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这个Beta过分咸鱼 > 第9章 小学最后一张合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晨也是打架的其中一员,贾老师并没有放过他,篮球队队员们跑多少他就跑多少,该跑的圈数一圈都没少。


        

就是跑完全程下来后,顾鑫都没跟江晨说一句话,只有卫蒙这个好兄弟尽心尽力的陪着他。


        

江晨已经累瘫在旁边的休息椅上,那几个原本还想过来道谢的Omega一直没等到他们跑完圈就走了。


        

顾鑫看不过去才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条干净递了过去:“擦擦汗。”


        

江晨双手撑在休息板凳边沿,微微昂头,说话都喘气:“累,不想动。”


        

顾鑫并不打算给他擦,直接把浅蓝色绣着他名字的毛巾怼到他脸上:“自己擦,谁让你去管别人闲事的。”


        

江晨胡乱擦了下脸上的汗,往顾鑫身边挪了挪,用毛巾抵着下巴,盯着顾鑫的下颌线。


        

“不可以吗?”


        

顾鑫和他对视一眼,吸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就被贾老师叫走。


        

跑十圈对他们来说差不多就是个热身,还要再进行半个小时的运球和投篮练习,江晨就坐在长凳上看着顾鑫绷紧着下巴在球场上挥洒汗水。


        

他幽幽感叹:“年轻可真好啊。”


        

贾老师刚好站在前面,回头瞪他一眼:“江晨同学,你一个未成年能不能别在三十岁的老师面前说这句话。你要是在外边这么说话是会被揍的。”


        

江晨翘起二朗腿,一副社会闲散人士的懒样:“老师,我这不是在您面前说么,您当我放屁也行。”


        

贾老师差点被他气着,江晨比他篮球队里点兵点将点来的Alpha崽仔们皮多了,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是跟自己和解了,跟这个年纪的小崽仔们计较,能自己把自己气秃。


        

他威胁江晨:“你可别落我手里了。”


        

江晨将毛巾叠成条状搭在额头上,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病人:“老师,我可不敢,现在已经被你折磨成这样了,再跑一圈我能进医院,真的。”他双手自然垂放在身侧。


        

“你就不能说点吉利话?哪有人自己诅自己的。”贾老师都快被他气乐了,“你刚要再装回Omega我没准就不让你跑了。”


        

“您不早说,我可以把这个权利保留到下周体育课吗?”江晨脸上写着跃跃欲试。


        

贾老师:“想得美啊你。”


        

江晨:“老师不讲信用,你这样会没有学生爱戴的。”


        

贾老师:“如果都是你这样的还是算了,我还想保护好我的肝。”


        

那边的Alpha训练得满头汗水,这边的江晨喝着顾鑫的水,和贾老师吹着水,好不惬意。


        

篮球队结束训练后,一行人一同离开了学校。


        

临分开前,贾老师还不忘提醒他们周末写一千字检讨!


        

经过一轮的打架事件,刚组建起来不到一周的高一篮球队队员们变得热络了起来,今天正好周五,于是约上一块儿去吃烧烤。


        

店是卫蒙推荐的,他家开餐饮店,对附近有什么好吃的门店了如指掌,他妈管控得严,他可不愿意将同学往自家的餐馆领,主要是他们这些叛逆期中的少年们就爱偷偷喝点酒。


        

他们去的是烤串店,卫蒙是个自来熟,倒是挺会搞气氛,还爱喝啤酒,使劲儿吹嘘他在十九中的战绩。


        

卫蒙:“我们在十九中就没有比我能喝的,我可以以一敌十,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蒋一柏激他:“我不信。”


        

卫蒙立即就跳坑:“来啊,干了!”


        

蒋一柏玩上了瘾:“干就干。”


        

江晨没有酒瘾,他就偶尔喝两口,他跟篮球队的也不熟,大多数时候都在听他们说话。


        

顾鑫也不怎么爱喝啤酒,因为喝多了会想上洗手间,整个过程就是给江晨递烤串,服务得相当到位。


        

一群人吃吃喝喝差不多后就回家了。


        

卫蒙酒瘾大但酒量差,这会喝得晕头转向,还话多,江晨相当嫌弃地和顾鑫扶着他,他们走了点路送他到家门口。


        

卫蒙站在门口,脸上顶着两坨大红色跟他俩挥了挥手:“晨儿,班长,明天见!”


        

江晨敷衍道:“明天见,明天见。”用力将这个过分高大的家伙推进了屋,还顺便帮他把门关紧。


        

随后,他们隐约听到同款妈妈的怒吼声。


        

“卫蒙!你敢给我喝酒!”


        

“嗷……”


        

两人相视一眼,赶紧溜了。


        

虽然顾鑫爸妈不是这种风格,但他也是江妈看着长大的,经常见她吼江昕和江筝,还挺怀念。


        

两人走到自行车停放点的时候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江晨难得跟顾鑫多提两句卫蒙:“卫蒙肯定被揪着耳朵教训了,他每次喝酒他妈妈都这样。”


        

顾鑫:“这是不是说明你经常跟他一块儿喝酒?”


        

江晨:“你看我今天喝的多吗?就一两杯,我不爱喝,你不喝的比我多,没少跟蒋一柏他们喝。”


        

顾鑫:“还跟我计较起来了?”


        

江晨:“谁叫你计较,你酒量怎么样?”


        

顾鑫:“不怎么样,我也不怎么喝酒。”顾鑫不太喜欢被酒精控制,他不喜欢被酒精掌控着理智和神经。


        

路过他们家附近的便利店时,顾鑫问江晨:“喝东西吗?”


        

晚上只吃肉还挺腻的,江晨也渴了:“喝。”


        

顾鑫下了车:“喝酸奶?”


        

江晨:“可以。”


        

顾鑫:“还是芒果味吗?”


        

江晨顿了一下:“好。”


        

今晚的肉烤得太柴了,江晨嘴挑,吃的不多。


        

顾鑫进店里买了酸奶后,出来时手里还多了个热好的三明治。


        

两人进了小区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在楼下的小区幼儿活动区坐了下来,顾鑫坐在一旁的长凳上,手里是一瓶水,而江晨则坐在秋千上,一手酸奶,一手三明治。


        

顾鑫看着他吃得很香:“明天到我家练琴?”


        

三明治不大,江晨几口就吃完了,他吸着酸奶点头:“可以,我上午睡觉,下午到你家练琴。”


        

其实顾鑫不仅会小提琴,钢琴也不在话下,江晨小时候之所以能坚持学会钢琴,并顺利弹奏出优美动听的曲子,还得多亏顾鑫上完小提琴课后又报了钢琴课,陪他一块儿练习,到最后,顾鑫练到家人都给他买上钢琴了。


        

顾鑫憋了一个晚上,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你今天为什么要帮那几个Omega。”


        

江晨吸掉最后一口酸奶:“嗯?”


        

顾鑫语气里莫名带了点烦躁:“我说你为什么要为了他们打架,不值得。”


        

江晨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今天打架的事。


        

其实他当时可以当没看见的,但是那三个傻逼硬要逼着人家Omega跟他约会,还动手动脚,话脏的要命,满口污言秽语,什么你随便给别的Alpha标记为什么不给他们标记之类的,江晨自己就有个Omega弟弟,如果自己的弟弟在外面被这么欺负,他就不是忍那几分钟,而是直接就踹掉他们的大门牙,看他们还得瑟什么。


        

其实江晨只是站出来说了句:“你们几个嘴里吃的是米共吗?我隔这么远都闻到了臭味。”


        

旁边几个女生噗哧笑了起来,对方感到颜面尽失,对着江晨破口骂了起来,然后直接上手拽揪江晨衣领,但他们没想到江晨一个柔弱的Beta打架经验相当丰富,踢到了铁板。


        

后面就是顾鑫及时看到他被高年级Alpha拽领子的一幕。


        

“他们说话太脏了。”江晨晃着脚说,“你怎么跟我妈一样,她问我姐也是这样问。”


        

顾鑫被他这么一比喻,心里压着一股气又更浓了一些:“打架容易受伤,下次你可以找其他办法解决。”


        

江晨忽地蹙眉:“你怎么突然教训起我来了,我又没做错。”


        

顾鑫其实很不赞同江晨以打架的方式处理问题:“反正你下次别再胡乱替人出头,如果我不在旁边,你怎么打得过几个Alpha,受伤了怎么办。”


        

江晨:“我又不是没跟Alpha打过架,我还怕他们不成。”江晨不以为意,“更何况,是他们先动手的。”


        

顾鑫:“江晨,你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不要随便跟人起冲突。”


        

江晨:“不是,你好好的干嘛教训我,你吃错药了吗?”


        

顾鑫叹了口气:“算了,先回家吧。”


        

江晨将手中的三明治包装纸和奶茶盒扔到垃圾桶,发出一声闷响,他看着顾鑫:“你是不是看不惯我打架,我初中在十九中就经常打架,习惯了,你要是看不惯就当没看见。”


        

顾鑫反应过来江晨误会了,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算了。”江晨薅了把自己的头发,没了长发,他少见的烦了,“先回去了。”


        

顾鑫看着他就要进电梯,踢了一脚小沙堆,在电梯门差点关上的一刻他钻了进去:“晨晨。”


        

江晨扭开脸不理他,顾鑫又转了个方向,面对他:“别生气。”


        

江晨对他翻了个白眼,帮他按了十楼的电梯,等电梯一到,就把他推了出去。


        

顾鑫张了张嘴,江晨立即先开口:“今天不想和你说话。”


        

顾鑫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


        

江晨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生气,但他不喜欢顾鑫这么对他说话。


        

他回了家,江妈问他吃没吃过饭,江晨随便应了句:“吃了。”


        

他回房后,门一关上,江妈就小声跟江爸说:“他吃了火药了?口气这么冲。”


        

江爸温和地安慰江妈:“小孩子嘛,肯定会遇到一些不顺的事,小晨会自己调节的,咱们多关注一下就行。”


        

江妈无语叹气:“也只能这样了,这孩子,越长大越看不懂他,啥都闷在心里。”


        

江爸道:“叛逆期嘛,可以理解。”


        

而此时的江晨则将书包甩到书桌上,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视线落在桌面上摆放着的合影。


        

那是他跟顾鑫五年级时穿着足球服一起拍的照片,他的手搭在顾鑫的肩膀上,而顾鑫的手则搂在他的腰上,两人一左一右同时比了个耶,他笑得傻乎乎,而顾鑫就笑不露齿,他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这样的——完美。


        

这是他们小学时期在一起的最后一张合影。


        

小学毕业后,他们一个去了市最好的实验一中,一个去了风评最差的十九中。


        

作者有话要说:问:晨晨为什么会生气?


        

--


        

随机小红包~求评论求收藏求营养液~~


        

--


        

感谢在2021-12-07 12:00:00~2021-12-08 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咆哮的考拉 30瓶;丹小丹哟、墨沙雪、39288264 10瓶;初沐沐 7瓶;啊飘啊飘四处飘 6瓶;雾凇 5瓶;天降横财砸死我、元左、小菊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