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这个Beta过分咸鱼 > 第43章 学长的追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鑫在送什么礼物给江晨这件事上想了很久。


        

在他生日之前开始其实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他列过一张礼物单子,但被他一项项剔除掉了,太昂贵的不合适, 主要也不实用, 江晨给他的送的生日礼物是费了心思的,他就更不能随随便在街上买一份礼物送给江晨,最终的结果只会让他的礼物会在某个角落里生灰。


        

平常使用的品牌电子产品什么的江晨不怎么买, 不过, 江晨该有的电子产品都有,江爸江妈也不会吝啬钱,该给他花的还是会花。


        

顾鑫苦恼到出国都没想好,直接他在去街上转了一圈, 然后才有了灵感。


        

既然江晨送给他们最好的小学回忆,为什么他不能也送自己定制的东西, 那几天正好爷爷病情也已有所好转, 他有时间做自己的事情。


        

顾鑫小学上的培训班很多,什么都沾一点, 到后面时间不够, 他就只选自己感兴趣的,除了一直能坚持下去的奥数、钢琴之外, 还有一个少儿编程班,他对编程还蛮感兴趣, 而且家里条件也还可以, 换了学校之后他也一直没有放弃,初中也还在学习, 他还代表过学校去参加过青少年编程大赛, 跟同学一起获得了一等奖。


        

他那天在M国洛城的街上转完一圈后豁然开朗, 礼物不一定要买现成的,用心制作的也不是不可以。


        

于是,顾鑫打开电脑,连续一周熬夜编写了一个小程序,将它变成只有他们两人可以沟通的小东西。


        

江晨从小盒子里拿出一个蝴蝶形状的小徽章:“这是什么?”


        

咋一看像个小饰品,以他对顾鑫的了解,可能没这么简单,他不会无缘无故送自己一个饰品,大小刚刚好可以戴在脖子上,不像吊坠,也不像是耳饰,他又没有戴饰品的习惯。


        

顾鑫说:“我称它为蝴蝶,一对一的聊天工具,你知道对讲机吗?”


        

江晨又不傻,他可以举一反三:“知道,它可以当对讲机使用?”


        

顾鑫点头,神情专注给江晨解释自己的设计:“嗯,不过我刚弄出来,范围比较短,只有一公里左右,而且只能是两个人使用。”


        

江晨:“那是不是还有另外一个?”


        

顾鑫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另一只,不过形状并不一样,他的那一只大一点点,还有个小豁口。


        

他教江晨怎么使用。


        

先在江晨手机里下载他刚做好的软件,是个蓝色蝴蝶的图标,然后链接上他们的小小对讲机,软件只是能用看他们使用的数据,开启功能,是否连接上蓝牙,还有多少电量什么的,毕竟这是顾鑫刚开发好的第一版本,还非常非常的粗糙,顾鑫以还会继续加以改进,将会有第二个版本,第三个版本。


        

江晨已经开始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顾鑫了:“鑫宝,你可真是太牛逼了。”


        

顾鑫:“还行,我的编程培训班没有白上。”


        

江晨按下小蝴蝶的右下翅膀,这是一个小开关,打开后就可以跟顾鑫通话了,还可以连接蓝牙耳机。


        

其实这个小东西看起来像是有点多余,但是这是顾鑫自己捣鼓出现,两人自己玩的小技巧,江晨确实觉得这比任何一份花钱买的礼物都要珍贵。


        

江晨对这份生日礼物爱不释手:“那以后我是不是不用拿手机,只要把它戴在我脖子上你就能叫我起床?”


        

顾鑫:“是,只要它开启了震动功能,就能叫醒你了。”


        

“靠,在这里等着我呢,太鸡贼了。”江晨继续打量这个小蝴蝶,小巧精致,还实用。


        

顾鑫又说:“我们在学校也可以随便聊天,老师不让我们带手机,我们可以带这个。”


        

他蹲在江晨面前给他讲解,直到脚酸才发现自己蹲了老半天,现在心里满满的成就感,并不在意这小小的一点不舒适,他站起来抻了抻腿。


        

他后来还是逛街了,只为了买一条细细的项链将它挂起来,可以藏在脖颈里面,别人也不太发现得了。


        

“这可真是太可以了。”江晨发现夸赞他人的成语竟然太少了,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这些功能都是怎么想出来的?”


        

顾鑫总不能跟他说为了想每分每秒都能知道他的动向,知道他和谁在一起,知道他在哪个位置吧。


        

他想了个极为看似合理的理由:“就前段时间学校规定不让在校内用手机,我就有这个想法,赚赚小情侣的钱总可以吧?现在发现还没测试好,出来的第一个就想先送给你。”


        

江晨将小蝴蝶握在手中,问他:“不应该是给我一对吗?”


        

顾鑫一本正经道:“本来是想给你一对,但这不是在开发阶段,只能给你一只,我俩先测试。”


        

江晨:“看在它这行可爱的份上,我先帮你测试,不过以后要是有更好,你可等第一个想到我。”


        

顾鑫打包票:“必须的!”


        

就着这个新鲜出炉的生日礼物,两人聊到了半夜两点,这回江晨兴奋得不行,一直跟顾鑫在屋里的每个角落里测试,有点像小时候老师叫他们做纸杯传音的那种感觉。


        

今晚倒是变成顾鑫一直在打哈欠了,他玩累了,江晨才放过他。


        

两人洗过澡后一起上床睡觉了。


        

江晨也懒得爬回十六楼了,反正他在顾鑫的床也睡得挺习惯。


        

神奇的是,顾鑫今晚一沾枕就睡,江晨还想跟他多说几句。


        

他躺在床上,思绪相当清晰,两周前的顾鑫并没有用电脑编程什么的,但去了M国后就捣鼓出这个小礼物,编程出一套可用东西需要多久?


        

两周时间肯定不够吧?


        

那一定是顾鑫原本就有了方案,然后在M国制作成品,然后连夜赶工带了回来。


        

这份礼物精致又仓促,可是江晨却很喜欢。


        

果然顾鑫的世界和他还是有一定差距,但无论怎么说,接收到这份礼物的是他,不是其他人。


        

就很开心啦!


        

江晨带着这份兴奋感在顾鑫身边滚了一个多小时才入睡。


        

第二天周六,江晨先醒了过来,顾鑫意外还在睡。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


        

江晨头一天晚上吃的是火锅,心情一般,吃得就少,他是饿醒的。


        

但他又不愿意叫醒顾鑫,从M国坐飞机回来,还得倒时差。


        

他轻手轻脚洗漱完,跑回家里叫老妈煮饭时候多做一份,顾鑫昨天回来了。


        

江妈立即就知道了:“他爷爷没事了?”


        

“这个倒没问,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吧。”他和顾鑫一直聊的是蝴蝶,忘记这个了,“要是有问题也不能提前回来。”


        

江妈做好饭菜,江晨打包好两人份的,然后下楼了。


        

“妈,我下楼了!”


        

等江爸江妈再抬头想叮嘱几句,江晨已经把大门关了,人影都没见着。


        

江妈:“这孩子,今天这么积极?”


        

江爸依旧笑得温温和和:“他就跟顾鑫关系好,估摸着之前以为顾鑫会到国外念书,这会回来了,不就又能继续做朋友。”


        

江妈:“顾鑫去国外念书能影响什么?”


        

江爸说:“他俩自幼一起玩,分开肯定不开心啊,你没发现晨儿今年活泼很多了?”


        

江妈仔细想了想:“你这么说好像也是。”


        

-


        

江晨生日这天收到同学的礼物,但是能让他玩得最开心的还是顾鑫的。


        

周末两天,江晨就和顾鑫捣鼓这个生日礼物,两个人在家里讨论能加哪些有趣的功能。


        

周一到学校,他没有向同学炫耀礼物的心思,反倒是藏着掖着不让别人知道。


        

课间操是不允许带手机的,平时要是带耳机听歌就得带音乐播放器,想聊天就得带手机,但是学校管得严,放学可以带手机,但是在校内不允许,无论是到小超市还是食堂买东西,都只能刷校卡。


        

他和顾鑫是分开的,平时没办法聊天。


        

但今天不一样了,他们有专用的“对讲机”,屡试不爽,玩得相当尽兴。


        

江晨边伸着长手做操边跟顾鑫吐槽站在讲台上边的教务处主任:“老许今天又不知道在憋什么鬼点子。”


        

顾鑫轻声说:“反正我可不想再翻墙被他逮到。”


        

小蝴蝶的收音功能相当好,两人轻声说话也能传给对方:“上次是我没有看准地方,下次就不会了。”


        

顾鑫:“我发现小蝴蝶确实能叫醒你。”


        

江晨:“你这算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吧。”


        

顾鑫:“不可以吗?”


        

江晨:“看在你熬了三个晚上没怎么睡觉的份上,夸你。”


        

顾鑫:“多夸夸。”


        

做到第八节,江晨跟顾鑫说道:“我饿了。”


        

顾鑫:“我待会去实验楼拿点东西会路过便利店,给你带个三明治,你先回教室。”


        

江晨:“妥!”要是面对面他就给顾鑫比心。


        

每次做完课间操,人一多,江晨都被争相跑去买早饭的同学挤开,今天依旧如此。


        

他不争不抢也不跑,慢悠悠地走在后边,等其他人都分散开,或者上楼后,他才开始爬楼梯。


        

顾鑫用小蝴蝶问他:“上楼没,我已经跟蒋一柏到便利店了,没有你喜欢的三明治了,面包可以吗?”


        

而这时的江晨却被一个高大的Alpha给拦住了,看他胸前的铭牌,是高二年级。


        

江晨向左给他让路,学长往他让路的方向挪,江晨又往右给他让路,学长轻笑,和他面对面。


        

“江晨学弟,我关注你很久了。”


        

那头的顾鑫没听到江晨的声音倒是听到陌生人说话声。


        

江晨还一头雾水:“你关注我做什么?”


        

Alpha学长:“我是高二一班的乔攀,想和你交个朋友,你打篮球很厉害,有空能约你一起打篮球吗?”


        

江晨头一回遇Alpha学长突如其来的询问,有人找他打球,倒也不是不行。


        

江晨:“行,有空的话。”


        

Alpha学长:“加个微信?”


        

江晨:“没带手机。”


        

Alpha学长说:“那你的微信告诉我一下,回头加你啊。”


        

江晨犹豫了一下报了自己的手机号,Alpha加他微信那肯定是找他打球。


        

噗的一声。


        

全程听他们对话的顾鑫把手中的奶油面包给捏爆了。


        

在他旁边挑巧克力的几个Omega女生:“……”


        

顾鑫好像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


        

顾鑫带着奶油面包回到教室,脸上的不爽已经收敛了起来。


        

他回到座位时江晨正在随意地翻着书,正好是下节课老师会上到的内容。


        

“喏,面包。”顾鑫把面包递给江晨。


        

江晨早上喝的海鲜粥,所以很快就饿了。


        

他吃完面包后,江晨转头把包装纸塞他的小垃圾桶里,就看到顾鑫神情百无聊赖地转着手中的笔,没笔盖的笔尖划到了他袖子,留下了一条黑色的墨迹。


        

江晨按住他的手腕,不让他转:“别转了,你的笔盖呢?”


        

顾鑫这才发现笔上的墨水划到了衣服,看起来脏兮兮的,他的小洁癖开始犯了。


        

他忘记把笔盖上了,之前不会犯这种错误。


        

顾鑫将笔收了起来,卷起被笔划到的袖子,状似无意问道:“刚刚是不是有人问你要微信号?”


        

经他这么一提,江晨这才想起来:“哦,是个高二学长,说我球打得好,想跟我一块儿玩,你不提我都忘记要加他了。”


        

顾鑫懊恼自己多嘴问这一句。


        

刚回学校的第一天,顾鑫收就到无数同学的关怀,不知实情的都以为他生病什么的,他的座位总是那么多人。


        

冬天冷了,他们中午也不出去打球,偶尔会在室内的篮球馆打打球。


        

今天也是如此,是蒋一柏提议的,顾鑫不在学校的这段时间,他们打球都不尽兴。


        

顾鑫想到找江晨要电话的那位高二学长,并不是很想去。


        

有时候真的是不希望什么人出现,那个人就会恰好出现在你眼前。


        

比如抱着篮球朝他们走来的高二学长。


        

对方是冲着江晨来的。


        

一位长相清爽,大冬天剪了个平头的Alpha,笑起来眼下有卧蚕:“学弟,一起玩吗?我们有几个人。”


        

“可以啊。”江晨并不太介意。


        

江晨望向顾鑫几人,他们没有拒绝的理由,来得晚了点,球场都被占的差不多了,学长们比他们来得早,占了靠边的这个球场,学校的场地就这么多,大家平时都玩得比较随意,没有位置了就会跟其他人一起玩,一起玩就一起玩了,慢慢就会结识很多新朋友。


        

蒋一柏和卫蒙都不介意和高二的一起玩。


        

比他们高一届的学长们其实在体型上会有点优势,毕竟高一新生还没有完全长开,和他们一起打球还蛮有挑战性的。


        

渐渐的,大家就发现乔攀学长就喜欢传球给江晨,对他好得特别明显。


        

顾鑫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淡,他忽然觉得打篮球也不是那么有趣。


        

这个学长也过分亲近江晨了。


        

今天的江晨打玩球后觉得比之前更累,


        

顾鑫给他传球是他俩打球的习惯,今天多了个想跟他当朋友的乔攀,也一直给他传球,他投篮都投到手酸,打了不到半小时候他就不想玩了,贾老师都不敢这么训练他。


        

乔攀也没想到江晨玩着玩着就到旁边歇着去了。


        

顾鑫脸上松快许多,他盯着乔攀:“学长,继续啊。”


        

接下来,江晨就看到顾鑫玩得相当积极,全程不停地抢乔攀的球,而乔攀也想在江晨面前表现一番,跟顾鑫有来有往,俨然像两只斗鸡。


        

江晨看他们打得挺开心,坐在一旁等顾鑫他们玩,他开始拿起手机玩游戏。


        

乔攀刚跟顾鑫斗完一场,再抬头,江晨并没有看他。


        

顾鑫掐着江晨抬头的时间,投了个三分。


        

江晨在旁边朝顾鑫喊了声:“奈斯!”


        

乔攀:“……”他刚才也投了个三分来着。


        

这位学弟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他?


        

-


        

圣诞节过后,顾爸和顾妈也从M国回来了。


        

这一次,顾爷爷是铁了心不想再继续在M国待着,顾爸回来后就着手房子的事,直接在他们这栋楼又买了一套待出售的,房子得重新装修一遍,但也不用全装,就是把一些地方改一改,过年前应该能装修完。


        

江晨晚上在顾鑫房间做作业的时候,听他提起这件事。


        

他写完数学作业,将笔一扔,伸了个懒腰:“以后你们家就不用再去M国过年过节了?”


        

顾鑫顺手就拿起他的数学作业检查,答案和过程都是对的,没什么大问题后就帮他收到一旁。


        

“嗯。”他觉得自己功不可没,没少费口舌怂恿爷爷回国,“不仅是我爷爷奶奶回来,我姑姑也会回来。”


        

“那太可以了,我记得你说过她的小孩是混血儿,那一定很好玩。”江晨想到什么,笑得眉眼舒展。


        

“你喜欢混血小孩?”顾鑫开始警惕起来。


        

“混血小孩多可爱啊,你想想我带他们去游乐场转一圈,让他们当我的腿部挂件,肯定能把所有小姐姐的微信号都要过来。”江晨说。


        

原来是这样,不是因为以后想生个混血小孩就行。


        

顾鑫知道他在开玩笑,他还不知道江晨有多怕麻烦?


        

两人正聊着,江晨搁在桌面上的手机弹出了信息。


        

顾鑫扫了一眼,又是那个乔攀,这段时间,他可没少投江晨所好,不是约江晨打球就是找他玩游戏!


        

江晨懒得看信息,但手机亮了也知道有人找他。


        

他歪坐着不想换姿势,就问顾鑫:“帮我看看是谁。”


        

顾鑫:“乔攀,问你元旦要不要出去玩。”


        

江晨开始认真思考起来:“对噢,后天就放假了。”


        

顾鑫立即抛出一个对江晨绝对有诱惑的提议:“晨晨,我们元旦去泡温泉吧?”


        

江晨满口答应:“阔以!”


        

温泉绝对是他冬日最爱的活动之一。


        

顾鑫将他的手机屏幕按掉,暗暗在心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