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继承上亿遗产后豪门老公回来了 > 第249章 第249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刚要离开的关靖尧也看到了他的反应,却没有打扰他,拉着秦问回了卧室。


        

夫夫俩回到了卧室,立即关上门,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久违的亲密让关靖尧一时间有些难以适从,可能是许久没有疏通,初时竟有些疼痛难忍。


        

秦问倒也不心急了,小声着在他耳边说着话:“老婆,你刚刚在餐厅里是想对我说什么?”


        

关靖尧手上的青筋微微爆起,有些难耐的笑了笑,答道:“我还能想说什么?”他在秦问耳边低语道:“……让你焯我,像你第一次见到我就要对我做的那样。”


        

秦问的笑声也自耳边响起,说道:“我刚刚其实也想对你说两个字,还想对你唱小兔子乖乖,我可以进来吗宝宝?”


        

于是紧张感瞬间消散,鱼与水的快乐在卧室里蔓延。


        

而宴会厅里,卓医生也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在这些阵营牌上。


        

因为他是卓青松的儿子,而他抢占了卓青松的身体,也就是说,他是自己的杀父仇人。


        

虽然对这个父亲,牛卓毫无感情可言,他们也没在一起相处过一分一秒。


        

但从理论上讲,根据这个阵营牌的机制来说,自己应该和那个叫严炎的孩子一样,非但会和他对立,更会站在前列。


        

然而上面却没有自己的名字,其原因是什么?


        

带着这个问题,卓医生找到了严敏,并阐述了自己关于这件事的理论。


        

严敏却是沉吟了片刻,说道:“但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你在阵营上被隐藏了,我们不能让一个普通人冒险。”


        

牛卓却反驳道:“我不是普通人,确切来说我是l的儿子。我的作用肯定比你想象还要大,至少如果有任何医疗和技术上的问题,我都可以帮忙解决。万一事情真的像我想象的那样,如果您放弃了我,不是等同于放弃了一次助力吗?”


        

严敏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可以作为队医随行,但如果出现任何意外,我都会派人把你送回来,而且你不得有任何反抗。”


        

牛卓一脸喜悦的点头:“我会的!您放心,我一定会尊守约定,不会给您和您的队员增添任何麻烦。”


        

其实做出这样的决定,严敏也是出于安全方面考虑。


        

队里确实需要一个医生,而刚刚卓医生的话讲的也的确不无道理。


        

如果卓医生的出生不是出于l的策划,而是出于卓医生父母真正的爱情,那他的确应该出现在l的阵营牌上。


        

至于他的身份为什么会被隐藏,可能只有那个人可以解释了。


        

事情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大家没有时间在考虑别的细节,只得非常时期非常处理。


        

于是第二天大家出发的时候,船上就多了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卓医生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十分友好的朝众人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是本次的行动的队医,第一次合作还请多多关照。”


        

关靖尧有些意外地看着他,说道:“你竟然真的跟过来了?”


        

卓医生点头回答:“我现在是你们的临时成员,大家出现任何健康方面的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关靖尧还挺佩服他的,可能这就是学神的能力,任何困难的事情他也能够轻而易举地化解。


        

卓医生得意地冲他挤了挤眼睛,小声说道:“严队长好说话,我随便说了两句好听的他就放我进来了。”


        

关靖尧心道我信你个鬼,你肯定想到了说服他的办法。


        

但是不重要,这对卓医生来说肯定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从他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


        

如关靖尧所料,卓医生上前拉着他的手说道:“你不知道,我现在的心情特别激动。小时候都是妈妈和哥哥保护着我,他们小心翼翼地不让我知道事情的真相,呵护着我的每一步成长。但我不希望他们永远这样保护着我,我已经长大了,终于可以替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了。这是我第一次为救哥哥而作出努力,希望我们这次可以获得成功。当然,如果失败了,我也不会让他得逞的。”


        

后面的话卓医生没有说出来,但是关靖尧已经猜到了,他知道如果哥哥失败了,他也不会独活。


        

哪怕是为了不让l得逞,也要毁掉自己这个他最最意的壳子。


        

然而卓医生却没有半点赴死的慷慨,反而像个俏皮的少年一样,冲着他吐了吐舌头,满脸轻松愉悦的说道:“关医生你要替我保密呀!也许只有这样,我和哥哥才能永远不会再分开。如果事情是我预见的这样,可以拜托关医生帮我做一件事吗?”


        

关靖尧在心里叹息了一下,说道:“你说吧!我向来受人之托,定会忠人之事。”


        

卓医生的眼睛里望着漫天的白云苍狗,唇角噙着笑意说道:“请把我和哥哥的骨灰葬在一起,就把我们撒在这片漂亮的海域吧!”


        

不需要修坟,不需要立塚,更不必留下任何墓志铭。


        

这个世界上将不会再有他们存在过的痕迹,唯独他们仅有的朋友会记住,有一对兄弟曾经来过这个世界上。


        

他们什么都不想带走,只想灵魂紧紧相贴,缠绵在这无尽的大海。


        

不知道为什么,关靖尧想哭,最终却是笑着对他点了点头:“我答应你。”


        

简单的四个字,换来了卓医生轻松愉快的一声谢谢,而后回到了船舱属于自己的房间。


        

身后的轩逸之也听到了这一切,看着卓医生远去的背影道:“他是带着赴死的决心过去的,可能过去就是为了见他哥哥最后一面吧?”


        

关靖尧的鼻子发酸,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说道:“他们太不容易了,如果能活下来就好了。如果能活下来,不论他们以怎样的形式生活,我都会欣然接纳。”


        

轩逸之却道:“可能他们不需要任何人接纳,也可能他们并不需要任何额外的东西,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就可以了。”


        

然而仅仅是这简单的一切,在他们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向往。


        

本以为哥哥能代替弟弟去死,最后得来的却是兄弟俩一起的死讯。


        

身为两人的母亲,怕是也难以接受。


        

故事在浩瀚的大海上继续续航着,船只随着海浪的翻滚而起伏震颤。


        

甲板上扑面而来的是海水的咸湿滑腻,成群结队的海鸥在眼前盘旋驻足。


        

听说海鸥是海神的使者,他们会把海神的旨令传达到大海的各个角落。


        

海面上倒是一片祥和,只是在这祥和的海水之下,却不知隐藏了多少个暗礁。


        

船在海上航行了整整一天,第一次远途乘船的关靖尧吐的不要不要的。


        

他抱着肚子说道:“这宁愿怀第四胎,也不想再坐船了。”


        

大少爷对船的要求比较高,如果是那种游轮肯定不会这么难受。


        

但是这种困难他必须要克服,这个时候也没办法给大少爷搞来游轮。


        

秦问虽然心疼,却也知道在这种关键时刻是不能搞特殊对待的。


        

只好拜托卓医生好好照顾,又给他找来了晕船药物,也只能暂时缓解一下症状。


        

好在队里有个队医还是有用的,在卓医生的治疗下,关靖尧的晕船好多了。


        

睡了一觉醒来,整个人都变的神清气爽。


        

在日头偏西的时候,众人终于来到了楚西风所说的那个坐标。


        

发现这里是一个角度特别奇特的小岛,因为要经过一片海雾区,海雾区里有很多暗礁。


        

唯一没有暗礁的地方只有两个坐标,就是肖黔给他们的那两个。


        

严敏也是觉得神奇了,能找到这样的地方,那人也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他应该是有某种地形勘测系统,他手上的金手指应该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强大,难怪在实力对比上,哪怕己方阵营那么多人,还是与之差了一大截。


        

他们的船顺利登陆了那座小岛,小岛上植被很少,却是一上岛就发现有一眼淡水泉。


        

难怪能在这里安营,有淡水就能长期生存,考虑的倒是十分周详。


        

严敏道:“这里应该是他放弃的据点了,你看这满地的狼藉。”


        

众人下了船,关靖尧被秦问抱了下来,一踩到陆地他立即有一种脚上生根的感觉,瞬间头也不晕了也不想吐了,恢复了生龙活虎。


        

轩逸之则在给楚西风发信息,他们上岛的方向正是l藏匿的地点,楚西风应该在这附近才对。


        

关靖尧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正在搜寻着楚西风的身影。


        

果然在一处沿壁上,看到了正朝他们挥手的楚西风。


        

关靖尧朝他喊道:“西风,这里!”


        

楚西风北上背了个包,三两下从岩壁上跳了下来,一脸兴奋的说道:“先人板板的,总算把你们给盼来了,这鬼地方还只鸟毛都没了。”


        

严敏问道:“这里怎么一个守卫都没有了?全撤退了?”


        

楚西风应道:“安,可不是麦。三天前撤光光的,一个不剩,全撤掉了。”


        

秦问问道:“知道撤去哪里了吗?”


        

楚西风答:“啷个知道,肖哥也没有说,我就等着吩咐了。”


        

这时,严捷抱着一个大行李背包下来了,那背包大的有点过分,里面装的全是川蜀腊味及各种川味小吃。


        

然而严捷只是远远的看着不敢近前,可能是近乡情更怯,亲生儿子就在眼前,反倒是让她不敢靠近了。


        

关靖尧见状朝他招了招手,说道:“小楚,这边,快看这是谁?”


        

楚西风一抹额角的汗珠,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说道:“严部长?您怎么跟过来了?”


        

你是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