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修仙死路一条! > 第二十八章 假公济私,偷工减料!【求求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曾经万亿年,常卧翠微巅。渴饮南山雨,饥吞北海烟。风雷吼四面,日月绕双肩。背负文殊座,雄威震大千。”


        

昂明山中狮子峰因酷似一只伏卧的雄狮,故而得名。


        

其峰上有宝塔、麒麟等奇松,有薄团、凤凰等古柏,又有四季喷涌的天眼泉和古木参天的万松林。


        

古木葱郁,秀色可餐。


        

雄狮伏卧万松之巅,更是灵秀雄奇。


        

这一日。


        

百余人在这里奋力挖掘,钱雨腰间系着龟甲,手中握着红刀,目光如炬,扫视着挖掘出的一个个坑洞。


        

在她身旁。


        

这一世孟南座下大弟子秦仲杰也在戒备。


        

这时。


        

一处坑洞中忽的蹿出一人,手中抓着一块暗银色矿石,惊喜道:“师伯,师兄,挖着矿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秦仲杰神色一动,接过来矿石看一眼,顿时认出:“是‘元磁石’!”


        

脸上也有惊喜。


        

‘元磁石’是原矿,能从中提炼出‘元磁精英’,这是炼制法器的上佳材料,同等重量的‘元磁精英’的价值甚至是灵砂的十倍!


        

“元磁矿脉!”


        

钱雨同样惊喜,紧接着就想起孟南叮嘱:“让内气撤出来,陈德,王安,你们继续。不着急开采,先小心挖掘,这里头藏着一头碧鳞兽,一旦碰见,立马回来。忠良,你持我令牌,找到蒋寨主等人在外等候,一见此地动静立刻来援。”


        

“是!”


        

周遭众人立刻动弹。


        

褚忠良拿着令牌迅速下山。


        

近百内气撤回。


        

十余真气上阵。


        

铁镐铁锹继续挖掘,钱雨、秦仲杰继续坐镇。


        

这样持续两天。


        

终于。


        

“吼!”


        

一声吼,绿光闪烁。


        

砰砰砰!


        

陈德、王安等十余真气顷刻蹿出,一个不敢停留。


        

即使如此,也有人逃奔不及,陷在原地如临沼泽,一时难以动弹。


        

“去!”


        

钱雨一声喝,将手中红刀轻一抛出,凌空变化就往着矿洞下方纵掠过去。


        

锵锵锵!


        

一声响!


        

红刀飞回,一击无功。


        

但方才陷落的数人也都挣扎,趁机逃回。


        

“碧鳞兽生活在元磁矿中,精通两极元磁力场,兼皮糙肉厚,不易对付。”


        

“我来缠住它。”


        

“仲杰,你主持‘五行剑阵’助我杀敌!”


        

钱雨持刀上前,第一时间将矿中冲出的碧鳞兽纠缠。


        

“布阵!”


        

秦仲杰一声喝,纵身落入阵眼。


        

周围。


        

早有十四位真气、四十五位内气各按方位,人人持剑。五个一组,像一朵梅花似的列成阵式。


        

待秦仲杰一落位,剑阵流动,立时就有六十支长剑,汇成一片精芒,临空而起密不透风,就配合钱雨向那妖兽杀去。


        

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战斗动静极大,传出狮子峰,引来窥探。


        

“走!”


        

“上山!”


        

褚忠良等人早在山外,一见动静,立刻带着蒋处端等一共二十九位峒主寨主,个个皆是真元,大步上山驰援过去。


        

刚一上山。


        

就见妖风席卷,淅凛凛寒风扑面,清冷冷恶气侵人,一阵墨绿妖风中,时而双睛闪烁似金灯,时而四爪飞舞如钢钩。


        

摇头摆尾,煞是骇人。


        

在当中。


        

秦仲杰主持五行剑阵,长剑悲鸣,处境极难。


        

钱雨抛出一张修罗网,往空一洒,立时升起万丈黑烟。黑烟中簇拥着无数大小恶鬼夜叉之类,似真似幻,干扰碧鳞兽心神。趁其分神,钱雨祭出血焰刀,秦仲杰操控五行剑。


        

但在近身之时,磁场干扰,杀伤锐减,根本奈何不得这妖兽。


        

“来的正好!”


        

一见蒋处端等人到来,钱雨呼喝一声:“烦请诸位素来助我!”


        

一众真元当即出手。


        

这一场大战,飞砂走石,日月无光。


        

在山下。


        

又有不少散落狮子山外的各峒各寨高手发现此地动静,纷纷赶来。但山中各处要道早有人把守,此时拦路,朗道:“大总管座下大弟子秦仲杰奉师命猎杀妖兽,诸位止步!”


        

搬出孟南名头,想来凑热闹的不少人顿时偃旗息鼓,不敢惹麻烦。


        

这位大总管如今总督建城诸事,是他们的顶头上司,随意就能将他们拿捏。


        

惹不起!


        

惹不得!


        

……


        

一日后。


        

五云峰。


        

“师父,那处元磁矿已经拿下。”


        

秦仲杰在跟孟南汇报。


        

“好。”


        

“接下来调集人手,不求长久,火速开采。”


        

狮子山中‘元磁矿’是前一世次昂明城建城过程中发现的价值最大的一处。


        

只因地下藏着一头碧鳞兽,这妖兽一身实力在练气之下堪称无敌,等闲真元根本对付不得。


        

孟南这一世前面那些年迟迟没有动手,就是因为这头碧鳞兽的缘故。


        

一旦动手,就得调集数十真元,数百真气围攻。


        

这在寻常时候,动静太大。


        

唯有此时。


        

借助建城时机,昂明山内外一团火热,众多高手齐聚,方才能够聚众将其斩杀,却不会暴露‘元磁矿’的存在。


        

再暗中开采,无论是炼制法器,还是拿去出售,都能大赚。


        

不止元磁矿。


        

在昂明山内外还有其他大矿小矿,灵药宝材。


        

此时真元汇聚,扫荡城址,这就是前期最大的一项利益。


        

孟南总督建城诸事,每一处都能分润不少,里面有极大油水。


        

这是前期准备工作过程中的油水。


        

而在这之后,只要胆子大,利益还有不少。


        

……


        

“孟师兄。”


        

“孟堂主。”


        

“大总管。”


        

这一日,孟南召集底下四位总工,将许多图纸、账簿拿出来,放在他们跟前。


        

他伸手拿起一套图纸、一册账簿,看向其中一位,这人正是跟孟南关系极好的四艺堂副总管之一的朱克刀,他此次主管昂明城城砖、建材等等炼制工作。


        

昂明城中有普通砖普通瓦,但也有炼器师批量炼制带有几分威能的砖瓦法器。


        

一砖一瓦。


        

汇聚一城。


        

再配合符箓、阵法,将整一座昂明城经营的水泼不进,这才是‘仙城’。


        

如这样的砖瓦、符箓、阵法等等,都有其定制规格,是在天霖洞中就商议妥当的。


        

而此时,孟南冲朱克刀笑道:“这城中砖瓦的数量不必太多,留三分之一,能糊弄一下,确保城池不塌即可。上有天霖洞,哪个不长眼的还真敢来仙城撒野?”


        

“三分之一?”


        

“这——”


        

朱克刀一惊。


        

他想过孟南会偷工减料,但偷减的这么夸张,这么肆无忌惮,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大总管!”


        

场中其他三人也都一惊,当场站起。


        

“慌什么。”


        

孟南见状摇头,看了一眼朱克刀四人,然后拿手指了指上头:“我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只是初成仙师,修行消耗有多大我等难以想象。实在是没法子。”


        

“是——”


        

朱克刀一听,顿时会过意来。


        

他两眼一瞪,万万没想到堂堂仙师居然还会做这种龌蹉事情。


        

“修仙嘛!”


        

“不磕碜!”


        

孟南漫不经心,又道:“老师吃肉,我们跟着喝汤。再拿出一部分上下打点,只要几年后在这里建出一座城来,就算交差。即使事后出什么问题,诸位不妨想想,真有那一日,天霖洞中做主的是谁?”


        

这话诛心。


        

朱克刀只当做没听到后面那一句。


        

但他心中却松动了。


        

其他三人看着孟南侃侃而谈,全无畏惧,当中一个,出身四艺堂的阵法高手‘尤能’冲孟南拱手笑道:“尤某唯大总管马首是瞻!”


        

朱克刀三人一见,一个个也都抱拳拱手。


        

五人这就算是统一立场。


        

而这五人联手,贪污起来可太容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