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继承上亿遗产后豪门老公回来了 > 第258章 第 25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靖尧也很奇怪, 托起小家伙的腋下问道:“怎么了宝贝儿?”


        

秦草草仍然有些不安的扭动着,大眼睛里盈满了泪水,两条小腿还一蹬一蹬的, 一副要往外跑的模样。


        

轩逸之立即说道:“阿尧, 抱他出去走走吧!也许是好多天没见你了, 见到你有些激动。”


        

关靖尧心道才怪, 这个小没良心的可不会想我。


        

一天睡十六七个小时, 怕是只会想睡觉。


        

不过他不想自己没关系,自己还是想他的, 谁让他是自己辛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


        

关靖尧抱起秦草草, 说道:“走走走, 清晨阳光明媚,我也难得看看早晨的太阳, 我们下去转转。正好,顺便给你们看看我们家新的家庭成员。”


        

一听有新成员, 秦蓁便来了兴趣, 问道:“有新的小伙伴吗?我是不是又要多一个兵?”


        

关靖尧:……


        

果然龙生龙, 凤生凤, 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当兵的生个儿子,注定也是扛枪的命。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关靖尧抹了抹额角的汗, 说道:“走吧走吧,咱们下楼玩去喽。”


        

两大三小五口人一起乘电梯去了一楼, 这个庄园都是电梯入户, 还是无障碍设计。


        

知道关靖尧懒, 哪怕这边的庄园别墅最高只到五楼, 还是给他装了电梯。


        

生怕这位金尊玉贵的大少爷多走一步路伤了龙体, 到时候全家都得跟着折腾。


        

两大三小一起来到了大花盆前, 这会儿院子里的凉棚已经搭好了,阴凉遮下来,小嫩芽有些懒洋洋的长在花盆里。


        

他如雪片一般冰蓝色的叶子晃了晃,叶脉上竟然亮起了融融的光晕。


        

这光晕即使是在日光的阴凉下,也显得非常明显。


        

关靖尧一脸神奇的拍下了这一幕,发给了秦问,并问道:“问哥快看,汀欢在发光,他好可爱啊!”


        

顺便抄了一份给牛卓:“让你哥哥看看,这也算是他救下来了的。”


        

牛卓收到信息后立即把手机拿到了哥哥的面前,说道:“哥,你快看,刚刚阿尧发过来的。汀欢在发光,他竟然是会发光的。”


        

肖黔并没有被关押起来,虽然他住的地方是有守卫的,但是牛卓可以自由过来探视他。


        

兄弟俩干脆吃住同席了,好像大家都在忙,也没有人关注他们。


        

肖黔看着那株漂亮的小雪花状植物,突然说道:“阿卓,为什么我看到这株植物……心里酸酸的?”


        

牛卓道:“酸酸的?嗯……从心理学上来讲,这叫共患难后的舐犊之情。虽然你跟汀欢没什么血缘关系,但是你是和他共患难过来的,所以看到他的幼株后才会有这种类似自己孩子的感情。”


        

肖黔点了点头,轻轻笑了笑:“阿卓真是越来越聪明了,学了那么多年的医,果然没有白学。”


        

牛卓也撒娇般的笑道:“那当然了,我哥吩咐我做的事情,必须要全力以赴。”


        

肖黔无奈:“好,夸你两句还得瑟上了。”


        

牛卓随意的躺在了他哥的大腿上,仰脸看着他道:“哥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我就这么睡。你看书,学习,我就睡觉。其实我不爱睡觉,但是能躺在你的腿上我就很开心。”


        

肖黔无语:“你还好意思说?我腿都麻了,不敢挪开,生怕吵醒你。敢情你是给我假睡呢?”


        

牛卓淘气的扎进了哥哥的怀里,一边咯咯咯的笑着一边道:“是啊是啊,你能奈我何?”


        

肖黔叹了口气,抚摸着弟弟的额头道:“我能奈你何?我们一家人能在一起就很不容易了,你想躺就躺吧!躺多久都行。”


        

牛卓静默了片刻才问道:“真的想躺多久就躺多久吗?”


        

肖黔道:“你这不是废话?难道我能把你推开?你个臭小子有多会耍赖我又不是不知道,跟个牛皮糖似的,我能推得开吗?”


        

牛卓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道:“哎呀哥你怎么这样?能不能不要揭人老底?对了哥,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肖黔嗯了一声:“什么问题?”


        

牛卓从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了那只小布老虎,说道:“我的小阿卓,你是什么时候拿走的?”


        

肖黔:……


        

这小阿卓是什么时候跑到他手里的?


        

肖黔刚要抢回来,却被牛卓死死的护在了胸前,一脸笑意的说道:“哥,我要掉下去了,你最好别乱动。”


        

肖黔按了按太阳穴,谁料牵动了伤口,他忍不住嘶了一声。


        

牛卓一脸关切的去查看他的伤口,问道:“怎么了吗哥?快让我看看。”


        

肖黔道:“没事,刚刚不小心按到了一点边缘,别大惊小怪。”


        

好在这个话题成功蒙混过去了,肖黔不用再解释自己什么时候偷走了牛卓的小阿卓。


        

但是下一个话题他却躲不过去:“哥,你为什么要把它的屁股……改装成这样?”


        

肖黔:……


        

没办法,他只得老实回答:“因为这个是最好改装的啊!我不想破坏小阿卓的整体布局,如果把肚子里的东西拆掉,填上棉花,再把屁股缝起来,它就还是原来那个小阿卓。”


        

听到哥哥说到把屁股缝起来的时候,牛卓已经笑的脸通红了,吐槽道:“把屁股缝起来……你让人家怎么上厕所?”


        

肖黔只觉得这个弟弟长大以后怎么变成了这样?


        

小机灵鬼变成了瞎抖机灵,肖黔却又不能接他的话,那不成了哥哥弟弟一起耍流氓了?


        

他只得无奈的接过他的小阿卓,说道:“我抽时间给你修补一下,这个其实好修。如果你觉得我手艺不行,那就回去让妈给你修。”


        

牛卓道:“那怎么行,妈都六十岁了,就别让她辛苦了。我觉得这个设计还挺精巧的,就把它留着做纪念吧!”


        

肖黔却不以为意道:“这有什么好纪念的?纪念我们被迫分开的二十多年吗?”


        

牛卓吸了吸鼻子,摇头道:“不是的哥,是纪念我日夜思念你的二十多年。”


        

肖黔真的不知道拿这个弟弟怎么办了,这样的贴心小皮裤确实是哥哥的心头肉,以后他要是结婚了免不了伤心几天。


        

这几天忙忙碌碌,各个部门都有处理相关事宜,好多地方都可以说是大换血。


        

关靖尧天天抱着电视在家看新闻,只觉得每天都能看到惊世骇俗的大新闻。


        

今天轩逸之也戴上了他的近视眼镜,抱着轩清箬和他一起看了起来。


        

电视上播报的是一个副国级大佬的落马通报,吓的轩逸之都有点哆嗦。


        

关靖尧嗤笑一声,说道:“瞅你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不就是一个大佬被查了吗?只能说上边儿整治的决心这坚定,我们应该高兴。”


        

轩逸之道:“这还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见到,还以为像这种级别的……一般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关靖尧叹了口气:“人嘛,都是有欲望的,还记得吴中谦吗?你说说他,六七十岁的人了,晚节不保,图的什么?”


        

说白了,就是一个欲望作祟,能守住本心的就是难得的。


        

轩逸之点头:“确实,这些人,人心不足蛇吞象。”


        

关靖尧问道:“轩哥,如果是你,你能守住自己的底线吗?”


        

轩逸之十分笃定的说道:“我能。”


        

关靖尧道:“如果他拿黑哥和孩子作为威胁呢?”


        

轩逸之还是顿了顿,才道:“黑哥我最了解,他宁愿死都不会做出有违家国的事来。至于孩子们……可能会犹豫吧!毕竟那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可能正是因为人人都是他们心目中重要的东西,所以才会被恶人利用,才会一步步沦陷。


        

肖黔就是如此,他为了弟弟,才变成了为恶的那个人。


        

好在最后大家的结局都不错,大家要感谢的,还真是眼前这个看似玩世不恭的大少爷。


        

关靖尧问道:“问哥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轩逸之答:“快了,还有几个收尾的工作,毕竟这件事我们忙碌了二十多年,总会有许多收尾的事等他们去处理。”


        

关靖尧点头,其实他是想秦问了,说白了他俩左右才在一起不到两年的时间,按照常规来讲,还处于热恋时期。


        

同样盼望着他们回来的还有远在H市的齐老爷子,因为齐思旻的肚子八个多月了,眼看着就要生。


        

根据他们这群孕夫的经验来看,这些小崽子们十有八九是等不到日子的。


        

一个个都是急性子,八九个月指定就得出来。


        

如果阿旻再不醒,医生的建议就是择吉剖腹产。


        

剖腹产大小也是个手术,齐老爷子有些不忍心。


        

但如果顺产,其危险性却是极大的。


        

那位给关靖尧接生的产科圣手已经来催过他很多次了,让他考虑楚快做决定。


        

万一真的在昏迷的时候发动了,植物人不会用力,孩子被卡住的可能性很大。


        

还有一点就是,如果顺产不合适,也会给孕夫带来危害。


        

齐老爷子只说再等等,等严敏回来。


        

严敏那边就剩下一个收尾,却偏偏这个尾只能由他来收。


        

保密的工作报告只能他来写,因为是他亲手解决的L。


        

齐老爷子知道自己不能催他,这是他的工作,再说也还不到时间,倒也不急于一时。


        

关靖尧倒是在这个时候给他打来了电话,齐老爷子直接在无菌病房里接了,一脸喜悦的说道:“要回来陪我啊?不用不用,你们年轻人玩的开心就好。”


        

此时躺在那里的齐思旻却抖动了一下睫毛,眉心也不自觉的跳了跳。


        

齐老爷子浑然未觉,继续对关靖尧说道:“就是有点想草草,你们要是度完假了,就早点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