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这个Beta过分咸鱼 > 第26章 Alpha的胜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晨也不知道顾鑫有临时标记能不能中和一下他体内过高的信息素, 他倒不在意什么皮肤感染,只要能不让他在同学面前昏倒就行, 再来一次,那得多丢脸了啊。


        

顾鑫是他发小,两人认识多年,做个临时标记也不会有什么太大影响,他是Beta,信息素味道那么淡,谁能闻得出来。


        

这个时候的少年Beta可以无所顾忌, 脸面是最重要的。


        

江晨和顾鑫出了教室,想到洗手间的味道挺大的, 洗手间不仅有味道进出的学生也有不少,被人发现他们同进一个隔间, 肯定会对他们有影响,倒不如找个安静的地方。


        

他问顾鑫:“还有没有哪里没有监控, 可以给我咬一口的地方?”


        

顾鑫作为班干部,他对学校各个方面还是相对了解,他摸了一把口袋里的钥匙:“那去杂物间吧,刚刚地理老师叫去拿地球仪, 估计也没什么人。”此刻的他显得相当镇定。


        

俗称是咬一口, 可真正的学名却是“临时标记”, 他完全没有经验,甚至都没想过做这件事。


        

杂物间就在同一楼层的转角, 距离老师的办公室有点近,但是顾鑫一直可以自由进出老师的办公室的年级第一, 并不会有人过分关注这件事, 杂物间也是他的活动范围内, 顾鑫能拿到钥匙,说明他已然完全得到老师的信任。


        

以前都只是他在杂物间进进出出,帮老师随便拿点东西,只是这一次,多了个江晨。


        

两人走进了杂物间,里头放的是各科任老师的教具,有新的,也有被淘汰下来的。


        

顾鑫之前进杂物间,拿到老师要的教具锁好门就直接走人,从不会过多停留,而这一次,他竟然要利用这间空间塞满杂物的房间做点他想都没想过的事情,一时间不知道该兴奋还是该沮丧。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更没想到的是,江晨非常“猴急”,将顾鑫往里一推,顺带将门带上,边往里走边催促着顾鑫:“快,快,我快要困死了。”


        

顾鑫内心还做着相当无意义的挣扎:“要不咱们到校医室开点药,也许校医那里有你的药呢?”


        

江晨将自己后颈的衣领往下拉,白皙修长的后脖颈在顾鑫面前暴露无遗。


        

他还嫌弃顾鑫的建议:“跑去校医室来来回回的折腾,多麻烦啊,上次他都说了学校只能看点小病小痛,未必有我要的处方药。”


        

顾鑫再次犹豫:“可医生之前说不建议临时标记的,是要破皮的,有可能产生炎症,而且临时标记也未必有用。”


        

“之前医生说不建议临时标记,也没说没有用,你先帮我再说,不然我待会又在教室睡得不醒人事,我可不想你们带把我抬去校医室。”江晨说。


        

顾鑫将上次的事一并解释了一下:“上次是我抱你过去的,没有让别人抬。”


        

“公主抱?”江晨脑海里闪过电视剧里雷人的公主抱画面。


        

“算是吧,当时没想那么多,大家也不会在意的。”顾鑫为他保存颜面。


        

“那好吧。”他冷静了一下才发现顾鑫一直站着没动,挪都没挪过,“鑫宝,你今天怎么这么磨叽,平时你干什么不都很快的么,快点啦,要打预备铃了。”


        

江晨再次背对着他,还把校服扣子解开,把衣领又往下拉了几公分。


        

顾鑫看着他向自己展示的后脖颈,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


        

Beta的腺体其实并不明显,只有一个如硬币大小的浅粉色区域。


        

顾鑫想,这里面包裹着的就是江晨的腺体。


        

Omega们平时都会贴一点阻隔片在腺体上,以免特殊时期散发出浓郁的信息素。


        

而像江晨这种心大的Beta,几乎不会像Omega那样还会买个防护贴贴住,只要不细看,也没多少Alpha会在意他们小到微不可见的腺体区域,因为有些Beta即便有腺体,也可能不会产生什么信息素。


        

江晨毫无防备地将脖子露了出来,顾鑫心跳哪止加速那么简单,简直是快到以为自己要心律不齐了。


        

“你不帮我吗?”江晨又催促了顾鑫一遍。


        

顾鑫见他眼角都泛起了眼泪,是真的困了,心下一横:“那行吧,我帮你。”


        

江晨早已等着了:“这还差不多,你再不咬我就要睡在这儿了!”


        

顾鑫上前一步,将他的衣领又往下一点,浅色区域全然暴露在他眼前,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那我咬了,你要是疼你就告诉我。”顾鑫说。


        

他根本没有时间做心理建设,说不紧张都是假的,他又没有咬人的经验。


        

“行行行,你快点。”江晨是真的希望顾鑫赶紧咬。


        

话音刚落,顾鑫低下了头朝着薄而诱惑人的粉色部位轻咬了下去。


        

江晨对ABO之间的□□向来不感兴趣,他也考虑过临时标记时会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只当是被咬一下而已。可他哪里知道,在顾鑫的牙齿轻轻戳破那块浅色的地方时,他浑身都僵硬了,指尖微微颤栗,他竟然感觉不到牙咬下去的疼,而是全身像是被电麻了一样,腿明明是站着的,却像是没有力气似的,他缩缩脖子顺其自然地往顾鑫胸口靠过去。


        

顾鑫双手自然的搂在他的腰上,温热的唇贴在肩上,他咬的并不是很用力。


        

属于Alpha的信息素正缓缓注入到江晨的腺体中。


        

或许是Alpha的信息素与Beta或者Omega的信息素有中和的作用,不仅仅是江晨感受到那一点点不自主的身体变化,顾鑫也感受到了对江晨更多更浓的占有欲,但他意识却是更为相当清晰,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在对谁做什么。


        

明明咬的过程只有十来秒,顾鑫却感受到了为什么有些Alpha热衷于对Omega进行临时标记,他好像体会到了这其中的魅力,他迟迟不想松开,直到江晨全身都紧紧靠着他,他才松口,他站扶着江晨,往日关怀的言语因为异样的反应全都卡在喉咙。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烫得不行,身体也有一点点异常反应。


        

应该都是本、本能反应吧。


        

从未经历过些事情的江晨在顾鑫松口后的一秒,也缓了过来,好像真的有效果,他没那么困了,只是刚刚的反应,好像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


        

不过,江晨并没有太去思考回味被咬的过程,他现在眼神清明,困意不那么明显了,他泛红的眼尾却依旧有些红,他摸了摸眼角冒出来的泪花。


        

江晨擦掉泪花,对顾鑫说:“有效果,下次我要是没有带药,你再给我咬几口得了,真方便。”


        

顾鑫将自己的脸侧到架子投下的阴影中,一本正经说:“这种事少做,你还是老老实实吃药吧,皮肤感染可不是件玩闹的事。”


        

江晨拉上自己的衣领,侧头对着顾鑫笑道:“早知道这么方便,我都不用买药,还省下不少医药费,你们Alpha可真太有用了。”


        

顾鑫怎么可能会告诉江晨,在标记的过程中他隐隐有了点不应该对兄弟该有的反应,他有些窘迫道:“反正你自己好好吃药,今天晚上起,我会提醒你带药的。”


        

说着,他拿起桌面上的地球仪,先江晨一步走出杂物间。


        

江晨看顾鑫的反应挺有意思,不就是帮他咬一下嘛,像是欠他几百万似的。


        

江晨在顾鑫差不多走到杂物间时,突的拽住他的衣角,一只手故意搭在他的腰上,挑了挑眉逗他:“你说我们现在在这个只有昏暗灯光的杂物间里待着,像不像偷情?”


        

江晨的脸就近在咫尺,顾鑫浑身僵硬,手掌轻轻拍在他脸上:“锁门,出来。”


        

然后,他僵直转身出门,做了两次深呼吸。


        

“顾鑫同学,你这样没有情调,以后是交不到女朋友的。”江晨慢吞吞关上门。


        

顾鑫沉声说:“我不交女朋友,我的眼里只有学习。”


        

江晨顺手锁上了门,走到顾鑫身侧:“好吧,我懂了,学霸眼里永远只有学习没有爱情。”


        

顾鑫故意慢他一步,故作轻松道:“嗯,学霸都这样,恋爱只会影响我们学习。”他还顺带激励咸鱼的江晨,“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学霸行列。”


        

江晨侧头看顾鑫一眼,往前快走了两步:“你想都别想,我死都不当学霸!”


        

可他哪里知道,如果他仔细点观察顾鑫,会发现现在顾鑫走路是同手同脚的。


        

两人有惊无险的回到教室,顾鑫好歹已经平复了内心波澜的情绪,只是上课的时候全然在走神,连老师叫他起来回答问题都答错了。


        

不过老师对年级第一相当宽厚:“顾鑫是不是学习太累了,要注意休息上课才不会走神。”


        

顾鑫点头如捣蒜:“好的,老师。”


        

蒋一柏观察顾鑫大半节课,趁着班上有点声音,小声问他:“你干嘛魂不守舍的?你喜欢的Omega被人撬了?”


        

顾鑫冷淡地撇他一眼:“无聊。”


        

他老师叫了一下,顾鑫脑子清醒多了,他将书页翻到老师现在讲到的位置,开始认真听课。


        

蒋一柏可不是卫蒙那个傻大个儿,顾鑫表现得也太反常了,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平时从不出差错的学霸,今天居然连课都没怎么听,课到上了大半节,他的书还是上课时打开的那一页,一直托着下巴盯着江晨后脑勺发呆,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就像是陷入了热恋。


        

不至于吧,还有不愿意跟顾鑫谈恋爱的Omega吗?


        

他要是主动跟人表白,那不是分分钟就成功的事么?


        

-


        

江晨今天没带药,靠着顾鑫那一口良药撑了过了一天,顾鑫知道他特殊情况,也不强求江晨放学后去操场锻炼身体。


        

篮球队今天有训练,顾鑫正要江晨等不等自己一起回家,便听见靠在走廊那排的同学喊江晨。


        

“江晨,有人找哦~~”这声音喊得都发飘了。


        

江晨刚刚把今天的作业题记在作业本上,难得他有心情抄作业题,才刚抄到一半,最烦有人打扰了。


        

“谁?”他抬头望向窗外的一瞬间眼神有点犀利。


        

刚想调侃他的一组同学讪讪地收回脸上略带看戏的笑意:“是个Omega。”


        

他们都差忘记了江晨是十九中出来的校霸,调侃班长都行,但不能调侃他,他可是能带着班长打架的狠角色。


        

江晨看到了站在外边的林薇,不由心生不悦,他烦躁地扔下笔。


        

班上的同学都知道江晨平日相当慵懒,他不像卫蒙那个交际花下课到处跟人吹牛逼,也不像班长那样,下课了身边围绕着一群心思各异的ABO们,来者拒都拒不过来,他懒得跟人多说话,下课除了洗手间就是课桌,心情好还能跟同学幽默两句,其他时候都是贤者时间,交流范围仅限于前后左右桌,可以说是相当的“宅”了。


        

竟然有女生敢来找他,真神奇!


        

不提他的十九中的“校霸资历”,就江晨长相来说,他长得比Omega还漂亮,想跟他谈恋爱,首先得心脏够强大,否则分分钟都是容貌焦虑。


        

林薇站在门口勾了下飘落在脸颊边的头发,她笑笑地问江晨:“江晨,我今天能和你一起回家吗?”


        

江晨刚要张口,忽然,身形比他高挑的顾鑫从后边靠了过来,他一手搭在江晨肩上,一手转着篮球。


        

他望向林薇,微笑问道:“你们要一起回家?”


        

林薇敢为了跟江晨要微信在地上放玻璃杯故意让他绊到,就不是那种胆小害羞的女生,但这个时候,有个年级第一的Alpha对她笑得温柔,转篮球的姿势又相当帅气,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年级第一,果然好帅啊!


        

江晨抢过顾鑫手上的篮球,直白且冷淡地拒绝她:“不好意思,我们不顺路。”


        

顾鑫看着林薇微勾起唇角,那是属于Alpha胜利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