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这个Beta过分咸鱼 > 第7章 阻断早恋的快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晨以最快的速度收拾明天要带的书和作业本,带上明天要穿的校服,拎着书包就要出门。


        

他姐还没回来,他弟估计又在房间里偷偷摸摸搞直播,这时候客厅只剩下依偎在一起看狗血现代家庭剧的父母。


        

江妈眼尖,以往都是老大天天往外跑,现在老二怎么也染上这个毛病。


        

她脸上的柔情蜜意立即化成警惕:“大晚上的你上哪儿呢?”


        

江晨实话实说:“我去找顾鑫教我做作业,今晚就不回来了,明天早上直接去学校。”


        

江妈对顾鑫有种天然的好感,一听到他的名字,表情都柔和下来了,她是非常乐意江晨和顾鑫做朋友的。


        

她叫住马上就要溜出去的江晨:“等等,带点你奶奶送来的瓜下去吧,也让顾鑫尝尝,人家给你辅导功课也不容易。”


        

江晨就不爱拎重物:“哦,你拿少一点,瓜那么重。”


        

江妈边从冰箱里取出一个美人西瓜,边叨江晨几句:“懒死你得了,顾鑫刚搬回来,你就不能对人家好一点。”


        

江爸只是笑了笑,等江妈转身后,从手机里给江晨转了点零花钱:“明天和顾鑫去吃点好吃的。”


        

“知道了。”江晨觉得顾鑫更像是他爸妈的亲儿子。


        

江晨一手拿书包,一手提着西瓜下了楼,到十楼时,身上都开始出汗了。


        

顾鑫接过他的书包和西瓜:“你这么晚还要吃西瓜?”


        

江晨立即往沙发上一靠,说道:“吃什么瓜,是我妈特意让我给你拿的,你尝尝吧。”


        

其实现在还不到九点,倒也可以吃点水果,顾鑫拎着西瓜去厨房切了。


        

江晨已经往顾鑫的房间里钻了,他家里里外外都装修了一遍,连顾鑫的房间也换了风格,以前的墙上还贴着一些篮球明星的海报,现在什么都没有,只挂了一块缩小版的滑雪板,上边还写着某某品牌某系列限量版,他记得这个品牌的滑雪板起步价就要一万。


        

书架上都是书,有新有旧,以前还有很多漫画书,现在没见着,估计都收起来了。


        

江晨记得顾鑫小时候就爱看书,如果他被老妈拘着不能来找顾鑫玩,他能在家里看一下午的书,而江晨就坐不住,只要顾鑫拉他看书,他最后总能歪在顾鑫的床上睡到口水直流。


        

这倒不是重点,总而言之,顾鑫的房间整体感觉成熟很多。


        

不过,倒还是江晨熟悉的地方,毕竟这也是他小时候时常睡的房间,两人无论是上幼儿园还小学,都经常一块儿睡午觉,有时候他妈管他姐和他弟管不过来,就把他寄放在顾家,好几次都忘记把他在顾家。


        

说起来,江晨出生到现在有一大半时间都是跟顾鑫在一起过的。


        

顾鑫把切好的西瓜放在书桌上:“晚上吃多了容易上厕所,我只切了一小半。”


        

江晨坐在他舒适的椅子上,惬意地戳着西瓜块:“你爸妈又不在家?”


        

顾鑫点头,他刚洗过澡,身上还带着洗发水清爽的味道:“嗯,我爸出差了,我妈晚上有应酬,估计要凌晨才回来。”


        

江晨的童年全是顾鑫,反之,顾鑫的童年也全是江晨,因为他爸妈平时都很忙,各自有自己要管理的公司,只有节假日顾鑫才会被他爸或者他妈带出去玩,大多数时候都是顾鑫和江晨在一块儿,顾鑫也时常到江家蹭饭,有来有往。


        

江晨坐着只能抬头看顾鑫:“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今天打篮球的时候,他发现顾鑫更难对付了,手长脚长,随时能将他的球夺过去。


        

顾鑫说:“嗯,一八一了,有时候睡觉还会骨头疼。”


        

江晨伸手想够顾鑫的头,但够不着:“好惨,我都没有这种困扰,你爸妈都挺高的,你应该能长到一米八五以上。”


        

顾鑫赞同他的说法,手按了下他的脑袋,刚洗过的头发蓬松柔软:“你现在多高。”


        

“你别老按我头,要长不高了。”江晨对自己的身高不是很满意,“开学体检,我应该是一米七五。”


        

顾鑫笑了下,手从他的脑袋上移开:“能到一米八的。”


        

“我肯定能的好吧。”江晨在顾鑫的书架上取下新的Switch,“我玩这个,你写作业吧。”


        

按照他的懒人能不能动不动的风格,让他玩手机游戏都是累的,组队就得跟人说话,还得等队友,还不如玩单机游戏。


        

江晨把椅子让给顾鑫学习,他利落且熟练地爬上顾鑫的床,往靠墙的方向挪过去,床上还有一个大的靠枕,江晨整个人可以背靠着它玩游戏,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现在有点后悔跟顾鑫生了两周的气,不然他还能早点享受现在的生活。


        

比起他那张一米五的床,顾鑫的两米床可不就是他的梦中情床!


        

无论是玩单机游戏还是线上手游,江晨都能玩着玩着都能睡过去,实在是床太诱惑人。


        

顾鑫看了会儿原文书,夹上书签时,江晨已经歪在床上睡着了。


        

江晨最近是真的很爱睡觉,就没有见过比他更能睡的,每天起码要睡上十二三个小时以上,而就这样在上课时还时不时打瞌睡,这睡功也是无人能及。


        

顾鑫洗漱完后才上床睡觉,而这时的江晨已经将脑袋全埋进两个枕头之间,只露出一个后脑勺。


        

这是江晨从小到大的睡觉习惯,怎么都改不掉。


        

上幼儿园那会儿,学校给每个学生都准备了一张小床,但江晨在托儿所就跟顾鑫挤小枕头,上幼儿园分床了,他就没得挤,只要中午睡觉必会摔地上,后来,老师实在是没办法,只能把顾鑫和他的床合并到一块儿,有顾鑫睡在外头,江晨就再也没有摔到地面了。


        

顾鑫与江晨分开了近四年,没有一起上学,没有一起睡过午觉,他不知道江晨现在还会不会睡到掉地上,应该不会了吧,毕竟床也在变宽。


        

他把枕头稍微挪开了一点,以免江晨呼吸不顺畅。


        

离江晨越近,顾鑫越能闻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其实Beta身上的信息素并不会太浓,特别是现在也会出Beta抑制液,喝完后,连一丁点儿味道都没有,大概是沐浴乳或者洗发水吧,还挺好闻。


        

顾鑫又动了两下鼻翼,他靠近江晨的枕头,闻着这股淡淡的幽香入眠。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又同躺在一张床上,他们的关系依旧没变,他们依旧是好朋友。


        

一张薄薄地被子盖在两人身上,又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一起睡午觉的日子,渐渐地,顾鑫眼皮也开始发沉,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翌日。


        

江晨是被顾鑫给弄醒的,他眼睛都没睁开,使劲将被子往头上盖,刚做梦梦到他睡在柔软的云端,怎么可以被叫醒,他不要醒!


        

“晨晨,起床了!”


        

江晨翻了个身,死活不起。


        

顾鑫又继续喊:“晨晨,江晨,你不起我就自己去学校了。”


        

江晨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被子被扯掉,然后忽然又没有人管他了,但不一会儿,脸上迎来一阵冰凉。


        

是顾鑫,他把毛巾拧干,贴在江晨的脸上,这是他用来叫江晨起床的招数。


        

“我醒了……”江晨将脸上的毛巾甩回给他,“都多少年了,你怎么还这么叫醒我,没新意。”


        

顾鑫收起毛巾:“招术不在旧,在有用处,我真想不明白你平时在家里是怎么起床的。”


        

江晨边下床边说:“你要是有个大嗓门的妈,还有两个成天吵架的姐弟,你就明白了。”


        

他当着的顾鑫的面将睡觉T恤和短裤脱掉,露出少年纤细白晳的身躯,他体型偏瘦,但瘦中有肉,这么懒的人竟然隐隐有点腹肌。


        

江晨迷迷瞪瞪地套上校服裤。


        

等他穿好站起身准备去刷牙洗脸才发觉上衣和裤子有点宽大。


        

他对着全身镜扯了扯领口:“鑫宝,我是不是穿了你的校服。”


        

顾鑫说:“嗯,你的衣服昨晚拿出来时沾了西瓜汁,我早上起来帮你洗了。”


        

江晨满满感动,突然整个人往顾鑫背后贴上去,一脸感动地搂着他的腰:“哎,鑫宝可以当别人老婆了,真贤惠。”


        

顾鑫无意间闻到江晨身上传来的幽香气息,轻轻推开他:“别闹,去刷你的牙。”他的身体被搂着热得都快要冒烟了。


        

“你怎么跟个害羞的小媳妇儿一样,都不让碰。”江晨侧身歪个头往前伸脖子看顾鑫,还嫌弃顾鑫推开自己。


        

顾鑫一手掌捂住他的脸:“别乱用比喻。”江晨脸小,一下就被他的手掌盖住,视线看不到顾鑫此刻脸上微妙的变化,顾鑫收拾了一下心情,随手拿起旁边一本书塞进书包,“我到客厅等你。”


        

“哦。”江晨转身去洗漱,闹了一下人也清醒了许多。


        

两人在路上吃了早饭,到学校时还差十分钟才上早读课,有顾鑫盯着,江晨想迟到都难。


        

早到的同学再一次看到顾鑫和江晨一同出现,大家开始习惯了,还有人打赌,他们的塑料“友情”很快就会裂开,认为江晨肯定是想追校花才跟顾鑫亲近。


        

杨秀来得也早,还有五分钟响铃时,几乎所有同学都已经进了教室,他跑到讲台上,清了清嗓子。


        

“请问咱们班有哪些同学会弹钢琴?咱们班想出一个小提琴和钢琴合奏,小提琴手是咱们班长,现在还缺钢琴手。”


        

他一出声,大家就来劲儿了,Omega们一个个都相当大胆举手向杨秀举荐自己。


        

“我我我,杨秀选我!”


        

“我钢琴十二级!”


        

“我从三岁就开始弹钢琴,什么曲子都不在话下!”


        

杨秀开始一一记下举手的同学的名字。


        

直到他记下最后一个举手的同学名字:“啊?江晨?”


        

江晨斜靠在椅子背上,身体也不坐正,一副有些慵懒样,还有点痞气:“没规定一定要Omega同学吧。”


        

杨秀既羡慕又无语,太为难了,其他同学会不会钢琴他都知道一点,但江晨他不知道啊,要不是他学的扬琴现在就自己上了,哪需要这么纠结。


        

顾鑫唇角微微往上扬,说道:“杨秀,要不就江晨和我合奏吧。”


        

既然班长都自己决定了,杨秀只能答应:“那好吧,下午放学你们要留一下哦。”


        

话音刚落,江晨就收获到一群Omega同学羡慕的眼神,江晨兴致上来,给顾鑫Wink了一下,后排的Alpha和Beta们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把Omega们气得够呛。


        

江晨想着,阻断顾鑫早恋的机会就是这么的快乐。


        

而顾鑫则耳根则偷偷地发起了烧。


        

作者有话要说:嘿呀,更新来了~继续随机小红包~


        

--


        

感谢在2021-12-05 12:00:00~2021-12-06 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jhaj 3个;Riraran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二水四木 50瓶;安徒生入狱少女 27瓶;大大!日万!大大!日、零枫 20瓶;暮彦 14瓶;谁人不爱简隨英、薄雾、鲤、草莓蒜泥、soft他爹、烨詻初拟、吾悦、墨沙雪、初空 10瓶;卿偌 9瓶;叭叭叭、29773525 6瓶;julie、熙熙、十年暴富 5瓶;茶木 3瓶;莫歆雨、茶、心光似火 2瓶;慢慢好运、48239721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