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继承上亿遗产后豪门老公回来了 > 第259章 第 25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靖尧这边道:“好好好, 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去了,放心吧齐爷爷,一定能早点回去陪您。”


        

挂断电话, 关靖尧也有点归心似箭, 说道:“要不我们回去等他们吧?反正现在事情也处理完了。”


        

轩逸之道:“回去倒是可以, 你有没有考虑过, 小汀欢怎么办?”


        

隔壁的水晶花房已经连夜赶工做好了, 大花盆也弄好了,小汀欢也被挪到了水晶花房里的大花盆里。


        

如果他们要回去, 总不能把小汀欢一个人扔在这里吧?


        

关靖尧也有点犯难, 因为孩子们还挺喜欢小汀欢的, 他们也都有分寸,知道小嫩芽芽不能动, 都是远远的看着他。


        

但他们觉得小汀欢没那么脆弱,应该是个能力挺强的小家伙。


        

他连L都能对付得了, 几只人类幼崽应该不在话下。


        

关靖尧忖了片刻便道:“带上他, 再在H市给他修一间水晶花房, 以后我们去哪里就把他带去哪里。新做的花盆不算大, 我们搬上飞机肯定没问题的。再说我们私人飞机,有宽大的机舱, 人也不多,哪还能没有小汀欢的位置了?”


        

轩逸之点头微笑:“是, 那我们什么时候启程?”


        

关靖尧答:“我给他们发信息问问。”


        

之前他把主角团拉了个小群, 只要在群里发条信息大家就都能知道。


        

他在群里问道:“什么时候处理完?我们想先带着欢欢回H市了。”


        

第一个蹦出来的竟然是肖黔, 他问:“欢欢?”


        

关靖尧拍了张照片发到了群里:“看看, 漂亮吧?已经长了好几片叶子出来了, 毛茸茸的, 像冰晶一样。”


        

肖黔回:“欢欢……那你们替我照顾好他。”


        

关靖尧:?为什么是替你?


        

肖黔发给关靖尧一句私聊:“之前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弟弟一起领养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的名字就叫欢欢。”


        

关靖尧大为惊讶,回道:“巧了,我们就是想等你和卓医生回来的时候,把欢欢送给你们做贺礼。”


        

可能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肖黔救下的小王子,就该由他来抚养。


        

虽然小王子变成了一株植物,但是没关系,只要我们知道他是灵长类就可以了。


        

秦问百忙之中回了一句:“快了老婆,再等我两天,两天之内一定把这件事处理完。”


        

严敏也十分头疼的回道:“我现在快成吉祥物了,幸好我没对他们说我手上的东西,否则肯定会被关起来当小白鼠研究。”


        

非但如此,还可能把他当成危险分子,不至于关起来吧肯定会找专人看护。


        

也正是因为严敏知道情况的严重性,才没有对外宣称这件事。


        

而且还有好多事需要他去了解,比如那三张隐藏起来的阵营牌都是哪三方势力。


        

灰色阵营牌在他击杀L的时候就已经重归于他们的本来身份了,关靖尧也和严炎合二为一。


        

但他最近真的太忙了,又想亲自去认回这个儿子,不想草率的给他发个信息了事。


        

仪式感这种东西,在华国人的心里还是根深蒂固的。


        

他准备回去以后就郑重其事的认回儿子,亲耳听他叫一声父亲。


        

秦问在一旁拱了拱他,问道:“高兴吧?”


        

严敏也拱了拱他,说延:“还问我,你高兴吧?”


        

秦问答:“我高兴,但是我老婆一直在我身边,你就别磨蹭了,剩下这点儿收尾我替你做了。”


        

严敏抬头看向秦问,显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假的?”


        

秦问道:“假的!你是不是神经质?快走吧!就这点儿事儿了,我晚回去两天没关系,但是另一个爸爸要生了,你就算留在这里心也不在这里。”


        

严敏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自己之前那么算计他,想不到关键时刻还得是自己人。


        

他拍了拍秦问的肩膀,说道:“我会在你另一个爸爸面前替你美言几句的。”


        

秦问切了一声:“得了吧你!少坑我两回就行了。”


        

严敏心道我这回真不坑你了,以前就是心里气不过,觉得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宝贝嫁了个二手货,忍不住就想难为难为。


        

现在也发现了,秦问除了是个二手黄瓜,其他地方均是可圈可点。


        

他把自己手边的笔记和档案全都交给了秦问,说道:“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我,信息随时联系。我先回去了,我老婆那边的情况你也知道,可能随时都要生。老丈人年纪大了,我怕他顶不住。”


        

秦问挥手道:“行了哥,快去吧!”


        

严敏立即收拾东西,和上面打了报告,虽然还是有很多情况未能明了,但好歹秦问留下了,剩下的事情他应该也能解释清楚。


        

出了九区大门时,严敏总算是松了口气,一边给关靖尧回信息一边订票:“我出来了,马上去机场,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


        

关靖尧此刻已经上了飞机,旁边的位置上是汀欢的大花盆。


        

花盆五十公分的直径,对于现在的汀欢来说还是个大房子。


        

飞机上也很稳,但关靖尧还是贴心的给他系上了安全带。


        

怀里的秦草草正一脸好奇的伸手去够,关靖尧阻止着他,惊涛道:“欢欢现在还是个宝宝,你要小心一点,别给他抓坏了。”


        

小婴儿什么都不懂,可能一把就给揪下来了。


        

然而秦草草却没有去揪他,而是用自己的小胖手轻轻的抚摸着。


        

汀欢在被触碰的时候竟也回应着他,缓慢的,仿佛舞蹈一般晃动着他软嫩的叶片。


        

旁边的轩逸之惊讶道:“这太神奇了,他们是不是可以交流?”


        

关靖尧不懂,秦草草为什么对这株草这么感兴趣,难道因为他们都是草?


        

轩逸之可能是想试试,轩清箬是不是也可以跟小王子交流。


        

结果轩清箬却连手都不敢伸,轩逸之抱他过去,他也是退避三舍。


        

可能人类幼崽对危险的东西有着天生的敏感,小王子可是一个能力彪悍的人,幼崽自然不敢靠近。


        

唯有我们秦草草艺高人胆大,敢于往上凑。


        

大概是人小无所畏惧,毕竟这是才三个多月大的崽。


        

轩逸之还拍了一张秦草草和新来的草的合照,还发了个朋友圈:双草合璧。


        

关靖尧还给他点了个赞,只觉得心情无比轻松惬意。


        

关靖尧还问道:“你说汀欢会开花吗?好像一直说汀欢是一种花,他应该会开花的吧?”


        

轩逸之道:“会的吧?植物一般都会开花,只是有的花比较小。”


        

关靖尧若有所思:“那这样的话,欢欢岂不是雌雄同体?植物一般不都是雌雄同体的吗?”


        

轩逸之:……这个点倒是我真没想过的,果然脑回路不同于常人的人,思考问题的点也总是很清奇。


        

他按了按太阳穴,说道:“别这样,人家只是一株小小的植物。”


        

关靖尧笑了起来,说道:“我只是在想,汀欢这么可爱,会不会自己结个种子,以后再长出新的小汀欢来。这样一来,我们不就可以拥有源源不断的汀欢了?”


        

轩逸之:……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强大的一株植物,怎么可能拥有很多?


        

汀欢小王子也只有一个啊!


        

关靖尧却笑了起来,说道:“感觉养汀欢好像又有了不一样的体验呢。”


        

说着他倚到了倚背上,戴上眼罩,准备睡一觉。


        

事情已经结束了,大家都觉得生活终于恢复了常态。


        

唯有严敏的心里还装着一件事,他想弄清楚那三张隐藏牌是谁。


        

已知的一张是牛卓,因为他分析的有道理,确实他应该处于L的对立面。


        

但另外两张呢?另外两张会是谁?


        

不会是肖黔,因为他是受害者,也被迫与L同处于一个阵营。


        

但可以肯定的是,另外两张也应该是与自己同属于一个阵营,所以不必担心己方再次面对这样的困境。


        

天色渐晚的时候,众人终于来到了H市,王管家带着佣人们抬下了汀欢的花盆。


        

关靖尧抱着秦草草,轩逸之抱着轩清箬。


        

秦蓁则全程小大人似的自己拎着自己的小行李箱,还不让别人动手帮忙。


        

结果一下飞机,关靖尧就收到了齐老爷子的电话。


        

电话那端明显有些慌乱,他说话的语气也变的紧张起来:“小关啊,你到了吗?你齐叔叔可能破水了,我看到他身上有血。怎么办?是不是要生了?医生都过来了,在问我要不要剖。”


        

关靖尧一听,也跟着着急起来,但好在他还算冷静,说道:“齐爷爷您别着急,我现在马上就去医院。哦,对了,严队他也回来了。这会儿应该在飞机上,很快就能到。先听听医生怎么说,听医生的建议。”


        

齐老爷子听到关靖尧的声音后就感觉莫名的安心,一边应道:“好,好,我知道了,我去跟医生说。”


        

刚好那位产科圣手在这边,齐老爷子立即去和他商量要不要动手术的事了。


        

关靖尧则把秦草草交给了王管家,说道:“王叔您把孩子们都带回去,也照顾好欢欢,我们要去一趟医院。”


        

王管家立即接过秦草草,躬身道:“您放心吧先生,一定把孩子们都照顾好,您也要注意身体。”


        

关靖尧朝王管家挥了挥手,便拉着轩逸之一起开了辆来接他们的车便朝大秦私立医院的方向开去。


        

与此同时,产科圣手已经安排好了手术室,正通知麻醉医生过来了。


        

然而就在麻醉医生急匆匆赶过来的时候,齐思旻却被一阵强似一阵的阵痛给痛醒了。


        

他缓缓睁开了眼睛,随即又是一阵宫缩,引得他发出了一声闷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