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修仙死路一条!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未杀一仙,未屠一卒!【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孟南往北。


        

有大成级【天魔幻】加身,孟南不时变幻,不惧被人发现。


        

碧螺水泊地势复杂,湖泊众多,河系错综复杂,沼泽纵横干里万里这样复杂的地理环境中,即使是真元期都难下脚,无法从容行走,更遑论战略推进。


        

而水泊妖魔大多是水属精怪修行得道,藏在水中,跻身沼泽,这是他们的主场。


        

孟南一路北上,看过‘碧螺水泊’的环境,看过藏身其间干般难寻、万般难防的大妖大魔,实在想不通这样纵横近百万里的水泊,要如何才能扫清。


        

想着念着。


        

越过一座座湖。


        

跨过一条条河。


        

大约两日,期间遇到不少惊惶逃窜的大妖小妖。


        

至于三郡兵马,一个未见。


        

从这些妖修身上倒也能探听一些—


        

“参州打过来了,好多战舰!”


        

“好多练气!好多战舰!”


        

“有几千练气,几万战舰,遇山开山遇水填水,就要杀过来了!”


        

“不对!是几万练气!几十万战舰!“


        

“他们在南边!”


        

“在北边!”


        

“在西边!”


        

可惜大多离谱,甚至彼此相悖。


        

就连一些大妖彼此间说的话也都有问题,不统一。显然,在仙国大军降临时,碧螺水泊中寻常大妖身在局中,突遭横祸,根本弄不清局势。


        

但这些大妖大魔频繁提到的,就有战舰一说。


        

“战舰?”


        

“仙国将士修兵家功法,炼煞气,成百成干,气机相连,煞气席卷铺天盖地,


        

能镇压大地、镇封六合。”


        

“堪与练气争锋。”


        

“再有犀利战舰代步、补给,以为屏障,数万将士占据一座战舰,几乎无可阻挡!”


        

孟南随手镇压不少普通练气层次的妖魔,从他们口中逼问出有关‘兵家功法、‘仙国大军、‘横行战舰的信息。


        

这其中,所谓‘兵家功法,跟当初中土传到南疆的练兵法门大不相同。


        

其以煞气为根基,军中上至将领,下至兵卒,一个个立足大地,不修清气不修法力,只修一口浊气一身煞气。


        

练兵。


        

养煞。


        

当中佼佼者,军中大将能在短短数年内就有大成就,凭借一身武艺、一军煞气,将一方天地的灵气全都镇封。


        

任你练气仙师当面,诸般术法也难施展,唯有倚仗自身法力。


        

仙道修个体,伟力归于己身,法力养命。


        

兵道修集体,伟力归于军队,煞气折寿。


        

这是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但在方蛭仙国、在寸芒界,却一同绽放光芒。


        

兵道。


        

仙道。


        

各行其道,又彼此交织,演绎璀璨大世。


        

这一役。


        

参州方面,仙道练气便有三百位。


        

此外更有八百万精兵,都是强将率领。只是军阵笨重,行军缓慢,在灵活性方面远不如练气仙师。


        

好在还有战舰随行——


        

“战舰。”


        

孟南有心见识,方向一转,北行偏西。


        

在第四日时,终于见着一支舰队。


        

“这就是‘仙国战舰?”


        

孟南落在云端,俯瞰下去,就见在他正下方,有一如山一般的战舰,遇山开山、遇水铺桥,开辟出一条条道路这艘战舰似船非船,似塔非塔,上下计有共有七层,内外不知结构。在其周边璎珞垂珠,每层上面各现出一种不同形式的宝光一头层上,是五面旗帜,迎风招展,其中主要一面上绣不拘,似是战舰名二层是一宝印,四边烈焰环绕,熊熊欲燃。


        

三层是一铜鼎。。


        

四层是一金钟。


        

五层是一利剑。


        

六层是一令牌。


        

七层是一宝镜。


        

全战舰上,本就煞气精光上烛霄汉,这七层七宝又各具一色,光华分外强烈,


        

精芒射目,不可逼视。


        

合计黑白,共是九色光华,融会成一幢彩霞,庄严凶悍,煞气腾腾,气象万干,一望而知具有无上威力。


        

“二阶战舰不拘’。”


        

“这是舰队主舰。“


        

孟南看的仔细,在不拘号上,中间五层有一个个进出口,一员又一员将领率一队又一队精兵频繁进出,以战舰为中心,如蜂如蚁,不断向外散去探查,


        

又不断归来汇报。


        

在战舰上,底下一层宝镜照耀十方,光华时常变动,似也在探查。


        

再一方面。


        

以不拘号主舰这宝镜为主,四周百里干里又有十座次一级的战舰不断呼应,结成网络,笼罩三千里方圆这样推进,等闲人物实难遮掩。


        

但孟南不惧。


        

他有大成级【天魔幻】,论遮掩气机这方面,在练气期中算是佼佼者,区区一阶二阶战舰探查,还搜不出他可碧螺水泊’寻常妖魔无所遁形。


        

随着一队队精兵杀去,妖魔或死或逃。


        

不过也并非一帆风顺。


        

间或有战舰未曾谈查出来的妖魔匿藏,掀起水波、突杀出,仙国精兵也在折损。


        

又有经营数十年数百年的妖魔巢穴,在老巢中坚守,一时半会儿攻不破拿不下,也能让参州三郡联军头疼一排兵布阵,正面攻打,一时拿不下。


        

派遣仙道真元修者渗透进去,效率慢,且死伤惨重。


        

颇为棘手。


        

但舰队也有法子但凡耗费时间超过一定期限,舰队便不惜火力—一如不拘号。


        

呼呼呼!


        

二层宝印飞起,烈火熊熊,威力居然不比孟南前世苦心祭炼、新元界中成就的尊魂幡弱上多少。


        

威力绝伦,连孟南都要小心。


        

“幸好无法久持,有所限制。“


        

孟南不清楚这宝印发动的原理,不清楚不拘号的根底,但他看到,那二层‘宝印逞威后,回归二层,一时沉寂,光芒黯淡,显然短时间内再难二次发动。


        

宝印如此。


        

那么其他几层想来也是差不多。


        

因此不到难缠关头,不拘号’宁愿派遣精兵有所死伤,也不愿贸贸然动用战舰级攻伐手段。


        

孟南在云端上整整待了三日,看着不拘号推进三干多里,平均日行军超过干里。


        

一路上,根本没遇到任何像样的阻挡。


        

即使有七层战舰轮番轰炸,也能一路炸平。


        

这就是仙国的作战手段!


        

半个月后。


        

还是此地。


        

孟南第一个归来。


        

然后。


        

不多时。


        

银屏第二个到来,中年赵牟、老者尽一这二人也差不多时间归来。


        

四人碰面。


        

尚未说话。


        

就见其间虚空,文字扭曲,化为一言—一【白面行走‘柯金亮已死亡】


        

“柯金亮?”


        

“是他?”


        

“死了?”


        

孟南心下一掀,一时惊奇。


        

在场四人,独缺一人。


        

不消多说,这柯金亮定是那一位自称来自烛幽天的朱玄客”。


        

“朱玄客”只是化名。


        

柯金亮才是本名。


        

这方面大家都有默契,魔神殿给他们每个人带上面具,就是在暗示他们莫要轻易泄露身份。


        

若这个觉悟都没有,趁早别混。


        

只是此时‘魔神殿这种类似于死亡播报”的形式,一下子将这层窗户纸捅破,弄的四人有些尴尬。


        

好在众人都是练气人物,脸皮炼就。


        

这时便默契的掠过不谈。


        

然而—


        

这朱玄客,即柯金亮出身大天,看着背景不小,却没想到境只是绣花枕头,连半个月都没撑过去就殒命。


        

跟玩似的。


        

“怎么死的?”


        

四人面面相觑。


        

他们五个通过九九炼魔神殿”临时才聚集到一起,前面相处不过一点点时间,要说有什么感情纯属扯淡。


        

但毕竟也算是这一次任务的“队友,就这么不明不白且没有半点价值的死亡,可谓开局不利。


        

赵牟到底经验老道,他摇摇头道:“一入魔神殿,生死不由人。我等若不能在六个月内相助碧螺水泊”妖魔逃出,同样逃不过一死。”


        

言外之意,不要耽搁时间了。


        

赵牟看过三人,当先道:“参州合三郡兵马,扫荡碧螺水泊,共计出动二百条二阶战舰,两千八百一阶战舰,三百练气,八百万精兵。战舰精良,兵多将广,不可小觑。”


        

好一个赵牟,短短半月,居然将这一次进攻碧螺水泊”的三郡兵马的底细多寡打听的分毫不差,当真有些本事。


        

而一旁—


        

"贫道打听的没有赵道友这么仔细,但若以练气三百计,如今应当只余二百九十八。”


        

尽一道人摸一把嘴上胡须,淡淡然道。


        

好家伙!


        

这是顺手打杀了两名练气的意思?


        

一人之力短短半月能杀两名练气,这份实力至少是精英之上,怕是不输一般巅峰练气。


        

能在魔神殿中坚持到第三个任务,果然有几把刷子。


        

“道友好本事!”


        

赵牟抚掌,道一声好。


        

值此时,银屏不落人后,当下朗道:“我屠此间练气如屠鸡狗,死于我手,七人。”


        

这女子更猛。


        

半月杀七练气,平均两天一个。


        

即便都只是一境练气,术法稀松,可毕竟也是练气。


        

连杀七人,银屏太强。


        

三人道完。


        

二人染血。


        

最后只余孟南。


        

见三人看来,孟南笑道:“未杀一仙,未屠一卒。”


        

“呼!"


        

赵牟舒一口气。


        

尽一抿嘴微笑。


        

银屏正待说话,却见这三藏翻翻手掌,口中轻吐道:“在下去称了称仙国战舰斤两,毁其战舰一十一座。”


        

此言一出。


        

场中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