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修仙死路一条!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看到了!【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找到了!”


        

孟南见着,心下一喜。


        

他这一世到来,提前一年就得知炼尸偷袭,提前将孟戬、孟三坛唤回。


        

有心算无心。


        

而后——


        

二郎在明,斗战炼尸。


        

三坛在暗,宝镜高悬。


        

‘索影宝镜’照耀天上地下,追索炼尸潜来一切踪迹,细致探查。


        

一时三刻。


        

终于让孟三坛找出幕后指使所在,当即脚踩天生神通——‘风火轮’,风风火火杀奔过去。


        

“二郎天眼。”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三坛风火轮。”


        

觉明散人看看孟戬,又看看天地风火当中一道飒爽身影,忍不住扭头,看了眼仍在铜钟当中的孟南:“什么运道,竟能同时生出这一儿一女?”


        

天生神通,举世难寻。


        

一生生俩?


        

合着好事都被你家占了?


        

此中定有隐情。


        

可惜以九曜宗如今的实力、地位,再没哪个能逼迫孟南说出当中隐秘。


        

心下想着。


        

再看孟三坛,觉明散人期待着看到这位‘三圣仙姑’展露出更多手段。


        

但是。


        

然而。


        

风风火火,席卷狂奔。


        

却又在漫天风火中,传来惊吓声——


        

“娘诶!”


        

一声惊,风火倒卷。


        

就见方才还气势汹汹的孟三坛,这时似被火烧、似被狗咬,直从地底深处更快蹿出,头发披散,衣衫破烂,怎一个狼狈了得!


        

……


        

“爹!”


        

“咱家惹着大祸事了!”


        

孟三坛鬼叫鬼叫的蹿出来,风火一卷,落在孟南身旁,花容失色。


        

“什么情况?”


        

孟南被弄的一脸懵。


        

方才孟三坛出场,气势那叫一个夸张,恨不得焚天裂地。


        

结果,就这?


        

“爹!”


        

“咱快跑路吧!”


        

“你都不知道,那地底下像那样的炼尸还有十好几呢。我刚一下去就吓一跳,被打出来。”


        

“能祭炼、操纵这么多厉害炼尸,背后那人得多厉害?打不过打不过呀!”


        

“跑路吧!”


        

孟三坛慌里慌张,急急火火。


        

“还有十几个炼尸?”


        

孟南一听也惊。


        

仅一头炼尸就能跟‘假王’级别的孟戬斗个旗鼓相当,再来十几个,普通道基怕是都要为围攻至死。


        

孟三坛以一敌十余,以她实力,未必斗不过。


        

但现在看到的是十几个,谁知道还有没有更多呢?


        

能操纵十好几个道基级数的炼尸,背后那人又该是何等层次?


        

不能想!


        

没法细想!


        

细思恐极!


        

孟三坛毫无战意,一心想跑,她扯了扯自己身上破衣裳,急吼吼道:“我前面用‘索影宝镜’探查,循着那炼尸来路去追溯,一直追溯到地底两万三千里,那时已经一团混沌,隐隐约约才有一些迹象,但宝镜探查不到。我追过去准备细看看,但还没看到,里头就冲出来十好几个道基级炼尸,迎面冲我脸上,老...我差点就被撕碎咯!”


        

孟三坛拍拍胸脯,一阵后怕。


        

她现年也有一百多岁,早就出落成大姑娘,眉清目秀,算是好看的。


        

但堂堂‘三圣仙姑’,容貌其次,其名号主要来源于一身无双战力。


        

这一世。


        

孟南倚仗自己对‘神烬鼎’的熟悉,早在仙历二十二年,在孟三坛尚未出生时,就带着赵小霜去到【雾阳山】,再入火焰山中,依着前一世炼化‘神烬鼎’后得来的口诀,稍加操控、影响,将那尚未真正成型旳‘神烬鼎’鼎盖掀开一丝,使得同样未曾彻底成型的‘风火灵珠’蹿出。


        

再以【借三山正反一气大擒拿法】拿住宝珠,施展自‘洞微天’得来的秘法,将灵珠打入赵小霜腹中,与尚是胎儿的孟三坛炼化一体。


        

在这之后。


        

原本快要出生的孟三坛,居然又在母胎中待了近三年。


        

前前后后,待在胎中三年零六个月,三坛这才出生。


        

始一出生,就能跑能跳、能说会道。


        

待长大一些,尚未修行,便小有神通。


        

再到一十六岁,接触修行后,修为进展更是神速——


        

才仅八年,二十四岁就成功上法晋升练气。


        

后来进度稍慢。


        

但练气九层、道行四境,也一路过关斩将,全无阻碍,顺风顺水。


        

大约仙历一百一十多年前后,孟三坛就已是四境‘真火’,达到练气巅峰。


        

距今已有近一甲子。


        

只是成也灵珠败也灵珠。


        

体内一颗‘先天风火灵珠’,使孟三坛根基深厚,神通加身,练气期修行神速。


        

但灵珠在体内,普通途径再无法修成道基,没有载体争得过这般灵珠,唯有以体内这颗灵珠筑基才行。


        

如此一来,难度忒高。


        

区区上法想要成就,还得悉心打磨,细致推敲,急切不得。


        

此时。


        

“爹!”


        

孟三坛落在孟南身旁,脚下风火轮却不敛去,踩在上面围着‘颠倒八门绝仙钟’转個不停,已经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


        

但这样兀自不安,片刻又道——


        

“爹,你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接上娘——”


        

“三十六计,咱走为上!”


        

话音落,风火轮狂飙,临走时还冲孟戬吆喝一声:“二哥,你先顶着!”


        

然后一溜烟就没影了。


        

……


        

“……”


        

“……”


        

铜钟内外,孟南与觉明散人面面相觑。


        

堂堂‘三圣仙姑’,这胆子未免太小。


        

在远处。


        

孟戬略有喘息,跟这炼尸大战着实不轻松。


        

这时见三坛远去,心底一时叫苦:“这老三——”


        

她那风火轮又快又凶,哪怕先跟他合力解决了这头炼尸再跑路也是好的啊!


        

但没办法。


        

坐拥‘风火轮’,三坛怂惯了,苛责不来。


        

“二郎,我来助你!”


        

好在三坛虽走,觉明散人却在。


        

他此时也不再观望,大袖一甩,一十四道寒光破空而出,锋芒毕露,排布当空。


        

此为——


        

十地都罗神锋!


        

……


        

得觉明散人相助,孟戬压力顿解。


        

但觉明散人一生钻研炼器,战力只是稀松,手中‘十地都罗神锋’仅是低阶法宝,虽是自身炼制能发挥出更多威能,但也有限。


        

以二敌一。


        

能压过炼尸,但一时却难磨灭。


        

这样纠缠少时,那方才离去的孟三坛这时又掀起一阵风火,再度归来。


        

脚踩风火轮,突出一个‘快’字。


        

在她身旁,赵小霜面露担忧,显然在路上肯定被孟三坛咋咋呼呼吓唬不小。


        

“夫君,三坛她——”


        

赵小霜进入铜钟,跟孟南说着话。


        

而这边。


        

孟三坛将家中老母亲接来,头一扭,看向地底倾听却无动静,眉毛一拧,心里疑惑:“我这‘风火轮’虽快,但是算算时间,它们也该追上来。”


        

“但是——”


        

“怎么没动静呢?”


        

一时间。


        

孟三坛心如猫抓,又不着急跑了。她冲孟南、赵小霜道:“爹娘稍等,我去去就回。”


        

然后就一个猛子又扎入地底。


        

不多时——


        

“诶!还在!”


        

“咦?没追?”


        

“我又来了!”


        

“我又走了!”


        

“哈哈!我明白了!一群废物,出不来?!”


        

……


        

接下来。


        

孟南就见自家这小女儿在地底进进出出,一惊一乍,到后来更是得意大笑。


        

“爹!”


        

“娘!”


        

“别怕,不用跑路。”


        

“原来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那十多个炼尸瞧着厉害,但一个个被限制,走出方圆三百里,不足为惧!”


        

孟三坛贱兮兮的几番试探,终于试出来,恐惧消除。


        

她从地底蹿出,不再进去,跑到孟南、赵小霜跟前兴冲冲汇报着,半点不觉羞耻。


        

说完。


        

孟三坛又拔地而起,脚踏风火轮,轰轰烈烈,撞碎山阙,直直杀奔那一头正在被孟戬跟觉明散人围攻的道基炼尸。


        

轰!


        

一脚!


        

轰隆隆!


        

两脚、三脚!


        

几步之下,炼尸当场就被浩荡如天一般的风火镇压的不能动弹。


        

下一刻。


        

孟三坛一只脚下风火轮散去,兜转在手,化为一杆火尖枪——


        

一戳!


        

长毛炸裂!


        

二戳!


        

皮开肉绽!


        

三戳!


        

骨肉分离!


        

火尖枪在手恰如流星,不断轰出。


        

三下!


        

十下!


        

五十下!


        

看不清、数不清!


        

但就这样朴实无华一枪又一枪,终于——


        

砰!


        

道基炼尸终于跪地,皮肉毛发不存,只余下一具骨架,绽放森然黑光,仍然保持完整。


        

“娘的!”


        

“真硬!”


        

孟三坛不耐,一枪挑起道基炼尸的骨架,风火启动,就挑着来到‘神烬鼎’所在,然后猛起一脚踹下去——


        

“烧不死你!”


        

神烬鼎中火焰熊熊,虽比不上当初刚出世时那样凶猛,但也不俗。轰鸣间,火焰铺陈,就将那道基炼尸骨架包裹。


        

再听铛啷啷一声响,鼎盖盖上,鼎中噼里啪啦响个不停,这就在炼化。


        

一切做完。


        

镇压炼尸。


        

孟三坛急不可耐,又回到二哥孟戬跟前,一把拉住,急道:“二哥,借你天眼一用!”


        

“慢些。”


        

孟戬宠溺一笑,就随孟三坛遁入地底。


        

兄妹不见。


        

……


        

“长江后浪推前浪。”


        

“孟道友,令媛这手段,是在教贫道汗颜!”


        

觉明散人收了‘十地都罗神锋’,回到孟南跟前,眼中全是钦佩。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一役。


        

他亲自出手跟孟戬一同斗战道基炼尸,对孟戬的实力算是有一定认识。


        

同时对那道基炼尸的难缠也有一定了解。


        

而在这样纠缠僵持中,孟三坛一出手,虽然没能直接将炼尸当场打杀,但摆弄搓揉却很轻易。


        

一身实力俨然远远超出那头道基炼尸。


        

同样也远远超出他跟孟戬。


        

能这样对付那头炼尸,换言之,也能轻松拿捏他这样的道基人物。


        

“难怪!”


        

觉明散人心间暗道。


        

有这样的人物坐镇,难怪九曜宗明面上一个道基都没有,仅有两个堪比道基的练气仙师,却能在这天下称尊,隐约已是第一。


        

其实。


        

说到底。


        

绝大多数都要归结于孟三坛一人。


        

这女子,太生猛!


        

“道友谬赞。”


        

“不成道基,寿元有限,小女修为尚浅,上不得台面。”


        

孟南口中谦虚,心底却也有为人父的骄傲。


        

……


        

地面上。


        

孟南、觉明散人说着话。


        

地底下。


        

孟三坛伸手搂着二哥的腰,正在地底转圈。


        

“二哥——”


        

“看这里!”


        

“看那里!”


        

“这边!”


        

“那边!”


        

“对对对,就是那,快出来了!”


        

孟三坛一手抱着二哥,一手指着方向,完全把孟戬当成工具人,借着孟戬天眼去看十余炼尸出现的位置。


        

“咄!”


        

孟戬张开法眼,瞧个不停。


        

很快。


        

他的确看到十三头炼尸出现。


        

一个个生长黑毛,森然恐怖,观其气机,跟方才地面上那个分明不差,都是道基级数的炼尸。


        

十三具道基级炼尸!


        

这太恐怖!


        

当今六宗当中的道基人物加起来,大约也就这个数。


        

难怪孟三坛乍一见就被吓得大叫、乱飞。


        

搁谁见了都慌。


        

但这时,孟三坛早就折腾清楚,丝毫不怕,喜滋滋得意洋洋道:“二哥莫怕!这些畜生出不得三百里。”


        

她说着,就抱着孟戬往后退去三百里。


        

果然。


        

那十三炼尸到了这一区域,似乎就遇着阻拦,到了极限,呆愣的停滞在原地,不能近前。


        

倒是有一道道术法乱飞,凶悍砸出。


        

凶性倒是不减。


        

“二哥,你往他们身后瞧瞧,是不是有什么人物操控,我看不清。”


        

孟三坛睁大眼睛,眼睛都瞪红了,却也看不到看不清看不透。


        

朦朦胧胧。


        

影影绰绰。


        

让人心烦。


        

再拿‘索影宝镜’去照,也是一团混沌,似是另一重空间,隔绝天地,无声无息。


        

“二哥。”


        

孟三坛揉揉眼睛,一脸期待看向孟戬。


        

“这里头——”


        

孟戬张开法眼,眉心竖眼绽放毫光,一寸寸混沌在他眼中似被开辟。


        

迷雾当中,视野前行。


        

这样不断拨开迷雾,法力加持,法眼催动。


        

十里。


        

二十里。


        

三十里。


        

“嘶!”


        

孟戬忽的倒吸一口冷气,法眼一痛,渗出血丝,他不敢强来,连忙收了法眼,然后冲孟三坛摇头道:“至多能看三十里,再往前就是漆黑,再看不见。”


        

换言之。


        

想看到炼尸由来,还得往前。


        

“我二哥果然厉害!”


        

“三十里而已!简单!”


        

孟三坛一听,脸上顿时兴奋。


        

下一瞬。


        

她抱起孟戬,风火轮再动,一个倏忽就晃过十三炼尸,狂飙突进二百七十里,然后站定——


        

“二哥,你看。”


        

“我给你护法!”


        

孟三坛挡在孟戬身前,脚下风火轮化为一道彩带,飘零四方,将二人周身护住,将那十三炼尸挡住。


        

孟戬得空,拿眼去看。


        

片刻后。


        

待到他眼睛再次刺痛、流血时,孟戬看到,在这混沌迷雾当中的居然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