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这个Beta过分咸鱼 > 第24章 别玩手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晨因为身体原因, 从国庆的第一天开始就待在家里,每天都还是想睡觉,不困的时候就拉着顾鑫陪他看电影或者和卫蒙蒋一柏四排吃鸡。


        

国庆假期的第三天, 顾鑫和家人出游去了,听说是去海边度假, 他们住的是高档酒店,玩的是私人海滩,倒也不用跟别人挤来挤去。


        

江晨忽然发现自己在家里好无聊, 不知道该干什么。


        

江爸江妈从爷爷奶奶家回来了,两人回来时脸色都不太好, 估计不是因为在路上堵车导致,百分之百是在爷爷奶奶家发生了不少不愉快的事,这次回去应该有事要谈的。


        

江爸四兄妹, 或许是因为爷爷奶奶偏心, 兄弟姐妹间的关系不算太好, 他们这次回去主要还是老家房子的问题,爷爷奶奶想把房子都给老大,然后由老大给他们养老,可是其他两姐妹不爽, 她们平日里没少照顾两个老人家,结果江爷爷和江奶奶竟然如此偏颇老大一家,江家人吵了两天也没吵出个结果。


        

江爸并不受江爷爷江奶奶重视, 他和江妈待够时间就走了。


        

不过, 离开之前,江妈还是被江奶奶给气着, 竟然一直在说他们三姐弟没一个有出息之类的。


        

江妈自然气不过跟江奶奶吵了一架, 然后才跟江爸一起回来。


        

回到家后, 这不就脸色相当不好,看什么都不顺眼起来。


        

江晨也不往她跟前凑。


        

不过,江妈的气来得快消的也快,转天就没跟事似的,说要带一家人出去吃海鲜自助餐。


        

美食能让人心情愉悦。


        

江晨刚想给顾鑫分享自己吃的螃蟹,还没发呢,顾鑫就已经给他发了他的晚餐。


        

照片中,餐桌上摆放着一只大龙虾,江晨觉得自己被比下去了,委委屈屈的给他发小火锅里的小虾米。


        

顾鑫说回去就请他吃好吃的。


        

吃饭期间,江爸和江妈聊天,不免提到顾鑫家的事。


        

江爸将自己最近听到的八卦告诉江妈:“对了,我最近听说顾鑫家搬回来是有原因的。”


        

江妈不以为然:“当然是有原因,顾鑫不是中考没考好么,进了三中,这不是一家子搬回来了。”


        

江爸叹气摇头:“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江妈八卦魂燃烧了起来:“什么原因?”


        

江爸看江昕和江筝为了一只螃蟹吵吵闹闹,江晨又低头玩手机,降低音量跟江妈说话。


        

江爸说:“前段时间有人在国外看到顾承明跟一个女的带着一个三四岁小孩一起去游乐园。”


        

顾承明,就是顾鑫的爸爸。


        

江妈说:“你这么说,我倒是知道前段时间他确实好像出过国,但谁能证明他出国是跟别的女人约会?顾鑫妈优雅漂亮,要是真的,那岂不是太知人知面不知心了,他这会还带顾鑫和顾鑫妈出去旅游呢。”


        

江爸:“我也是听说的,作不准。”


        

江妈:“这话就别再说了,我们知道就好,也不知道真假,要是没有这事儿,伤了别人怎么办?”


        

江爸摇头:“有时候也不是空穴来风吧。”


        

江晨将他俩不算太低声的聊天听了进去。


        

顾鑫爸爸出轨?


        

在他的印象中,顾鑫的爸爸一直都是社会精英的形象,说话慢条斯理,是个非常讲道理的家长,待人接物都很有自己的一套,从不跟邻里发生争执。


        

应该不可能吧,估计就是他爸听来的八卦。


        

江晨没继续跟顾鑫聊天,他觉得自己像是瞒着发小似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分享什么了。


        

国庆假期,顾鑫跟家人出游,卫蒙后边几天被爸妈带回老家,江晨无聊得在家里玩游戏刷剧打发时间。


        

在不知道自己的病情之前,他倒是愿意出去玩,但现在太不稳定了,他宁愿在家里睡觉。


        

他倒也没有全天候睡觉,傍晚的时候自己到楼下玩玩滑板,还跟小区里几个熊孩子崇拜的大哥哥,超酷的那种。


        

一眨眼,七天假期就结束了。


        

顾鑫从海岛回来的当天太晚了,就没找江晨,第二天上学,江晨看到他晒黑了一个度。


        

在家里躺了几天,依旧白白嫩嫩的江晨笑个不停:“你怎么晒成这样?”


        

顾鑫倒不觉得男孩子晒黑一点有什么不对:“在海边晒的,我爸非要教会我冲浪,防晒霜抹了跟没抹似的。”


        

江晨:“没晒伤啊。”


        

顾鑫想起自己这几天的经历,叹气:“怎么可能,背部都晒脱皮了。”


        

江晨从背后拽着他的衣服:“让我看看脱成什么样。”


        

顾鑫死守自己的贞操:“在外面呢,别拉我衣服。”


        

两人玩玩闹闹到了学校。


        

一点也没有意外,大部分同学都黑了不少,可见假期没少出去玩,就连江晨的同桌刘森都黑了一点。


        

杨秀不可思议地问江晨:“你怎么没晒黑啊?”


        

江晨当然是瞎吹了:“我天生就晒不黑,我们Beta的皮肤能扛紫外线。”


        

杨秀看了同样是Beta的刘森一眼:“呵,你问刘森同不同意的观点。”


        

刘森用习题挡了挡自己脸:“你们好烦,别扯上我。”因为他也晒黑了。


        

放假回来,周围的同学都在聊自己的国庆假期生活,江晨并不算太羡慕。


        

假期结束,老师们开始在课堂上提醒各位同学收心,将心思放在学习上。


        

新生的校园生活还是比较丰富,除了日常的课堂之外,还有学校开办的各种社团活动。


        

江晨兴趣缺缺,他现在还在吃药呢,报什么社团,要远离开人多地方才是。


        

社团一事在班上只是热闹了一阵,江晨都没有兴趣,还不如去打篮球呢,至少顾鑫还能给他递瓶水。


        

社团的事刚过,体育委员又带来了一个消息,十一月初要举办校运动会,现在开始报名。


        

卫蒙还是积极参与报名,江晨依旧不为所动,该咸鱼还是咸鱼下来。


        

可是有些项目只能是Beta参加,一个班五十六人,他们班上Alpha和Omega比较多,Beta相对少一些,体育委员看着报名表上Beta1500米一栏愁到不行,十来个Beta怎么分啊。


        

体育委员硬着头皮找上江晨。


        

他也是篮球队的,之前打架那事,也是参与人之一,跟江晨也算是有点交情。


        

“江晨,Beta跳高和1500米你想选哪个?”


        

江晨就知道躲不过:“你看我像是两个都想选的样子吗?”


        

体育委员:“可是,现在只剩下这两个。”


        

江晨提议:“要不给我来个铅球?”


        

体育委员:“其他都有人选了,除了我刚说的那两项。”一个需要技术,一个需要耐力,其他Beta们相当精明的将更难的项目留给其他Beta同学。


        

江晨哪个都觉得很累的样子,果断拒绝:“不选。”


        

体育委员转头找顾鑫,一米八的Alpha男生向班长打起小报告,还故意发嗲:“班长,你看看江晨,他不报名~”


        

现在他们班所有人都知道顾鑫和江晨玩得好,已经是牵手上台表演的感情了!


        

江晨鸡皮疙瘩抖了一地:“王敏敏,你是想恶心你班长还是想恶心我?”


        

体育委员的名字叫王敏,但大家都亲切的叫他敏敏。


        

顾鑫笑着跟王敏敏说:“我可帮不了你。”


        

体育委员切了一声,撕下两张纸条,一张写着跳高,一张写着1500米:“来,抓阄,抓到哪个是哪个。”


        

江晨直接趴在桌面上,选择不理会。


        

顾鑫走过来替他选了一个,体育委员开开心心的记在报名表上:“江晨,1500米!”


        

江晨侧头瞪顾鑫一眼,脸上开始蓄起怒气值:“我不跑。”


        

顾鑫劝道:“我陪你跑,我报了3000米。”


        

江晨哼笑道:“顾鑫,你现在有点恃宠而骄啊,都敢替我报名了。”


        

顾鑫按了一下他的脑袋:“对,恃宠而骄,不行吗?”


        

江晨相当大方:“行行行,你是贵妃你说了算。”他国庆不能也没出去,无聊到在家里刷宫斗剧。


        

在他眼里,卫蒙是身边小太监小卫子,顾鑫是他的后宫宠妃,而他自然就是后宫的主人了。


        

顾鑫:“是,皇上。”


        

同桌刘森噗哧一声:“那我是什么?”


        

江晨:“你?某个小官吧。”


        

刘森相当不满意:“我好歹是你的同桌。”


        

话音刚落,顾鑫就走向公告栏,将一张重新安排好的座位表贴在上面。


        

现在是课间十分钟,所有人开始调座位,刘森也冲了。


        

江晨和刘森座位调了,这回他不靠窗了,挪到了第二组,他成了顾鑫的前桌。


        

还没来得及转头跟顾鑫说话,顾鑫就用笔尖戳了戳他的肩头:“吃药了吗?”


        

江晨挪好书桌,靠在顾鑫的书桌说道:“没呢。”


        

顾鑫给他递了个新水杯:“刚买的,自己去打水。”


        

江晨只好带着顾鑫给他准备的新水杯去打热水。


        

学校的每一层楼都提供了两个供学生打热水的地方,他看近的那个点排队的人有点多,就选择远一点的。


        

这边依旧要排队,只不过人少一点。


        

刚接的水还烫着,得拿回去后等水凉下来,他是真想去买瓶矿泉水对付一下,奈何顾鑫牢牢记住医生的叮嘱,一定用温水服用,不允许他随便有凉水替代。


        

江晨带着保温杯往回走,他早上没吃药,现在打起了哈欠,一声哐当吓走了他的困意。


        

他低头一看,踢到一个放在地上的水杯,还被他无意间踢碎了。


        

他路过的是高一三班,一群人听到杯子破碎的声音探头出来。


        

江晨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会有人把杯子放在外面。


        

他问道:“谁的杯子?不小心被我踢坏了。”


        

他一出场,高一三班不少Alpha发出狭促的笑声,开始起哄。


        

一个女生慢慢地举起了手:“我的。”


        

上课铃声在这时候响起,下一节课班主任的课,晚进教室被唐老师逮到那是要起来背书的。


        

江晨说道:“不好意思踢坏你的杯子,麻烦你把的微信给我一下,待会给转你钱。”


        

女生立即将微信二维码递给他,速度相当快。


        

江晨赶在上课铃之前回到座位上,丝毫没管高一三班越来越大的起哄声。


        

只是上课期间,后桌的顾鑫多次看江晨低头发微信,不知道在跟谁聊天。


        

他手指轻轻戳了戳江晨的后背,盯着他那白皙秀颀的后颈小声说:“别玩手机,听课。”


        

江晨反手抓住顾鑫戳他的手指,顾鑫想抽出自己的手指,但江晨没松开,就这么悄悄的玩闹了一会儿。


        

孰不知,在江晨看不到的背后,顾鑫的耳根热乎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