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修仙死路一条! > 第二百零八章 翻云筋头!五指神山!金檀证道!【第一更!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陛下神威!”


        

大战告歇,方才随行的申王、图南公等八人大步上前,面上又惊又喜,心下又骇又疑。


        

回想刚才那一战——


        

摇身一变百丈高。


        

精神抖擞仙气扬。


        

这位乌山国主哪里还有半点蛮修模样,分明就是彻头彻尾的仙道强者。


        

“仙修手段,又有何难?”


        

孟南看一眼众人,将拳一捏,仙气不见,煞气横贯。继而再变,蛮修真气又成仙道法力。


        

气机转变,竟圆润如斯!


        

“到底是气修扮仙修?”


        

“还是仙修假扮气修?”


        

申王、图南公等人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一个个心底存疑。


        

但这时不是追根究底的时候。


        

“横跨仙、气,二脉兼俱!”


        

“陛下好手段!”


        

申王领头又赞。


        

“厉害!厉害!”


        

图南公众人也都附和。


        

这事暂时就算揭过。


        

孟南也不在这方面多纠缠,他手托‘黑阳甲’,追思道:“观这人手段,应是城墟之外仙道大宗‘枯荣道宗’弟子。”


        

争斗二百年。


        

各城墟境中的蛮修,至少蛮修中的高层,大多都已知晓自身所处境况——


        

城墟沦为战场。


        

仙道争夺机缘。


        

对各境涌入的仙道修士的来历都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对城墟外各大仙道霸主级势力也有一定认识。


        

仙道大世,百舸争流。


        

枯荣道宗,就是其一。


        

“‘枯荣道宗’位于金玄十域之一‘大漠星海’。”


        

“早年间,枯荣道人以一道奇术【枯荣】起家修行,练气、道基、真境,最终证道真君,超然物外,开山立派,建立‘枯荣道宗’。”


        

“多年发展,‘枯荣道宗’已是大漠星海四大超然势力之一,雄踞大漠星海十三重浮屠星域。”


        

“乌山境被玄阴教派、仙盟、星门三大势力包围,这三大势力都属南海,这些年来我们来往频繁。”


        

“但这次既然能遇到枯荣道宗修士,若继续行走仙路,定然还要遇到各境各宗修士。”


        

“仙路!”


        

“争锋!”


        

孟南有预感,这一役怕是要跟千城强者、十域天骄真正交锋。


        

他面上严肃,心底却燃起滔天斗志。


        

与人斗,其乐无穷!


        

“走!”


        

“继续往前!”


        

“朕倒要看看,在这仙途,谁能挡我?!”


        

孟南豪气冲天。


        

他将‘黑阳甲’初步炼化,待纪云伤势稳住,就领衔申王、纪云、图南公等九人掠行往前,要继续前行继续猎杀。


        

气势汹汹!


        

一往无前!


        

然而——


        

轰!


        

行走不过盏茶功夫,就听轰然一声,黑幕从天而降。


        

似是天倾!


        

“糟!”


        

孟南是高手,第一时间脸色大变。


        

在这黑幕之下,他身心发颤,甚至都不敢奋起【五相】,只一个跟头架起【翻云】,一心跑路!


        

“太强!”


        

“真境!”


        

孟南大骇!


        

慌不择路!


        

他算是见多识广,跟黄角这样的枯荣道宗顶尖道基交过手,也曾与南海散修‘阴轮真人’激烈交锋。


        

对顶尖道基与真境真人的区别,心里大致有数。


        

而这时出手这人——


        

“绝不是道基!”


        

“一定是真境!”


        

遭遇真境大能,孟南哪里还敢有半点迟疑,还是跑路为妙。


        

心想着。


        

孟南一个跟头紧接着一个跟头,风车子一般相似不住,只管前进。二重真术【翻云】速度极快,是九禁道基正常飞遁的四到五倍。


        

这一飞就是一时三刻!


        

闷头疾驰。


        

不知不觉。


        

一直等到孟南见着五根肉红柱子,撑着一股青气,他心下一怔:“这是到了仙路边界?”


        

一念喜。


        

二念糟。


        

“不对!”


        

孟南顿时反应过来,他一个激灵,连忙就将一身真术奇术运起,将‘黑阳甲’穿在身上,将【金轮】运起在身,又将四百多个葫芦中的灵丹妙药一股脑吞入腹中。


        

然后。


        

继而。


        

全身一团,蜷缩如球,摆好防御姿态。


        

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只在瞬息。


        

下一顷刻。


        

就听——


        

“你倒机警。”


        

四方大空传来一声空荡话语,旋即就见那五根似撑天一般的肉红色柱子一颤,竟当即倒转,遮天映日,化为一重黑幕。


        

细一看,哪里是什么黑幕,分明就是五指大山。


        

“玄阴教派!”


        

“五指神山!”


        

孟南心间大骇,却逃脱不得,但见那五指化作金、木、水、火、土五座联山,当场就将他镇压!


        

一代枭雄,沦为阶下囚!


        

……


        

“道基!”


        

“真境!”


        

“着实大不同。”


        

“师兄证道真境,【五指神山】竟威猛至斯。”


        

仙路烟尘中,三人站在一处。


        

为首一人名唤‘张崖’右手虚托,青气萦绕,看得出玄妙非常。


        

透过青气,隐约还能看出,苍苍莽莽中,五指山下镇压着一人,整个身子都在山下,唯有一颗头颅从山壁中探出,披头散发,状若疯魔。


        

一旁。


        

张崖同门好友‘冯元山’亲见张崖凶威,他翻翻手掌,似在比划【五指神山】,随后又不由摇头:“这人刚才施展的驾云之术不凡,若真遇上,我跑不过。但任他翻腾,却连师兄的手掌心都跳不出,差距太大!”


        

冯元山感慨,心中五味杂陈。


        

多年好友成功证道,冯元山是高兴的,心里更是充满斗志,也有心要问一问真境如何。


        

但毕竟此时他尚未证道,见着张崖区区新晋真境,居然就将乌山国主‘刑天’这样的最顶尖道基给玩弄股掌之中,实在令他倍感沉重。


        

道基。


        

真境。


        

“差距如斯?!”


        

冯元山一时意兴阑珊,道基期中诸般成就、各种志得意满顷刻如泡影消散。


        

真境当前,值当什么?


        

“真境——”


        

张崖右手化为【五指神山】,听冯元山言语,心底也升起万分感慨,长声道:“确实不同!”


        

张崖是天骄,早早就是九禁,却不愿庸庸碌碌,要以上法证道。


        

于是砥砺道心、坚定道路,不断前行。


        

直到这一役。


        

登上仙路,进入关城,得见重重大幕,隐见诸位列仙。


        

福至心灵。


        

道法自然。


        

道心终于完美无瑕,内心彻底坚定。


        

如水到渠成,精气神三宝彻底相抱相合,化为一枚真境道果。


        

虽然尚还虚幻,但却已是实打实的真境真人。


        

鲤鱼化龙!


        

再也不同!


        

亲身踏入真境,张崖才知此境厉害。


        

“真境之下,皆为蝼蚁!”


        

“师弟。”


        

“仙路一役是大机缘,但这一路走到最后,能参与最终角逐的,必定都是新晋真境。”


        

“你当尽早突破!”


        

张崖看向冯元山,语重心长。


        

冯元山心下受用,感动道:“元山定当竭力!”


        

二人叙话。


        

聊过真境。


        

在一旁,自乌山境踏上仙路的玄阴教派八禁道基‘施伯期’呐呐不敢言。


        

倒是冯元山。


        

心中生出斗志之余,又看向张崖手中镇压那人,好奇问道:“这乌山国主执掌乌山国,二百年间对我教修士多有迫害,这一次又打杀我教二百余巅峰道基,师兄准备如何处置?”


        

他们二人虽也是玄阴教派修士,但却不是从乌山境进来,是在仙路第一道雄关过后,才跟‘施伯期’等人遭遇,得知乌山国主大开杀戒的消息。


        

张崖已是真境,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于是仙路追索,就将孟南一网成擒。


        

现在——


        

“待我拷问其心,尽得其秘,再杀不迟。”


        

张崖心下期待。


        

这人身为‘乌山国主’,一身仙道术法却出神入化,造诣远超道基,又能兼修蛮、仙二脉。


        

怪异之处实在太多。


        

就连新晋真境的张崖都忍不住想要探究。


        

于是。


        

默运妙术,不断拷问。


        

……


        

话分两头。


        

与此同时。


        

“钱师伯!”


        

“金师兄!”


        

“大事不好!师公遭遇强敌,恐遭不测!”


        

仙路烟云中,纪云一边呕血一边狂奔,终于寻见钱雨、金檀二人,见无旁人,连忙就将方才变故迅速道出。


        

刚才孟南身处其中、陷身真境手段,一时间难以察觉。


        

但纪云在后却看的清楚。


        

他看到,苍穹之上一只手掌倾覆而下,师公驾云欲要逃走,但任他翻腾,却始终都在一掌方寸。


        

跳不出!


        

逃不出!


        

纪云不敢细看,托着残破之身扭头就跑,不愿白白送死。


        

好在那人似乎在专心对付师公孟南,没有余力就并未在意纪云、申王、图南公等人,让他们顺利的四散奔逃。


        

侥幸活命!


        

但孟南——


        

“危矣!”


        

纪云大急。


        

钱雨眉头皱起,心中一沉,又在起疑:“仙路显迹城墟,城墟仅有道基。道基当中,什么样的人物能对师弟造成威胁?”


        

钱雨想不出。


        

“未必。”


        

金檀沉稳,他想到一桩,就冲钱雨道:“以老师战力,遭遇道基全无畏惧,不会有事。若真出事,定是遭遇真境。”


        

这一说。


        

钱雨顿时会意:“新晋真境?!”


        

她先是一惊,后又迟疑:“仙路与城墟似为一体,在这里也能晋升真境?难道不会被驱逐?”


        

都幽宗中是有真境的。


        

例如赵小霜。


        

例如孟三坛。


        

母女二人也都在乌山境中修行,但在这城墟境中一旦证道,当场就要被排斥出去。


        

这是乌山国多年搜集得来的确切情报。


        

因此二人为求稳妥,都是回到南海才坐关突破。


        

可此时。


        

仙路上。


        

居然有真境存在?


        

这不合常理!


        

“能不能,一试便知!”


        

金檀话音落,法力一掀,精气神提升到极致。


        

又示意钱雨、纪云退后。


        

“这——”


        

“金师侄(金师兄)要就地证道?!”


        

钱雨、纪云对视一眼,眼中有惊有骇。


        

都知道金檀厉害,都幽宗诸弟子中,除孟三坛外,就只金檀一人彻底炼化一桩一妙至宝。


        

战力极强!


        

道行极高!


        

但金檀一向低调,其具体达到什么层次,连他们这些同门也不知晓。


        

可此时。


        

金檀这分明是要当场证道。


        

“说证就证?”


        

“胸有成竹?”


        

纪云一时语塞。


        

钱雨这时念头通达,将金檀心思猜出八九:“早早就能证道却迟迟不证,这是维持道基修为才好跟随师弟,护佑恩师,再多帮衬一程。但这一次,师弟疑似遭遇真境,道基修为难有作为,再加上仙路疑似能容真境,他这才决定证道。”


        

钱雨自觉猜的大差不差,再看金檀,心中有万千感慨。


        

孟南。


        

金檀。


        

这师徒二人都是实诚人。


        

昔日,孟南将金檀简拔于尘世,对这位资质平庸的弟子关照不少,更将其从孽龙秘境中带出,令其逃脱灭世灾劫。


        

然后又各方搜寻,寻来一套真功、奇术,是为《大光明度世仙经》与【度化】


        

功法契合。


        

术法称心。


        

金檀自此发迹,再不平庸。


        

后又得一妙至宝‘金刚轮’认主,更是非同凡响,修行一日千里。


        

孟南为师,不吝栽培。


        

金檀为徒,感激涕零。


        

实为一段师徒佳话。


        

如今金檀更是决心证道救师,风风火火,毫不迟疑。


        

“有此佳徒,师弟可以瞑目矣!”


        

钱雨替孟南欣慰同时,心中却万般沉重。


        

道基。


        

真境。


        

二者差距太大。


        

即使金檀此时证道成功,但孟南能在真境手底下撑到那时候吗?


        

再一个。


        

同样是新晋真境,金檀就一定能从那人手中抢回孟南吗?


        

甚至——


        

金檀一定能证道成功,渡过火灾吗?


        

都不确定!


        

都很渺茫!


        

钱雨忧心,愁眉不展。


        

纪云惊骇,后也沉默。


        

但金檀不管,一心突破。


        

他将精气神三者饱满,道心打磨早已晶莹剔透,这时奋起一念,脑后光明大放,腹中真丹缔结。


        

轰轰轰!


        

在这当时,无名火起。


        

这是三灾第二,‘火灾’降临。


        

种种烈焰、罡火,灼烧内外身心。


        

这是真正灾劫,是道基要证道真境的最后一重考验,凶险超出寻常九禁灾劫不知凡几。


        

但金檀居中,任由火烧,浑然如一老僧,面容淡然,波澜不起。


        

“火中栽金莲!”


        

“好深的道行!”


        

仙路烟云,有一人驾云而来,瞧见金檀从容渡灾劫,面上不由显出几分惊容,惊叹出声。


        

钱雨、纪云闻听其声才见其人。


        

就见烟云拨开,一位身着仙衣的风采道人踱步而出,立在不远处,驻足旁观金檀证道。


        

二人也是八禁道基,但却完全看不出这人深浅。


        

仙衣!


        

道人!


        

“又是一真境?”


        

“仙盟度厄宗!”


        

钱、纪二人吞一口口水,认出这人来历,猜出这人修为,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


        

------题外话------


        

新的一月,新的开始!祝大家节日快乐!今天第一更送上!顺便求下月票!


        

7017k