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修仙死路一条! > 第二百零七章 交汇!藤杀!枯荣!全力!【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孟南正思索着。


        

这时。


        

雄关校场中。


        

随着‘青石令’落下,一重重仙幕动荡,列仙隐退,下一瞬空间变幻,就已经出了雄关。


        

云雾朦胧。


        

回归仙路。


        

“散开了?”


        

孟南提起一口法力,四顾扫去,见四旁都是云雾,根本没人。


        

不止玄阴教派道基修士,就连乌山国众人也都不见。


        

云雾。


        

烟尘。


        

仙路之上,神识被压制在视野范围内,视野范围也被极大限制,方圆能见不过三五里。


        

孟南四顾所见,未有一人。


        

这让他前面想着一出关城就以雷霆之势横扫玄阴教派残余道基的计划落空。


        

“算你们好运!”


        

孟南杀心稍稍收敛,但也不停,一个跟头架起祥云,不辨方向就冲着一个方向掠去。


        

‘青石令’是好东西。


        

而此时各人分散,孟南期待能碰见玄阴教派修士,好让他锤爆,赚取‘青石令’的同时,也能为乌山国、为仙盟,剪除玄阴教派一分实力。


        

哪怕微不足道。


        

这样想着,速度飞快。


        

不多时。


        

孟南神色忽的一喜:“玄阴教派!”


        

他眼神锁定侧前方一道慌张逃遁的身影,认出这人正是方才在关城校场中见到的近百玄阴教派道基中的一人,名唤‘张铭’。


        

既然见到,自无放过之理。


        

孟南驾云追赶——


        

轰轰轰!


        

【五季神拳】兀的捣出。


        

砰!


        

张铭躲无可躲,后心生受一拳,直被捶的身形涣散、呕血不止。


        

孟南不停,衔尾在后,五季轮转。


        

秋末冬来。


        

四拳爆杀。


        

一位玄阴教派出身的七禁道基当场就被打爆,尸骨炸裂,彻底消亡。


        

继而,仙路之上一缕烟尘卷起,化为‘青石令’跌落在地。


        

孟南笑吟吟,捡起‘青石令’,又寻见张铭开辟的储物空间席卷一空,转头纵身,就再去继续猎杀。


        

仙路上,修士散落。


        

这虽然让孟南无法将玄阴教派余孽一网打尽,但只要遇见,几乎没有一合之敌。


        

任你七禁、八禁。


        

一旦发现,立刻驾云追上,几拳轰杀,没有例外。


        

这样猎杀。


        

一人。


        

三人。


        

五人。


        

手上人命正在增加,‘青石令’正在积累。


        

期间孟南也碰到乌山国同行者,但他索性擦肩而过,不带上以免拖累自己,继续独行、猎杀。


        

这样一直持续到孟南遇见、打杀第七个玄阴教派修士。


        

轰!


        

这人费劲些,孟南爆出【五季神拳】第五式,两个来回才将其打杀。


        

这已是寻常九禁道基。


        

“九禁。”


        

孟南杀完,眉头微皱。


        

这人面孔陌生,不是这一役四百二十名玄阴教派高禁道基中的一员。


        

“不是一波。”


        

“难道——”


        

孟南眼神微变。


        

难道这人不是从‘乌山境’进入‘云间仙路’,而是从玄阴教派掌握的其他城墟境中进来的?


        

若是这样的话——


        

“经过这一座关城后,已经能碰见其他境内修士。”


        

孟南与乌山国众修的对手也不再是任由拿捏的玄阴教派近百残兵,而是又一批崭新人物。


        

实力未知。


        

根底未知。


        

人数未知。


        

一切都是未知。


        

“得尽早集合!”


        

孟南不愿大意。


        

先前没发现这一变故就算了,此时发现,就不好再让钱雨等人散落在外。


        

从乌山境进来的玄阴教派七禁八禁道基,众人都能应付,全都不怕,不会致命。


        

但眼下这种情况,就不一定。


        

谁知道会遇到什么层次的强者。


        

“走!”


        

孟南念动,就继续循着一个方向直行。


        

一边继续打杀玄阴教派道基,一边收拢乌山国众修。


        

八人。


        

十人。


        

十二人。


        

孟南手刃的性命不断增加,身边乌山国蛮修、仙修也在渐渐汇聚。


        

约莫两个时辰后。


        

在孟南身边已经有八人,死在他手底下的玄阴教派道基也有十五人。


        

……


        

继续往前。


        

一炷香后。


        

“纪云!”


        

孟南眉头一掀。


        

就见前方数里,纪云残缺一臂刚刚长出就又断裂,正在左突右支,剑气冲霄,却脱困不得。


        

在他前方。


        

一员道人着白底青草道袍,十指轻舞,生机盎然,却有一条条藤蔓自虚空、乃至自纪云体内生长、纠缠。


        

将纪云死死困住,欲要勒杀。


        

举手投足透着轻易。


        

纪云虽仅八禁,但他修的是真术【怒剑】,与这一术颇为契合,二百年来造诣极深,对上两月前遇到的五位玄阴教派九禁道基都能不惧。


        

但这时却被戏耍、吊打,岌岌可危。


        

“莫慌!”


        

孟南翻云上前,煞气翻腾,就有【五季神拳】轰出,直取道人性命。


        

“好嘛!”


        

那道人见着孟南气势汹汹,又见后方数人也都杀气腾腾杀奔过来。


        

他撇撇嘴,屈指一点,口中轻吐——


        

“枯荣!”


        

下一瞬。


        

草木铺陈,顷刻间演绎枯荣死生。


        

淡淡诡异气机散发,将四周笼罩。


        

孟南刚一踏入,就心生警兆,终于认出这人来历——


        

“藤杀!”


        

“枯荣!”


        

“大漠星海,枯荣道宗!”


        

孟南念动,体内【金轮】转动,隔绝生死枯荣侵袭。


        

不闪不避。


        

继续挺身上前——


        

“杀!”


        

【五季神拳】掩人耳目,五重【五相】轰然轰出。


        

“御!”


        

黄角脸色微变,两手捏印,【藤杀】愈发肆意张扬,欲要贯穿仙路,生机死气浓郁,【枯荣】轮转间,青灰二色怀抱太极,当空显化,撬动生死,抵挡孟南这无敌一拳。


        

“咄!”


        

孟南强势,拳为表,法印在里。


        

“镇!”


        

山相加持,镇住其人。


        

“破!”


        

海相紧随,大浪滔天。


        

哗啦啦!


        

直将枯荣太极冲的动荡不安,但其坚韧,居然仍能坚持。


        

“落!”


        

孟南全心全意,不敢疏忽。


        

法力浩荡!


        

印诀变化!


        

在山相、海相之后,星相又起!


        

亿万星光相随。


        

仙路之外大星摇曳。


        

轰轰轰!


        

只在一瞬,似乎千万星辰都在响应,向着黄角狠狠落去。


        

“道友!”


        

“误会!”


        

“全都是误会!”


        

黄角这下真的慌了。


        

山相、海相尚在他承受范围内,但这星相,亿万星光,实在恐怖,令他心神颤动。


        

可惜孟南哪里会听——


        

手掐印诀,引下星光。


        

轰轰轰!


        

狂轰滥炸!


        

这一下。


        

那枯荣太极再也无法坚持,摇摇欲坠,最终啪的一声轰然破碎。


        

“月!”


        

孟南得势不饶人。


        

一手抡起一轮弯月,如刀如刃。


        

月光如牢,配合‘山相’进一步锁定黄角。


        

又有清冷寒芒,冰寒刺骨,当头落下欲要将黄角劈成两半。


        

但是——


        

“起!”


        

黄角眉心一闪,就有一套黑色甲胄覆盖全身。


        

铛铛铛!


        

‘月相’斩落,只是荡起一层涟漪,竟没能斩碎。


        

“二阶至宝!”


        

孟南眉头一掀。


        

显然,这是一身不输‘兽王甲’的二阶至宝甲胄。


        

有此宝护身,这黄角也能如孟南未来身当初一样,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除非有相应克制至宝,或是厉害术法。


        

譬如——


        

五重【五相】!


        

“挡不住我!”


        

孟南杀心大涨,山、海、星、月过后,一轮大日升空,其光可压制一切邪秽,扫荡一切污浊,诸邪退避,神鬼皆焚。


        

“咄!”


        

一念起——


        

太阳真火洒落!


        

大日神光迸射!


        

这是至刚至强攻伐至法,黄角着一身黑色甲胄,这时能挡住九成攻势,却有一成难防。


        

“噗!”


        

仅一成余威,就让黄角遭创,张口呕血。


        

脸色迅速苍白。


        

但在这时,就见其眉心青灰二色衍化太极,显化于外,刹那间,生机弥漫,脸色复又红润起来。


        

反观场中苦苦坚持的纪云,这时身上生机再度下挫。


        

不止是他。


        

后方跟随而来的乌山国八位王公,一个个也都脸色一白,尚未出手,生机就被窃取。


        

“枯荣大术!”


        

“一念生,一念死!”


        

孟南未料这人竟如此难缠。


        

至宝。


        

奇术。


        

二者配合,居然让这人生生挡住他五成力的一记【五相】。


        

“有点名堂!”


        

孟南不恼不怒,反是心下一喜。


        

他当即喝令左右——


        

“退!”


        

命来援八人退出战圈。


        

“断!”


        

又屈指弹出几道残余的大日神光,将纪云一身藤蔓截取,送出圈外。


        

这一下。


        

黄角再无生机补充、死气抽取。


        

“来!”


        

“再来!”


        

孟南第一合试出这人深浅,这时再不保留,极致出手。


        

就见他抖擞神威,摇身一变,变得身高百丈,两只手,捏着拳,青脸獠牙,朱红头发,恶狠狠。


        

又将头颅一摇,两边各生一只头颅。


        

三头骇人!


        

印诀拿起,再起五相!


        

“你!”


        

“你不是蛮修!”


        

黄角脸色大变!


        

这一次孟南全力施展——


        

【重元】!


        

【如意】!


        

【三头】!


        

【五相】!


        

全都是仙道手段。


        

法力浩荡,仙机显著。


        

黄角哪里还能认不出!


        

但孟南不管不顾,他这一次撕开伪装,连变化身躯、增长实力的二重真术【如意】都一同施展开来,就是铁了心要打死黄角。


        

至于其他,仙路过后再议不迟。


        

轰轰轰!


        

他变化百丈身躯,体内如有烘炉。


        

‘二十四诸天真元葫芦’不断为他补充法力,孟南又将数百瓶恢复法力的灵丹妙药一股脑吞入腹中。


        

随后——


        

“山!”


        

“海!”


        

“星!”


        

“月!”


        

“日!”


        

【五相】再出。


        

“艹!”


        

“哪里来的猛人!”


        

黄角心中大骇。


        

【枯荣】运转到极致,又将身上二阶至宝‘黑阳甲’催动到极致,欲要渡过这一次死劫。


        

山相袭来。


        

海相袭来。


        

黄角脸色一白,嘴角渗血。


        

星相落下。


        

黄角眉心枯荣法印急速运转,生死转换,生生不息,死死抗住。


        

然而。


        

再等月相落下。


        

砰!


        

黄角眉心霎时爆裂,枯荣法印当场崩毁。


        

精气神大乱!


        

再难支撑!


        

“死!”


        

孟南身长百丈,两手高举一轮大日,冲着黄角狠狠砸下。


        

“吾命休矣!”


        

黄角大骇,心脏骤停。


        

但孟南攻势不减——


        

轰轰轰!


        

太阳真火!


        

大日神光!


        

仅在顷刻,就透过‘黑阳甲’,生生将这副二阶至宝甲胄中的黄角给焚化成灰。


        

徒留一副甲胄跌落在地。


        

顶尖九禁!


        

就此殒命!


        

……


        

“这人不弱!”


        

艰难打杀黄角,孟南收了【三头】、【如意】,散了【重元】,变回‘刑天’,又掏出一把丹药塞入腹中。


        

这才将那一副二阶至宝甲胄收起,拿在手上,爱不释手。


        

“陛下!”


        

眼见大战平息,纪云挣扎上前,冲孟南行礼,眼中后怕,心下感激。


        

刚才他与这人遭遇,【藤杀】之术令他万难施展,就此消磨,怕是一时三刻就要殒命。


        

万幸孟南来援及时。


        

后怕。


        

感激。


        

在这之后,纪云心中也有惊骇。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师公全力出手,一门门真术、奇术——


        

【五相】。


        

【三头】。


        

这都是‘都幽宗’中秘传。


        

虽然他修行的真术【怒剑】刚好不在孟南掌握中,【如意】之术也未见过,但【五相】、【三头】这两门纪云往日都有接触,知道能施展到这种层次,须得多少苦功。


        

“师公当真奇才!”


        

“迟迟不晋升真境,定是要砥砺道心,要证道最上乘的真境道果!”


        

纪云残破之身,想的不少。


        

“先养伤。”


        

孟南摆摆手,示意纪云不用多礼。


        

纪云两月前在与玄阴教派数百道基搏杀时就身受重创,在关城中两月时间都没能痊愈,只是暂时稳住。


        

没想到这一回又遭遇枯荣道宗九禁道基,险些就要丧命。


        

现在即使命保住,一身残破,非得数十年调养,再加上众多奇珍宝药调理才行。


        

惨惨惨!


        

孟南不忍多看,索性内视【褫夺】。


        

【褫夺:枯荣(四重)】


        

“果然是第四重!”


        

孟南心下大喜。


        

这【枯荣】虽仅是奇术,但堪至四重,全都不凡。


        

更重要的是,此术搬弄枯荣、玩弄生死,不仅能主杀伐,更能转死为生,治愈己身。


        

枯木逢春,生生不息!


        

例如先前这人,在外倚仗‘黑阳甲’,在内倚仗【枯荣】,在孟南全力爆发后,居然还能连抗山相、海相、星相三重攻势。


        

生死拉锯。


        

着实不俗。


        

“我有此术,再配合【金轮】,再将‘黑阳甲’炼化,真人都难杀我!”


        

孟南大喜过望。


        

这一战,仅这一桩收获,就不枉他全力出一次手。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