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这个Beta过分咸鱼 > 第32章 性别不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晨虽是立志当一条咸鱼,但是篮球毕竟是他学了那么多年的一项运动,本身也很热爱,也就半推半就被动加入了校篮球队,贾老师为得到该好苗子而开心不已,当然,他还没有体会到咸鱼之所以称之为咸鱼是什么样子。


        

平时是他在篮球馆等顾鑫训练完成,现在他却和顾鑫的角色反了过来。


        

顾鑫坐在观众席观看,而江晨则暂时接替顾鑫的位置,每到训练时间他就拖拖拉拉,完全不想去,他偷懒的时候贾老师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但咸鱼能同意加入校篮球队已经很给他面子了,老师也是可以投桃报李的。


        

顾鑫的脚在逐渐恢复,但是目前还没好爽利,医生并不建议他进行剧烈运动,故而八班的下一场篮球淘汰赛江晨还得继续上场,估计这之后,江晨都会成为八班的主力。


        

在江晨用小时候天天盯鸡仔长大的专注度,每天都盯着顾鑫好好上药,只有他的脚好利索了,他才不用被赶鸭子上架。


        

在校运会结束后,班际篮球比赛就安排得相当紧凑,每隔两天就有比赛,江晨能坚持一个星期两场已经很不错了,偶尔上一两场还行。


        

当然,在他盯着顾鑫的脚什么时候恢复时,还传来另外一个噩耗,他们要期中考试了!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半个学期过去了。


        

很多同学都还处在懵逼的状态,这半个学期他们到底学了些什么?


        

低调学习的学生信心满满,成天抱着少年少女那点别样心思的,开始恐慌。


        

现在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好好复习。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把暗恋的对象、喜欢的游戏、喜欢的运动都先放一边。


        

总之,现在期中考试最大。


        

并且这一次的成绩会进行全年级排名,成绩好坏还决定着他们是否会被家长拘着。


        

江晨直接就不去篮球馆训练了,给贾老师的理由是回家复习,要是考不好会被挨家长批,贾老师半信半疑的取消了当天的训练计划,让他们篮球队的都回去复习。


        

一众篮球队队员:“……”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好事,我们特么想打篮球就是不想复习。


        

他们倒是得出一个结论,顾鑫失宠了,现在的江晨才是贾老师的最爱。


        

不用训练参加训练后,江晨一下课就收拾东西走人,可当他要把书包从柜子拿出来的时候,转头叫顾鑫,却见他正低头做一套数学竞赛习题。


        

江晨笔袋拉到一半没继续拉:“不走吗?”他今天还想去吃煎饼果子来着。


        

顾鑫蹭了江晨好几天车,今天却摇头:“我还有一半没做完,要不你先回家?我待会走路回也行。”


        

江晨看着习题的厚度就眼疼:“你要去参加省的数学竞赛?”


        

“嗯,老师给我报名了。”顾鑫抬头跟他说完话又继续低头做计算题。


        

江晨相当清楚自己没有他那样的脑子,但是他知道顾鑫肯定要晚一点才走:“那我等你吧。”


        

顾鑫停下笔:“好。”


        

自从公布期中考试的时间后,不少同学都留下来复习或者是做作业。


        

江晨玩了会儿手机,看着同桌也在奋笔疾书做题,他也只好把自己的习题册打开,反正早做晚做都是做,现在写完,回家还能玩会儿游戏。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刚刚留下来的同学,现在只剩下零星几个,大多都是提前回家吃饭。


        

江晨收了笔,终于把习题补完了!


        

而顾鑫早已停下笔,收好了书包坐着等江晨。


        

学校规定不允许在教室内玩手机后,学生们已经收敛很多了,但是毕竟不是寄宿学校,不让学生带手机不太靠谱,有时候学生没回家,家长联系不到孩子,到头来还是得找学校。


        

顾鑫低头看手机。


        

江晨以为他是在刷视频软件,谁知道低头一看,视频里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在讲课,顾鑫看的是数学竞赛教学视频,屏幕上展示的公式,江晨见都没有见过。


        

“这不是我们高中学的内容吧?”江晨若有所感。


        

顾鑫极其平静说:“不是,是高数。”


        

好在还没走的几个同学离他们好几排,听不见他们说话,不然估计要骂顾鑫凡尔赛了。


        

江晨早就习惯了顾鑫比别人更快的学习速度。


        

他一直有一个疑惑:“你每次都能提前把所有的课程学完,跳级完全没有问题,为什么不跳?”


        

顾鑫愣了一下,这个是个好问题,他得好好回答:“我觉得我不适合跳级。”


        

两人收拾好了,一起下楼。


        

江晨依旧把书包背得松松垮垮,只有骑在车上才会好好背书包,顾鑫经常要帮他把快要掉的书包往上提一下,给他摆正位置。


        

江晨不明白:“为什么?你的成绩摆在那儿。”


        

顾鑫说:“还不够稳定,你看我中考的时候就因为肚子不舒服没考好,还是要稳扎稳打比较妥当,而且大学的诱惑太多,怕会影响心境,我想先一步一步来。”


        

江晨听到顾鑫如此认真的跟他讲现在的决定,心想,不愧是从小到大品学兼优遇事冷静为人通透的发小,他懂得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目标相当的明确。


        

他问:“那你现在的目标就是清北大学?”


        

顾鑫:“嗯。”


        

江晨:“不出国吗?叔叔不是也有业务在国外吗?我记得你也有亲戚在国外来着,到那边好像也不用担心。”江晨被楼下的风吹得相当清醒,他现在发觉,顾鑫的选择很多,不仅仅是清北,国外还有很多更好的大学。


        

顾鑫看他一眼:“我不喜欢国外,吃不惯,国内的学术氛围其实也不比国外差,如果哪天我觉得已经没有我想要学的,那我再考虑出国。”


        

江晨说:“那你想得挺明白的。”


        

他们取了自行车,江晨将自己的书包给了顾鑫,今天还是他载顾鑫回家。


        

顾鑫坐在他专属的位置后,犹豫半晌才问江晨:“那你呢?未来有什么打算?”


        

他上一次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江晨并没有认真回答。


        

这次他又问了,江晨思考了一下:“参加高考?”


        

顾鑫怀抱着江晨的书包,说道:“晨晨,我们一起高考,可以考同一个城市。”


        

江晨蹬的自行车又开始蛇形走位,他应答道:“好啊!我们当然要同在一个城市,不然你被欺负了谁替你出头?”


        

或许是得到了意外的答案,顾鑫的心情极好。


        

不过,江晨下一句话却打断了他那不断飙升的心情值。


        

“你的脚是不是快好了?”江晨问他。


        

顾鑫将上午到医院检查的结果告诉了他:“嗯,我基本上可以正常走路了,医院那边说没什么大碍。”


        

江晨:“非常好,明天你自己骑车,我不载你了。”


        

顾鑫内心的表情有些龟裂:“为什么?”他想干什么?


        

江晨不得已说实话:“你不知道你有多重吗?”


        

顾鑫:“……”


        

实话总是来得那么的猝不及防。


        

其实,他也不是很重吧,他拥有Alpha最标准的身材,身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肉,而且最近其实他体脂还降了些。


        

这天之后,江晨是真的说不载他就不载他。


        

当然,顾鑫脚确实没什么大碍,已经可以自己骑自行车上学了。


        

江晨头一回发现不载人竟然如此快乐,不用每天都得用力踩,看来交个Omega女朋友这种事完全不用考虑的嘛。


        

-


        

期中考试如约而至。


        

学校让所有同学将桌上的书都收走,座位全部隔开,每个人的位置都被打散,前后左右都不是自己平日熟悉的同学,这就是学校要的效果。


        

一共考三天,差点没把高一的新生考成脑瘸,明明只上了半个学期的课,试卷上却是一堆知识点,仿佛学过又仿佛没学过。


        

江晨可没有其他同学的烦恼,他会的就做不会的就空着。


        

他检查了一遍,发现实在是没有会做的题了,就趴在桌子上开始呼呼大睡,监考的老师对他是真的放心,考场上防交头接耳,防作弊,也就是没有防睡觉的,人家一不干扰同学,二不盯监考老师,睡得实在是相当贴心。


        

期中考试结束后,有人欢喜有人忧,也有像江晨这种波澜不惊的,考试可比上课舒服多了,他倒愿意多考几天。


        

最后一天考完,班主任将叫所有人都回教室集中。


        

大多数同学都在对答案,有一部分是往顾鑫这儿凑的,因为他的基本上都是标准答案。


        

江晨趴在桌子上听他们在对某数学题的答案,心里默念着他的答案。


        

某同学指着从老师那里要来的空白的数学卷子,问道:“顾鑫你这一题选什么?”


        

顾鑫:“B。”


        

江晨心想,他也是B。


        

同学又指着填空题:“甲乙丙丁戊戌己庚这题呢?答案是多少。”


        

顾鑫:“答案是3。”


        

江晨:哦豁,他又对了。


        

同学问的题越多,江晨也跟着对题,好像他对的也不少嘛。


        

可是,他什么时候学习了?


        

班主任进来了。


        

顾鑫的座位旁边一下空了,江晨和刘森都得到了喘息的时间,至于蒋一柏,人早溜出去约隔壁班的女生周末出去玩了,等班上安静下来他才滚回来。


        

唐老师进来宣布周末出游的事情。


        

学校这是先打一棒子再给个枣子?


        

迫不及待出去玩的同学开开心心问道:“老师,咱们上哪儿玩啊。”


        

唐老师面无表情地说道:“地点是无名山。”


        

同学们发出嘘的声音,耷拉着脸,他们对爬山这件事是真的不感兴趣啊。


        

唐老师又说:“咱们晚上会在山顶住一晚上帐篷。”


        

同学们又活过来了。


        

老师,我们可以!


        

最后,唐老师提醒道:“因为这次集体出行,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届时会将同性别的同学安排在统一的帐篷。”


        

其实学校严格区分性别,主要是防止Omega学生进入发情期,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类的事情,人多,老师有时候也关注不过来。


        

江晨心想,性别相关的事与他关联也不算太大。


        

他忽然坐直了,微微侧头跟顾鑫说:“我俩岂不是不能睡一个帐篷?”


        

顾鑫:“对。”


        

他以为江晨对不能和他一块睡会特别失落。


        

然而,江晨却说道:“哇噻,我还没有试过跟全Beta的同学一块儿住。”


        

顾鑫:“……”


        

头一回后悔生错性别,他为什么就不是Beta呢,这样就能和江晨同住一个帐篷了。


        

性别不同,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