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这个Beta过分咸鱼 > 第30章 A和B的区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晨虽然不是篮球队的, 但是他那灵活多变的打法和同学配合赢了二班。


        

初次代表班级打比赛就赢得了全班同学的好感,明明有实力,却隐藏起来, 可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就像他之前上台弹钢琴一样, 每天睡得昏天暗地,突然就有了跟顾鑫一起合奏的能力, 谁不羡慕。


        

贾老师收起手中的记录本后, 走向被同学围在圈中心的江晨:“跟我隐藏实力呢。”


        

江晨看他的眼神仿佛看到自己的未来:“老师, 我刚跟顾鑫灵魂互换, 打球的不是我, 您千万可别多想。”


        

贾老师被他想偷懒的理由给笑道:“校运会结束后, 到校队训练。”他又对顾鑫说,“你个帮凶, 还帮他隐瞒。”


        

江晨脸上立即套上痛苦面具:“贾老师, 别啊,这么好的机会我让给王敏敏!我不去!”坚决不加入篮球队。


        

贾老师才不听他的鬼话:“不去也得去, 反正你每次都坐在椅子上看他们, 不过就是从二楼挪到一楼而已。”


        

“那是而已能表达的吗?你们一个小时的体能训练,会要我命的。” 江晨坚决不去, 他还想睡完整个高中生活了,睡觉是件多么快乐的事情。


        

贾老师笑道:“下周一等你。”他转头对顾鑫说,“队长,把江晨拉进咱们校队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顾鑫笑了笑没回答,他才不会逼江晨。


        

这孩子球打得这么好, 肯定是下过功夫练习的, 多好的一苗子, 就是懒一点而已,既然喜欢自然就不会抗拒,他猜江晨最后应该会出现的,毕竟他跟顾鑫的关系那么好。


        

贾老师带着胜利的笑容走了。


        

这时候,等在一旁的杨秀才冒头出来,他可劲地夸江晨:“江晨,你可真是太厉害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天赋,你学不来。”江晨开始气人式装逼。


        

“靠,我还想多夸夸你!”杨秀瞪向他们班的功臣,还不如不夸!


        

王敏敏更夸张,直接冲过来抱住江晨:“晨哥,你可真是太牛逼了,上场就翻盘,爱死你!”


        

江晨将他推开:“别爱我,没结果。”


        

他这话一出,笑倒旁边一众同学。


        

今天班际篮球比赛就此结束。


        

他是没想到还没蹭几天顾鑫骑车送他上学,就改成他载顾鑫回家,这可是全新的体验。


        

顾鑫也不想累着江晨,还没取车他就问江晨:“要不咱们打车回去?”


        

“不碍事,又不可能天天打车,明天还是得来学校,早晚放学都不好打车,还不如自己骑车。” 江晨低头看了下他的腿,“还是说你不相信我能载你回家?”


        

顾鑫眼里明显犹豫了一下,实在是只有他载江晨的份,他还真没有坐过江晨的后座。


        

对他来说,这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还敢怀疑我?”江晨有点点不服气,“我坚决不打车。”


        

他对载顾鑫回家这件事感到有点新鲜感。


        

顾鑫也只能随他了,他只是看江晨今天打了球,怕他累着,毕竟明天还有比赛。


        

他说:“你明天还要跑一千五。”


        

“明天走完就是了,回家也不到半小时,这点路我还能不行?”江晨自己充满信心,他也不是没载过人,江筝上小学的时候,爸妈下班晚没空去接他,都是他和江昕轮流去接人,江筝还是个多动症,坐在后座就特别不安分,老动来动去。


        

顾鑫只能答应,毕竟他也想坐坐江晨的后座。


        

江晨让顾鑫在球场这边等着,他去把车骑过来。


        

几分钟后,江晨骑着他的小蓝车风驰电掣的赶了过来,顾鑫如愿坐上他的后座。


        

出校门的时间比较晚了,他们在校内骑车冲出校门保安拦他们,只是高声提醒一句要下车!


        

江晨和顾鑫骑车是两个风格。


        

他平时一副懒人样,可是骑上自行车,却像换了个人,还想玩点花样,将车扭来扭去的。


        

顾鑫骑车时,一向是求稳,不快不慢,能够在遇到突发事情时可以及时停车,他知道江晨不会摔了自己,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双手搂住他的腰。


        

“晨晨,好好骑车。”顾鑫不由提醒他,路上这么骑还是蛮危险的,有时候后边来了一辆电动车,他们根本看不到。


        

江晨想到他的脚踝,只好尽量骑直线:“好吧。”


        

他感受到顾鑫搂在他腰上的手在收紧,肯定是顾鑫在害怕。


        

“这还差不多。”顾鑫说。


        

“哎,你说我们现在像不像早恋的情侣。”江晨净瞎聊,他是真这么觉得就这么说,还觉得挺好玩。


        

顾鑫坐在后边,另一只手拽紧自己的书包,脑海里莫名闪过之前在煎饼店听到的对话,男男AB恋是极少,大多都是男A女B恋,毕竟如今的社会,大多数男Beta都会选择跟Omega结婚。


        

煎饼店那对男AB是他见过的第一对,好像也没什么。


        

这次顾鑫没有反驳江晨,反而说道:“你要是想跟Alpha谈恋爱,那就像情侣,你要是不想那就不是。”


        

江晨现在还是普罗大众的女A男B恋:“不好吧,我才不要跟女Alpha谈恋爱,就我姐那样的还是算了!”


        

顾鑫随意道:“男Alpha呢?”


        

江晨一下沉默了,他像是在思考这种可能性:“好像也不是不可以,男Beta跟男Alpha谈恋爱还挺酷的。”


        

顾鑫明明想认真的跟他探讨AB恋的问题,算了,和江晨聊天好像不太能认真得起来,谈恋爱这件事也不是很重要,他们还是学生,学习才是首要任务。


        

这个简短的话题随风吹走,江晨和顾鑫聊起今晚的篮球比赛。


        

到小区后,江晨先扶顾鑫回家,顾爸顾妈都没有回来,他们家阿姨做好的饭菜全都放在桌上,还热腾腾的,但人已经走了。


        

江晨也不算是大大咧咧的人,他只有些事情不太在意,但顾鑫现在脚踝伤了,他还是挺担心的,家里没个家长。


        

顾鑫看着满桌子的菜:“陪我一起吃?”


        

“也行,我跟我妈说一下。”江晨刚帮他脱鞋,看到他的脚踝又红又肿,“你待会能自己洗澡吗?”


        

“可以,待会把脚包一下就行,不影响。”顾鑫说。


        

“嗯,那我帮你洗完澡就回去。”今晚肯定不能和顾鑫挤一张床了,他的腿现在不利索。


        

江晨今天运动量不低,吃什么都香,成功帮顾鑫清盘。


        

到了洗澡环节,顾鑫确实不用江晨帮忙,他单脚也能洗。


        

倒是江晨今天出了一身汗,又在草坪上躺了一天,现在突然小洁癖发作,疯狂想洗澡。


        

他在浴室外边拍门:“鑫宝,我想和你一块儿洗,我身上都是汗。”


        

刚抹上香皂的顾鑫正要把香皂放回香皂盒里,手一抖,香皂滑出了手掌心,他想去接,结果自己单脚没站稳往淋浴的玻璃隔板歪了过去,咚的一下,脑袋磕着了!


        

磕得好大一声,站在门口的江晨听得一清二楚。


        

“鑫宝,你没有事吧,是不是摔了?”他一急就直接推门进来,看到顾鑫手撑在玻璃隔板上。


        

顾鑫看到江晨冲进来心道:大意了。


        

他刚刚是江晨扶着进来的,他出去的时候并没有落锁,万万没想到自己会不慎弄掉香皂。


        

顾鑫说道:“没事,就是刚手滑了一下,碰到了脑袋。”


        

江晨是担心他,倒也没多注意别的:“要不你到浴缸边上坐着,我给你洗,上次受伤也是你给我洗,这回换我来。”


        

顾鑫捂着被撞得眼冒金星的额头:“没事,我冲完就行了。”


        

他到底是Alpha,年轻火力旺,可不想在发小面前丢脸。


        

江晨看他确实冲完了,完全没有自己发挥的余地。


        

然后关注点就放在了别的地方。


        

他不是没看过顾鑫的上半身,也不是没见过顾鑫的大腿,只是最私隐的地方他都没见到过。


        

猝不及防就看到了顾鑫的全身,江晨忍不住多观察几眼。


        

Alpha和Beta好像真的有区别哎。


        

江晨啧啧两声:“鑫宝,你这有点厉害啊。”


        

顾鑫想侧身迅速逃离浴室,但是可惜他腿还不利索,江晨顺手把毛巾递给他。


        

江晨视线一直停在顾鑫的重要部位:“我扶你?”


        

顾鑫要从里面出来还得跳一下,中间有个防水台,他只能忍着全身发着烫把手扶在江晨肩头上,借着他的肩从里面跳了出来。


        

江晨还想像晚上一样隔着衣服那样扶他,但是他这会儿将手放在顾鑫手上时,摸到的是顾鑫滑溜溜的皮肤。


        

“你皮肤可真滑。”江晨由衷称赞道。


        

顾鑫被他摸了一下,全身僵硬,胡乱用毛巾擦拭了一遍头发和脸,然后迅速将浴巾围在自己腰上。


        

“你,先扶我出去。”他暗自吸了一口气,找了个借口,“不准乱摸,我怕痒!”


        

“行吧,不就摸了一下你的腰,搞得像是我羞辱了你一样。”江晨边嘀咕边照他的话扶他出去,地面有点滑,顾鑫这么跳有可能会滑倒。


        

出了浴室,顾鑫立即坐在自己的单人沙发上不敢乱动,他催促江晨:“你快去洗澡,衣服你都知道放哪里。”


        

为了方便江晨偶尔在他家过夜,顾鑫还特意给他买了同款睡衣和同款内裤,只是颜色不一样。


        

江晨看他没事了,才去洗澡。


        

他洗得快,只穿了条内裤就出来。


        

顾鑫好不容易稳了一点,结果又看到他睡衣都不穿:“你怎么不穿睡衣?”


        

江晨理由相当充足:“刚洗完,热死了,不想穿,你不也没穿么。”


        

顾鑫只好找别的理由:“我妈马上要回来了,她估计要进来看我的脚。”


        

江晨在阿姨面前可是乖巧的好孩子,立即开始找衣服:“你睡衣搁哪儿呢?”


        

顾鑫:“第二层,深蓝色那套。”


        

江晨看了一眼:“看起来真鲜嫩。”刚拿出衣服,他又想起来,“对了,我今晚不睡你这儿,我待会回去还得换衣服。”


        

顾鑫:“穿着回去也行,本来衣服是给你买的。”


        

“我说呢,怪合身的。”江晨穿着新睡衣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应该给我买黑色的,深蓝色还不够酷。”


        

顾鑫:“行,下次给你换个颜色。”


        

江晨看他还围着浴巾,睡衣也没换:“你的呢?我给你拿。”


        

“挂着,黑色那套。”顾鑫指了指上一层。


        

江晨替他拿了下来:“鑫宝,你就知道给自己耍酷,你这套黑色挺不错的。”他将叠好的睡衣甩开,“来,让朕给鑫贵妃更衣!”


        

顾鑫:“……”


        

鑫贵妃他最终还是把睡衣穿上了,又在江晨面前裸了一把。


        

而江晨猛然意识到这两天是校运动会,他开心地在顾鑫的床上滚了一圈:“靠!我才想起来今晚不用写作业!”


        

今天是咸鱼党的节日!


        

“你才发现。”顾鑫坐在床沿,想着是上床待着还是坐到书桌前看会儿。


        

江晨看到他不动,想起他的脚还没喷药:“我给你上药。”


        

顾鑫没拒绝。


        

江晨从他书包里找到校医开的药,照着说明,给他喷完,然后再包扎,动作相当细致,且熟练。


        

顾鑫问他:“你还挺熟练的?”


        

提起这个就不得不说江晨初中打架的战绩,但顾鑫不爱听,他就不说了。


        

江晨相当生硬的转移话题:“既然不用做作业我们看电影,杨秀今天在群里推荐了一部恐怖片,据说蛮好看的。”


        

顾鑫故作不知道他转移话题,今天权当给自己放个小假,不看书了:“好,看电影。”


        

江晨动把灯都关,然后滚回床上躺好。


        

恐怖片开始了。


        

投屏上出现忽明忽暗的画面,一只惨白的手突然拍在一扇木门上!


        

江晨吓得直接抱住顾鑫的手臂,十分要脸地说:“鑫宝,不要害怕,我抱紧你!”


        

顾鑫:“……”到底是谁在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