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这个Beta过分咸鱼 > 第33章 坐缆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期中考试的成绩没出来之前,学校就给他高一年级安排了一次秋游活动。


        

当然,并不是所有班级去的地点都一样。


        

二十个班被分成了五个地点,四个班为一组,去往不同的五座山。


        

出游这天,所有学生都可以不穿校服,毕竟已经是周末了,但学校校领导也聪明,为了防止他们走散找不到人,给他们每一个人都发了一顶颜色相同且印有三中的太阳帽。


        

但大多数同学都自带帽子,就相当嫌弃学校发的土黄色帽子,疯狂被学生们吐槽校领导的审美水平。


        

江晨和顾鑫要一大早赶到学校,江妈头一天就给江晨打钱让他自己买喜欢吃的零食水果,而顾妈则给他们准备了不少吃的喝的,毕竟他们爬的山也不高,以顾鑫的体能完全可以背着一堆东西上山。


        

顾妈大概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顾鑫跟同班同学出游了,再看到江晨和顾鑫这次一起出去,不免想到他们小时候形影不离的童年生活,非常积极帮他俩准备出游的东西,体会了一把当家长的快乐,毕竟她儿子太乖了,时常找不到让她操心的地方,往往无从下手,但回到这边后,儿子需要她操心的事多了,她也有了当妈的感觉,有了作为**存在感,相当欣慰。


        

不管顾妈对儿子更有活力一点这件事有多欣慰,顾鑫现在都体会不到她的感受,因为江晨旁边的座位被卫蒙这个傻大个儿给占了,他只能跟蒋一柏坐一起,前后都是不停问他要不要吃零食的Omega同学。


        

江晨一上车就准备睡觉,他跟别的同学都不一样,别的同学带的都是各式各样的零食,他则买了个U型睡枕,蒸气眼罩,还有一对耳塞,俨然就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游客典型。


        

卫蒙看他一应家当,也相当的习惯,以前在十九中的时候也是这样。


        

但又忍不住说他:“晨儿,我们的车程才一个半小时,有必要么?”


        

江晨往耳朵里塞了一只耳塞,还能听到他说话:“为什么没有必要,作为咸鱼,一秒的睡觉时间都不能错过。”


        

卫蒙是个坐不住的,江晨睡觉,他又不困,不想跟着一块儿睡。


        

他和顾鑫是同一排,看到他和蒋一柏前后都是Omega同学,就想凑过去。


        

卫蒙就想跟我吹牛逼,不想当和尚:“班长,跟你换个位置,可以不?”


        

顾鑫矜持地答应了下来:“也行。”


        

卫蒙相当感恩,立即换位。


        

顾鑫没想到换座位来得如此突然,江晨刚要戴上另一只耳塞,看到他坐过来,就没放进去。


        

江晨问他:“你睡不睡?我好困啊,昨晚没睡好。”


        

顾鑫取出的是他的最新款AirPods:“我听歌,你听不听。”


        

江晨果断要了一只耳塞:“听呗。”


        

然后他就边听边睡了,五分钟后,他觉得坐着睡不舒服,就往顾鑫腿上倒过去,虽然姿势有点别扭,但是睡起来是一点也不费劲,而且顾鑫身上的味道其实蛮好闻的,可以使他入眠的速度更快了。


        

而江晨并不知道他是睡得香了,倒是颇有点为难顾鑫,他的脑袋正在抵在他的大腿根上,贴着的位置有点热,倒也不是不能忍。


        

他也不敢多想,见江晨睡了,他把音乐调成白噪音音乐。


        

有春雨滴落在窗叶的声音,有夏日叮咚的流水声,有秋日的呜呜秋风,以及冬日里噼哩啪啦的柴火声,伴着这些声音,今天因为出游有些兴奋而早起的顾鑫也犯了困,这大概就是感染力吧。


        

他也闭着眼睛睡觉,一只手还勾着江晨的腰,避免司机的刹车滚落下去。


        

周遭同学聊天的声音传不入他们的耳里,一切似乎与他们无关。


        

顾鑫睡得也没那么深,差不多抵达目的地时,他先醒了,然后才把江晨摇醒。


        

江晨撑着顾鑫的大腿坐直,揉了揉眼睛:“到了?”


        

“嗯,应该要下车了。”顾鑫看了一眼窗外,是景区的停车场,很多年前,他们两家人就一起出游,第一次两家人一同出游就是来的这座山。


        

还是孩童时,只觉得是山就高且巍峨,那是因为个子小,现在长大了,好像也就不高了。


        

那一次爬山,他也是记忆犹深。


        

也是一个秋天,市里出台了一个公司职员免票活动,江爸江妈周末就带上他们出来,顾鑫也想去,顾爸妈觉得热闹,两家人开车出来。


        

一开始江晨和他一样,可以独自慢慢走上台阶,可是他们毕竟年纪小,走了一会儿后,江晨就开始犯懒,他觉得腿好累,不想走了。


        

江爸还要抱着江筝,江妈身上又背着一应物品,实在是腾不出手,只能牵江晨走。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尊心作祟,江晨在人多的地方就不会大声哭闹,他默默流着泪爬山,顾爸爸发现后才背着他走一段,歇一会儿,江晨才和顾鑫一块儿慢悠悠的爬,顾鑫一直牵着他走,还采路边的野花,扎成一束送给他,努力让他开心一点。


        

到最后,他们都没有爬上去,因为孩子们还太小,太累了,到了中途,他们坐缆车下山。


        

这是一座他和江晨没有爬到顶的山。


        

一下车,顾鑫就跟江晨说了:“我们小时候来过这里。”


        

江晨当然记得,这还是一年级的事情,自那次爬山爬到觉得人都快没了之后,他就对爬山这项运动敬而远之,心里都是挥之不去童年时期阴影。


        

他指着停车场说道:“我记得这里以前都没有停车场,到处都还是黄泥,现在变化挺大的。”


        

景区现在规划好了,一应设施都相当齐全。


        

但无论怎么变化,江晨对爬山喜欢不起来这件事依旧不变,可真是太为难他了。


        

他皱着眉头,扫视周围,眼尖的发现了通往山顶的缆车,顾鑫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也发现了,并同时想到江晨的想法。


        

“要不待会我们偷偷坐缆车上去?下车再爬一段。”顾鑫小声跟他商量。


        

正合江晨的意,咸鱼怎么可能会喜欢爬山呢,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能少走一段就是一段。


        

他说:“可以,待会帮我盯着唐老师,我去买票。”显然顾鑫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你也不想爬山?”


        

“还行。”顾鑫指了指背后的包,“我妈塞太多东西到我包里,太重了,不想负重爬山,而且我的脚也刚好,还不能走太多路。”这个理由即便是用来说服老师也是足够用的。


        

江晨托了托他的包,还真的不轻。


        

两人偷偷摸摸商量的时候被躲在他们身后的卫蒙听到了,他将脑袋挤到两人中间:“我听到了,你俩要去坐缆车!”


        

江晨连忙捂住他的嘴:“闭嘴,低调点,小声点,否则老子拖你到小树林里揍一顿!”


        

卫蒙怕极了江晨的拳头,他压着嗓子说:“那你得带着我坐缆车,说实话,我也不想爬。”


        

江晨冷笑:“你特么上车的时候还说着要跟Omega们一起走,这么快就忘了?”


        

“我发现他们只爱班长的脸,我受伤了,不跟他们走,累死他们!”在车上跟顾鑫换了位置后,Omega们聊天的热情明显不高涨,他大为受伤,明明班上的兄弟都爱跟他吹牛批,他在Omega中怎么就不吃香呢?难道是因为他没有蒋一柏那么会哄人?没有班长的好脸皮和优异逆天的成绩?


        

啊,烦人的青春,他再也不想着跟Omega谈恋爱了。


        

江晨给他定个时限:“给你五分钟思考一下人生。”他对卫蒙还是有几分了解的,正是青春萌动期。


        

卫蒙相当坚定:“那肯定不会跟别人走的!”


        

五个班的学生都到了,唐老师交待了爬山要注意的事项之后就原地解散。


        

五分钟还没到,卫蒙就屁颠屁颠跟着杨秀和林莓莓人走了。


        

江晨和顾鑫对视一眼,两人默契地钻进小超市,等着其他同学先走。


        

可是,几个班主任和副班主任也都是身经百战的,眼神那是相当的犀利,谁是他们学校的学生一眼就能看出来。


        

入口处人越来越少,他们学校很快就只剩下和顾鑫江晨同样想法的学生。


        

班主任们挨处逮人,全部赶去爬山。


        

江晨和顾鑫则比其他同学精明多了,他们从小超市钻到旁边的文创店,两人换了一顶帽子,躲到人家的柜台后面,直到他们班的唐老师和同样兼任他们的副班的数学老师离开,他俩才从柜台后面钻出来。


        

两人快速到缆车窗口买票,然后排队上山,一直用刚买的渔夫帽遮档住脸。


        

顺利验票,成功进闸,没被老师发现。


        

当然,现在发现了也没什么!


        

两人坐上缆车后击掌。


        

江晨看着缆缓缓关上的缆车门:“爽!这才是爬山的正确开启方式!”


        

顾鑫从他们成功买到缆车票后就嘴角的微笑就没停过,他也有了爽快感。


        

以前都是按部就班,老师说什么他就帮着做什么,完全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现在和江晨一起,就可以放开了玩,他很开心。


        

缆车慢悠悠地往山上爬,他们的脚下是透明玻璃板,要是有恐高症,越升越高会让人双腿发软,江晨和顾鑫都没有这个问题,他们还非常友好的朝走在山道上的同学挥了挥手中的土黄色太阳帽。


        

管他们下面的同学是谁,反正他们不用爬山,不用晒大太阳!


        

他们就是故意来炫耀的!


        

不是炫耀缆车,而是炫耀他们躲主任的技巧!


        

十分钟后,跟着他们五个班一同前来的教务处主任坐着缆车上来,成功逮住了这两个偷懒的货。


        

主任要皮笑肉不笑道:“又是你啊,江晨。”


        

江晨缩在顾鑫身后露出一个头呵呵笑道:“老师是我是我,您记忆力真好。”


        

大意了,刚就应该偷偷上来。


        

主任大概也有更年期:“少拍我马屁,你俩给我坐三十个俯卧撑,别人都爬山,就你俩耍滑头,偷偷摸摸坐缆车,纪律呢?”


        

江晨抓着漏洞:“又没有说不让咱们坐缆车,而且我们是花自己的钱!”


        

主任指了指江晨:“还狡辩,我就坐在这里看着你们做俯卧撑,赶紧的,要不等所有同学上来再表演?”


        

江晨心想做俯卧撑可比爬一两个小时舒服多了,答应得相当利落,搞得主任都有点后悔是不是罚得太少。


        

顾鑫自然也乖乖认罚,即便要罚他做俯卧撑好像也没什么,只要跟江晨一起他就觉得很开心。


        

主任又望向顾鑫这个年级第一:“你还笑,顾鑫加十个。”


        

顾鑫:“……”他刚没有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