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这个Beta过分咸鱼 > 第14章 受了点小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进礼堂的门开始,江晨混身上下都很难受。


        

江晨和顾鑫同时出场,他们向台下众位领导鞠了个躬,他坐到钢琴所在的位置上,而顾鑫则早已选好了位置,就站在江晨身侧。


        

可这是他第一次和顾鑫一同登台合奏,必不能拖他后腿,他挺直腰板,抬起刚刚被他刻意藏起来的手。


        

靠,疼死了。


        

江晨轻轻咬着牙根,按下第一个琴键。


        

听起来基本上没什么大问题,顾鑫很快找准了合奏的时机,两人练习了一周多的时间,默契都是在的,而且他们一起演奏的曲子时间并不长,大约就在五分钟左右,中间还有顾鑫的独奏,江晨还能缓一下。


        

他现在背部和手部阵阵的疼,暗暗告诉自己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


        

过程中,江晨因为手疼而弹错了一个音,台下的老师们有没有听出来不知道,但顾鑫从江晨按下第一个音的时候就听出来了。


        

他们在练习时,江晨都极少会弹错,这首曲子对他来说其实是相当简单的,怎么会犯错。


        

江晨从刚刚进门开始就一直很不对劲。


        

两人的合奏完成得中规中矩,得益于顾鑫多年来的台上表演经验,即便他心里有事,也不影响他的演奏水平,他还故意在校领导面前表现了一下,以至于大家都没有怎么注意到弹钢琴的江晨,只当他是伴奏。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结束后,后台的杨秀等Omega觉得他们弹得相当好,纷纷给顾鑫和江晨鼓掌。


        

“班长的小提琴拉得也太好了吧!帅死我了!”


        

“刚刚谁录视频了,发我发我!”


        

“我录了,啊啊啊好帅!”


        

但江晨并没有管他们而是跟顾鑫说:“人太多,我先出去一下。”然后他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顾鑫有点担心他,拎起自己搁一旁的书包追了出去,他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江晨一定瞒着他什么。


        

出了礼堂后,江晨钻进了洗手间,他打开水龙头,边忍着巨痛边往上拉自己的衣袖,冲洗手掌上的细沙粒和手肘间磨破皮流出来的血。


        

刚刚那几个傻逼竟然追着他的自行车跑,把他从车上拽了下来,害他不仅摔伤了背,还擦伤了手掌和手肘,疼的他手都快要抬不起来。


        

水一冲,整个人疼得想缩起来:“嘶!三个垃圾。”


        

他刚觉得顾鑫不会追上来,一直用外套掩饰住他的伤口。


        

“你受伤了?”


        

顾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响了江晨一跳,他就是故意瞒着顾鑫不想让他知道。


        

他此时还抬着手肘,伤口处暴露无遗,他现在想收回自己手已经来不及了。


        

江晨假装若无其事道:“你怎么出来了?”


        

“你还问。”顾鑫气势汹汹地走到他面前,直盯着他的伤口看:“怎么伤成这样,受伤了怎么不和我说,去医务室包扎一下,水里有细菌别用水冲。”


        

江晨还想挣扎一下,但顾鑫直接拉着他另一只没受伤的手往外走。


        

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只有好从了。


        

不一会儿,两人来到医务室,但今天是周末,医务室里并没有坐班医生,顾鑫也是一时情急,忘记今天医务室没有医生,只好带着江晨走学校的另一个门,去了外边的一家私人诊所,清理一下伤口还是没问题的。


        

顾鑫想起自己最初碰他背时江晨逃的一下:“你背上是不是也有伤?”


        

江晨现在没什么好隐瞒的了,直接承认了事:“嗯。”


        

顾鑫:“我刚碰你背的时候缩成那样儿。”


        

江晨声音比刚刚软和了不知多少:“我疼嘛。”


        

医生对顾鑫说:“小同学,帮你朋友把外套脱下来。”


        

在顾鑫的帮助下,江晨的外套顺利脱了下来,袖子上还沾了点血迹,看着都感到特别疼。


        

顾鑫又轻轻撩开江晨的背后的T恤,脊柱两侧有摩擦出来的伤,伤口虽不深,但是看着着实恐怖。


        

医生给江晨用磺伏清理伤口时,江晨不停嘶嘶叫唤,顾鑫都不太敢看,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医生清理完后给他们开了点消炎药,磺伏等药品。


        

学校那边的老师一直在打顾鑫的电话问他突然不见踪影的事,顾鑫随口扯了个借口,说是自己闹肚子,问老师能不能提前回去,老师担心他身体出什么事就放人走了,主要是他平时表现太好,老师几乎不会卡他。


        

顾鑫用手机叫了车:“走吧,我们回家。”


        

江晨右手僵直着,问他:“你的自行车不要了?”


        

顾鑫:“放在学校里又不会丢,你都伤成这样的还惦记它做什么。”


        

江晨见顾鑫从看到他受伤那一刻起,嘴角就绷得死死的,江晨一上车就往他身边凑,用没有受伤的手拽他衬衣衣角。


        

“别生气嘛,我又不是故意不告诉你,我就是想自己先处理一下,没想到这么严重。”他就知道顾鑫知道后会生气,还挺严重的。


        

顾鑫也没有气江晨的意思,而是有些气自己今天没跟他一块儿走。


        

他不忍说江晨这么不小心,而是问他:“你这是怎么弄的?”


        

江晨没想跟他说遇到三个高二傻逼的事,他已经想好了借口:“我自己不小心从自行车上摔下来的。”


        

顾鑫认识江晨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只要他撒谎,就会下意识抬抬下巴。


        

顾鑫继续跟他套话:“在哪一段路摔的?”


        

江晨把他跟三个傻逼打架地点说了:“离我们学校不是很远的那家便利店路口。”


        

这回没抬下巴,看来是真的,但可能不是自己摔的,应该是另有原因,而江晨不愿意跟他说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跟人打架弄伤的,考虑到上回因为打架一事,两人有了点分歧,顾鑫也就没问太详细。


        

顾鑫指了指江晨的嘴唇下边:“下唇这儿破了点皮,疼不疼?”


        

江晨紧张地摸了下他指的位置,按下去有点疼:“靠,好疼,我会破相吗?”作为一个帅哥,不能用帅装逼那可是一件大事,颜值是帅哥的首要标准!


        

顾鑫从自己的背包取出一个止血贴:“头往后仰一点,这里就不要碰水了。”


        

江晨头往后仰了仰,任由顾鑫摆布:“贴这个会不会很丑。”


        

顾鑫面无表情看着他:“你天天睡觉,也不需要在意脸。”


        

江晨捂着嘴角:“鑫宝,男生的脸还是很重要的,还有你现在的样子有点像政教处主任。”凶巴巴的。


        

顾鑫哼笑一声:“这两天你哪儿也别去了,老实就在家里待着。”


        

“哦,知道了。”江晨老实点头,心里却想着等他伤好了再去把那几个臭傻逼打一顿。


        

他懒归懒,咸鱼归咸鱼,但是他不爱受那个鸟气。


        

到家已经是中午了,顾鑫爸妈也不在,江晨受伤回去肯定会挨骂,就在他房间赖着不动。


        

江晨其实还有点点小洁癖,他衣服上其实都弄脏了:“鑫宝,我想换衣服,裤子和衣服都摔脏了。”


        

顾鑫知道他特别怕疼,上药的时候就忍得冷汗:“能自己洗吗?”


        

“不能。”江晨决定当个废人,“你给我擦擦背。”


        

两人从光屁股就认识,有时候双方家庭比较忙了,有时候也会在对方的家里洗澡,江妈时常图方便,将两只一起剥光了一块儿洗洗搓搓,而在顾家,顾妈妈就会把他们放到大浴缸里给他们边泡澡,边洗头,洗得相当精细,两人时常还可以在浴缸里打水仗,玩得可开心了。


        

在顾鑫还没有搬家之前,两人都偶尔会一块儿洗澡。


        

江晨并不觉得让顾鑫帮自己洗个澡有什么问题,倒是顾鑫自己稍稍愣了一下,背着江晨给他找宽松的衣服,找了半天也没找一件合适的,最后手里拿了两条休闲裤。


        

江晨等了半晌:“你在找什么?”


        

顾鑫扔掉两条休闲裤,才冷静下来找T恤和短裤:“给你找衣服。”


        

江晨指了指自己的手肘:“抬胳膊会扯到皮肤,太疼了,你帮我脱一下。”


        

“你这手也不能泡水,待会我给你包一下。”顾鑫撩起江晨的T恤边缘,“这样脱会不会疼?”


        

江晨将自己的手伸直往上抬起,这样不疼:“可以,你继续。”


        

顾鑫小心翼翼一点点将江晨衣服往上卷,指尖不小心划到他的皮肤,光滑又柔软,许是室内开着空调的原因,江晨的皮肤还有点凉。


        

将江晨的衣服脱下来后,顾鑫自己出了一身汗。


        

再抬头,江晨已经站起身脱裤子了。


        

脱衣服要弯肘会疼,但一只脱裤子还是可以的,他今天穿的是校服裤,有松紧带,直接解开绳结就行。


        

裤子顺着他两条笔直的腿往下滑落,他十分豪迈的走向顾鑫浴室,见顾鑫没跟进来,还催促他。


        

“你不给我洗吗?我这只手不太能动。”


        

顾鑫被他的腿晃得身体有点紧绷:“等会儿,我给你拿个保鲜膜包一下,别碰水。”


        

江晨自己把内裤脱了,开了温水慢慢冲洗,后背和右手他没敢碰。


        

顾鑫进去后目不斜视,先帮他把伤了的右手用保鲜膜裹上,再用热水浸湿毛巾后拧干,一点点擦拭江晨的后背,不过余光还是将江晨全身下看了一遍。


        

江晨倒没想太多,他现在背还火辣辣的疼:“好了吗?”


        

顾鑫手上的动作更轻柔了:“我弄疼你了?”他只是在擦拭伤口边沿的皮肤,并没有触碰到伤口。


        

江晨说:“没有,本身就有些疼。”


        

顾鑫看在江晨是伤员的份上,不仅帮他擦拭伤口边缘,还帮他把澡洗完了,连头都洗了一遍。


        

江晨洗了个香喷喷的澡,连衣服都是顾鑫给他穿的。


        

顾鑫把人送出浴室:“你要躺着还是坐着?”


        

按照他那能躺着就不会坐着的咸鱼个性,说:“好像只能侧着或者趴着,坐着不能靠背。”


        

“那就先侧躺或者趴着。”顾鑫还给他带拿了水杯和零食,“我去洗个澡,给你洗得我自己全身都是汗。”


        

江晨伤的是背部一小部分地方和右手肘处,他现在被伺候好了,趴着躺就很舒适,开始有心情逗顾鑫。


        

他嘿嘿一笑:“鑫宝,你刚都把我看完了,你也让我看一下呗。”


        

顾鑫刚刚就全身都热,现在不仅仅是热,简直像是掉入了滚烫的沸水中,快烫熟了。


        

“别闹。”他利落转身走向浴室。


        

江晨在外头喊了一句:“让我看看又不会少块肉!”


        

隔着一堵墙的顾鑫打开了冷水的开关,他现在热得要命。


        

作者有话要说:这天真热啊。


        

--


        

随机小红包~


        

--


        

感谢在2021-12-12 12:00:00~2021-12-13 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番茄 21瓶;龙晟澜 5瓶;今天吃了黄桃 3瓶;自习1076 2瓶;沈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