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继承上亿遗产后豪门老公回来了 > 第252章 第 25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见他们下潜后,严捷便指挥着众人道:“都跟我走吧!要起风了。”


        

海上的台风可不是闹着玩的,百分之百会飞砂走石,甚至能把人给吹起来。


        

关靖尧等众人不敢懈怠,连忙转移进了乌龟壳里。


        

虽然速度够快,却还是不少人都被淋了个落汤鸡。


        

好在关靖尧窜的快,只是淋湿了点头发,看着黑沉沉的海面吐槽了一句:“有没有觉得像有人要渡劫似的?”


        

轩逸之冷笑了一声道:“是天要锄奸吧?”


        

关靖尧朝他竖了个大拇哥:“轩哥说的对,天要锄奸!”


        

恰好这时,一阵雷声轰鸣,雨也跟着下了下来。


        

严捷在这种恶劣天气里执行任务的次数多了,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只是她的神情也非常凝重,根据她多次出任务的直觉,这次可能真的要面临一场非常严峻的挑战。


        

波涛翻滚,黑沉的海面之下,位于一千多米的深海,游鱼和珊瑚丛的掩映之中,肖黔再一次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根据他超强的生物钟,这已经是他进来的第十六天。


        

还有四天,自己这个躯壳就能完全成为一个合格的祭品,让那人彻底占据。


        

肖黔抬头望了望半透明的玻璃罩,玻璃罩散发着微弱的荧光,上面偶尔可以看到有游鱼经过。


        

时间快来不及了,他必须要破釜沉舟的一试。


        

肖黔看着眼前已经干瘪的不成人样的男人,对他笑了笑,说道:“卓先生,我很好奇,您的本体是汀欢吗?”


        

对面的男人睁开眼睛,突然用漏风的嗓音笑了一声,说道:“肖黔,你觉得你很聪明吗?还想学严敏,想在死前套到我最后的底牌?”


        

肖黔却用力摇了摇头:“我自认为没有他那样的战斗力,我只是个普通的化学理论研究者,也算是个文职工作人员。还有四天,我就要死了,闲来无事,只想聊聊。”


        

对面的男人半天后才开口:“告诉你也无妨,这本来也是个无关紧要的故事。汀欢不是我的本体,它……不,是他,他是我融合的第一个人。说人是不是很奇怪?汀欢明明是一株花,一株漂亮到让人忍不住沉迷其中的花。”


        

“但同时他又是一个人,一个你们这个废物世界线难以想象的,能力强大的人。他是灵族,你们这个世界线上这些废物普通人肯定不理解什么是灵族。他有着美丽的外表和强大的精神力,更有着傲人显赫的身世,他是灵族王子。汀欢其实……是他的名字,是不是跟他人一样美好?”


        

男人沙哑难听的嗓音嗤笑了两声,说道:“太美好的东西,没必要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尤其是他还深受万民爱戴,就更加没有存在的必要。因为他的存在,就显得我无比不堪。灵长类就是喜欢攀比,为什么就不能包容万物?”


        

“巧了,他的王叔渝安也非常讨厌他,我和渝安一拍即合,准备让这个万民爱戴的小王子成为我的傀儡。他美好,他圣洁,他是正义的化身?他只能给人带来无限欢乐,却毫无半点毒害。那没关系,我赐予他黑暗,赠予他丑陋,把他种进邪恶的土壤里。开出致美致命让人成瘾的花朵,让快乐与淫毒与之伴生。”


        

说到这里,男人的表情里变的兴奋起来。


        

他仿佛是天生的恶毒,他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世界毁灭。


        

最后男人却叹了口气:“可惜,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融合了他,是他毁了我永生的身体,不得不靠着借壳才能活下去。每走过一个世界,就要耗费巨大的精力去找合适的躯体。虽然很后悔,但是在当时那种情境之下,我可能还会做出那样的选择。正如毁掉……你们人人眼中的那个天之骄子,哈哈哈哈还有未来他的孩子。可惜了,他竟然也被夺舍了,故事没有合理的朝我期待的方向发展。否则那肯定会非常非常精彩,不知道那么漂亮的孩子被那么多人□□糟蹋会是怎样让人兴奋的事情呢?”


        

肖黔的胃里开始隐隐作呕,他自认为自己的道德标准不算高,除了对牛卓没有任何人能获取他的同情心。


        

但他也从不去害人,更不会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来。


        

看着肖黔,那人嘲讽般的笑了笑:“你这是什么表情?瞧不上我?像你们这种碌碌无为的庸人,倒也没必要瞧得上我。我是被天道选中的人,可以随便游走于任何一个世界线。你的身体,能在这里供我驱使,你应该对此感到幸运。”


        

肖黔收起自己脸上明显厌恶的表情,问道:“哦,其实这都不重要了,毕竟我就要死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只是想问一句,难道天道真的不明善恶吗?”


        

男人轻轻嗤笑了一声:“他需要的,跟我们普通人需要的是一样的东西。什么善恶,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肖黔对此存疑,问道:“难道天道还需要钱?需要能量?”


        

说完肖黔笑了一声:“那恐怕不是天道,是邪神吧?


        

男人看向肖黔,说道:“你问的太多了,好了,你累了,不要让自己的身体消耗太多。肚子饿吗?我给你煮点吃的,别饿坏了,要保持体能。毕竟我们出去以后,岛上有一群小可爱等着我们一锅炖了。”


        

肖黔皱了皱眉,心道自己是不是也被他算计了?


        

把他们叫到岛上来是自己的主意,难道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内?


        

肖黔的呼吸滞了滞,不敢相信他所知道的这一切。


        

但他的内心却仍报着一线希望,仍然持续不断的用头皮内置入的芯片向外发送着地理位置信号。


        

其实冒着被L发现的危险,源源不断着按压着自己的头皮。


        

L却缓缓闭上了眼睛,再一次进入了休眠。


        

他脚下有一个花盆,花盆里有混合着腥臭味的泥土。


        

原本他以为这个花盆是他换壳时的一个祭器,现在结合汀欢的说法,看来花盆是给他汲取养分的。


        

所以那位汀欢小王子,是把诅咒写进他的灵魂里了吗?


        

肖黔来不及想那么多,只想在这最后的四天里把信息传出去。


        

其实这个芯片还要感谢秦问,他在自己队友的脑中置入了内嵌式芯片,关键时刻可以把消息传回总部。


        

肖黔对这个芯片做了改良,变成了可触发型了,每触发一次就可以将消息传递一次。


        

可能是肖黔有些着急了,这个芯片是他自己动手嵌入进去的,所以伤口长的也不怎么样。


        

再加上他频繁的触动,竟然让刚刚长好的伤口撕裂,流下了淡红色的液体。


        

L对血腥味是很敏感的,刚刚进入休眠的他缓缓张开眼睛,看向了他额角流下的血水,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肖黔知道自己无从解释,只是无力的躺在那里,说道:“你都知道是吗?”


        

L摇了摇头:“我还真不知道你竟然会用这种方法,难怪我来的时候有人曾经提醒过我。这个世界线的人虽然都是普通人,但是他们身上有一种常人难以让捉摸的毅力。确实,肖黔,你还挺让我佩服的。”


        

肖黔苦笑一声:“我算不了什么,不过也是被心中的欲望支配罢了。”


        

L却并没有理会他头皮里植入的那个发射芯片,说道:“不用费心了,这个地方不可能有人找过来。你那个芯片,在海底的信息传输距离是多少你知道吗?在没有光纤的前提下,它最多只能传五百米。这个玻璃罩子还会屏蔽信号,你自己想想你成功的概率有多大?也就是说,你们的人要接近这边至少三十到五十米才有可能接收到你发射的信号。你想想有可能吗?”


        

肖黔绝望的闭了闭眼睛,无力的笑了笑:“没关系,还有最后三天,反正你也不用担心我会跑掉,那就再给我三天的机会吧!”


        

说着他又按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任凭鲜血流了下来,却也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


        

但这也并不是肖黔最后的手段,他的眼神看向支架上最后一试管的蓝色结晶,那才是他最后的希望。


        

如果这三天里他们都没来,那么最后那瓶液体,就是送自己归西的毒药。


        

只要喝了它,自己会立即毒发昏厥,L根本不会走出这个茧房。


        

他唯独担心的只有弟弟,如果他知道自己死了,会不是也跟着来?


        

对这个世界,除了母亲,弟弟并无任何留恋。


        

早知道应该让他找个男朋友或者女朋友的,有了牵挂,就不会天天想着自己这个哥哥。


        

眼下也就只希望自己的尸体可以永远不被发现,过个一年半载,弟弟可以接受这现实了,慢慢也就会把自己淡忘了吧?


        

肖黔缓缓闭上眼睛,又按了一下信号发射器。


        

深海海底,怒海银蛟穿过珊瑚丛和鱼群,缓缓驶上更深的海底。


        

严敏说道:“怒海银蛟能潜入九千米深海,咱们这边的海域最深处才不到三千米,对它来说小题大作了。”


        

秦问却摇了摇头:“但是这边的海底……真是哔了狗了,跟走迷宫似的,这是闯进了东海龙宫禁地了吧?”


        

严敏也是啧了一声,潜艇在这种地形里走,连下降都不能下降。


        

这种情况下别说搜索,角角落落都找不到。


        

秦问道:“能量快见底了,不行就再调一台过来,我们已经马不停蹄的在这一片区域转了二十四小时了。”


        

时间非常宝贵,这样一来一回,半天又过去了。


        

秦问和严敏都很焦虑,但却毫无办法,就剩三天了,这让他们心里的那根弦都崩到了极点。


        

然而就在他们准备返航的时候,远处角落里却忽然闪了一阵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