面前缓缓闭上了眼睛,他不能再接受那孩子出事。


        

好在他还挺不要脸的,笑着说道“小关医生对我真好,谢谢你,我可以抱抱你吗?”


        

关靖尧后退一步“这不太合适吧?”


        

毕竟别人是个攻,自己这样抱,确实不太好。


        

秦问又要气死了“嗨嗨嗨,这还当着我面儿呢!你抱我老婆干什么?小心我去抱你老婆!”


        

关靖尧……你这是什么逻辑?


        

与此同时,l线中心线发出一阵警报,上百巡逻员出动。


        

肖黔皱眉问身边的助手“怎么回事?出去看看。”


        

助手回来的时候脸色苍白的说道“是翟望春,他逃了,昨天刚把他移交到地下看守室他就逃了。”


        

众人将这片区域搜遍,却始终没有发现那人的身影。


        

肖黔若有所思,他对助手点了点头道“好,你也帮忙去找一下吧!”


        

助理领命出去了,肖黔则转身,进入了自己那狭小严密的休息室,在枕芯里拿出了那个伪装成布老虎玩偶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