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这个Beta过分咸鱼 > 第2章 “情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鑫是什么类型的Alpha?


        

他不随便撩Omega,与他们保持着适当的社交距离,开学这段时间也没见他跟谁暧昧。


        

顾鑫帅气的同时冷静,靠谱,气场强大,又不失冷酷感,与他人有疏离感,可又不会让人觉得他在装逼,也不怪三中高一年级的Omega们会为他疯狂。


        

“没,没事的。”欧若仪努力强装镇定,她当然也是众多Alpha喜欢的对象,但面对一直没对她表示出明确好感的顾鑫,她还有着点紧张,别的Alpha很好看透,但她看不懂顾鑫。


        

正像现在这样,顾鑫朝江晨的方向挑了挑眉,江晨回瞪过去。


        

其他人一脸看戏心态,内心疯狂呐喊,不会要打起来了吗?


        

高一校草Alpha和同班Beta因新晋校花打起来,可真是个不错的八卦。


        

但显然,顾鑫并不想被当成围观的猴,他看了一眼江晨后抱着球回到球场去了。


        

江晨也懒得再帮卫蒙要校花的微信,转身就走。


        

卫蒙立即跟上,拽着他的校服,小声道:“晨儿,我女神的微信还没要到呢,怎么就走了。”


        

江晨一巴掌拍在他厚实的背上:“你可真是只长个子不长脑子,看不出来校花眼里根本没有你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卫蒙一脸苦瓜相:“我有脑子好吧!果然只有像班长这么帅气才能被校花看上,我觉得我也不差啊。”


        

江晨象征性地安慰一句:“各有各的优点,你体格就不错,不要跟他比。”


        

卫蒙感动:“还是晨儿对我好,看来我还是有比得过班长的优点的。”


        

江晨补了个刀:“毕竟你除了过分健硕的体格也没别的地方能比得上他。”


        

卫蒙:“……”他就不应该瞎感动!


        

回到凉风习习的教室,江晨连手指都不想动了,果然空调才是他的真爱,他爱空调发明家。


        

冷气吹得舒服,体育课消耗了体力,江晨瘫在座位上,真心希望不要再上体育课了。


        

下午三节课,还剩下最后一节了。


        

在江晨差点就要跟自己的左臂亲密接触时,脸被冰了一下,他一下就清醒了。


        

一瓶黄澄澄的饮料放在他的桌面,正要骂人时,顾鑫的那张帅气的脸映入他的眼前。


        

他的眼角有一颗浅浅的痣,江晨每次和他面对面时都能看见,长得真到位,挺好看的。


        

江晨歪着头,像泄了气的皮球,问他:“干嘛?”


        

顾鑫说:“放学等我一块儿走。”


        

江晨吐了两个字:“我不。”


        

顾鑫轻轻按了下他的脑袋,小声说:“小气鬼。”


        

江晨动了动嘴唇:“靠,不要按我的头。”


        

顾鑫又多按了下他脑袋,轻笑:“别说脏话。”


        

后排有人叫顾鑫,他离开前又强调一次:“记得等我。”


        

坐在江晨面前的杨秀十指翻飞,在聊天群里疯狂打字。


        

据说江晨问校花要微信失败离开后,校花又亲自送了一瓶水给顾鑫。


        

现在顾鑫直接走到江晨面前,放学后等他,岂不是要为了校花一事约架,班长可太男人了!


        

杨秀:我刚听到顾鑫叫江晨放学后一起走,不会是要约架吧?


        

林莓莓:顾鑫以前不是实验一中的吗?他不可能打架,一中都是搞学习的。


        

杨秀:你们谁跟江晨熟?


        

蓝靖宇:不熟,他天天睡觉,我就看他跟卫蒙比较好,他们好像都是从十九考上来的。


        

林莓莓:十九中?那个传说中天天打架,还有社会帮派人士出入的十九中?


        

蓝靖宇:对,就是十九中,你们没事离他远一点吧,十九中人人都会打架。


        

林莓莓:好的吧。对了,顾鑫不会喜欢上校花了吧,我上午还看他俩有说有笑从老师办公室里出来。


        

杨秀:怎么帅气的Alpha都被人预订了,等一个分手!


        

蓝靖宇:可是也没有人能证明顾鑫真的和校花在一起了啊。


        

杨秀:可欧若仪刚才给班长送水,他收了!


        

林莓莓:我不信,肯定是欧若仪强行塞给他的,顾鑫不好拒绝。


        

程雯:我觉得莓莓说的对。


        

蓝靖宇:杨秀,我好像看到班长刚刚将一瓶维C生命水放在江晨桌上。


        

杨秀猛的扭头,就看到耷拉着双眼的江晨正在拧瓶盖。


        

江晨谁都不爱搭理,实在是杨秀欲言又止的目光和表情太过丰富,问道:“有事?”


        

杨秀对着江晨这张不输班长的脸,嘴一颤说道:“你要加我们的小群吗?”


        

江晨礼貌性回道:“可以。”


        

杨秀:“……”靠,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杨秀忙跟群里几位说自己干了件傻事。


        

群里几人:……


        

蓝靖宇:加吧,最多我们再开个小群,没事。


        

然后江晨就加入了“想要个帅软腿的Aplha”。


        

江晨:“……”他好像加错群了。


        

他指了指自己,对杨秀说,“我像是……”需要Alpha的人吗?


        

杨秀单手捂住脸,一想到江晨打架厉害,他就有点害怕,特别是他眯起眼不笑的时候。


        

杨秀:“你不像我们像!”


        

他立即低头改了个群名:4个O和1个B。


        

这个名字看着就挺诡异。


        

上课铃响了,所有人都将手机扔进桌肚里,江晨也顺势继续趴下。


        

放学的铃声响起,生物老师刚走下讲台,班主任就走了进来。


        

八班班主任唐琳,人比较严肃,能看的出,她更喜欢成绩好的同学。


        

唐霖:“占用大家五分钟时间,说个事。”


        

所有人又坐回了座位。


        

唐琳:“你们现在都是高中生了,在某些方面也变得成熟了,有些事情咱们也得重视起来,大家今天晚上回去后下载学校的健康软件,我等会让班长将软件链接发到群里,填一下关于你们自身的数据,以便在某些时候,学校能及时做出对应措施。”


        

同学们听到“成熟”二字立即有了画面。


        

这个“成熟”自然是指性成熟,也就是他们的第三特征,Alpha的易感期,Beta的信息素不稳定期,Omega的发情期,初中的生理课自然也讲过,发育早的就早已经开始了,发育晚一点也就高中时期。不过,只要学生注意监测自身情况,学校各项管理措施也相对全面,基本上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


        

班主任走的时候顺便把顾鑫叫走了,同学们也三三两两离开教室。


        

卫蒙背着书包就要搭江晨的肩:“走了,现在去奶茶店没准还能遇到我女神。”


        

与此同时,江晨手机里收到顾鑫发来的信息。


        

顾鑫:晨晨,等我五分钟。


        

江晨回他:哦。


        

他抬起头跟卫蒙说:“我等个人。”


        

卫蒙:“等谁?”开学两周里,他还没发现他跟等谁比较熟,八卦的灵魂飘了起来,“谁啊,你不会是背着我偷偷泡妹子吧?”


        

江晨慢吞吞地收拾书包:“泡你M个头,待会你就知道了。”


        

卫蒙最近都跟江晨一块儿回家,也跟着等。


        

五分钟后,他看到了班长顾鑫回到教室,背起书包,朝他们走了过来。


        

卫蒙紧张起来,啥情况?


        

难道班长真的会因为他们找校花要微信的事找江晨掰头?


        

而事实却是顾鑫十分自然地拎起江晨的书包:“走吧。”


        

江晨接受得相当自然,拖着步子跟他一起离开教室。


        

卫蒙:???


        

卫蒙懵了一秒,果断追上去。


        

他和班长并不熟,两人都没有说过话。


        

他们三人去取了自行车,顾鑫的车看得卫蒙直流口水,是他最喜欢的黑金色。


        

卫蒙说:“班长,你这车是X系最新款的吧?”


        

顾鑫本来人缘就还不错,并不算太冷酷:“家里人买的,应该是吧。”


        

卫蒙啧啧称赞:“太酷了。”


        

其实,他现在更在意的是顾鑫和江晨到底要干什么。


        

三人骑着自行车离开学校,顾鑫车速快一点走在前面,卫蒙和江晨在后面。


        

卫蒙就是个话唠,嘴一刻都闲不住,坐在车上都要问江晨:“你们待会是要去哪里吗?”


        

江晨说:“不去哪里,回家。”


        

卫蒙:“不是,你和顾鑫一块儿回家?你俩不是要掰头啊。”


        

江晨:“我俩掰什么头?”


        

卫蒙有点心慌:“他们传了一下午,说班长和校花是一对儿,咱们去问人家要微信,班长生气了呢。”


        

江晨给他一个白眼:“少听没营养的八卦,待会你自己去买你女神的同款奶茶吧。”


        

卫蒙:“别呀,你不也爱喝吗?”


        

江晨:“我不爱,谢谢。”


        

顾鑫不知什么时候与他们并排了,说道:“他喝了奶茶会睡不着。”


        

卫蒙:“啊,我怎么不知道?”


        

江晨:“因为你是不孝子。”


        

骑车带起的风拂过顾鑫的嘴角,他轻轻笑了下:“不知道也不奇怪,他不爱说。”


        

卫蒙竟然感到内心泛起了酸意,班长为什么对江晨这么了解?


        

明明他才是晨儿的好大儿!


        

卫蒙在第三个路口跟他俩说拜拜,说了半天,女神同款奶茶没喝成,还被顾鑫对江晨的态度搞得一头雾水?


        

不行,明天一定要审问晨儿!


        

而此时的江晨慢悠悠蹬着自行车,临近他们小区有个坡,他踩得就慢了。


        

顾鑫跟在他身侧,他想起两人刚上幼儿园那儿会,每每走这条路江晨就开始放慢动作,要他拉着才愿意走回家,否则就要大人抱。


        

果不其然,这条路是阻碍江晨回家的绊脚石,他下车不骑了,改成推。


        

顾鑫也下了车,与江晨并排走:“还生我的气啊。”


        

他俩从开裆裤开始就认识了,顾妈推着小车车带顾鑫到小区遛弯,江妈则拎着遛娃绳遛江晨,两家人不同的养娃方式立即吸引了对方,两个小娃娃也开始认识对方。


        

从此以后,两人几乎没有分开过,幼儿园小学同上一个学校,在同一个班级。六年级那年,顾家买了新房,从这个旧小区搬走,去了市中心。顾鑫进了全市学区房最贵的实验一中,而江晨则去了风评不太好的十九中。


        

当然,即便两家离得远了,两人也没有因距离而变得陌生,只是见面的次数变少而已,到了周末还是能约一块儿玩。


        

江晨推着自行车,抹了一把额前的汗:“谁生气了。”


        

顾鑫知道江晨其实很好哄,只是这次是他做的太过分了:“到我家喝糖水吗?冰过的。”


        

江晨毫不犹豫:“喝。”


        

其实他早就不生气了,但这个年纪的男生,要面子,不假装生气久一点就好像白生气了。


        

他和顾鑫认识这么多年,其实从来没翻过脸,就是闹着玩。


        

喝上冰冰凉凉的绿豆糖水,江晨总算是活了过来。


        

他瘫在沙发上问道:“你家重新装修后比原来更舒服了,我喜欢这个沙发。”简直是懒人必备,面料柔软,宽度合适翻身,长度也刚刚好,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窝上去就不想下来。


        

顾鑫说:“我妈晚上不回来吃饭,你和我一块儿吃吧。”


        

江晨:“好。”他给老妈发了不回家吃饭的信息,那边回了个五十九秒的语音,他懒得听了。


        

顾鑫喝完自己那份,朝江晨伸手:“我给你下载学校的软件。”


        

江晨毫无防备地将手机给他。


        

顾鑫替他下载好学校的健康软件,然后打开他的信息栏:“自己输。”


        

江晨点进信息栏开始输入信息,看到其中一项时,忽地凑到将下巴靠在他肩头上,整个人无骨似的贴着他,来了点精神:“哎,鑫宝,你的第一次易感期是什么时候啊。”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继续随机小红包~


        

-


        

感谢在2021-11-30 12:00:00~2021-12-01 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咆哮的考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绪 18瓶;Genie_CJ 14瓶;小菊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