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这个Beta过分咸鱼 > 第42章 晨晨,生日快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鑫一家子出发得着急, 他们市里当天没有前往M国洛城的直飞,只能到某个地方中转,花的时间就比直飞要长, 落地后又打车到爷爷奶奶家里。


        

顾爷爷和顾奶奶跟顾鑫的二叔一块儿住, 顾家的公司主要业务都在M国,而顾爸爸更喜欢国内的环境就一直留在国内开拓国内市场,一家子在国内过得也还行, 亲戚不多, 事还少,到了重要的节假日才会飞到M国跟家里人团圆。


        

顾鑫爸爸是老大,下边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


        

顾鑫的姑姑嫁给了一个记者,是M国人, 两人共育有两个孩子,去年, 顾鑫的姑夫因为一场事故人没了, 他爸爸时常会跑过来看看妹妹,带他们一家子出去玩, 权当是散散心。


        

二叔也结婚了, 结婚对象是个男Omega,他们目前只有一个孩子, 因为顾鑫这位小堂弟天生心脏不太好,又还小, 还不能做手术, 时常离不得人。


        

他们这次会急匆匆跑过来,也是怕二叔和姑姑两人照顾不过来。


        

顾家今年事情还挺多的。


        

顾鑫他们过来后, 二叔叫他们先休息, 不用着急着去医院, 顾爷爷在ICU,现在去了医院也见不着他老人家,做了开颅手术,目前一切体征都是正常的。


        

顾鑫一家子二叔家安顿下来后立即给自己手机充电,联上网络,然后才给江晨发信息。


        

离开了兰城,环境和人都变了,一下子还有点不习惯。


        

之前跟江晨只是隔了半个城的距离,现在却是隔着大半个地球,心里空落落的。


        

江晨:你们那边几点?


        

顾鑫:早上七点,我们在别的国家转机,比直飞多七八个小时。


        

江晨:真漫长,你爷爷怎么样了?


        

顾鑫:医院紧急做了手术,现在在ICU,估计住一段时间。


        

江晨:那他好了,你们就可以回家了。


        

顾鑫:还要看情况,应该会尽早回去的。


        

其实顾鑫也有点不确定,因为下个周末之后就是圣诞节,M国这边都开始放假了,二叔和姑姑他们都可能要过圣诞节,爷爷要是还在医院,他们一家子是不可能马上回国的。


        

江晨当然也知道顾家的情况,肯定一切都以老人家的身体为重,他只是一段时间见不着顾鑫而已。


        

江晨也没跟顾鑫说自己今晚在网吧玩游戏的事,回家后把自己今天做的笔记给他拍了一份。


        

顾鑫给他发了个自己做的表情包:晨晨真棒。


        

江晨:赶紧回来自己记,浪费我睡觉的大好光阴!


        

顾鑫:回去的时候给你带礼物。


        

他有时候留在学校做作业和让江晨做笔记都是有自己的心思,他学习了,江晨会跟着学,只要他能学进去就是好事,目前观察下来,他的计划是有效的,江晨完全能跟得上老师的课程,考试的试题也会做,他还得再努力一点,潜移默化地帮江晨打基础,只要他的成绩还能再往上走,高考肯定不成问题。


        

江晨心里高兴了,晚上睡得也香,还梦到顾鑫给他带回来一车的礼物,要什么有什么,还不用上学。


        

第二天早上,他被上学的闹钟吵醒了,不用上学的梦破碎了。


        

还是得去学校。


        

大约是昨晚睡得好,也睡得早,江晨今天提前十分钟到校,刘森看到他不由打量他多两眼。


        

刘森:“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今天到这么早?”


        

“很意外?”江晨拿出早读的英语课本和今天要交的作业。


        

“是啊。”刘森说,“转性了?开始发奋了吗?”


        

不过江晨天天睡觉也考得很好,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那没有,就是今天意外起得早。”江晨翻着已经不再崭新的英语书。


        

在十九中的时候,一学期下来,他的书都是崭新的,但来了三中后,他发现,书好像变陈旧了,他这个学期有翻得这么勤劳?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到底什么时候翻的。


        

顾鑫不在,江晨的背后依旧空荡荡的,好几次下课想回头跟顾鑫说话,但背后都没有人,还真不习惯。


        

两人有时差,江晨白天上学,顾鑫是晚上凌晨睡觉时间,江晨开始睡觉,顾鑫才刚起床,两人一天也就来回一两条信息。


        

江晨的生活基本上是固定的,也没什么好玩的事可以说,顾鑫天天跟着家人往医院跑,顾爷爷好歹有了好消息,人醒了,可以转到普通病房慢慢养起来,但除了精心照料之外,也不能放松。


        

顾鑫一家还是会继续留在M国,顾爸和顾妈的意思是,一家人在那边过完圣诞再回来。


        

这跟顾鑫最初的猜想一样。


        

可是,他已经想过圣诞节前要给江晨过生日的。


        

江晨的生日正好是在圣诞节前一天。


        

顾鑫很为难。


        

眼看着距离江晨的生日越来越近,他也跟着焦虑起来。


        

好消息是,顾爷爷清醒了,人没什么大问题,能说话,但是医生不让他乱动,不允许他起床,吃喝拉撒全在病床上。家里给请了护工,大家也不用每天往医院跑,脑溢血是件比较费心思的事情,顾爷爷不能乱动,得有人盯着,顾家三兄妹就轮流过来照顾。


        

顾爷爷白天也没别的事,就问顾鑫的学习怎么办?


        

顾鑫说其实请几天假不影响他的学习进度。


        

顾爷爷问他以后想不想来M国念书。


        

顾鑫果断摇头,他们家每年来M国,都寻思着叫顾鑫留在M国,可是顾鑫的回答一次比一次坚定。


        

他还是更喜欢在国内待着。


        

这一次顾爷爷不知道想什么,顾鑫坚定地说不会留在M国念书后,顾爷爷只是笑了笑,若有所思地说他想回国养老,顾鑫逮着机会跟他说现在国内的便利,跟他说自己冬天喜欢跟朋友吃火锅,吃烤鱼等等,把天天只能吃医院病号餐的顾爷爷给说馋了。


        

其实这次顾爷爷会突然脑溢血也是因为被气的,具体的过程顾鑫没问出来,但有可能跟M国的种族歧视相关。


        

等顾爷爷的精神头越来越好后,他做了个决定。


        

今年不过圣诞节了,他想回国内过年,待在M国这么多年也待够了,还是更怀念国内的食物,不知道国内现在怎么样了。


        

一开始顾爸爸和顾二叔以为老人家只是嘴上说说,后来从顾奶奶口中得知,才知道顾爷爷应该是受了刺激,兄妹三人悄悄开了个会,最后决定圆了老人家的心愿,再说了顾奶奶其实早就想回国了。


        

顾鑫姑姑留在M国也是伤心,倒不如回国换个环境,带着两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回国内,至于顾家的生意,一直都在往国内转移,倒也不是不能行,而且国内据说有个特别好的心脏外科医生,也能治好顾鑫堂弟先天性心脏病,合计下来,怎么样都划算。


        

只是安排起来还需要时间,怎么也要等顾爷爷出了院之后再说,顾鑫一家也要先回去准备房子给两个老的住。


        

一时间好像又要忙起来。


        

顾鑫看着爷爷精神头一天比一天好,因为种族歧视的事,顾爷爷相当硬气地说今年不过圣诞节。


        

当然,这也只是气话,家里还有几个小孩,大人不想过,小孩子还是抱着纯真的心思等着圣诞礼物的。


        

顾鑫对圣诞节没什么感觉,他抽了个时间在市区里逛了一圈,头一次发现逛街能把自己的腿逛酸,无法想象他姑姑是怎么穿着高跟鞋逛一天街的,爱逛街的Omega们可真是厉害。


        

当然,顾鑫买到了合适的礼物,但接下来就是为难的时刻。


        

他不知道能不能赶在江晨生日当天回到兰城?


        

-


        

顾鑫一走就是将近两个星期。


        

江晨也咸鱼了两周,他这一周更是偷懒连篮球队里的训练都翘了,后来还是贾老师到班里逮他才完成篮球队的训练,可是训练好无聊,要不是知道顾鑫还会回来上学,他老早就退了。


        

放学回家的路上,周围的大型一点的超市或者便利店都带起了节目的气氛。


        

圣诞节越近,越是提醒江晨他的生日快到了。


        

不用提醒,他都已经知道了。


        

明天就是。


        

他的生日好记,卫蒙已经和大咖商量好要给他过了,十二月二十四正好是平安夜,还恰巧是周五,他们放学后可以出去过生日,蒋一柏主动提出来他可以贡献生日派对地点。


        

江晨没啥精神问他们,生日还能办什么派对?


        

蒋一柏给他细数派对能干的事,不仅叫上他卫蒙等人,连杨秀等同学都邀请了,连一向只会埋头学习的刘森都答应去玩了。


        

这是他们期末前最后的放纵!


        

江晨这个正主不去也得去。


        

周五一放学,所有人都去了蒋一柏家,他家也不算太远,坐地铁就能到。


        

江晨一进门就看到他家明显是布置过,所有吃的喝的都已经准备齐全了。


        

最主要是送来的是火锅外卖!


        

不得不说可真是方便。


        

其实大家就是借着江晨的生日聚到一起玩。


        

蒋一柏家什么都有,游戏机,投影仪,还有一个特别大的游戏房间,那是蒋一柏的叔叔给布置的,把爱玩游戏的卫蒙给乐得不行。


        

大咖来得晚一点,他一到之后,杨秀林莓莓等人的眼睛就放光了!


        

这不是在江晨朋友圈出现过的大帅逼吗?


        

竟然是这么酷的Alpha,这一头奶奶灰也太霸气了,他们学校就没有人敢染,不过这大概跟教务处主任老许管太严厉有关,你染发他直接给你剃成寸头,冬天会冷?不怕,老许给你送顶毛线帽。


        

生日吃火锅,江晨当然没有不乐意,他高兴归高兴,只是不尽兴。


        

大咖一来就戳破了他的高兴:“顾鑫呢?怎么没看见他。”


        

真是不哪壶不开提哪壶。


        

江晨拿着一罐可乐咕咚咕咚的灌:“他不在。”顾鑫不在就没人管他喝不喝饮料了,可乐随便喝。


        

大家似乎都没有太在意这个点,继续热闹,大咖虽然跟八班的同学不熟,但也不会冷脸,玩游戏什么的都不在话下,蒋一柏还挺喜欢跟玩,两人偶尔还会拌几句。


        

一个学期下来,八班的同学都算熟悉了,当然要嗨起来啊!


        

江晨也无所谓,大家开心就好,他就歪坐在沙发上转头上的手机,顾鑫已经一天没给他发消息了。


        

今年又不能和他一块儿过生日,江晨口中的可乐越喝越没滋味。


        

不知谁开始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一个多人聚会里常胜不衰的游戏。


        

所有人围坐在一块,他们围坐在一起,中间放了一个空酒瓶,转到谁就由谁来回答问题。


        

今天的寿星是江晨,他获得转到酒瓶的优先权。


        

他第一个转到了卫蒙。


        

江晨很随意的说道:“二十个俯卧撑。”


        

主要是他对卫蒙的八卦也没有多少兴趣。


        

他完成自己的任务后继续待在一边看他们将游戏进行下去,偶尔看一下兜里的手机。


        

顾鑫可真行,人没来就算了,连个生日快乐都不跟他说,眼看今天的生日还有三个小时就要过去了。


        

以前见不着人,但至少还能跟他视频,或者约周末见面,现在越来越过分了,连生日快乐都没有。


        

江晨隐隐有点生顾鑫的气,在微信里发个生日快乐有这么难吗?


        

他压根儿没注意其他人怎么玩游戏,大家嘻嘻哈哈的非常快乐,可他一点也笑不起来,只是附和大家而已。


        

卫蒙转到杨秀,然后问了几个关于有没有过Alpha男朋友的事,杨秀大大方方的说了,接下去是杨秀开始转酒瓶,杨秀看了大咖一眼,他控制了一下酒瓶的速度,然后转到了刘森……


        

淦。


        

继续热热闹闹的玩了下去,问题还是一样,他随便问刘森有没有交过Omega朋友,刘森犹豫了一下说有。


        

淦。


        

一群人发出来的!


        

卫蒙作为Alpha都没交过Omega,可刘森都交过了,超级羡慕的!


        

玩了一个小时游戏后,眼看时间越来越晚,蒋一柏体谅Omega们晚上回家不安全,就让他们打车回家了。


        

人数减少,江晨、大咖、卫蒙也准备走了,不想继续留下去,他还要吃药的。


        

从蒋一柏家到江晨的家只需要坐个两三站的地铁,江晨直接选择了地铁,卫蒙和大咖同路,两人打车回去了。


        

热闹完之后,江晨反倒觉得更加无聊,一个人走在回家路上,看了看银行外边电子屏上显示的时间,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外头风吹得人脸生疼,他没戴口罩也没戴围巾,不由缩了缩自己的脖子,继续沿着宽大的街道往家的方向走。


        

夜晚的路上没什么人,连小区门口都相当冷静,保安都缩在了保安亭里面。


        

江晨眼前忽然飘起了棉絮似的东西,定睛一看,下雪了。


        

他站在大门口看了一会儿。


        

一辆出租车突然停在他面前。


        

他猜应该是在小区的人,倒没太在意,转身就回家。


        

身后的人似乎跟他同一个小区,一直跟在他身后,江晨也没在意,心想他们只是同路而已,一栋楼里那么多个人。


        

他现在连头都懒得回,又不可能是顾鑫。


        

他没戴口罩,直接用人脸识别开了楼下的门禁,然后他就定在了原地,门开了也没立即走进去。


        

跟在他身后的人脸出现在门禁智能屏幕上,两人的视线在屏幕中交汇。


        

江晨帽子上落了雪没扫去,对方头发上也落了雪,看起来比他严重多了。


        

江晨将帽子挥掉,转身对身后的人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本应在M国的顾鑫,他扫了扫发上的雪,又拍了拍江晨肩上的雪。


        

他半点不觉得冷,轻笑道:“我就想看你什么时候发现是我。”


        

江晨现在脸上哪里还有刚刚的郁闷表情,他眉开眼笑,也顾不得现在是站在门口,愣了两秒往顾鑫身上扑过去,把顾鑫抱得一愣一愣的!


        

江晨说:“鑫宝,你是不是特地赶回来给我过生日的?”


        

顾鑫只能回抱江晨的热情:“本来是想在蒋一柏家里给你一个惊喜的,但是时间来不及,就直接打车回家堵你,还好赶上了!”


        

江晨在他十六岁生日那天第一个跟他说生日快乐,那他就做江晨生日当天最后一个跟他说生日快乐的,陪他一起完成这个生日。


        

江晨追问:“要是我直接回家了呢?睡着了呢?”


        

顾鑫并没被问倒:“我有你家的门锁密码,可以偷偷溜进去找你。”


        

江晨松开环抱他的双手,有点震惊:“不是吧,我妈连密码都给你了?”


        

顾鑫:“……是啊。”


        

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两人从门禁前转移到了顾鑫家。


        

江晨有一肚子问题要问,但都在顾鑫从箱子里拿出生日礼物那一刻咽了下去。


        

顾鑫的礼物就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


        

他小心翼翼地拆开。


        

在打开了一瞬间,顾鑫蹲在他面前说:“晨晨,生日快乐。”


        

江晨看到小盒子里面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